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四六章 魔戎之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就在疯狂的战意在郑鸣心头嘶吼的瞬间,一股赤红色的血气,从他的身上直冲而出,这血气冲起三千丈,忽而犹如长龙咆哮虚空,忽而犹如鲲鹏撕裂苍穹

    “血气化虹,这是至尊之血!”那站在五十里外观看的侍卫头领,在看到这情形好一会,嘴中才喃喃的说道。

    他说完这句话的瞬间,就忍不住跪在了地上,而那些呆在那里的侍卫,同样一个个跪在了地上。

    至尊之血!

    作为给魔君守陵的侍卫,对于魔君的一切,他们可以说都清楚的记得,他们自然知道,魔君少年崛起,血气如虹,演化神魔苍生。

    现在,有人出现在了魔君的身躯之前,而且血气一如长虹,怎不让他们为之震撼!

    “是魔君大人重生了,老人家没有放弃我们!”有武者高声大喝,声震四野。

    不过这种高喝声,很快被阻止,那侍卫头领用一种敬畏的目光,看着静立在魔君之前,好似在参悟着什么的郑鸣。

    郑鸣身后的血气,越来越浓,最终,所有的血气,化成了一柄血色的长刀,没入郑鸣的体内。

    郑鸣在君临天下刀法和太阴魔刀法则圆满之后,使用兵器一般都是太阴魔刀和龙雀刀的模样,但是这一刻,在郑鸣心头形成的刀,却是一柄血色的巨刀。

    这柄刀,没有任何的雕刻,没有任何的花纹,看上去,就和普普通通的刀一般无二,并没有丝毫的区别。

    但是这柄刀给人的感觉,却是杀戮,是狂野,是一种疯狂的粗犷,是一种重如山岳的震撼。

    郑鸣自己,并没有感到这柄刀的没入,而在所有血气回归的刹那,郑鸣的耳边,响起的是一声叹息。

    “你的血,实在是太稀薄了,如此稀薄的血脉,如何能够继承我的战力,如何能”

    如果是有人平时和郑鸣这么说话,郑鸣一定会给他好看,但是此时,这充满了绝望的感叹,却让郑鸣的心中,升起了那么一丝丝的愧疚。

    这种愧疚,没有原因!

    他和这位魔君是第一次相见,他不欠这位魔君任何的东西,他本不应该有任何的愧疚,可是,魔君此时的绝望,让郑鸣的心翻腾不已。

    就好似有一个巨大的滚筒,在他的心中搅动,让他无比的难受,无比的惆怅。

    他在这一刻,心中升起了一种豪情,他看着那庞大的,一如石山一般的身影,重重的道:“此处有我,无论是谁,他们都灭不了魔戎州!”

    这句话一出口,郑鸣就觉得自己的心轻松了许多,四周的天地,在这一刻,也变的更加的透彻。

    魔君的心,跳动的更加的厉害,他好似很激动,又好像充满了无尽的欣慰。

    郑鸣的心神,是经过太上道祖和通天教主等强者加持过的,虽然他身上没有留下这些强者任何的东西,但是一个人是不是对他使用了魅惑之力,他还是能觉察出来的。

    魔君的一切,都是出自本心,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郑鸣的心中对于魔君,才会有一种责任感。

    “坠魔洞二层,小灭天功,得之可尽得吾之力!”

    透过那跳动的巨大心脏,魔君的话语再次出现在了郑鸣的心头,随着魔君的话语,郑鸣的脑海之中,更映现出了一副图。

    一副看似简单,但是却隐含着无数惊险的图。

    也就在这一刻,那本来和郑鸣的心共同跳动的巨大心脏,无声无息的消失,随着这巨大心脏消失的,还有四周重重的压力。

    “吾吾等你回来”

    魔君的神识并没有死,只是陷入了沉睡,但是在这一刻,郑鸣却有一种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悲凉感。

    他的心中,莫名的映出了一句话:勇士不死,只会凋零!

    魔君没有死,从他的头颅被武帝斩下,到重回魔戎,堵在这入魔戎的必经之路上无数岁月,他一直都犹如一朵开在酷寒之地的花儿,无声的绽放。

    现在,他实在是太疲惫了,这才休息一会。

    武帝和魔君,两个人谁对谁错,郑鸣不想去评判,但是他对于魔君这种精神,却充满了敬仰。

    所以,他缓缓的朝着魔君低头一拜。

    “没有了,压力没有了,护卫在大君身边的压力没有了!”一个魔戎族的护卫,陡然大声的吼道。

    此人的吼声之中,更多的是惊慌失措,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在魔君的身边潜修,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站在魔君的身边。

    但是,有一点他们也是心知肚明,哪怕自己再怎么刻苦修炼,这种事情的希望,也是无比的渺茫。

    可是现在,这个心愿已经达成,但却让他们感到无比的惊慌。

    有那力道在的时候,他们能够切切实实的感应到了魔君的存在,但是现在,这股力量突然的消失,让他们的心中,升起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魔君只是需要休息一下。”郑鸣看着这些跪伏在地的人,轻轻的摇了摇头道。

    那身高一丈六尺的魔戎统领,静静的看着郑鸣,好一会儿方才道:“刚刚你身上,血气化虹,可不可以给我们再展现一下!”

    血气化虹的时候,郑鸣根本就没有注意,他的主要心思,都在和魔君的交流上。

    此时听到这头统领的话,随即就准备拒绝,但是就在这一刻,那本来已经化成一柄血刀没入郑鸣体内的气息,再次从郑鸣的体内直冲而出。

    这气息,磅礴如海,冲出的刹那,直冲霄汉。

    “你就是魔戎之主”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虚空之中回荡,这是属于那魔君的气息,刚刚消失的压力,在这一刻,出现了一种复苏的现象。

    不过最终,魔主的气息并没有重新复苏,在郑鸣的血气如虹稳定之后,魔君的气息,就再次消散。

    “吾等拜见主上!”那魔戎统领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跪拜在了郑鸣的近前。

    虽然此时,郑鸣并不是他们的族人,但是作为大君的守卫,他们对于魔君的命令,不会有丝毫的迟疑。

    随着这头领跪下,上千侍卫,几乎同时跪在了地上,他们一个个表现的恭敬无比,就好似面对自己的神祗。

    看着这些跪拜的人,郑鸣的心却有点乱。

    这一次出城,郑鸣的目的,实际上只是为了遥望一下魔君的无上英姿!至于进入坠魔洞,那是以后计划的事情。

    却没有想到,他刚刚看到魔君无上英姿的时候,他竟然感觉到了魔君的心的跳动。

    这种跳动,让他难以自已,最终还是冲过去接近了魔君,而也正是这接近,让他感受到了魔君的坚持,魔君的痛苦,以至于最终,他忍不住对魔君许下承诺。

    对于这个承诺,无论什么时候,郑鸣都不会推翻,因为这是一个男人,对另外一个男人的承诺。

    看着跪伏在地的人,郑鸣在沉吟了瞬间之后,就淡淡的道:“好了,你们起来吧!”

    那魔戎统领恭敬的朝着郑鸣再拜之后,这才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来道:“请主上随我等去四象山,继承无上君位!”

    去四象山继承魔君的位置,郑鸣并不反对,他这次来到魔戎州,为的就是得到这一州之地的声望值。

    虽然他手中的声望值,看上去够用,但是他自己清楚,稍有不慎,在那些金莲大圣级别的存在面前露出一点点马脚的话,那么,这点声望值就是杯水车薪,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更何况,郑鸣的心中,一直都信奉一个道理,那就是只有你自己的东西,才真正属于你。

    英雄牌的力量,让郑鸣总是有一种不是太踏实的感觉,他需要将声望值上的东西,转化成为自己的东西。

    不过郑鸣的理智告诉他,去魔戎继承魔君之位,恐怕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一个个念头闪动之间,郑鸣道:“我可以和你们一起过去,但是需要安排几件事情。”

    说话间,郑鸣朝着虚空跨出了一步,这一步,就已经让他重新出现在了吕胖子的面前。

    纵地金光法!

    吕胖子自己不敢进入魔戎之地,他现在急的跳脚,不是说好了,只是遥望魔君的无上英姿吗?您老人家,怎么就朝着魔君的身躯冲了过去呢?

    您说您过去也就算了,可是您这一走,让我怎么办?我该怎么向老爷交代,怎么向

    就在吕胖子天人交战,心中充满了哀怨的时候,郑鸣的身躯,突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神侯,您可算是回来了,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魔君的英姿您已经看了,咱们现在就回去吧!”看到归来的郑鸣,吕胖子恨不得立刻给他一个拥抱。

    谢天谢地,这位祖宗可算是活着回来了。

    郑鸣看着几乎喜极而泣的吕胖子,虽然对他的欣喜若狂不无鄙夷,但是心里却也多出几分亲近感。

    “吕胖子,刚才我去见了一下魔君,他已经将他在魔戎那边的地位让给了我。”

    “等一下你自己回去,告诉我爹他们,就说我偶然顿悟,需要闭关几天。等我接掌了魔戎之主的位置,再来接你们!”

    闻听此言,吕胖子瞬间从一个并不是太可爱的胖子,变成了一个呆萌的胖子!

    这一刻的吕胖子,很想朝着郑鸣大吼一句,你可以侮辱我的人,但是,还请不要侮辱我的智商。

    这就好似两个人在路边上看皇家的公主,在看到的第二眼,一个人跑过去追着看,然后跑回来说公主看上我,让我去当驸马。

    这可能么?这可信么?这是真的吗!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