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九零章 三丈棺椁 两条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葛云升虽然气的七窍生烟,但是无奈目前长生宗的处境在这里摆着,只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了。

    “郑宗主,拦截您的道路,是我长生宗鲁莽,现在我代表长生宗,向您赔罪。”

    “只要您将我的师弟他们放出,您和战皇宫的恩怨,我们长生宗,不再参与,您看如何?”

    站在葛云升右侧的老者,万万没想到葛云升竟然说出这等不知廉耻的话来,他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道:“宗主,您这是干什么?您可知道,您这么做的话”

    “我意已决!”葛云升一挥手,坚决无比的道。

    郑鸣平静的看着葛云升,淡淡的道:“听葛宗主您的意思,是允许我们过境了?”

    “不错,只要郑宗主将我宗门的人都放了,我长生宗,将不再阻拦万象门。”葛云升郑重其事的保证道。

    郑鸣一笑道:“如此说来,我应该承葛宗主的人情了,呵呵,葛宗主,我想要问一下,如果我破不了贵宗的一气微尘大阵,困不住你们的弟子,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呢?”

    站在葛云升身后的几个老者,在这一刻,方才反应了过来,心里原本的不甘,此刻又瞬间变成了愤怒。

    在他们看来,他们能够让郑鸣过他们长生宗的地盘,已经是宽大为怀,却没有想到,此时的郑鸣,竟然得寸进尺,不依不饶。

    一时间,这些老者看向郑鸣的目光,都充斥着怒火,其中更有人开始提起自己身上的气势。

    葛云升对于郑鸣的话,同样有些意外,他也没有想到,郑鸣根本就没有见好就好,反而这般的不识抬举。

    这让他同样感到愤怒,但是作为一宗之主,他要考虑的事情,明显要比普通长老多。

    “郑宗主,如此说来,您是不愿意和我们长生宗善了?”葛云升的声音依旧平静,但是却给人一种暴风雨随时准备爆发的压抑。

    郑鸣坦然的道:“当然不能,如果有人想要将你们一网打尽,然后吃亏之后,又说什么两不相欠,你会同意吗?”

    “小辈,莫要给脸不要脸,宗主,既然如此,就请老祖出手,将这些人擒拿。”一个长生宗的长老,声音越发冷厉的说道。

    葛云升的脸上,也升起了一丝决绝,他一挥衣袖,从他的储物口袋之中,出现了一个宽有一丈,高有三丈的铜棺。

    那铜棺厚重无比,没有任何的花纹,但是在出现的瞬间,却有一种镇压苍穹的感觉。

    在这铜棺出现的瞬间,四周几乎所有的万象门武者,都感觉自己的心头,好像有一座巨大的山峰压了下来。

    九目妖皇唯一的眼睛,瞪的犹如一个圆镜,它在稍微迟疑了瞬间之后,声音中带着一丝犹豫的道:“是法身巅峰。”

    “郑鸣,我也不瞒你,在这里面,存在着我长生宗的一位老祖,这老祖虽然寿元枯竭,却也被封禁在这长生棺中,以躲过时光大劫。”

    “在我还没有将老祖请出来之时,你还有一次机会,将我长生宗的弟子都放出来,刚才我说的话,依旧管用。”

    “尊主,我看还是答应这长生宗吧,那棺椁之中的老家伙,绝对是法身境的巅峰。”九目妖皇的声音,在郑鸣的耳边响起,就听他沉声的道:“虽然他血气枯竭,但是修为绝对差不了,属下的修为虽然也不错,但是和他比,还差得多。”

    从那赤铜的棺椁之中,郑鸣的感受并不比九目妖皇差,但是,大丈夫就要快意恩仇,他绝对不允许长生宗就这样脱身而去。

    虽然他没有什么损失,但是,这是脸面的问题。就好像有人伸手打你的脸,巴掌就要落在脸上,发现你的脸上有根刺,他不敢打了,然后说就这样算了。

    这怎么能算了!

    “现在我给你们两条路,一条全宗归降第二条,世上再无长生宗!”

    这句话,郑鸣说的斩钉截铁,但是在把这句话说出的刹那,他体内两仪神莲之中,那属于纯阳一面的神莲之中,升起了一股磅礴浩荡的力量。

    这是属于混元尊皇宝体的力量,虽然已经融入了两仪神莲之中,但是只要郑鸣需要,还是能够随时使用。

    金色的龙雀刀,虽然没有出鞘,却已经给人一种劈斩天地,横扫苍穹之感。

    葛云升对于郑鸣这种要求,想要仰天大笑,以此来表示自己的不屑,但是此刻,他的心神之中,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也许,这个男子,真的有可能,毁掉自己的长生宗。

    也就在葛云升心中念头乱闪的时候,郑鸣在快速的抽取着英雄牌,黄色的声望值,在封神牌中快速的消耗着。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郑鸣一连抽取了十次,每一次都是一百次,不过很可惜,没有抽到。

    黄色声望值抽取封神牌的几率,是千分之一,现在每一次一百,就等于郑鸣抽取了一千次。

    看来自己的运气,还是有点不行啊!郑鸣心中念头闪动,就有了主意,他直接运用想谁是谁的手段,运用红色的声望值,在心头想到了一个英雄牌。

    一个亿的红色声望值,蜀山剑侠传之中,整个蜀山的立派人物,长眉老祖!

    作为人间修士的巅峰,长眉老祖的修为,远远在玄真子之上,玄真子都拥有着生神境巅峰的修为,那作为他师尊的长眉老祖,修为自然不会错。

    不过就在这长眉祖师的英雄牌出现的瞬间,那偌大的铜棺,轻轻的震颤起来。

    盖在铜棺之上,好像万古都没有打开的棺盖,被缓缓的推开,一条手臂显露了出来。

    这是一条苍白的,犹如美玉一般的手掌,但是这手掌之中散发出来的,却是腐朽的味道。

    几乎所有的人都有一种感觉,只要清风吹动,这犹如白玉一般的手臂,就会变成碎屑,消失在天地之间。

    葛云升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他还没有催动自己手中,请自家老祖出来的符咒,可是自家的老祖,竟然在这个时候,闯了出来。

    这是什么情况?

    那手掌缓缓向上,棺椁之中的人,终于慢慢的显露了出来,这是一个看上去二三十岁左右的女子,虽然那白的没有一丝红润的脸,让她像鬼比像人更多一些,但是她的容颜,却唯有用风华绝世才能够形容。

    高挑的身材,飘飘的白衣,能够此时用来形容她的,好像只有飘然的洛神。

    “我还以为,这里面是一具僵尸呢,没有想到”站在远处探查的神水宫金姓男子,话语刚刚说出的瞬间,那女子的目光就朝着他看了过去。

    一眼,只是一眼!那金姓男子的身躯,就从中间直接崩溃开来,殷红的血,崩撒了一地。

    站在金姓男子身边的两人,虽然和金姓男子貌合神离,并不一心,甚至说还有些恩怨纠葛,但是此时看到金姓男子的惨状,两个人的心,还是本能的颤抖了起来。

    一眼,只是一眼,就让一个跃凡境的武者灰飞烟灭,这是何等强横的修为!

    葛云升等人,也是第一次见到棺椁之中的女子。他们一直以来,都知道有一个祖师在棺椁之中,只有宗门处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够请出。

    长生宗本来就是十八名门之一,可谓是稳如泰山,在归附了战皇宫之后,更是没有任何的危险,自然也就没有将这位祖师请出来过。

    他们的心中,那位祖师,应该是一个枯瘦如鬼的老朽之人,却万万没有想到,这位老祖不但年轻无比,更是一个风采绝代的丽人。

    “长生宗十八代宗主葛云升,拜见老祖!”葛云升终究是一个见过世面之人,其反应速度最快,当下就恭敬的朝着那丽人行礼道。

    丽人并没有立即开口,她好像在回忆什么,好一会儿,一个好听,但是有些生硬的声音响起:“葛云升,那葛天鹏是你什么人?”

    葛云升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他对于自己的祖宗,自然是有记忆的。

    “葛天鹏老祖,是我的曾祖爷爷!”

    “曾祖爷爷,他一个小儿”女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这笑容好像百花绽放一般。

    可是这突然绽放的百花,突然消失,女子的脸上,更是露出了一丝伤感。

    “如此说来,天鹏师弟已经不在了。”

    这句话,让葛云升彻底的跪了,这位老祖宗的辈分,还真不是一般的高。他犹豫了刹那,还是老老实实的答道:“回禀祖师,我那曾祖,已经在一千年前,归墟了。”

    “哦!”女子说话间,目光就落在了郑鸣的身上:“刚刚就是你,要灭长生宗吗?”

    女子不但来历神秘,而且身上的气息,更是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她的目光所致,就好像一个主宰万物生灭的神。

    郑鸣前几日,刚刚使用了如来佛祖的英雄牌,论起心智在整个日升域之中,可以说无人能比。

    这女子虽然修为不一般,但是对于郑鸣而言,差的实在是太远了,想要震慑郑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看着一副俯视自己姿态的女子,郑鸣淡淡的点了一下头道:“不错,我刚才已经告诉葛宗主了,如果他不降,我就将整个长生宗灭掉。”

    郑鸣的声音很平静,但是他这一刻的表现,却让那女子的神色一变,女子凝眸朝着郑鸣看来,神色之中,更多出了一丝郑重。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