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零五章 巧合吗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奶奶的,这阵势要是崩溃了,可就好玩了!”确定拈花神宫的人听不到,有人就不无期待的说道。

    就在他的话刚刚说完,那滚滚的金光,陡然化成了点点金色的灰尘,在虚空之中消散。也就在这一刻,他们隐隐约约听到了几声嘶吼。

    “快看,那是什么!”有人一手指天,声音颤抖的说道。

    天空依旧是那个天空,只不过这一刻,天空之中,有三颗星辰,陡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

    这光芒下,三个身影,在星空之中变得越来越大,然后犹如尘粒般消散在了天地之中。

    “是落星劫,有参星境的强者神识永远没入星辰深处,这这死了三个参星境强者。”有人的声音中,充满了不敢相信的味道。

    参星境,那是巨头,乃是巨擘,一般来说,整个紫雀神朝,百年也就是那么几个因为寿命走到尽头的参星境强者坠落。

    但是现在,居然一下子死了三个参星境,这真是让人有点吃惊。

    “刚才不是传送阵结束,而是传送阵崩溃,他们他们葬身在了空间乱流之中。”有对于空间奥义有研究的武者,声音颤抖的说道。

    他口中的他们,自然就是拈花神宫的人,看着那空荡荡的大阵上空,不少人沉默了起来。

    “曾经有人做出预言,说这远古传送阵,总有裂开的一日,只是没想到,竟然被他们遇到了!”一个将目光落在传送阵上的武者,不知是庆幸,还是悲哀的感叹道。

    随着他的话,有人发现,这传送阵上,出现了一道犹如头发丝般的裂纹。

    因为这裂纹的出现,所以传送阵崩碎,因为这裂纹的出现,所以这次传送,最终崩碎在了空间乱流之中。乱流要了左瘦梅等人的性命。

    “这这几十万年都没有出过毛病,怎么他们一用就出了差错呢,这实在是太衰了!”

    无上天宫中,奢六阴匍匐在地上,恭敬的向坐在宝座上的神皇禀报道:“陛下,郑鸣依旧在摘星馆,并没有外出。而左瘦梅等人,现在应该到了落屏山。”

    “按照计划,他们要从落屏山的大阵回归拈花神宫,看来郑鸣要报一箭之仇,应该到以后了。”

    紫雀神皇轻轻的摇了摇头,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冷意,他刚刚准备开口,陡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那本来金碧辉煌的宫殿上顶,陡然变成了无色透明。紫雀神皇的双眸,看破虚空。

    透过透明的殿顶,紫雀神皇看到了三个映现在了星空之中的身影,这三个身影,属于陆莉臻等三人。

    “他们死了!”紫雀神皇见状大惊失色,惊呼一声道。

    奢六阴在看到这三个巨大身影的时候,额头就开始冒汗。他是参星境的强者,自然知道这种落星劫代表着什么。

    三个落星劫,意味着三个参星境的强者坠落。而且从这三个落星劫中显示的情形来看,他第一个感觉就是,拈花神宫的三个人死了。

    自己一直都在监控着这三个参星境的高手,他们的四周,根本就没有人准备对它们下杀手。

    难道是哪个神禁境的无上存在动了手吗?

    “陛下,法阵传来最新消息!”无上天宫的大门口,一个身穿暗红色袍服的男子,跪在地上大声的说道。

    “什么消息?”紫雀神皇扭过头,目光之中带着一丝迫切的朝着那跪在地上的男子问道。

    “启奏陛下,拈花神宫的三位参星境高手和左法王,在落屏山横渡虚空的时候,那落屏山的法阵突然出现了破损,四人以及随行的弟子,全部消散在了虚空乱流之中。”

    男子说话间,就将一份玉简恭敬的送了上来。

    紫雀神皇接过玉简,手掌催动间,一副画面出现在了紫雀神皇的眼前。

    这是一张传送阵的映象,只不过此时这传承阵中,有一道细细的裂纹。

    虽然离那映象不是太远,但是奢六阴想要看清那裂痕,也花费了好长一段时间。

    裂痕细密如发丝,在密密麻麻的道纹之中,不仔细观察,根本就看不到,而且这还是要得到有裂痕的提示之后,才会发现的情形。

    “奢六阴,你让人查一下,这裂纹,究竟是怎么来的?”紫雀神皇在无上天宫再次响起。

    “属下遵命!”奢六阴答应一声,就马不停蹄的跑出去安排,他乃是紫雀神皇坐下的第一忠狗,现在这种情况,让他心中很是忐忑。

    虽然这好像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但是他太了解自家神皇的性格了,这位神皇陛下,最喜欢的就是一切尽皆掌控在自己的手中,一旦出现差错,这神皇陛下必定会非常的不满。

    而神皇不高兴,最威胁的就是他的地位。

    也就是半刻钟的时间,奢六阴就跑了回来,小心翼翼的禀报道:“陛下,属下已经询问了落屏山附近的探子,他们基本上可以断定,那裂痕是因为神禁使用时间太长,因岁月的侵蚀而产生的。”

    紫雀神皇点了点头,他淡淡的道:“当年,就算是武帝,也没有将一座上古传送阵打裂,郑鸣更没有这个实力。”

    “只是,你不觉得这太巧了么?”

    紫雀神皇的问题,让奢六阴难以回答,他心里也很是认同紫雀神皇的判断。

    连武帝都打不破的东西,其他人更不行,但是拈花神宫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巧了,巧的让他都不敢相信,这只是一次意外。

    但是,除了意外,他真的解释不通,那拈花神宫的人,实在是太倒霉了。

    “陛下,属下驽钝!”已经运用了多年的手段,再次被奢六阴用了出来,这一次,他用的没有半点的勉强。因为在这件事情上,他确实觉得自己有点驽钝。

    紫雀神皇也没有过分逼迫奢六阴,只不过在这位无上的陛下离开的时候,奢六阴的耳边,响起了一句话。

    “真的会这么巧么?”

    奢六阴离开无上天宫,就觉得自己的后背黏乎乎的,汗已经浸透了他的衣服。这件事情,看似已经结束,但是奢六阴太了解紫雀神皇的性格了,任何脱离了紫雀神皇掌握的事情,都会犹如一根刺,深深的扎根于神皇的心中。

    “老祖,不好了,万象天子死了!”一个身穿血衣卫统领袍服的男子,惊慌失措的冲了过来。

    这男子四十多岁,一副精明强干的模样,但是此时的他,眼眸中充斥着黄庄。

    万象天子也死了!

    这万象天子乃是三十六天命之一,重要性不言而喻,在面对万象天子的时候,就算是他奢六阴也不敢太拿大。

    “谁杀了万象天子,难道他就不怕万象门那老祖震怒么?”

    “是方血衣!”男子轻声的道:“今日,方血衣和万象天子,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起了争执。两个人动了手,结果万象天子死在了方血衣的手中。”

    这一下,奢六阴的心放下了不少,不管怎么说,万象天子是死在了方血衣的手上,两个人狗咬狗一嘴毛,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两位大人,方血衣伤重不治,也死了!”一个血衣卫,这个时候急匆匆的跑过来,急促的汇报道。

    奢六阴听到这个消息,就觉得自己的心底一阵轻松,两个大教的重要人物相拼而死,如此一来,双方谁也怨不着谁。

    “你们在这里等着,我这就给陛下回禀一下。”奢六阴说话间,却发现那中年男子的脸上,带着一丝的沉重。

    “他们狗咬狗死了,和咱们没有什么关系,怎么你们都是一副死了亲爹的样子。”奢六阴将血衣卫当成自己的财产,那些下属,更是他儿子孙子一般,所以想骂就骂。

    中年男子被奢六阴这般的责骂不是第一次,所以他的神情中,并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

    只是,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轻声的道:“老祖,这两个人都是郑鸣的敌人,您您不觉得他们死的,实在是太太过蹊跷了吗?”

    “还有,他们两个死之前,拈花神宫的那几个人,可是刚刚死去!”

    奢六阴作为血衣卫的大统领,在他手中死的人,真是不计其数,他从来都没有因为一两个死人,而有什么不太好的想法。可是现在,那中年男子的话,让他的脖颈之中,猛的滑过一丝凉意。

    传送阵生出裂纹,这是意外,万象天子和方血衣同归于尽,也是一个意外。

    但是两个意外汇聚在一起,却让奢六阴感到,在虚无缥缈之中,好似隐隐约约,有一种东西在汇聚。

    “好了,这种没有踪迹的事情,你们就不要讨论了,如果让陛下知道了,哼哼,你觉得陛下会怎么看咱们血衣卫。”

    中年男子和跟随他而来的人,一个个都低下了头,他们自然也觉得自己想的太多了,但是万象天子和方血衣的死,却让他们不得不多想一下。

    再次进入紫雀神皇所处的无上天宫,将万象天子和方血衣的事情回禀了之后,奢六阴开始小心的打量自己的主人。

    他想要从自己的主人脸上,看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不过让他失望的是,紫雀神皇的神色平静如水,没有一丝一毫惊诧的表现。

    他想要将下属的猜测禀告给紫雀神皇,但是最终,他还是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这种事情,只可以用自己的心去猜测,一旦冒冒失失的说出来,可能会出力不讨好。

    缓缓的从无上天宫退开,奢六阴开始思索自己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和那位四方神侯结过仇。

    要是结过仇的话,最好还是能够将这种仇怨化解了,那家伙,好似真的有点诡异。

    “老祖宗,洛神女求见神皇陛下。”一个血衣卫跪伏在奢六阴的脚下,恭敬的说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