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五一章 福缘深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一次溶血,自己应该算是成功了吧?感受着**那磅礴的气血,郑鸣的心情有些激荡。

    推开洞府的门,映入郑鸣眼帘之中的,是贺络图高大的声影,正在凝眸远望的贺络图,在看到郑鸣的瞬间,就激动不已的冲了过来。

    “拜见主上!”贺络图在接近郑鸣一丈多远的瞬间,恭敬的跪在了地上。

    郑鸣透过他心通,可以看出这个下属的激动,完全出于真心,当即轻轻的挥手道:“起来吧。”

    “太上祭祀说主上最少需要半个月才能出关,没想到主上您只用了七天时间就出来了。主上您……您真是天……”贺络图急的满脸通红,估计是想拍郑鸣几句马屁,只是,支吾了几句,却根本就说不出来。

    显然,贺络图并不擅长溜须拍马之道。此道。

    郑鸣一笑道:“也就是运气好而已!”

    对于这个拙口笨舌的下属,郑鸣心里倒是有几分喜欢,也就在两个人说话之际,一个惊诧的声音,从虚空之中传来:“你……你竟然出关了!”

    说话的,是那太上祭祀,此时的他,同样用无比惊诧的目光,看着郑鸣。

    这目光,有激动,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不敢相信!

    虽然这些年来,郑鸣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遇到这种目光,但是此刻,他还是有一丝小小的得意。

    因为,这种吃惊,并不是出现在普通人身上,而是出现在一个差不多走到神禁地步的高手身上。

    “你怎么可以这个时候出关?你知不知道,你此时出关,让我的一切努力,全都功亏一篑了!我所有的希望,都化成了泡影!”

    这太上主祭满腹哀怨,就好似一个怨妇,在大声的控诉着抛弃她的丈夫。

    不论怎么说,对这位太上主祭,郑鸣还是有一些好感的,他等对方抱怨完,这才沉声的道:“你那池子里的神液都已经用完,我自然要出关。”

    好似被提醒的太上主祭,快速的冲入自己的洞府,看着那已经裂开的池子,眼眸中露出了一丝黯然。

    “你将你身上的血脉催动一下。”这句话,太上主祭注视着郑鸣,声音低沉。

    对于这位太上主祭的要求,郑鸣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缓缓的催动起了自己身上的无量神血。

    以往,催动得自李元霸的无量神血,能够让自己身上的力量大增,但是现在,催动之间,郑鸣就觉得自己身上的血脉,在这一刻疯狂的沸腾了起来。

    他感到,一个巨人,正站在自己的身后。虽然那巨人只是一个感觉,但是这一拳的力量,却是实实在在的能够感应出来。

    “太弱了,竟然不到一半,你……你是怎么吸纳的古祖之血,怎么只增加了这么一点!”太上主祭看着郑鸣那血气沸腾的身躯,有些气急败坏的质问道。

    郑鸣此时,一阵无语,他没有想到,现在的自己,竟然还是被说成这般不堪。

    重重摇了摇头,那太上主祭还是有点不甘心放弃的朝着郑鸣喊道:“你被魔君大人选成继承人的时候,魔君大人可有什么指示!你说啊!”

    郑鸣看着疯狂的老者,心说虽然有点不愿意,但是最终还是决定给他一次机会。

    谁让自己刚才占了人家的便宜,虽然那便宜是他自己愿意给的,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便宜自己已经占了。

    “魔君大人让我到坠魔洞第二层,那里有小灭天功的功法!”

    已经有点疯狂的太上主祭,顿时平静了下来,不过随即,他就开始用自己的脑袋重重的撞击石头。

    可怜的石头,直接化成了碎粉。仰天大笑了好几声的太上主祭,带着一丝哀怨的朝着郑鸣道:“我真傻,我竟然忘了坠魔洞第二层的小灭天功。”

    “哈哈,有了小灭天功,你就可以和魔君大人的躯体融合为一,然后,我们魔戎州的劫难,就消了!”

    “好好好,走,咱们这就去坠魔洞!”

    郑鸣在不使用五行神碑分身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办法和这老者抗衡,看到老者这一次催动手掌,朝着自己抓来的瞬间,郑鸣神念闪动,无色的石碑,出现在他的四周。

    五行世界,虽然只有巴掌大小,但是此时,却有着一种镇压苍穹的气息。

    在这五行力量下,那太上主祭的手掌,根本就挨不到郑鸣的身躯。

    “有点意思!”太上主祭说话间,五指变幻,一如旋影,郑鸣凝眸看过去,就觉得此时太上主祭的手掌中,好似蕴含着一个小小的世界。

    神禁境,将法则凝结成为神禁,一念之间,就可以创造出属于自己法则的世界。

    这种世界,对于压制修为比己方低的存在,是十拿九稳,但是一旦碰上相同等级的存在,他们的神禁之力,就会化成各种各样的攻伐手段。

    郑鸣的五行神碑和那手掌碰撞的瞬间,一座神碑被撞出了一道细细的裂纹,但是最终,那五座小小的神碑,还是紧紧的护住了郑鸣的身躯。

    “好东西啊!”看着神碑上的裂痕无声无息的消失,太上主祭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由衷的感叹。

    太上主祭没有再出手,他看向郑鸣的目光,也没有了刚才的激荡,此时的他,是用一种平等的目光看着郑鸣。

    “以这五座神碑的力量,神禁之下,基本上无人是你的对手,魔戎州不是善地,你为何还要插手进来?”本来疯疯癫癫的太上主祭,这一刻,显得无比的阴冷。

    郑鸣并没有收回五座神碑,他看着脸色阴沉的太上主祭道:“我来魔戎,本来只是想要建立我的四方神侯府,说实话,我并不在乎魔戎族的死活。”

    “但是那一日,站在魔君的雕像前,我们共同涌动的血,让我生出了很多的感触,让我难以拒绝他最后的请求!”

    太上主祭沉默不语,好一会儿,方才用有点颤抖的声音道:“我相信你!”

    “太阴蔽日之时,就是你进入魔戎州的最好机会,我可以将魔戎州交给你,但是你要记住一点,无论什么情况,都要让魔戎州的人,存活下去。”

    “魔戎不能灭!”

    太上主祭说完这几个字,身躯变的更加的佝偻,但是他话语之中的坚定,却一如擎天之柱。

    郑鸣看着太上主祭,心里突然涌过一丝钦佩。这家伙虽然看上去疯疯癫癫的,但是他守护一族的心,却足以让人敬仰。

    “我答应你!”

    听到郑鸣信誓旦旦的保证之后,那太上主祭的神色,却变的越加的阴沉,甚至有一种让人恐惧的阴沉。

    这一刻的太上主祭,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存活在九地之下的大魔,郑鸣虽然不怕他,但是看着这太上主祭,依旧觉得心中有些发寒。

    “那个家伙的选择,虽然疯疯癫癫,我很不屑,但是,这一次,我却希望,他是对的!”

    说话间,此人一挥衣袖,飘然而去。

    郑鸣呆了半天,突然反应了过来,这个太上主祭,就是一个精神分裂的家伙!

    福缘深厚!

    什么是福缘深厚,在从那增加血脉的洞府出来之前,郑鸣还不太清楚,但是现在,郑鸣对于这四个字,却是感同身受,有了深刻的体会。

    力战四大主祭,实在是威风凛凛,但是在这种威风之下,同样存在着凶险。

    那神禁级别的九星伴月图,四大主祭只是发挥了一半的力量,就已经开始有压制五行神碑的趋势。

    在这种时候,郑鸣已经准备使用孔宣的英雄牌,强行收复魔戎一族,可是就在他行动的时候,那强悍的神识,直接从虚空而来。

    危急关头,郑鸣换上了齐金蝉的英雄牌,说起来换这一张英雄牌,才是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可是,就在这危险之中,那本来精神有点分裂的太上主祭另一个性格觉醒,然后莫名其妙之下,自己就从对手变成了座上宾,还得到了不小的好处。

    这种感觉,真是够爽啊!

    抽一抽,看一看能不能再抽几张齐金蝉的英雄牌,当时因为作用不大,没有叠加!

    一次,两次,三次……

    郑鸣开始专门抽取仙侠牌,一连抽取了三百多张,虽然也抽到了几张可用的英雄牌,但是齐金蝉的英雄牌,却是连影子都没有一个。

    “主上,这里不是休息的地方,主上还是回洞休息一下吧!”贺络图的声音,打断了郑鸣的抽牌。

    因为没有抽到自己想要的英雄牌,郑鸣被这一打断,觉得这一次,绝对是因为自己的运气不好。

    决定不再抽的郑鸣,看着一副憨实模样的贺络图,随意道:“闭关这些天,也没有什么休息的,咱们出去走走!”

    “主上,过不了几天,就是太阴蔽日之时,您还是多休息吧!”贺络图竟然摆手拒绝了。

    郑鸣没有再说话,而是漫步朝着山顶走去,他的纵地金光法,可不是贺络图能够阻拦的,也就是一个瞬间,郑鸣就已经来到了山峰的顶端。

    这里依旧是四象山,只不过此地,并不是四象山最高的地方,遥望着无尽的山川,郑鸣再次心跳加速起来。

    他心中很清楚,这种快速的跳动,源于那位魔君共鸣之时,留在自己心头的烙印。

    这种烙印,是如此的深沉,如此的刻骨。

    山河依旧,但是魔君已经不在。郑鸣的目光略过四象山,那四头一如太古魔象般的巨象,掠过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村庄。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