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七七章 天剑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以血祭剑!”那最先朝着澹台静云说话的老者,说话间一咬舌尖,吐出了一口精血。

    精血落于山峰,天剑瞬间变成了半黑半红,无边的煞气,此时更是直冲九霄。

    天剑全然不惧,朝着那巨大的金色手指,迎了上来,也就是瞬间,金色的手指,就点在了黑红两色的天剑之上。

    天剑旋转,想要破开那金色的手指,而金色的手指,却刚烈无比,在和天剑碰撞的瞬间,就出现了一点点的裂纹。

    金刚一指,破天灭地!

    这是七宝金幢的最强守护,也是七宝金幢不到最后时候,不会施展的守护。

    而最强的守护,就是进攻,所以到了最后,出现的,就是金刚一指,没有半点防御,至刚至烈,宁崩不屈的金刚一指。

    这一指和天剑的碰撞,就好像刹那永恒,它们虽然没有展现出任何的余波,但是看到这两股力量碰撞的瞬间,却给人一种开天辟地的感觉。

    “轰!”

    一声巨响,大地震颤,在无数关注的目光之中,那处在郑鸣北面的山峰,轰然崩碎开来。随着北方山峰的崩碎,黑色的天剑,出现了一到裂纹。

    “快收天剑,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那守护在北面的武者,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哀鸣。

    作为天剑阁的四大剑王,一直以来,他都将自己看守的天剑阵基,视为比自己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

    可是,就在刚才,阵基竟然崩溃了,面对这种崩溃,他一时间真是接受不了!

    但是,从他多年和阵基一起相伴的过程中,他对于天剑有了神秘的联系,他觉得如果天剑再坚持下去的话,说不定就会毁在此地。

    他的喊声,震动了所有的天剑阁弟子,特别是澹台静云,此时的脸色,更是出现了苍白。

    “收阵基,收天剑!”澹台静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惊慌,此时的她,俨然不是刚才那个指挥若定的宗主,而是一个惊慌失措的小女子了。

    可是此刻,没有人理会她的慌张,几乎所有的人,都将目光落在了那出现了第二道裂纹,以及那巨大的,点在了天剑之上的巨大手指上。

    “破破破!”

    郑鸣看着在虚空中出现裂纹的天剑,此时丝毫没有留手,他双手掐动,偌大的七宝金幢,在虚空之中大放光明。

    浩荡的金光下,偌大的金刚一指,再次增大了百丈,耀眼的金光,变的更加炽烈。

    “轰轰轰!”

    接连三道响声,在郑鸣的四周响起,作为支撑天剑的四座山峰,在眨眼的功夫,同时崩溃了开来。

    也就在这一瞬,那黑色的天剑,同样崩溃开来。

    对于所有的天剑阁弟子而言,天剑就是他们的神!他们的精气神,他们的一切,全都聚集在天剑上。

    天剑横扫四方,对于他们而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而天剑一旦遇到对手,就让他们发自内心的焦急。

    郑鸣说自己可以在天剑之下支撑一刻钟,这让无数天剑阁的弟子,觉得无比的愤怒。

    几乎所有的天剑阁弟子,都觉得这是一种奇耻大辱,一种对自己荣誉的侮辱,可是,现在,天剑在那浩荡刚烈的一指下,直接崩溃。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一个化莲境的天剑阁弟子,失态的大声叫道。

    他好像是在喃喃自语,又好像是想要向自己的同伴求证,不过他的眼眸中,此时充满了迷茫之色。

    更有生神境的强者,用一种迷茫的目光看着崩碎的天剑,他虽然没有说话,却无声的跪了下来。

    “天剑,这是天剑啊!”一个身穿青衣,看上去刚强无比的女弟子,失声痛哭。

    作为天剑阁的阁主,萧一衫此时的神色之中,充满了凝重,他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但是那崩碎的天剑,却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不过,就在那天剑崩溃的瞬间,一道亮光,陡然从他的心头划过。他怔怔的感悟着那一道亮光,整个人如痴如醉。

    澹台静云的神色,不断的变化,从震惊到恐惧,再到愤怒,她的双手紧紧的攥着。

    这个时候的澹台静云,已经无法保持平静,对于她而言,天剑的破损,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虽然她是阁主,而且还是执掌着天剑阁大权的阁主,但是天剑的破损,她需要承担不可推卸的责任。

    要不是她提出让郑鸣承受天剑神罚,要不是她催动天剑,要不是她

    就算对她再怎么忠心耿耿、死心塌地的长老,此时也不会再支持她,她甚至会被当作宗门的罪人,直接打落尘埃。

    想到自己多年的努力,很有可能会化为灰烬,澹台静云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一种想要崩溃的感觉。

    她不愿意接受这一切,可是,这一切正在发生,绝对不会因为她的不愿意而逆转。

    她用一种愤怒的目光看着郑鸣,这一刻,她的心中,有一种将郑鸣撕成碎粉的冲动。

    可是,那无尽金光之下,越发显得神圣无比的七宝金幢,却重重的压在她的心头。

    那可以抵挡天剑的宝物,自己能够破得了吗?

    就在无数的念头乱转的时候,就听郑鸣突然道:“好像还没有到一刻钟啊!”

    郑鸣这句话,让无数天剑阁的弟子,一时间都觉得口舌发干,更有人瞬间低下了头。

    虽然他们对于郑鸣充满了仇恨,虽然这个可恶的家伙毁掉的,是天剑阁的镇阁之宝。

    但是,郑鸣做的堂而皇之,郑鸣的一举一动,都是光明磊落,他并没有运用任何卑鄙的、龌龊的手段,那毁灭天剑的一指,更是博大浩然,充斥着让人恐惧的无上之力。

    “郑鸣,你毁我宗门至宝,我天剑阁和你不死不休”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怒斥一声,手指朝着虚空轻点,无数的剑光,犹如一片片照耀在海面上的阳光。

    万点金光,同样是万道剑光。

    一生万,只是刹那,就能够生出上万道的剑光。这是老者最强的神通,出手之间,足足可以横杀四方。

    可惜,这万点的金光,在和七宝金幢接触的瞬间,就好像遇到了一座金色的神山,难以前进半步。

    老者的脸,愈加的发红,他大嘴一张,一口精血吐出,那万点金鳞,就化作了万点血鳞。

    血鳞闪耀,光芒照耀天地。在这茫茫的血鳞之下,让天地都为之颤抖的肃杀之气,更是直冲霄汉。

    可是,血鳞在冲击金光的时候,就好像蜉游摇动大树,根本就没有半点的作用。

    “好好好,今日就算是一死,老朽也要捍卫天剑阁的尊严!”老者说话间,孱弱的手掌,就朝着自己的头顶拍了下去。

    以身殉剑,天剑阁几乎所有化莲境的武者,都能够施展的一种手段,只不过这种手段,不到生死关头,没有人施展。

    现在,这老者就要将自己的身体,融入到自己修炼的剑道神通之中,通过身殉,能够让神通的威力,增加百倍。

    “师兄,你这是何苦?”在天剑崩溃的瞬间,飞身而回的中年人,一把拉住了老者。

    老者看着中年人,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悲痛,他手指着中年人道:“宗门将天剑赋予尔等,现在这天剑却崩溃,你你怎么不去死!”

    这句话,老者说的相当的响亮,更相当的沉重,几乎所有的天剑阁弟子,都低下了头。

    天剑毁了,留天剑阁何用?

    他们若不以身相殉,要么和郑鸣拼上一个生死,虽然他们对于郑鸣,没有半点的信心,但是此时,却不容许他们存在着任何的退缩。

    “师兄所言极是,天剑毁了,我作为护剑者,当以死相殉!”中年人的目光,充斥着坚定,他的话语,在这一刻,更充斥着疯狂。

    老者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犹豫,但是这种犹豫,瞬间就被他压制在了自己的心头。

    天剑毁了,在所有人的眼中,天剑阁就毁了一半。

    金无神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不该出手,按照他做人的规矩,郑鸣既然是光明正大的将天剑击溃,那么他们天剑阁,完全没有必要死乞白赖的出手。

    可是,看着一个个悲愤莫名的同门,他又觉得,自己在这个时候还不出手,实在是愧为天剑阁的弟子。

    出手,还是不出手,就好像两个势均力敌的小人儿,在他的心头交替出现,疯狂的厮杀。

    二十四神将等人,本来就对天剑阁的作法充满了不满,现在看到天剑阁的人竟然准备冲击郑鸣,他们眼眸中的杀意,变得越加的疯狂。

    “杀!”

    伴随着雷鸣神将的沉喝,汇聚在雷鸣神将身边的武者,这一刻全部冲了出去,他们虽然没有找对手,但是一个个都将自己的气势提到了顶点。

    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是雷霆一击。

    至于四周那些原本前来观礼的武者,此时一个个都快速的后退,他们的经验告诉他们,眼下,正有一场大战,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这一战,不论是天剑阁被毁,还是郑鸣死于天剑阁,作为天下七大实力之一的天剑阁,都将风光不再。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