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一五章 有多远滚多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郑鸣,老朽问你,是一人之私大,还是这天下苍生为重?”崔周平目视着郑鸣,声如洪钟的说道。

    郑鸣平淡的一笑,不动声色道:“你已经有了答案。”

    “郑鸣,你可知,什么是大义,什么是小节,什么是舍身取义,什么是迷途知返!”

    崔周平直视郑鸣,声音如钟,慑人心神!

    站在郑鸣百丈多远的房匀柏,只觉得自己的耳边,响起的不是声音,而是暮鼓晨钟。

    在这沉喝之下,他觉得自己有一种十恶不赦,有一种迷途知返,有一种想要跪地膜拜忏悔的冲动。

    他的身躯,不由自主的弯下,虽然他心中唯一的灵智告诉他,这好似有一点不对,但是那一种从自己心底响起的声音,却督促着他快快跪倒。

    至于萧无回等人,同样难以支撑。而葛云升这样的人物,都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更有长生宗的长老,大声的喊道:“弟子愿意迷途知返,弟子愿意”

    “崔周平,你还不倒地,更待何时!”低沉的喝声,陡然响起,这声音和以往没有任何的差别,但是这一声,却让房匀柏等人全部从迷途知返的幻觉之中恢复了过来。

    他们虽然离的挺远,但还是忍不住朝着崔周平和郑鸣的位置看了过去,就见犹如苍松一般的崔周平,身体不由自主的晃动了三下。

    葛云升看着身体晃动的崔周平,心突然平静了下来。在他的心中,鹿山四皓一直都是犹神灵一般的存在,可是现在,他的心中,升起的感觉却是不过如此。

    鹿山四皓,也是人!

    崔周平恢复的很快,也就是一个刹那的时间,而他看向郑鸣的目光,已经多出了三分的冷意。

    作为鹿山四皓之一,崔周平不论走到哪里,都是倍受恭维的角色,他来见郑鸣,没有得到郑鸣的恭迎也就罢了,却没有想到,郑鸣竟敢对他出手。

    这在崔周平看来,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种念头,那就是以后一旦有了机会,一定要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儿。

    “好一手呼魂摄魄!但是这种手段,对老朽而言,还造不成太大的伤害。”

    崔周平衣衫挥动,神色淡然的道:“郑鸣,作为一个长辈,我还是要劝你一句,这等歪门邪道的手段,登不了大雅之堂,以后你还是少用为好。”

    “要不是有人卑鄙的在说话之时,用了好似暮鼓晨钟的手段,我也不会使用这呼魂摄魄。”

    郑鸣笑吟吟的看着崔周平,一字一顿的道:“我只是想告诉某些人,他的手段固然不错,但是在我这样的祖宗面前,还差得远。”

    “嘻嘻,郑鸣你这话说的有点过了,你年纪轻轻,怎么当人家崔老的祖宗!”妖性青螺用手绢轻轻掩嘴,红唇只剩下一抹道:“再说了,你要当祖宗这种事情,就算崔老愿意,人家还不愿意呢!”

    如果说郑鸣是当面打脸,那么妖性青螺就是间接的,带着一丝埋汰的打脸。

    这种打脸,虽然力度不大,但却让崔周平的脸上登时面红耳赤起来。

    像他这么大的年龄,在日升域之中,更是德高望重,几乎所有的女子,在见到他之后,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恭敬的行礼,却没有想到,竟然被调侃。

    而且还是被一个女人调侃,是可忍孰不可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的崔周平,还是将这一口气咽了下去,对他而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郑鸣,我刚才之所以用一点暮鼓晨钟的手段,不过就是要让你迷途知返而已。”

    “你既然理解错了,那此事就此揭过。今日我过来,是给你指一条明路的。”

    “年轻人,你可知道,你一直都走在一条迷途上,现在更是在朝着绝路上走。”

    “仇恨两个字,已经蒙蔽了你的神志,你应该清醒一下,然后再好好的反省一下你自己。”

    “你和无缺战皇之间的恩怨,我已经了解,如果说无缺战皇在这里面有一分不对,那么你就有十二分的差错。”

    傅玉清因为以往听说过鹿山四皓的名头,所以对崔周平,还是有一些尊重的,但是此时,听到崔周平的话,她的眼眸之中,却多出了一丝冷厉。

    虽然她没有参与到郑鸣和姜无缺的恩怨之中,但是从她知道的经过来看,这里面的过错,主要在姜无缺。

    天恒神境之中,姜无缺霸道冷酷,回到日升域之后,更是对郑鸣的家人动手。

    这种手段,在傅玉清看来,是绝对无法宽容的。可是现在,这位鹿山四皓的长者,竟然轻飘飘的,将责任主要归结到了郑鸣的身上。

    实在是实在是不能忍!

    “姜无缺应承天命,那是咱们整个日升域的大事,可以说关系到日升域以后万年的历程。”

    “所以,你必须放下恩怨,顺天应命,拜服在无缺战皇的坐下,辅助无缺战皇,让他登顶乾坤。”

    “只有这样,你才能流芳千古,当然,也会成就你和无缺战皇君臣相知的佳话。”

    郑鸣的脸上,没有一丝寒意,他在笑,只不过这笑容,在很多人眼中,实在是有些冷。

    “你刚才说什么,君臣相知?”

    郑鸣的声音淡淡的,仿佛没有半点的怒意,但是熟悉郑鸣的人都知道,他此刻的心情。

    崔周平点头道:“不错,就是君臣相知,姜无缺既然应承天命,那么他就能够走的更远。”

    “无尽星空,你不了解,日升域只是无尽星空的一部分,只有应承天命之人,才能够走的更远。”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消除无缺战皇对你的不满,你应该知道,自己的一些所作所为,已经触碰到了无缺战皇的底线,要让他完全原谅你,你要付出努力。”

    “不要说无缺战皇有多么对不起你,我可以告诉你,大凡天命所归者,都是天生圣明之人,这等人物,绝对不会犯下人神共愤的错误。”

    “因此,你们之间之所以出现敌对,你要好好反省你自己才是!”

    郑鸣缓缓的站起身来,他朝着远处一指道:“滚!”

    崔周平正滔滔不绝的对郑鸣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没想到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竟然二话不说,让他滚!

    这,这等冒犯,简直就是**裸的打脸哪!

    作为鹿山四皓之一,崔周平一向觉得自己说话都是金科玉律,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郑鸣如此的肆无忌惮让他无法接受,不不不,他已经是怒发冲冠了,当即冲着郑鸣重重的瞪了一眼,厉声道:“孽障,老朽是良言相劝,你莫要自误啊!”

    崔周平声音如雷,震慑四方。这一刻的他,就好似一头雄踞一方的雄狮。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不然今日宰了你!”郑鸣面无表情,但是一股森然的杀意,从他的身上直冲而出。

    崔周平只气得眼冒金星,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良言相劝,居然得到这种结果。

    “你小肚鸡肠,你只有自己的小恩怨,却没有天下苍生的行为,必将为天下所唾弃。”

    “你你最终,只有灭亡!”

    “你告诉我要放下恩怨,为整个日升域,那为什么你不让姜无缺为了整个日升域,将天命送给我,然后跪伏请罪呢?”郑鸣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别看你表面上扯着大义的幌子,实际上,你只不过是一条倚老卖老,想要讨好姜无缺的老狗而已!”

    郑鸣的话一说完,那崔周平猛的一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虽然到了他这种修为,想要受伤,已是一种无比艰难的事情,但是郑鸣的话,还是让他一口血憋在了胸口。

    难受,让他感到难以无比憋屈的难受。

    他现在想要一抬手,就将郑鸣打成飞灰,可是看着站在郑鸣身后的妖性青螺和九目妖皇,最终他还是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好好好!”

    一连说了三个好之后,这崔周平腾空而起,朝着远处飞驰而去,不过在他离去的时候,从身上闪烁的杀机,已经弥补了四周的虚空。

    “这老家伙,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妖性青螺看着郑鸣,善意的提醒道。

    郑鸣看着离去的崔周平,淡淡的道:“鹿山四皓,想死的话,最好死在一处。”

    听到这句话的妖性青螺,忍不住翻动了一下自己妖媚的眼睛,这家伙,不吹牛会死吗?

    实际上,郑鸣说的是实话,按照他自己的修为,现在诛杀这崔周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如果使用孔宣的英雄牌,或者长眉祖师的英雄牌,好像又有点浪费。

    毕竟,孔宣出手的话,五色神光刷下,就能够直接将这位给斩杀,而长眉祖师虽然困难一点,应该也能行。

    只是杀了这么一个,浪费掉一个亿的声望值,实在是有点不值得,因此,郑鸣还是决定等他们全都来了之后再说。

    不足五百人的队伍,在郑鸣的带领下,继续出发。只不过这一次,所有人更加的沉默。

    葛云升等人的脑子里,依旧回荡着郑鸣的声音滚!

    鹿山四皓,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