章节目录 749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就在莫骆林听着电话传出的盲音独自发愣的时候,刚刚挂了电话的孙秘书同样擦拭了下额头的冷汗。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终于把老总吩咐下来的事情办妥了。

    作了天海集团董事长樊正五年的秘书,他已经很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这次他已经感觉嗅到了丝不对的味道,所以感觉到了紧张。

    其实他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老总却突然命令公司公关部针对这次公司名列星空银行失信企业名单第一页这件事准备的一系列动作全部停下。

    公关部这帮人到是好搞定,但之前老总随手布置的这一步闲棋却稍有些麻烦,好在这个姓莫的也就是个小角色加软骨头,随便一点钱也就打发了。

    让他头疼的是老总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大反应。他只知道今天陪着老总走进公司董事长办公室时,感觉今天大老板心情还不错。

    但是在办公室独自呆了一会之后,就变得不一样了,似乎先是让自己挡驾,暂时谁都不见。紧跟着又把自己反锁在办公室不停打电话,似乎在电话里还发了一通脾气,等他终于从办公室里出来,便下达了暂时中止一切维护企业信誉的动作,不但公关部这几天加班加点赶出来的对策被一票否决了,就连法务部准备好的法律文书都直接从法院撤了回来。

    当然一向小心谨慎的老总也没忘嘱咐他把这个莫骆林这边的事儿给了结了。而且还没给他任何理由。

    做为一个合格的秘书,这种事情自然不能主动去问,领导真想让他知道的事情肯定会说。但谁让孙秘书已经跟在这位樊总身边太久了,整整五年时间,知道了太多关于樊总一些不能为外人所知的事情,而且自己也已经参与其中。

    其实当星空银行将公布这份失信企业名单的时候,孙秘书是大概能够想到为什么他们的公司会列在名单之中,但他没有想到的是星空银行竟然真敢把他们列在名单之中。

    其实最开始,刚过年那会,孙秘书也听到过风声,说是星空银行可能会拿一批加入到信用支付系统的企业开刀,但是他这个圈子里的人大都没有当回事儿。

    开什么玩笑,大家都是供职于国有大型企业,是为全国人民民服务的,国家的亲儿子,除非星空银行的高层集体抽风才会拿他们开刀吧?

    说实话,想当初决定加入星空银行鼓捣出的这档子信用支付系统,一来是的确有业绩方面的诉求,毕竟是上市公司,大盘上的权重股,年底财务报表能好看点领导面子上也更风光二来加入到这个体系之中以后融资也多了个途径,毕竟星空银行的实力大家还是认可的,碰到银根收紧,企业又急需要资金的时候,能能从星空银行这边弄上一些也是好事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原因便是上头传出风声,希望跟鼓励明星央企跟国企能够加入到这套信用系统中,也算是跟一号首长理直气壮做大做强国有企业的思路吻合。

    可谁能想到那个在普特利岛刚刚大出风头的家伙竟然回到国内之后真的就拿他们开刀了,还全部列在名单的第一页。

    这还讲不讲点政治了?难道把他们当成美国鬼子来对付了?当然大部分加入到信用支付系统的央企跟国企并没有上这个名单,但这也更让他们觉得委屈了。

    大家都是兄弟单位,凭什么我上了,别人不上?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这一对比那杀伤力还是几何级的。

    所以这份名单刚出的时候,孙秘书可是见到过他们这圈子服务的领导们火气有多么旺盛。几位名字上榜的老总前两天还专门抽时间碰了个头,商量了一下对策。当时大家可谓是抛下了曾经所有之间发生过的不快,众志成城,誓言要同进退,摩拳擦掌的就打算给星空银行一个好看。

    老总们尽释前嫌坐到一起商量对策,自然让几个随身秘书也更亲近了些。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认为王世子肯定承受不了随之而来的压力,什么失信企业名单,不过就是个笑话。

    而且要真的做到同进退,肯定不会是几个老总之间天天联系,具体事情还要他们这些秘书去相互沟通,做好衔接工作。所以几家企业间各种应对措施孙秘书都了解的很清楚,基本上已经考虑到了每个环节的方方面面,在孙秘书看来,应对这次信任危机完全没有问题,操作的好只不准还能让王世子灰头土脸一把,分分钟教会那个年少轻狂的家伙如何做人。

    可谁知道他们这边才刚刚出招,自己老板今天便让他停止所有的筹划中的事宜,甚至已经进行了的事情,也要完全撇清关系。

    再联系到今天自己老板的反常举动,孙秘书不难判断出肯定是王世子那边出招了,而且这招一出便是直切要害,不但直接让之前大家结成的联盟土崩瓦解,现在更是人人自危,这也正是孙秘书感觉不安的源头。

    他现在不知道王世子究竟掌握了什么情况会让自己老板如此失态,所以不知道王世子掌握的情况,自己是否参与其中,所以难免忐忑。

    不过他终归是个合格的秘书,收拾了一下心情之后,便换上一副镇定自若的表情,朝着老板的办公室走去。

    事情办妥当了总要向老板知会一声,这是当秘书最基本的任务。

    习惯性的按自己固有的节奏敲了敲门,让老板知道是他来了,孙秘书便直接推开了房间大门,然而不等他像往常一样开口汇报,眼前的一幕便让他心陡的往下一沉。

    只见曾经一向意气风发的老总今天竟然一脸灰败的窝在自己的办公桌后,看上去就像突然间老了十多岁一般,双眼茫然的看着前方,像是没有聚焦一般。孙秘书甚至怀疑自己老板到底有没有看到自己进来。

    所以孙秘书没有急着汇报工作,而是先关心了一句,“老板,您没事吧?身体不舒服?”

    “啊?”樊正像是猛的被惊醒一般,眼神终于有了聚焦,这也证实了之前孙秘书的猜测,刚才他的老板果然完全走神了,虽然办公桌面对着大门,但却真的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这也让孙秘书对王世子更加忌讳了,他还真想不出王世子究竟是多神通广大,掌握了多少秘密,才能把自己这个曾经自诩泰山崩而不变色的老总折腾成现在这个模样。

    “是你啊,怎么不先敲门?”终于反应过来的樊正飞快的变了脸色,皱起眉严肃起来,沉声问道。

    “对不起,老板,一时情急,冲动了些。跟在您身边五年了,还是没有长进,做不到像您这样每临大事有静气。”孙秘书垂下头,做出一副懊恼的模样道。

    他压根没想过为自己辩解什么。做了樊正五年的秘书,他很清楚自己这个老板的性格,当面戳穿是对方失神,没听到自己的敲门声,或许自己这位老板嘴上不会说什么,但估计自己这个秘书也差不多做到头了,而且接下来的下场很可能不会太让人满意。

    其实在他看来樊正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成为一个国企上市集团老总还是很有能力跟魄力的,唯一的缺点或许就是太过自傲,外加刚愎自用了些。但跟他取得的成绩比起来,这么点儿缺点绝对是瑕不掩瑜。

    果然给出这个回答后,樊正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神色也趋向缓和,再次开口时,语气也轻缓了许多,“你啊,办事利索是没得说,如果不是性子里还有一丝燥气没有磨下去,我早就争取个位置,下放下去锻炼锻炼了,哎,不过话又说回来,你走了身边没个放心的人,我还会不习惯呢!”樊正感叹了句。

    “老板,千万别这么说,我可还想再您身边多学习两年呢,不然就我这半吊子,您就算给我个一把手,我也搞不定啊!”孙秘书谦恭道。

    “你个小孙,”樊正明显是强颜欢笑的伸出一只手指,虚点了两下孙秘书,随后恢复平常的威严道,“好了,不说这些废话了,有什么急事么?”

    老板问起正事,孙秘书也立刻严肃起来,一板一眼的轻声汇报道,“樊总,您让我办的事儿都已经办好了,还没来得及出手的直接叫停,已经出手了也都跟您撇清了关系!”

    “好好好,”连叫了三声好,樊正脸上却没有表现出太过兴奋的神态,而是沉吟一番后,用推心置腹的语气跟开场白开口了,“小孙啊,你跟着我也差不多有五年了!”

    “樊总,我是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号开始给您当秘书的,到今天有五年一个月零八天了!”孙秘书很仔细的补充道。

    “还是你细心啊,”樊正感叹了句,随后认真道,“这一晃就是五年多啊,怎么样,是不是也该考虑一下去做点别的了?秘书这个职位虽说锻炼人,但是干的太久也不好,会沾染太多领导风格,限制思维模式,不利于以后的发展,你还年轻,这么早就被在别人眼里定型,未来就少了几分可塑性,太可惜了。当然,你放心,我樊正从来不会亏待有功之人,你也跟着我这么久了,肯定会帮你安排一个好位置。”

    这番推心置腹的话却只让孙秘书心里一紧。五年时间,天天在揣摩樊正的心思,孙秘书敢说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樊正的人,没有之一。

    一番交心之后,他最希望听到的其实就不是关于他未来工作如何安排的话,而是能从自己这个老板口中听到究竟发生了什么的确切消息,然后用大家一起面对。

    如果是后者说明樊正是真的在跟他推心置腹,想要带着他共渡难关。

    然而樊正却选择的是前者,绝口不提现在遇到的麻烦到了什么程度,却在这个时候想让他离开。

    以孙秘书对樊正的了解,只有两种可能,往好的方面想,樊正这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把自己外调,算是封了自己的口如果往坏的方面想,孙秘书根本不敢细想了,他知道太多不该知道的事情,这下放出去之后,过上一段时间,等大家淡忘了两者的关系,谁知道最后会发生什么?

    孙秘书可是见识过太多这种事情。

    其实像他这样呆在一个老板身边本就已经算是异数了,如果按正常情况,不发生这档子事儿,他接下来两年内的人生轨迹基本上已经差不多注定了。按照正常情况自己这个老板也该动一动了,樊正动了之后,他便会被安排到一个实权部门,看樊正愿意为他付出多少代价,付出的多些正职都有可能,即便不肯出太多力,最少也是个实权副职。不过一般来说樊正不为他出力的可能性不大,毕竟他跟在樊正身边太久了,整整五年,怎么说也是个贴心人了。那么多的眼睛看着,如果樊正真的不念旧情,随便给他安排个职务,这落到别人眼里,自然会认为樊正这个做老总的生性凉薄,连自己身边人都不照顾,就算他高升了,以后谁又愿意向他靠拢?华夏人本就讲个一个好汉三个帮,人情有的时候甚至能够起到决定性作用。

    但这些安排都应该发生在樊正正常调动之后。

    现在樊正被调离的风声还没下来,也没有听说集团重新招聘董事长助理,他却突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那就不是抬爱,而是事出反常必为妖了。

    孙秘书基本已经肯定樊正遇到了大麻烦,而且还是已经想不到办法解决的大麻烦。这不是他想见到的,但是既然发生了这种情况,他现在想的更多的却是如何自保了。

    跟樊正的感情自然是有的,但是这两天发生的一切让孙秘书很失望,既然自己的老板都从来没想过要跟自己共度难关,那他还真不愿意就这么吊死在这颗树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