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五五章 毁灭魔潮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太阴蔽日,天昏地暗!

    以往太阴蔽日之时,整个魔戎族无论是祭祀还是普通的武者,一个个都会躲避在神庙之中静心修炼。毕竟太阴之气浓厚的情况下,修炼对他们没有好处。

    但是现在,无论是四大主祭还是普通的祭祀,一个个都站在那黑色的小山峰下,静静的等待着。

    “来了!”一个突兀的声音,打破了宁静,无数的人随着这声音,朝着说话的方向看去。

    就见两道身影,从远处缓缓而来,其中一个身体瘦削,但是却散发着让人恐惧的威严,另外一个,目光平和,行走之间,自有一种普通人没有的英姿。

    “拜见太上主祭。”落月主祭四人,在看到那身影的第一时间,第一时间朝着身影行礼道。

    太上主祭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目光落在了那坠魔洞口。这坠魔洞口好似丝毫没有受到太阴蔽日之力的影响,一如一潭枯井,掀不起任何的波纹。

    这幅场景,让太上主祭的脸色一变,他的心头,升起了一种不是太好的感觉。

    按照他的推算,这太阴蔽日之时,坠魔洞应该分出一部分力量对抗太阴蔽日,在这种情况下,最常见的,应该是魔气升腾三百丈。

    心中虽然念头起伏,但是太上主祭却神色不变的朝着郑鸣道:“前方就是坠魔洞,我给你的那些坠魔洞的记载,你应该都已经看了。”

    “实际上,那些东西,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坠魔洞千变万化,你要想从里面走出来,最终还是要靠你自己。”

    郑鸣看着那小小的洞口,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好了,你可以进去了。”太上主祭一挥衣袖,手指朝着那洞口的位置一指道:“只要你从这里跳下,然后再冲出来,那你就成功了。”

    漆黑的洞口很小,如果按照正常的大小而言,郑鸣的身材根本就跳不进去。

    早就有心到坠魔洞走一遭的郑鸣,朝着太上主祭一笑道:“等我回来。”

    说话间,郑鸣腾空而起,朝着那坠魔洞的方向轻轻的落下。

    在接近坠魔洞百丈的时候,郑鸣发现,这坠魔洞本来很小的洞口,竟然变成了十丈方圆。

    而当郑鸣接近坠魔洞二十丈的刹那,郑鸣眼中的坠魔洞口,已经变成了百丈大小。

    十丈、五丈、一丈……

    坠魔洞口,在不断的增大,而就在郑鸣要落入洞口的瞬间,他陡然感到,自己身上的一切修为,都被一种无形的力量,直接给压制到了体内,动弹不得。

    也就是在这一刻,郑鸣无法感觉到坠魔洞口的大小,他就觉得,自己好似一个蝼蚁,而那坠魔洞口,却好似一方天地。

    太上主祭等人,静静的看着郑鸣飞落坠魔洞,他们的神色,同样无比的凝重。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个人,但是我还是由衷的希望他能够成功。”那长瘦模样的主祭,声音沉重的说道。

    其他人都没有开口,不过从他们的神色之中,看得出他们此时心里必定也是充满了矛盾。

    郑鸣这个在他们眼中,本应该是自己对手的四方神侯,现在竟然真的进入了坠魔洞。

    一旦他能够得到坠魔洞的完整传承,那么他就会成为真正的魔戎之主,这一点,他们不甘心。

    但是魔戎族现在的情况,让他们感到,现在的魔戎,唯有郑鸣成功,才有挽救的可能。

    “轰!”

    大地震颤,一道漆黑的魔气,从那不大的洞口,直接冲出,滚滚的魔气,犹如一道黑色的长虹,直接贯穿日月。

    这般的变动,让在场的人一个个脸色大变,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坠魔洞生出了这种变化。

    “这……这是毁灭魔潮,怎么可能,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有毁灭魔潮!”一个须发洁白的祭祀,看到那冲天而起,直贯天日的黑色气体,声音之中带着疯狂的嚷道。

    毁灭魔潮几个字,让在场的人一个个神色大变,虽然他们不知道这毁灭魔潮究竟是什么,但是听这名字,就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东西。

    太上主祭一把抓住那祭祀,声音颤抖的道:“你给我说,毁灭魔潮是好是坏?”

    “主祭大人,这毁灭魔潮,按说是好的,它在冲击的时候,可以将进入坠魔洞的人,带到坠魔洞的最深处,从而得到坠魔洞的无上传承。”

    “但是……但是,那需要身体的血脉,能够经受的住才行。”

    “当年的魔君大人,也只不过是……也只不过是进入了坠魔洞的第三层而已。”

    作为魔戎族的主祭,他们都知道,魔君身上因为具有神血,所以才能够进入坠魔洞的第三层。

    而坠魔洞究竟有多深,没有人知道。但是他们知道,郑鸣身上的神血,比之当年的魔君,还要差上很多,也就是说,他进入坠魔洞,基本上是十死无生。

    “难道是天要亡我魔戎不成!”太上主祭说完这几句话,一口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此时的太上主祭,情绪有些失控,他一把将自己手中的苍老祭祀扔到一边,然后就好似发疯了一般,朝着坠魔洞冲了过去。

    作为一个无限接近神禁的人,太上主祭的修为通天,他腾空而起的刹那,就已经冲到了坠魔洞上空的黑色长虹上空。

    手掌翻落,太上主祭朝着那黑色的长虹轰出了一拳。

    这一拳,凝结着无量的星辰之力,拳头轰出的瞬间,更有一道道法则凝结而成的禁止之力,虽然下方的祭祀们站的很远,但是他们同样能够感受到这一拳的可怕。

    如果这拳头轰击在他们身上,恐怕他们大多数人,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轰!”

    就在拳印轰在那黑色光柱上空的刹那,拳印直接破碎了开来,那轰出拳印的太上主祭,就好似无力的风筝一般,被那拳印直接轰飞出去。

    “噗!”一大口鲜血,从太上主祭的口中吐出,此时的太上主祭,面目苍白,整个人更是给人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

    “太上,您不能再这样了,人不和天斗啊!”一个身影快速的冲过来抱住还要冲过去的太上主祭,声音之中,带着无比的痛惜。

    太上主祭的神色,已经恢复了阴沉,他那单薄的身躯,这一刻显得更加的苍老。

    “早知如此,我又何必让他一定要在太阴蔽日之时进去,太阴蔽日能够减弱坠魔洞的威力,但是同样,还会引发毁灭魔潮,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在那接住太上主祭的人陪伴下,太上主祭被送走,但是他摇摇欲坠的身影,却给所有人蒙上了阴影。

    落月主祭看着那贯穿日月的黑气,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淡淡的笑容,不过最终,他还是没有笑出来,而是朝着身边的白发主祭道:“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逆天而行的。”

    “我魔戎大势已去,他们这样垂死挣扎,只会遭到天谴,除了这一个,他们其他的什么也得不到。”

    这句话,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而那白发主祭,却轻轻的点头。

    落月主祭没有再和白发主祭说话,他仰望虚空,心中暗道:那边交代的事情,本以为还不知道要费多少心神,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简单。

    看来,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天快要下雨了,咱们也回去吧!”落月主祭收回看天的目光,一语双关道。

    狂风如刀,撕裂天地!

    在落入坠魔洞的瞬间,郑鸣就感到一股澎湃的狂风,朝着他直吹而来。已经难以催动自己身上真元之力的郑鸣,在稍微思索之后,并没有立即使用魔礼青的英雄牌。

    虽然魔礼青足够强横,但是郑鸣觉得,这个时候,自己还是先依靠其他的铭宝尝试一下。

    现在郑鸣的手中,一共有三种拿得出手的宝物,排在第一的,当然是那位金莲大圣的石桥。

    开天辟地的石桥,可以和太极图争雄,郑鸣自然不会对这件至宝,有任何的小看。

    但是这东西,牵涉的因果实在是太大了,郑鸣施展同样是小心翼翼,生恐石桥散发出什么气息,让那些探查的人发现分毫。

    所以除了修炼,郑鸣很少动用石桥。

    这一次的风虽然强烈,但是还不至于到了生死关头,郑鸣同样不准备使用这石桥。

    他沉吟了瞬间,就将自己灭杀镇星宗得来的星辰长剑取了出来,这柄剑虽然没有怎么祭炼,但是在受到侵袭之时,这柄长剑,会自发的散发出星辰之力。

    长剑重有万钧,郑鸣在将这柄星辰长剑取出之后,就觉得自己的身躯,有一种要崩溃的感觉!

    金箍棒十分之一的作用,还有阴阳两气的护持,让郑鸣的躯体强横无比,但是那星辰长剑,实在是太过于沉重。

    淡淡的星芒,在星辰长剑被黑色的风吹动的刹那,就绽放了出来,也就是一个刹那,那银白色的星辰之光,就在郑鸣的体外,形成了一个星辰。

    白色的星辰在黑色的狂风之中,显得异常的明亮。

    这种异常,让那狂风吹动的更加厉害,也就是在郑鸣的感觉中,那风已经不是风,而是一道道汇聚成刀的法则。

    自己的身体能够承受的住,但是化莲境的存在,恐怕只要被这风吹到,立即就成为了飞灰。

    狂风割裂在银白色的光芒上,也就是一个刹那,这银白色的光芒,就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痕。

    星辰长剑上的星辰之力,在虚空之中不断修补着这些裂痕,但是就算如此,那裂痕的口子,还是越来越大。

    郑鸣就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好似一个天地中的蜉蝣,被卷在无边无际的大风之中,不知道何时,这种大风,才是尽头。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