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零零章 天命,撕裂就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要想击败姜无缺,就只有打破这天,只有打破这好似触摸不到,但是却在天地之间无声无息运行的规则。

    不过此时,并没有人劝说郑鸣,从一次次郑鸣的成功之中,他们不但见识到了郑鸣的手段,更见识到了郑鸣的脾性。

    郑鸣这家伙,绝对是不会听自己等人的话。

    万象门的人不劝,不代表长生宗的人不会出面,长生宗的葛云升等人,此时已经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如果知道姜无缺已经获得天命,那么长生宗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投靠郑鸣。

    别说长生宗的大部分精英,就算是长生宗的全部精英都死完,他们长生宗,也绝对不会投靠。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他们已经向天下宣布,投靠了郑鸣,那么他们和战皇宫的关系,就已经一刀两断。

    甚至说,他们已经成为了战皇宫的叛徒,战皇宫的人恨他们,比恨郑鸣都要很。

    “尊主,不能在前进了,那无缺战皇已经得到了天命,咱们咱们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啊!”葛云升这个掌门,第一个跑到了郑鸣的面前,痛哭流涕的喊道。

    对于葛云升的阻拦,郑鸣只是给了一句话,那就是离开,或者是死!

    葛云升心中不服,却也惧怕郑鸣的威势,不得不告辞离去。可是就在他离去的一刻钟,负责传达郑鸣命令的万象门弟子,就送来了郑鸣的决定。

    某家要亲临战皇宫,撕裂那狗屁天命!

    这是万象门弟子,传达的郑鸣原汁原味的话,这话一传达,让整个长生宗一片哗然!

    长生宗的弟子之中,固然大部分人对于郑鸣这种宣布不屑一顾,但是却也有人,觉得郑鸣这种宣布,真的很男人。

    但是更多的长生宗弟子,注意的却是自己的事情,他们心中想的,是在战皇宫,真的大战来临之时,自己等人该怎么办。

    死在战皇宫吗?

    生死关头,很多以往谨守的观念,都会出现变化,所以一些长生宗的弟子,在仔细的点掂量了一下之后,就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郑鸣他们惹不起,天命所归的无缺战皇,他们更惹不起。

    此去战皇宫,应该是死路一条,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觉得,自己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

    唯有离开,才有活路,唯有离开,他们才有可能活下去。

    做出这种选择的人,并不是少数,所以在月黑风高的时候,就有人开始悄悄的离去。

    这种情况,瞒不过郑鸣,也瞒不过青螺,虽然现在因为那具法身本身的状况,三个青螺最多也只能够发挥到法身境初期的力量,但是这已经够了。

    “这个时候,如果杀一儆百,应该能够制止的了现在的状况。”神性青螺的声音平静,此时的她,就好似再说一件最平常的事情一般。

    郑鸣的心神之中,已经映出了几个准备逃走的长生宗的弟子模样,这些弟子,一个个神色紧张无比,很显然他们对于自己,还是充斥着恐惧。

    “你觉得,我去战皇宫,真的需要他们吗?”轻轻的挥动了一下衣袖,郑鸣淡淡的说道。

    神性青螺没有在开口,好一会才道:“你不阻止的话,逃走的人,会越来越多。”

    “像这种乌合之众,走了也就走了。”郑鸣毫不在意的说道。那些长生宗弟子的声望值,早就已经被他用过了,跑了也就跑了。

    第一天,只是跑了几十名长生宗的弟子,但是因为郑鸣不管,所以第二日,第三日,长生宗的弟子跑了足足数千名。

    到了最后,就连一些长生宗的长老,都偷偷的跑了,长生宗留下的,加上葛云升,不足三十人。

    而长生宗弟子的逃窜,也带动了一些万象门的弟子。不少万象门的弟子,还是将郑鸣当成他们宗主的,但是同样有不少在听到天命之说的弟子,选择了离开。

    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虽然愿意忠心于郑鸣,但是他们绝对不愿意去送死。

    所以,这些万象门的弟子,就夹杂在长生宗的弟子之中,偷偷的离去。

    萧无回、金坚等人,开始的时候,还阻拦一下,到了最后,发现郑鸣不表态,他们也都不愿意做恶人。

    “师尊,您阻止一下吧,在不阻止的话,咱们的人,恐怕剩不了太多了。”房匀柏是提醒郑鸣最多的弟子,但是对于这个弟子的提醒,郑鸣并不理会。

    看着这个老弟子一脸痛心的跪在自己的面前,郑鸣心中明白,这个老弟子,才是真正为自己着想的人之一。

    “我要踏上的,必定是一条传扬千古的荣耀之路,他们逃离,是他们失去了一条永垂千古的机会。”

    郑鸣的话,让房匀柏的脸抽搐了一下,他真的不明白,自己的师尊,从哪里生出的如此多的自信。

    有心再劝的他,看着郑鸣一脸淡漠的样子,最终闭上了嘴,但是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傅玉清这个师伯好好的说一下,请她劝一下师尊。

    任由下属这般的离去,这对于自己等人的士气而言,实在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葛云升一直都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郑鸣的身上,随着弟子越跑越多,葛云升此时已经有一种等死的觉悟。

    他不是不愿意跑,而是怕自己一旦离去的话,就会彻底的激怒郑鸣,那样的话,郑鸣回头对长生宗进行攻击的话,那他就成为了宗门的罪人。

    这个郑鸣,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他要撕裂天命,可是为什么,不阻止自己弟子的离去。他究竟要做什么,对于这次攻打战皇宫,他有没有把握?

    房匀柏坐在一匹三色的巨象背上,心中很是有些烦躁,本来浩浩荡荡,有一种一眼看不到边感觉的队伍,现在只剩下稀稀拉拉的几百人。

    几百人,要是自己儿时家乡的帮派比斗,几百人还真的不算是少,可是自己的师尊,这可是要去灭人家战皇宫。

    就在刚才,自己送走了几个关系不错的同门,这些同门说的非常的坦诚,他们离去,并不是要背弃郑鸣,只不过他们不愿意就这样送死,他们要给宗门,留下一些火种。

    这种情况,房匀柏也没有再劝,他知道,自己劝也没有什么用处,能够在这个时候给自己说明的,这些准备走的人,都已经下定了决心。

    师尊,您要是管管,眼前的,就是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

    虽然以往,只是藏经阁的管理者,但是房匀柏实际上,还是读过不少书的。

    因为读过书,所以对于宗门的管理,对于行军打仗,对于一些事情,房匀柏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知道越是在军心要崩溃的时候,越是要严厉整治。

    杀掉一些人,虽然不能挽救军心,却也能够制止自己下属的崩溃。

    这些道理,房匀柏相信自己的师尊都懂,但是他的师尊,硬是不管,他这个做弟子的,又有什么办法。

    “前方是三元城,请各位改道!”一条黄金战车,在三头蛟龙的拉动下,从虚空之中直飞而来。

    这三头蛟龙,一个个都拥有着化莲境的实力,飞动之间,滚滚的血气,镇压四方。

    说话的是站在金色战车上的青年男子,他的手中,拿着一柄金色的长枪,一如天神,俯视苍生。

    男子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目光紧紧的盯着郑鸣,那神情,颇不友善。

    三元城,房匀柏的心中顿时想到了自己来时所看到的,一些关于大小实力的记载。这三元城虽然不是什么顶尖的实力,但是却拥有着三个生神境的存在。

    因为有三个生神境坐镇,所以这座城池,号令方圆十万里,就算是长生宗,也对于这三元城,采取了一种放任的态度。

    本来,在降服了长生宗之后,房匀柏就觉得三元城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却没有想到,还没有等他们经过三元城,这三元城竟然派人挡了郑鸣的去路。

    这意思很明白,让郑鸣转道。而这种转道,同样也就是对率军攻击战皇宫的郑鸣的一个挑衅。

    就在房匀柏心中生出怒意的时候,却听郑鸣的声音传来:“你叫什么名字?”

    “小爷乃是三元城少城主诸葛青山,郑鸣,我还告诉你了,你要是胆敢踏入”

    年轻人的话还没有说完,郑鸣已经沉声的喝道:“诸葛青山还不就擒,更待何时?”

    这一喝刚刚出口,那诸葛青山,就好似一个布袋,一下子从三头巨蛟拉动的黄金站车上直落下来。

    几个跟随在郑鸣不远处的万象门弟子,快速的冲过去,将那诸葛青山直接给压了起来。

    “宗主,此人该如何处理?”

    “杀了!”郑鸣的神色,并没有任何的变动,只是他的声音,充满了浓浓的杀机。

    这一句杀了,让不少人心中一颤。一直都没有怎么说话的葛云升,突然抱拳道:“尊主,这三元城一向与世无争,此时恐怕也是不愿意卷入纷争。”

    “所以才派人不让咱们从三元城过境,属下当年,和三元城的三个城主,还算是有一些交情,不如就让我带着这诸葛青山,让他们恭送尊主过境吧!”

    郑鸣淡淡的看着葛云升,一股无形的压力,让葛云升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有些厉害。

    “葛宗主,有些人恐怕烧坏了脑子,不知道我究竟是要干什么,他们急着要想新的主子讨好,就觉得我应该听从他们的话。”

    郑鸣的声音平静,但是从这话语中,葛云升却听出了深深的怒意。

    “走,斩了这小子的人头,然后踏平三元城。”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