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六六章 刀之君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虽然已经百年没有见到这个身影,但是傅玉清在看到这个身影的瞬间,依旧觉得是那样的熟悉。

    多少次午夜梦回,这个身影都深深的印入在她的心中,而近日,就在她越加感到无力的时候,这个身影,真的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一次次,她心中都坚信,这个身影一定会出现,可是现在,当这个身影真的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感到,自己心中对于这个身影的渴望,是多么的迫切。

    这种迫切,是一种超越了她心中所有想法的迫切,这种迫切,是一种让她感到心肺发胀的迫切,是一种让她在这一刻觉得自己无法形容,但是却真真出现在她面前的迫切。

    郑鸣!

    是的,就是郑鸣!他终于来了!

    本来静静的坐在自己位置上的雷摩云,在看到那漫步而来的身影时,整个人霍的站了起来,他的双眸紧紧的盯着那个身影,心中无数的念头在闪动。

    是期待,是畏惧,是仇恨,是

    他同样算到,在这个时候,郑鸣一定会来,但是在看到郑鸣的一瞬间,他心中对于郑鸣的恐惧,却是在疯狂的涌动,这种涌动让他的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他同样明白,他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压制这种涌动。

    所以,在看到郑鸣走来的瞬间,他从自己的位置站起,双眸紧紧的盯着那个走入的身影。

    轩昊然、姜无缺坐下的其他武者,他们也不由自主的紧跟着站了起来,虽然他们一多半,都是因为自己的主子站了起来,他们不能坐下,但是却也有人,被郑鸣的风范所慑。

    无缺战皇,战意冲天,霸道如山!

    这深深的,几乎是刻入他们心中的形象,在来人的面前,却有一种崩溃的趋势。

    来人虽然平静而来,但是那一股威临天地的威严,却让在场的大多数人震颤不已。

    在这股气息之下,大多数武者第一个感觉就是反抗,可是他们却发现,自己的反抗,犹如浮游反抗巨树,犹如滴水反抗江河。在这种君临天地的气息之下,他们甚至觉得,自己要是和此人作战的话,十成实力,能够发挥五成就已经不错了。

    金无神的目光,本来是落在傅玉清的身上,他的眼眸之中,此刻充满了似水柔情。

    这种柔情,是一种刻骨铭心的柔情,是一种九变不移的柔情。本来心中只有剑的金无神,此时已经变的除了剑,还有一个人,一个和剑同样重要的人。

    也正是这个被他纳入心中的人,让他的修为突飞猛进,从而一路高歌,站在了日升域的最顶端。

    傅玉清走出的瞬间,他就已经感到傅玉清是被什么所制,而且那并没有任何神情的目光,更是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心中很明白,傅玉清的心中,依旧存着那个人,但是越是这样,他越是相信,自己终有一日,可以将那个人的影子,从傅玉清的心中摸去。

    这同样是一个战场!

    想到那个身影,他的心中,升起了一丝小小的自嘲,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竟然将那个人,当成了任何事情都要争一下的对手。

    他只是跃凡二境,他赶不上自己了。

    犹如昙花般的笑容,瞬间让四周的天地,变的没有了任何的颜色,一时间,天地之中,剩下的只有那明艳无比的笑容。

    万物都没有颜色,这种笑容,让金无神感到沉醉,但是他冷静无比的头脑,却在告诉他,这一笑,并不是因为他。

    他扭头朝着那缓缓走近大殿的身影看去,首先映入他眼睑的,是那个无比熟悉的身影。

    当然,除了那笑容,他更看重的,是那身影的肋下,配着一柄刀,一柄金光闪烁的大刀。

    对于这柄刀,他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一丝沉吟,不过最终,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熊熊的战意。

    在那柄金色的长刀上,他感受到了一种尊贵至极的皇者之气,这种气势,让他的心中很不舒服。

    他有一种想要将这种皇者之气打破的冲动!

    “郑鸣!”嘴中轻轻的吐出了这两个字,金无神迈步朝着那走进大殿的身影迎了过去。

    他脚踏虚空,犹如谪仙降临,而在他的对面,那一步步而来的郑鸣,脚踩大地,雄视四方。

    虽然两个人的距离还有很远,但是在场的人,却已经感到,在这一刻,天与地,只有郑鸣和金无神两个人。

    踏步而来的郑鸣,只是淡淡的朝着金无神看了一眼,随即就将目光落在了傅玉清的身上。

    故人依旧!这四个字,是郑鸣看到了傅玉清之后,心中唯一的感觉,他能够感到,这个女子人依旧,她的心同样依旧。

    要不是故人依旧,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被人用法诀禁止,也不会一身武技,半点施展不出来。

    郑鸣跨步上前,人如闪电,朝着傅玉清快速而去,眨眼之间,他就已经来到了傅玉清的百丈之外。

    也就在这一刻,一个天剑阁的化莲境武者清醒了过来,他看到郑鸣正在从他的身边踏过,刹那间,他的心中升起了一股愤怒。

    一股发自内心的愤怒。

    这种愤怒,化成利剑,化成一片惊涛骇浪,朝着郑鸣直卷了过去。

    这一剑,气势磅礴,隐含着化莲境对于规则的领悟,可与说百丈的剑河,都已经处在了那化莲境武者的规则之下。

    郑鸣要被卷入了剑河之中,而一旦被这剑河卷入,郑鸣想要从剑河之中脱身,就艰难无比。

    雷鸣神将等人,一个个都露出了一丝紧张,但是他们一个个都没有动弹,并不是他们不愿意出手,而是作为郑鸣最忠诚的下属,他们相信郑鸣。

    郑鸣的眼睛,依旧在看着傅玉清,但是他的刀,在那剑气卷动的瞬间,陡然挥出。

    不,不是刀,而是带着刀鞘的大夏龙雀,挥动之间,好像没有半点力道,但是在这一刀挥出的瞬间,那催动剑芒的化莲境武者,神色就是一颤。

    随即剑河破碎,那化莲境武者更像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一般,整个人都跪伏在了地上。

    没有刀芒,只有刀意,只是这种隐含着至尊之力的刀意,在出现的瞬间,就已经将那化莲境武者的心神全部压制。

    君临天下第一式君让臣死!

    大夏龙雀重新挂在了郑鸣的腰间,但是那化莲境的武者,却怎么都站不起来。

    并不是他本身难以站起,而是刚才那犹如帝君临世的一刀,已经将他的心神打破。

    站在高台上的澹台静云,此时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沉醉,不过瞬间,她就从那一刀的规则之中,清醒了过来。现而今的她,对于这一刀,充满了敬服,更带着一种强烈的占有**。

    “刀之君主!”

    这四个字,从澹台静云的口中说出,听到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可以说引起了无数人的共鸣。

    一刀,一人,一如天地之君,让人不由得心生敬服。

    雷鸣神将等人,眼眸中的崇敬更多了几分,他们这些天,听了不少关于郑鸣的事情,但是直到此时,他们才深深的意识到,郑鸣依旧是那个郑鸣。

    “拜见鸣少!”雷鸣神将缓缓的单膝跪地,朝着漫步走向傅玉清的郑鸣,献上了自己最大的尊崇。而就在他跪下行礼的时候,烈火神将等人,一个个也都跟着跪了下来。

    郑鸣朝着雷鸣神将等人点了点头,而后来到了傅玉清的近前,他抓住傅玉清的手掌,一股磅礴的力道,直接冲入了傅玉清的体内。

    “郑鸣,你不要胡来,我天剑阁的禁止,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破除的,你这样做,会伤害玉清。”澹台静云的话语中,带着一丝关心的说道。

    傅玉清身上的禁止,是澹台静云自己下的,她对于这禁止的情况,自然是一清二楚。

    可是就在她准备在傅玉清痛苦难忍的时候出手之时,那被她留在傅玉清体内的一点神识,遭遇到了强横无比的冲击。这冲击威严无比,冲动之间,直接将她留下的禁止,毫不留情的给冲破了。

    傅玉清看着抓着自己手掌的郑鸣,眼眸中闪过的,是欣喜,是兴奋,是一种难以言表的喜悦。她没有吭声,只是用自己的手掌紧紧的拉着郑鸣的手。

    对于两个人来说,这已经够了!

    郑鸣拍了一下傅玉清的手掌,然后拉着傅玉清,漫步朝着大殿之外走去,这一刻的他,依旧如天之君主,让人一见,心中就升起无尽的敬畏。

    “这里是天剑阁,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澹台静云虽然不愿意打破这种让她都感到有一种心醉的场景,但是她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计划,出现任何的差池。

    所以,她开口了,所以,她直接散出自己身上的气息,朝着郑鸣笼罩了过去。

    郑鸣没有开口,但是他空着的手,已经握在了那柄大夏龙雀刀上,他静静的看着澹台静云,就好像一个随时都准备跃起的猛虎,一刀结果了澹台静云。

    澹台静云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这一步很甚至普通人都难以看到,但是在这一步退后的瞬间,澹台静云的脸上,就变得火辣辣的。

    “你要带走玉清,需要问我手中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