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二四章 滴血重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哈哈哈,如果你不让我知道,我又怎么能够死去,郑鸣,这一次,我认栽了,但是这件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

    “我告诉你,我秦矅日,还不是你现在可以杀死的!”秦矅日突然大笑,这一刻的他,一如厉鬼。

    而就在他大笑之中,他的整个身体,在虚空之中直接崩碎了开来,艳红的献血,朝着四面八方飞射而去,随即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秦矅日的神念,秦矅日的神莲,在这崩溃之中,都化成了碎粉,但是就在秦矅日**崩碎的瞬间,一道星芒,却划破五行虚空,消失不见!

    祖师堂!

    光凭着这三个字,就给人一种高大上的感觉,而守护在祖师堂的弟子,更是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但是实际上,差事好不好,很多时候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祖师堂的弟子,也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

    比如,他们每天大部分的时间,实际上都守在空荡荡的祖师堂,而且还不准喧哗。

    这种装哑充愣的感觉,实在是让人难受,祖师堂的弟子,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个只能修炼,继续修炼。

    所以祖师堂的弟子越来越不爱说话,越来越不爱搭理人,也越来越成为普通弟子眼中的高高在上,成为普通弟子眼中的不如凡俗。

    金晓莫静静的坐在祖师堂边上的蒲团上,整个人似睡非睡,虽然他可以运转功力,提升一点修为,但是现在,他实在没有那个兴趣。

    他现在最想的,是寻找一个人,然后随心所欲的畅聊一番,把自己所有的心思,都统统的发泄一下。

    可惜的是,祖师堂今日值守的弟子,只有他一个。看着一个个祖师的灵牌,他真的没有说话的人。

    在他的心中,此时还有一些烦躁,因为一个祖师堂,在他的眼中,实在是没有任何可值守的东西。

    祖师的灵牌,虽然在他们天神山的大人物眼中,那是尊贵无比的,任何人在面对这些灵牌的时候,都要五体投地,匍匐致敬,但是实际上,它们只是牌子而已。

    它们既没有任何的武技,也没有什么秘法,更不能够增加修为,可以说,没有任何的用处。

    就算是有人将它们抱走,最多最多,也只是看着。

    就在金晓莫心中念头乱闪的时候,陡然一个啪嗒声,让他警觉了起来。

    这声音很轻,但是在祖师堂,以往除了风声之外,就连半只老鼠都没有。他们祖师堂的弟子,是不会诛杀老鼠的,毕竟老鼠在这寂寞的天地之中,还算是他们的朋友。

    但是可惜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天神山的祖师威名太盛,这偌大的祖师堂,却是连一个老鼠都没有。

    “莫非是祖师知道我在这里,实在是太过寂寞,所以派来了一只老鼠来陪伴与我?”

    想到这个念头,金晓莫就朝着那发出声响的方位看去,他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

    可是,就在他看过去的瞬间,他发现在祖师灵堂的左侧,升起了一个石头做成的盒子。

    金晓莫可以发誓,他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盒子,但是现在,那盒子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盒子从中间无声无息的裂开,展现在金晓莫近前的,是一滴艳红的鲜血。

    一滴血,在心中升起刹那失望的瞬间,金晓莫就觉得自己的心,被重锤击打了一下。

    那本来精致在石盒中的血液,陡然翻腾了起来,也就在这刹那,金晓莫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压力,朝着他直压了下来。

    能够成为看守祖师堂的弟子,金晓莫也是化莲境的武者,但是现在,在那威压之下,他就觉得自己的心,好似被重锤重重的击打了一下。

    也就是一个刹那,金晓莫就吐出了一口鲜血。

    退后,快点退后!虽然那鲜血在他的感觉之中,应该是了不得的至宝,但是再好的宝物,也需要有命享受才行。

    也就是一个瞬间,金晓莫已经退出了十多丈远。也就是这个时候,那沸腾的血液,化成了一个血色的圆球。

    圆球开始只有手指大但是一转眼,那圆球就已经变成了一尺大小。这等奇异的变化,让金晓莫目瞪口呆。

    而就在这一刻,金晓莫看到了一条完整的真意神链,在那血液之中,化成了一只巨大的鹏鸟,要展翅高飞。

    可是鹏鸟还没有飞出多远,又在虚空之中变化成为了一头咆哮的巨熊,在威慑乾坤。

    变化,变化,各种各样的变化!

    可以确定,在那血球炸开的瞬间,并没有任何的声息,但是金晓莫却觉得,自己的脑海之中,响起了一声惊雷!

    一声无声无息,但是却震慑他心神的惊雷,一声让他神念震颤,差点崩溃的惊雷!

    在这惊雷之中,他仿佛看到了开天辟地,虽然这种开辟,和真正的开天辟地,差的实在是太远太远,但是在他的眼中,却比之开辟,更有威力。

    在这惊雷之中,血球崩碎,一个小小的血色婴儿,从血球之中缓缓走出。虽然这只是一个婴儿,但是他站在虚空之中,却有一种让金晓莫膜拜的冲动。

    “郑鸣,我和你不死不休!”那婴儿目视苍天,话语中充满了怨恨之意。

    他这话一出口,顿时让金晓莫给惊呆了,他本来以为,这小小婴儿要是开口,也会是惊天动地的话语,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说了这个。

    “血拢星力,加持吾身!”那小小婴儿说话间,朝着虚空快速的掐动手指,随着他的话语,一道星芒,就无尽的虚空中,直落而下。

    星芒灌入的刹那,那小小的婴儿,就直接长大成了三尺高的孩童,当他走出第二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十五六的少年。

    滴血重生,这是滴血重生!

    金晓莫这一刻,陡然明白自己遇到的是什么了!这一刻的他,心中除了兴奋,还有恐惧。

    能够滴血重生的,都是参星境的巨擘,而且这些巨擘,也不是每一滴血,都能够重生成人。这重生的血液,必须是隐含着大道法则的精血才成。

    自己竟然遇到了滴血重生这种事情,如果好好参悟参星境巨擘滴血重生的过程,说不定就能够让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

    但是,又是谁,能够逼得跺一跺脚,就可以让星辰乱颤的巨擘,不得不舍弃肉身,施展这种滴血重生的手段呢?

    传功殿中,慕舜天盘膝而坐,尽管他对弟子宣布时说自己要闭关,但是此时此刻,他哪里有闭关的心思?

    本来,他已经劝服了郑鸣,虽然给了郑鸣最大的自由,但是却将郑鸣拉入了天神山的阵营。

    一个大大的功劳,眼看就要落在自己的手中,却没有想到,半路那狗娘养的秦矅日竟然杀了出来。

    最可恨的是,秦矅日那厮,竟然出手就是神主的五色神石,这让他连反对的机会都没有。

    偷鸡不成蚀把米,足以形容他现在的境遇,他相信,这个时候的郑鸣,一定把自己恨之入骨了!

    毕竟,是他将郑鸣带出来,如果不是他带着郑鸣游览,郑鸣法王的修为,也不见得就被秦矅日偷袭。

    “秦矅日,此事我给你记着,总有一日,我要让你百倍偿还!”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慕舜天就准备再次闭目修炼,眼下,对他而言,事情已经发展成这样了,他再怎么烦心也是无济于事。

    “呜,星辰真源,再塑宝体!”那漫天的星辉,将已经准备入定的慕舜天惊醒了过来。

    几乎在惊呼的刹那,他就本能的冲了出去,虽然他的心中,并没有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运用星辰真源再塑宝体,本身就值得他关注。

    能够运用星辰真源的,只有参星境强者。现在,天神山上,每一个参星境的强者,他都熟悉。

    是谁?竟然突破了参星的境界,莫非是天佑我天神山,让天神山再增加一绝世战力?

    这个想法刚刚升起,慕舜天的脸色就变了,因为重塑宝体的位置,竟然是祖师堂。

    祖师堂这个地方,慕舜天并不陌生,因为那里,本来就是他这个传功殿主掌管的地域。更何况作为参星境的存在,那里还保存着他的一滴精血。

    滴血重生!

    天神山的那位祖师,为了让自己的宗门繁荣昌盛,就在祖师堂内设置了阵法,让死去的参星境强者,在死亡之后,都可以凭借着那滴留下的精血,在祖师堂滴血重生。

    虽然这个听上去好似用处并不大,但是实际上,却无异于给参星境的强者保了一条命。

    不是出现新的参星境强者,而是有一个参星境的强者坠落,这才滴血重生。这个消息,对于慕舜天的震撼可想而知,他在稍微沉吟的刹那,就朝着祖师堂飞去。

    无论滴血重生的是谁,作为天神山的殿主,他都有义务去守护,更何况,他的心中,此时也有一种冲动,那就是要给这个被打伤的天神山强者报仇雪恨。

    “慕师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有人突然滴血重生,我记得,咱们天神山的参星境强者,没有人离开天神山啊!”一个容貌淡雅的女子,快速的来到慕舜天的近前,疑惑不解的问道。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