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二二章 星炎燃虚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在天神山上,驯龙鞭是一种很重的刑罚,被破损法则加持的驯龙鞭,绝对不会将人打死,但是一鞭下去,就算修为再高深的人,也会皮开肉绽。

    所以,一般而言,只对犯了重罪等人才会施展驯龙鞭。

    作为血战殿的殿主,秦曜日的手中,有一柄驯龙鞭,只是平时,他这驯龙鞭,平时都没有用过。

    可是现在,驯龙鞭已经被他取到了手中,更在虚空之中,重重的挥动了一下。

    这一鞭,虚空破碎,一道深深的裂痕,在虚空之中被抽出之后,一直都没有消失。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驯龙鞭的破损法则,让天地之力难以修复。

    天地尚且如此,更何况人身?

    郑小璇并不是一个没有恐惧的人,当她看到驯龙鞭抽在虚空之中留下的痕迹时,她的心颤抖起来。

    她当然能想象得到,一旦这驯龙鞭抽在自己的身上,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但是此时的郑小璇,心中更无比的清楚,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不能屈服。

    她郑小璇绝对不能屈服,因为一旦她屈服的话,那么被困在五色神石下的二哥就不敢想象了!

    紧紧的咬着嘴唇,郑小璇不发出半点的声音,相反,在这一刻,她还昂头看着秦曜日。

    “倒也有几分胆量,只是,你虽然勇气可嘉,但是驯龙鞭可不是吃素的。”秦曜日说话间,再次挥动手中的长鞭,又是一道裂痕,出现在虚空之中。

    “更何况,这第一鞭,还不知道谁来尝试呢!”

    就在秦曜日说话之际,一只摩天大手,从虚空之中直落而下,这大手的下方,则是三个身影。

    郑工玄,端阳英和郑亨,此时的三人中,郑工玄和端阳英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郑亨的脸上,却多了几分萎顿之色。

    那大手将三人扔在地上之后,就在虚空之中化成了一具身躯,远远的冲着秦曜日抱拳道:“殿主,人带来了。”

    “你的速度,比我预想的慢了不少。”秦曜日的声音冰冷,以表达对那下属的不满。

    下属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愤恨,当然,他这愤恨,并不是针对秦曜日的。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

    “属下无能,没有想到,这个还没有突破生神境的小子,竟然还这么的棘手。”那人手指着郑亨,恨恨的说道。

    郑工玄和端阳英虽然说不出话来,但是此时,双眸中,都迸射出愤怒和不甘的神情。

    刚刚他们一家,正准备吃饭,那人的法身巨手直接压了下来,将他们的儿子郑亨打伤。

    这种情况,怎不让夫妻二人感到愤怒!

    郑亨此时,虽然能够勉强站直身躯,但是他体内的真元无比的纷乱,如果不及时得到治疗,很容易就会走火入魔。

    秦曜日挥了一下手,随即扬了扬手中的驯龙鞭,而目光则落在了盘膝坐在五色神石下的郑鸣身上。

    “这第一鞭,你说我是打谁呢?”秦曜日说话间,就用驯龙鞭指着郑工玄道:“养子不教父之过,实在是罪大恶极,郑工玄是吧,今日这第一鞭就打你不知道教给自己儿子敬畏!”

    “你应该从小就告诉他,这天下,有一些人,并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虽然郑工玄并不认识秦曜日,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此时的情形,已经让他意识到,今天的事情,是难以善了的。

    “来吧!”郑工玄没有做任何的辩解,他只是缓缓的上前一步,将端阳英和自己的儿子,都护在了自己身躯的后面。

    这一刻的他,一如以往。但是就这短短的一步,却让郑小璇泪如雨下。

    她仿佛又回到了儿时,恍惚看见这个男人为她遮风挡雨的情形,虽然此时,这个男人不再年轻,但是他依旧稳稳的挡在自己身前,这样的背影让郑小璇为之骄傲。

    而端阳英,同样紧紧的看着郑工玄,她同样没有吭声,只是那样默默的看着。

    郑亨走了出来,他虽然步伐有些蹒跚,但是他走的依旧是那么的坚定:“有本事就冲爷来,鳖孙!”

    郑亨是一个近乎讷言的人,大多时候,他都是比较朴实的。他很少骂人,但是现在,他急了,他根本无暇顾及这个被骂之人是秦曜日。

    十殿殿主之一,参星境的巨擘秦曜日。

    “牙尖嘴利,今日我且把你的牙抽掉,看你还怎么满嘴喷粪!”被一个小小的化莲境武者当众辱骂,秦曜日就觉得自己的面皮发红。

    如果在平常的时候,秦曜日可能根本就不会理睬这么一个小角色骂他,依他秦矅日的地位,怎么可能和一个小蝼蚁斤斤计较?回头给他个历害尝尝即可。

    但是现在不同,也许是因为心虚,自己此时所作所为,不是什么光彩之事。被人这么骂,像是被人戳穿了似的,有些难堪。

    恼羞成怒的秦曜日,虽然知道此人的目的,但是他依旧好似挥动鞭子,朝着郑亨抽了过去。

    和普通的抽不同的是,这一刻,秦曜日抽的目标,是对准了郑亨的脸。

    就算有天神山的传世神药,一旦面部被抽,郑亨的面部也难以恢复以往。

    郑小璇看着这一鞭,眼眸中的火焰更胜了几分,只是她的身躯,被秦曜日四散的劲气压制,想要冲过去救自己的哥哥,却是举步维艰,根本就动弹不了。

    “亨儿!”端阳英大叫,她同样想要冲过去,用自己代替鞭子下的郑亨,只是此刻的她,无能为力。

    郑工玄并没有大喊,也没有如妻女一般,被泪水掩盖了自己的视线,他一言不发的看着。

    只是从他颤抖的身躯中,能够感应出,此时的郑工玄,是多么的愤怒,多么的不甘,多么的

    就在这鞭子要落下的时候,郑工玄的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血已经开始淌下,但是他浑然不觉。

    就在他觉得一切都难以改变的时候,他的眼眸中,陡然闪过了一个场景。

    一个让他觉得,自己的视线,是不是已经模糊的场景,那本来抽向自己儿子的驯龙鞭,竟然在半空之中,消失了一般。

    神经错乱吗?

    此时的郑工玄,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这一切给他的感觉,却又是那样的真实。

    难道这是秦曜日施展的什么诡计,还是

    就在他飞快的猜测的时候,却见自己的儿子,静静的站在那里,和刚才没有任何的区别。

    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没有一点被伤害的模样。

    儿子安然无恙!这个判断在郑工玄的心头升起的瞬间,秦曜日的吼声,已经在虚空之中响起。

    秦矅日的吼声中,更多的是愤怒,作为天神山的殿主之一,一直以来,秦矅日都习惯了那种杀伐随心的威势。他这一鞭,就是要抽的郑亨骨断筋折!

    只是,骄傲自负的秦矅日万万没有料到,就在他这一鞭抽出的时候,竟然有人直接动手,将他的驯龙鞭,引导到了其他方位。

    这种引导,无声无息,直到驯龙鞭没有落在郑亨的身上,秦矅日才发现过来。

    秦矅日只觉得自己的脸,被人重重的打了一巴掌。这种情况对他而言,是绝对不能够原谅的。

    怒吼一声的秦矅日,双手掐动,虚空之中生出了一团团白色的火焰,朝着那驯龙鞭的方位笼罩了过去。

    星炎,汇聚星辰内部的冷炎,和太阳神炎相比,虽然没有太阳神炎炙热,但是其威力,却是丝毫不差。

    这星炎,一般都是参星境强者,才能够掌握的手段,没有达到参星境的武者,基本上难以施展出星炎来。

    滚滚星炎,焚燃虚空!

    一时间,虚空碎裂,那笼罩在驯龙鞭上的空间,也开始生出一道道的裂纹。

    “这种小手段,也敢在老子面前献丑!”秦矅日的声音发冷,他看不到那出手的人,这让他迫切的想要找回面子。

    也就在秦矅日说话的瞬间,就听有人淡淡的道:“这点手段,自然难以对付难缠的秦殿主,不过没关系,我可是为秦殿主准备了一份大礼。”

    伴随着这声音,就见虚空之中,陡然飞出了一座巨碑,这是一座土黄色的巨碑。

    高有百丈的碑身,没有任何的文字,但是在这巨碑下落的瞬间,秦矅日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法则之力,竟然被镇压了下去,而那自从沟通,就和他密切无间的星辰之力,也一下子被这诡异的巨碑,压下了三分。

    对于参星境的强者而言,他们正是因为沟通了星辰,所以才让自己的力量无穷无尽。

    只手翻山,裂地开河,这些手段,更是因为无尽的天地之中,有一颗星辰的力量灌入到体内。

    现在自己身上星辰的力量竟然被压制,这让秦矅日的心颤抖了一下,他越发对来人多出了几分的顾忌。

    “是哪位要和秦某”秦矅日接下来的过不去几个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因为此时的他,已经看清楚,究竟是谁在对他出手。

    郑鸣,土黄色的巨碑上,正站着一个挺拔的身影,这身影就好似一棵青松,桀骜不驯的耸立在天地之间。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