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九三章 当快意恩仇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住手!尉迟你要干什么?”一声怒喝,犹如雷霆,在尉迟的耳边响起,听到这怒喝,尉迟的神色顿时就是一变。他感到来人的修为,不在他之下。

    而他属下的那些血衣卫,在看到来人的瞬间,就将本来已经握在兵器上的双手,缓缓的放开。

    “五皇子,尉迟奉命驻守封侯台,按照神皇陛下的命令,无论是谁,胆敢冲击封侯台,杀无赦!”尉迟将自己身上的杀意收拢了一下,但是他的声音,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

    “还请五皇子不要耽误属下执行神皇陛下的命令。”

    五皇子的神色变幻之间,最终还是冷冷的道:“如果我说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呢?”

    “对不起皇子殿下,属下很想遵从你的命令,无奈我们是陛下的忠狗,我们只能遵从神皇陛下的命令。”

    “您若是一定要阻拦我执行任务,奢老祖那边您不好交代不说,神皇陛下那里,您同样不好交代。”

    “所以,奉劝皇子您,还是不要掺和这种事情,它对您,没有丝毫好处。”

    五皇子的神色,变的十分难看,作为皇子,竟然被一个下属顶撞威胁,如果他不能做出及时的应对,那么他的名声就是尽失。

    “滚!”五皇子怒斥一声道。

    尉迟的神色,顿时变的无比难看,虽然刚刚,他谦逊的自称是陛下的忠狗,但是内心里,他可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一条狗,而现在,五皇子的话,还真是毫不客气的把他当成了一条狗。

    犹豫了刹那,尉迟的脸上堆出了一丝笑容:“皇子殿下,既然您一定要这么做,属下也不敢阻拦您,不过这件事情,并没有完。”

    “而你,一定会死在我的手中!”

    尉迟最后一句话,是冲着郑亨说的,也就在他朝着郑亨说话之际,他的目光看向了郑鸣。

    也就在这个时候,尉迟看到了郑鸣的目光,郑鸣此时,正朝着他看了过来,只不过那神色之中,带着一丝冰冷。

    尉迟轻轻的伸出手指,在自己的脖颈处,轻轻的划了一下,这个动作,他做的很慢!

    他在用这个动作告诉郑鸣,他尉迟,绝对不会放过这件事情,放过他郑鸣的家人。

    几乎所有的人,都将尉迟的手指看在了眼中,有人皱眉,但是更多的人,却是露出了笑容。

    郑鸣同样伸出了手指,他同样朝着虚空中轻轻的划动了一下,和尉迟的动作一样,郑鸣的手指,划动的很慢,甚至可以说,他的手指,比之尉迟更慢。

    这同样是一个威胁的动作,只不过这个动作,在大多数人的眼中,郑鸣这个动作,简直太幼稚了。

    尉迟威胁他,那是因为尉迟有威胁他的手段,但是他威胁尉迟,却只能遭到尉迟的耻笑。

    毕竟,现在郑鸣已是十死无生,他的威胁,尉迟怎么可能会放在眼中?

    这种来自一个将死之人的威胁,让人感觉,就是多此一举,就是不自量力。

    可是,就在郑鸣的手刀缓缓的划动时,那本来站在雪梅之上的左瘦梅眼眸一动。而那盘坐在青铜战车顶端的睿神王,目光转向了尉迟。

    血山神侯本来正低头喝酒,可是这一刻,好似感应到了什么的他,同样回首朝着尉迟看了过去。

    几乎所有的法身境强者,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几乎本能的跟着那些巨擘,扭头朝着尉迟看去。

    一瞬间,尉迟成为了所有人注目的焦点。

    尉迟呆在了那里,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看向自己,他低头朝着自己身下看去,就见自己的眼睛,开始接近大地!

    没有弯腰,眼睛怎么会接触大地?

    这个问题,迅速在尉迟的脑袋之中盘旋,尉迟觉得,这个问题应该非常简单,因为他是尉迟,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根本就不用犹豫。

    可是,当他费尽力气,想要将这个原因想出来的时候,却蓦然发现,自己竟然什么也想不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呃,除非眼珠子掉出来,或者是自己的脑袋掉在了地上。这两个念头在尉迟头脑中闪过的刹那,尉迟顿时颤抖了起来。

    可是,就在他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的脑袋,已经好似一个球,重重的掉落在了地上,然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太阴破空!

    太阴魔刀第三式,郑鸣虽然在千丈之外,但是凭借着太阴破空,却一刀斩下了尉迟的脑袋。

    血衣卫的武者,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情形,他们的手脚都开始发麻,更有人疯狂的舞动自己手中的兵刃,用一片光,挡在自己的前方。

    郑鸣看着疯狂的武者,轻轻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再出手,杀了尉迟,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

    而观战的众人,看向郑鸣的目光中,却多了一丝异色。对于那些神侯级的巨擘而言,尉迟虽然是血衣卫的大头目,却又不被他们放在眼中。

    毕竟,尉迟还不是参星境的巨擘,他们完全不用将尉迟这样的人物放在眼中。

    但是在神都的年轻强者眼中,尉迟可不是寻常之辈,这个尉迟,不只是位高权重,而且修为不凡。

    如果要杀尉迟,他们之中绝对有人做到,但是像郑鸣这样,无声无息,却又在大庭广众之下一招斩杀,不少人觉得自己做不到。

    如果郑鸣这一刀,是斩向我的话,会是一种什么样的结果?不少人的心头,这一刻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这一刀不错。”站在百丈雪梅上的左瘦梅,由衷的赞赏道。

    “年轻人,如果再给你二十年,说不定你可以和我坐而论道。”

    这句话,左瘦梅说的十分诚恳,听在众人的耳中,却是让这些人脸色立刻大变。

    坐而论道,这四个字谁都能够说出来,但是坐而论道这种事情,要看和谁。

    和普通的武者坐而论道,这种事情多的是,难以引起任何人的关注,但是和一个高手坐而论道,特别是像左瘦梅这样的法王坐而论道,不知道让多少人羡慕不已。

    “我是不是应该说,自己很荣幸呢?”郑鸣的神色依旧淡然,他的嘴角浮现出一丝玩弄的笑容。

    这是一种懒散的笑容,同样是一种不屑一顾的笑容。看着这种笑容,左瘦梅觉得很刺眼。

    “你哥哥是有一些本事,但是,这性格未免有些太过嚣张了!”洛神女此时已经从尉迟的死亡之中恢复了过来,有些恼恨的感慨道。

    刚才尉迟的脑袋掉在地上的刹那,她的心中,感到了一丝威胁,这种威胁让洛神女很不舒服。

    但面对这种威胁,洛神女并没有感到恐惧,在她心中,郑鸣已经是一个死人。

    面对左瘦梅,郑鸣不想死都难!

    在大哥出现的时候,郑小璇同样想要冲过去,但是真元被压制的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眼看自己的大哥有危险,自己却丝毫改变不了什么,这让郑小璇感到无比的难过。甚至她整个人,都有一种想要崩溃的感觉。

    就在她感到很无助,很恐惧的时候,那惊天动地的一刀,让她瞬间振奋了起来。

    那一刀,就好似一缕阳光,扫清了她头脑之中的阴云。

    “我二哥,从来都不会失败!”再次握拳,郑小璇信誓旦旦的说出了这句话。

    这句话在洛神女的眼中,真是非常好笑,你二哥从来不败,这女子真是很傻很天真。

    没心思再和郑小璇争论下去的洛神女,目光再次落在高台上,此时她的心中,非常希望此间的事情快点结束。

    她要最快的看到,那个曾经给她带来了羞辱的男子,在这里人头落地,而且,她还想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失魂落魄的模样。

    “你不用感觉荣幸,因为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左瘦梅伸出了一只苍白如雪的手掌,淡淡的道:“再看一眼这个世间吧,它是如此的美丽。”

    “去吧!”

    随着左瘦梅的声音,一片雪白的梅花,出现在了左瘦梅的手中,这梅花晶莹无比,随着这梅花的出现,在整个封侯台上,已经全部都是冰雪。

    晶莹的梅花,就是一个冰雪的世界。

    “左瘦梅要出手了!这梅花,越加的圆满,而每一朵梅花的寂灭,就是一个小世界的崩溃。”睿神王遥望那朵轻轻飘落的梅花,声音中带着一丝飘渺的味道:“我遇到这样的梅花,只能沟通星辰,强行突破。”

    “而你们,只能随着这梅花,归到那最为灿烂的世界之中。”

    紫云超作为亲王世子,此时已经来到了父亲的身边,听着父亲的话语,他忍不住道:“父亲,难道法身境就没有办法挡住这梅花吗?”

    “当然有!”睿神王平静无比的说道。不过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紫云超觉得简直是废话一般:“你也达到了法王境界。”

    法王,要不是拈花神宫的洛神女请出了左瘦梅,他还不知道这世上,还有法王这种人物存在。

    他一直都觉得,法身境,当以法身的强弱论高下,却没有想到,还有一种法则圆满的说法。

    他是法身境,在修炼之中,他感觉自己所领悟的法则,浩瀚无边,根本就摸不到尽头。

    他觉得,只有过了参星境,成为神禁境界,才能够法则圆满,却没有想到,在法身境,竟然也有这样的存在。

    法王如龙,这是一种说法,而且好似比之普通的参星境,这种法王,更受到尊重。

    “看来郑鸣这一次,是在劫难逃了!”说出这句话之后,紫云超突然倍感失落。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