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七二章 四剑一 天剑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用天剑神罚,一剑将这个狂妄之徒劈成碎粉,已经成为了这些天剑阁弟子无比期盼、众望所归的事情。

    至于雷摩云和轩昊然两个人,则面带冷笑的看着郑鸣,在两个人看来,郑鸣这种行为,同样是找死。

    “这小子的身上,应该有点宝物,但是他恐怕不知道,天剑神罚是对付什么样存在的。”轩昊然带着一丝讥讽的道:“无缺兄说过,他现在和崔莹联手,在这一界之中,能够威胁到他们的不超过五种。”

    “而天剑神罚,排在第一!”

    雷摩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他看着立在高台上的郑鸣,神色中满是期待。

    “浩浩神风卷天地,风之剑,起!”一个看上去五十多岁的剑客,犹如一缕清风,落在了一座位于郑鸣东方的山峰上,朗声说道。

    而伴随着他的声音,一缕风,起于九天之上!

    一缕风,实在是再轻不过。但是当那一缕起于九天之上的风吹起的瞬间,天地之间的风就好像听到了号令一般。

    也就是刹那,无数的风,在虚空之中汇聚,这些风搅动云雾,撕裂苍穹。最终,所有的风汇聚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柄巨大的,青色的长剑。

    长剑宽有十里,长有万丈,颤动之间,天地颤抖。

    站在天剑阁上的郑鸣,感觉不到任何的风,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压力,但是他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此剑一发,则万物倾。

    “好长的剑,莫非这就是天剑!”站在木婉儿身边的房匀柏,话语中带着一丝颤抖的说道。

    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大宗师,在凡人武者的眼中,就是最顶尖的存在,但是他这样的修为,和这凌空高悬的风之剑相比,简直就是蜉游与大树的区别。

    这柄剑,如果下落,恐怕自己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会直接被这柄剑斩杀。

    “傻子,这怎么会是天剑,它只是风之剑!”已经变化成巴掌大轻轻的悬浮在木婉儿身边的九目妖皇,眼眸之中全都是恐惧的道:“这一剑,我接不下。”

    房匀柏平时,对于九目妖皇,并没有太多的好感,这家伙牛气哄哄,趾高气扬,几乎从来不曾把他房匀柏放在眼中,整天昂着那大大的脑袋,一副郑鸣老大,他就是老二的模样。

    如果可能,他甚至想在九目妖皇那颗大脑袋上,狠狠地砸上一通,让这厮知道他房匀柏并不是好惹的。

    可现在,这大蛤蟆服软的话,他真的不愿意听,也没有了讥讽这大蛤蟆的想法。

    他只是朝着郑鸣的方位看去,眼里全都是担忧。刚刚郑鸣说他能够支撑一刻钟的时候,他心里对于自己的师尊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是现在,他才明白,这天剑神罚,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

    自己的师尊,真的能够支撑的了天剑神罚吗?

    傅玉清紧紧的攥着手,她对于天剑神罚,同样也只是耳闻。在郑鸣豪气丛生的时候,她并没有意识到,这天剑神罚究竟如何的厉害。

    现在,风之剑刚刚起来,这风之剑,就让她心里充满了担忧。

    虽然此时,她感觉不到天地之间,有一缕风的存在,但是她的心却告诉她,只要操纵天剑的人愿意,一个念头,巨剑就能够卷动无尽的罡风。

    而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紫霄雷霆开虚空!雷之剑,起!”又是一个声音,在虚空之中响起。

    伴随着这声音,一个看上去六十多岁,整个人给人一种仙风道骨之感的老者,漫步落在北方的一座山峰上。

    他手中剑剑诀掐动,虚空之中出现了无数紫色的铭文,这些铭文汇聚如一,并在顷刻之间隐藏了起来。

    而就在铭文消散的瞬间,一道紫色的光芒,在天空之中出现,这紫色的光芒,似一条雷龙,又好像一道规则。

    一道隐含着诸天真雷之意的规则,一条可以号令诸天雷霆的规则,一条出现的瞬间,风起云涌的规则。

    一道道紫色的雷霆,几乎刹那功夫,在虚空之中不断地闪动,不过,这些雷霆,和那卷动九天的罡风一般,同样没有落下,而是汇聚在紫色的光芒之中。

    最终,所有的紫色在虚空之中汇聚成了一柄剑。

    一柄同样长有万丈,宽有十里的巨剑,只不过这巨剑是紫儿的,光芒闪耀之间,好像隐含着无穷的雷霆狂暴。

    “我的老天,你给郑鸣说一声,让他还是不要再和那老虐婆作对了,呜呜,喵觉得非常不好!”已经自动跑到傅玉清身边的小金猫,声音中带着一丝恐惧的道。

    傅玉清紧紧的咬着嘴唇,这一刻,她的心也彻底的慌乱起来。可是面对郑鸣的自信,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听郑鸣的话。

    而此时,在郑鸣的心中,神性青螺的声音,已经在郑鸣耳边响起:“这是风雷天剑,没想到,这种剑诀,竟然还存在日升域之中。”

    不待郑鸣问话,就听傅玉清接着道:“按照当年元的记忆,他纵横日升域的时候,可以说是横推天下无对手。”

    “真正能够和他动手的,只有一个名为箫剑愁的人,而这个箫剑愁最重要的神通,就是风雷天剑!”

    “看来,这天剑阁,应该就是箫剑愁留下的衣钵。”

    对于神秘的元,郑鸣怎么会忘记?他没有想到,这天剑阁,竟然和元还有点联系。

    “元在生神境巅峰的时候,都难以硬抗风雷天剑,我看你还是不要再冒险了。”

    “虽然你的修为不错,而且还有一些我不知道的宝物,但是风雷天剑,并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

    “更何况,风雷天剑虽然名为风雷,实际上还有两道规则组成,它的全称,应该是风雷雨电天剑才对。”

    郑鸣没有想到,这天剑神罚的创造者,竟然和那不知道去了何处的元还有关系。不过元就算再怎么厉害,他对七宝金幢更有信心。

    “我知道了,没事!”

    神性青螺本来要说的话,一下子被噎了回去,她说的再怎么历害,郑鸣的反应却是如此的冷淡,这种情况下,她觉得和郑鸣再说也是徒劳无用了。

    “呜呜,鸣少,人家就喜欢你这种样子!”甜腻腻的声音,自然是妖性青螺。

    她虽然没有展现出来自己的容颜,但是在那声音响起的瞬间,郑鸣就觉得自己的心头有种发热的感觉。

    当然,这只是一种从心底升起的**,将这种念头压了压的郑鸣,对着妖性青螺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并不是太响,却向妖性青螺传达了郑鸣的不满,对于这冷哼,妖性青螺却是咯咯一笑道:“鸣少,人家好喜欢你哟,你要是能够坚持十息,人家就由你了”

    此时此刻的郑鸣,实在没心思理会这个风情万种的妖女,也就是这个时候,虚空之中,再次响起了一个高亢的声音。

    “遮天神雨汇沧海!雨之剑,起!”

    一滴水,出现虚空,伴随着这滴水的出现,虚空之中,刹那间汇聚了无数的雨滴。

    这些雨滴,疯狂的朝着那第一滴出现的水汇聚,也就是眨眼工夫,虚空的正南方,出现了一柄黑色的巨剑。

    宽十里,长万丈的黑色巨剑!这黑色巨剑之中,隐含着无穷的力量,而在巨剑笼罩的瞬间,更好像有一股阴冷气息笼罩在虚空之中。

    “一电横空破苍穹!电之剑,起!”在那雨之剑刚刚升起,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年轻男子,瞬间落在了郑鸣北面的山峰上,他双手掐动法诀,高升的喝道。

    在这年轻男子的喝声之中,一道电光,划破苍穹,这电光开始只有一缕,但是转瞬间,就胀大成了十丈方圆。

    再眨眼,这电光已经从十丈胀大成了万丈,成为了一道和其他三剑浩然争辉的巨剑

    四道巨剑,横霸苍穹,虽然此时此刻天地依旧是风平浪静,却已经给人一种山雨欲来危机四伏之感。

    几乎所有处在这四柄巨剑之下的武者,都有一个感觉,那就是此刻的自己,正处在死亡的威胁之下。

    只要那巨剑一动,自己连同虚空,都将化成灰烬。

    天剑,这就是天剑阁的天剑!不但横跨虚空,从威势上而言,更是已经达到了法身境的巅峰。

    这不是四柄剑,而是四柄已经达到了法身境的神器,它们要是催动起来,其威力可想而知。

    “风雷起,雨电兴,四剑一,天剑出!”澹台静云腾空飞起在虚空之中,高声在虚空中喝道。

    她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符篆,这符篆中的铭文,看似无比的简单,但是当无数人的目光落在那符篆上的时候,他们从符篆上看到的东西,都不一样。

    萧一衫的目光,同样落在那符篆上,他并不是第一次看那符篆,但是此时,在看到那符篆的刹那,他的眼眸中,依旧带着一丝丝凝重。

    符篆腾空,落于四柄巨剑之间,那本来就封锁天地,声势浩荡的四柄长剑,几乎同时朝着那符篆直飞而去。

    这一刻,天剑阁之外的人,才明白原来这四柄浩荡无际,犹如天罚般的长剑,并不是天剑。

    四剑合一,才是天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