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五零章 溶血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星辰坠落,人若蝼蚁。

    这一刻郑鸣的脑海中,虽然有着不少的手段破除这坠落的星辰,但是却都施展不出来。

    就在郑鸣一咬牙,准备催动伪番天印的英雄牌时,那本来化成了一片星空的宝图,突然间定住!

    无论是落月主祭等人,还是郑鸣,见此情景,全都为之一惊,毕竟这九星伴月图,乃是神禁级别的铭宝,独自演化一方空间。

    直接将它定住,这需要多强的力量?

    “尔等用九星伴月图对付大君的传人,怎么可能成功!”带着一丝轻狂的声音中,一个老者缓缓的走出。

    这老者身材不高,甚至给人一种风中残烛的感觉,他朝那九星伴月图一指,九星伴月图就再次变成了一幅画,而处在这幅画之中的郑鸣等人,都直接被这幅画抛了出来。

    “拜见太上!”落月主祭等四人在稍微迟疑了瞬间,都冲着那老者恭敬的抱拳行礼道。

    “行了,无需多礼!”老者有点不耐烦的道:“我知道大君为什么选择你,但是你身上的血脉,实在是太过稀薄了。”

    “就算你天资人,也达不到大君的要求。也罢,今日老朽就成全你,也算为我魔戎一族的命运,搏上一搏!说起来,我魔戎族就是和这贼老天一战到底!”

    说话间,那老者也不待郑鸣同意,手掌轻轻挥动之间,就拉着郑鸣的身躯朝着四象山的深处而去。

    四大主祭震惊,贺络图等人震惊,那些跟随四大主祭而来的人,一个个也都无比的震惊。

    他们在郑鸣到来的时候,已经向这位太上大人请示过了,若不是他的要求,他们也不会和郑鸣动手。甚至当问到郑鸣不走如何,这位大人还阴沉着脸说了句,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击杀!

    可是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呢,怎么一转眼,郑鸣就成为了太上主祭眼中的香饽饽,看主祭大人的模样,郑鸣在他的眼中,就好似一块稀世珍宝似的。

    “谁能告诉我,是什么情况?”在郑鸣手中吃瘪的老者,声音中带着一丝咆哮。

    而落月主祭眼眸闪动,最终露出了一丝遗憾道:“太上的性格,变了……”

    “不是还没有到时间吗?这……这怎么可能……”那吃瘪的白老者,声音中满是无奈。

    至于郑鸣,他虽然没有现这位太上祭祀已经到了,但是这位突然出现,一副我很看好你的模样,实在是让郑鸣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莫非,这一切都是因为齐金蝉的英雄牌么?

    福泽深厚,这就是传说中的福泽深厚吗!

    “你现在体内的血脉,进入坠魔洞,是九死一生,但是只要将你的血脉提纯,那么你进入坠魔洞的可能性,就有一半的几率。”太上祭祀拉着郑鸣进入自己居住的洞府,他一挥手,虚空之中,就出现了一座神池。

    这神池之中,孕育的并不是水,而是一如牛乳般的液体,虽然郑鸣不知道是什么,但是那浓厚的灵气,却给人一种想要爆炸的感觉。

    “此乃是地心龙源乳,三千年,也就收拢了这么多!”老者说话间,眼中露出了一丝感慨。

    “就算是普通人,在这里泡上一次,那身躯也会变的刀枪不入,而你,则要用这些神乳作为缓冲,从而更好的吸收这一滴血!”

    说话间,老者的手中,已经多出了一个金色的玉瓶。在老者将玉瓶的盖子打开的瞬间,一股冲天的气息,就开始在这空间之中弥漫。

    这气息,一如太古魔神,震慑天地。

    看着那金色瓶子,郑鸣丝毫不怀疑,只要将这金色的瓶子扔下,足以将一座大山压塌。

    “这是一滴血,一滴来自于我们魔戎上古祖辈的血,就是这一滴血之中隐含的力量,就可以让神禁级别的强者为之疯狂,这也是我们魔戎祖辈,留下的最后一滴血。”

    老者的话语中,充满了感慨,他看着那金色的瓶子,眼眸中闪烁着一丝泪痕。

    显然,这一滴血,对他而言,也有一种别样的感情。

    “小子,你进去吧,按照这个法诀运转,希望你在十年之内,能够吸纳这些血液。”

    老者说话间,就手指催动,将那一滴血从金色的瓶子中,倾倒出来。

    神血金光,掉落的瞬间,虚空生出了一道道裂纹,而当他落入那地乳的瞬间,那盛着地乳的池子,更是生出了一道道犹如苍龙的道链。

    这些道链,是老者早就布置好的,就算如此,在那金色的血液滴落的瞬间,那神链还是断裂了三分之一。

    本来平静无波的神乳,无声无息之中,化成了血红色,它没有丝毫的动弹,但是却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

    神池变成了血池,那太上祭祀看着一汪血水,整个人颤抖的更加厉害,这一池血水,对于他们魔戎族而言,实在是太过重要了,以至于现在的他,也难以平静。

    朝着郑鸣一挥衣袖,郑鸣的身躯,就无声无息的落在了那血池之中,而那太上主祭,则转身而去。

    走出自己修炼的洞府,太上主祭本来有些涌动的心,在这一刻,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他看着那封闭的洞府们,心中此时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太冒险了。

    对,就是太冒险了,甚至可以说,他已经将他魔戎一族最后的希望,全都赌在了那个年轻小子的身上。

    这……这自己怎么会如此的鲁莽,这件事情,不是应该慢慢的适应才对吗?

    一个个念头闪动之间,他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事,实在是有点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作为一个无限接近神禁的人物,他心中非常清楚,自己当时真的没有被人控制。

    那时候,就好似自己在冥冥之中,受到了什么指示,这指示的内容,就是相信郑鸣。

    现如今,事已至此,也唯有如此了!

    郑鸣盘膝坐在血红的池水之中,不过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并不是在神水之内,而是在一团火和刀子之间。

    那赤红色的神液和肌肤接触的瞬间,他的通体,都有一种无比疼痛的感觉。

    但是,就在这一刻,他觉得自己体内的无量神血,却好似多年的游子要归家一般,变得无比的疯狂,无比的欢腾。

    这件事情,郑鸣的心中也透着诡异。就在前些时候,他还在力战四大主祭,和这边闹得不可开交,这才一转眼,那位太上祭祀,竟然给自己提纯血脉。

    这就好似一个皇子,正处心积虑的密谋兴兵叛乱,一切准备工作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那边却有人告诉他,皇帝已经驾崩,请他老人家过去继承皇位一般。

    按照郑鸣的估计,这种情况,真的很难出现。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偏偏他就出现在他的身上,不,应该说是出现在了齐金蝉英雄牌的身上。

    呜呜,果然不愧是福泽深厚啊!这本来处在最危险的境地,不但没有被诛杀,而且还获得了巨大的好处。

    心中感叹之余,郑鸣就开始运转那太上祭祀在临离去之时,给自己留下的口诀,快的吸纳这池水之中的血脉之力。

    法诀运转,只是瞬间的功夫,郑鸣的四周,就已经变成了血红,甚至郑鸣整个人,都变成了血红色!

    赤红色血,化成了一个巨大的茧,将郑鸣包围在中间,但是此刻郑鸣的心头,却是无比的冷静。

    他静静的感悟着那一丝丝往他躯体内钻入的血痕,在这个过程之中,郑鸣觉得,钻入他身躯内的,并不是血渍,而是一道道道链。

    一滴血,拥有完整的法则!

    那拥有这滴血的主人,又该是何等的强大。在那一道道的血线和无量神血汇聚的瞬间,郑鸣的心头,生出了一片让人感到恍惚的场景。

    就见一根长矛,划破虚空而来!

    这一击,简单无比,但是随着这一击的出现,郑鸣就觉得自己的整个心神,已经灌入到了这一击上。

    他融合过太上道祖的记忆,更融合过通天教主的心神,虽然这些东西都已经不在,但是他的眼界,比之普通人,还是要高上那么一点。

    在这长矛划破虚空的瞬间,郑鸣的心中升起的是惊艳。虽然这一击简单无比,但是在郑鸣的感觉之中,这一击却一如大道,让人震撼。

    长矛破空,洞穿心肺,金色的血洒落大地,压碎山岳江河。而在这一如末世的情境中,一个身影,重重的倒在地上。

    这是一个巨大的身影,这是一个战天斗地的身影。

    在这身影出现的刹那,郑鸣的心,跳动的越加快,一如他见到魔君之时!

    金色的血,来自于这位无上存在,而让这位无上存在流血的神矛究竟来自何方,郑鸣的心中并不清楚。

    当郑鸣想要看清楚那位无上存在的身影时,那映入他心头的影子,已经消散在了虚空之中。

    他快的催动功法,想要尽快的将让自己激动不已的事情重新纳入自己的心头,但是无论他如何吸纳,最终看到的,都是那战地斗天的身影,重重的倒在了苍茫大地之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郑鸣从这种修炼之中清醒了过来,他缓缓的站起身去,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比之以往轻灵了不少。

    甚至有一种飘飘然,羽化而登仙的感觉,但是,当他的拳头握动的刹那,一股磅礴的力量,从筋肉之中,汇聚在一拳之中。

    这一拳,可以打碎山岳。

    一池宝液,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就连宝液四周的神纹,也都崩碎成为碎粉。

    至于那滴金色的血液,同样消失的无影无踪。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