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六一章 魔戎天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可是,就在郑鸣冲出百里的瞬间,虚空之中,陡然降下一道闪电,这闪电足足有百丈粗细,从虚空之中落下,一如灭世之光,笼罩千里虚空。

    “轰隆!”

    雷霆下落,千里焦土。当郑鸣定睛朝着那千里的位置看去的时候,就见千里方圆,山川崩裂,万物成灰。

    而当郑鸣的神识感应过去的时候,他现在这千里之地中心位置,竟然有数万的生灵。

    只不过,这些生灵刚刚还是活生生的人,但是现而今,这些人,已经完全变成了尸体。

    死了!这些人,在这灭世的雷霆之下,直接化成了飞灰。

    灭世的雷霆虽然只有一个,但是那其中隐含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强大。

    这种力量,郑鸣不借助英雄牌,根本就施展不出来,能够施展这种力量的人,一定已经过了参星。

    就算是半步神禁,就算是那位太上主祭,也施展不出来。

    究竟生了什么,为什么如此强横的力量,竟然降临在这片土地上。

    郑鸣感应到了土地的哀鸣,郑鸣感应到了大地的颤抖,郑鸣感应到了天地的震颤。

    这一刻的郑鸣,眼睛都有点红了!一来他是被这出手之人的嗜杀所震惊这二来,他是因为这片大地,竟然遭受如此的灾难而痛心。

    在和魔君的心连接在一起的刹那,郑鸣感觉到了这片大地对他的亲近,他在那一刻,就觉得这片大地,在他的脚下,无比的亲近。

    可是现在,这片大地,竟然出现了这种场景,让他的心,颤抖不已。

    郑鸣此时,就有一种想要使用孔宣的英雄牌,和那施展这种雷霆的无上人物一决生死的想法,但是,他的理智却告诉他,在那巡查者不知道在何处的时候,使用孔宣的英雄牌,实在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去魔君的身躯处,和魔君的残躯合二为一!

    这个念头,在郑鸣的心中疯狂的涌动,他一步之间,百里纵横,也就在他越过这片已经成为了废墟的地域瞬间,在前方,他感应到了森然的杀机。

    这种杀机,虽然并不强横,但是却很是阴森。

    在感应到这种杀机的瞬间,郑鸣就飞的朝着这山峰的方向冲了过去。

    ……

    贺络图在拼命的跑着,他的度,虽然快的好似奔马,但是他知道,自己这样的度,不行。

    但是,无论他如何加快自己的度,他都难以再跑快一分,这些天受伤的伤口,还在不断的流血,特别是胸口那一块足足有一尺多长的伤口,更是已经完全崩裂。

    按说,按照他的修为,这伤口根本就奈何不了他,可是一连十数天的战斗,已经耗尽了他的精元,他现在的真元,根本就无法修补身体上的伤痕。

    “贺络图大叔,咱们是不是休息一下。”坐在贺络图肩上的,是一个小女孩。

    这小女孩穿着青色的布裙,虽然衣衫有些破旧,但是整个人却是一如仙露明珠般清新,惹人喜爱。

    和贺络图身上的伤势相比,这个小女孩的身上,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此时小女孩正伸出她那稚嫩的手掌,轻轻的抚摸着贺络图的脸,一滴滴的泪水,犹如断线的珍珠,从她稚嫩的脸庞上,滴滴答答的落下。

    贺络图感受着那稚嫩的手掌,想要笑一笑,但是他刚刚咧开嘴,脸上的伤口就被牵动了。

    这伤口,是一柄隐含着毒素的长刀留下的,这种毒素,不但破坏着贺络图的躯体,里面所隐含的道纹,更是浸入了贺络图的真元之中,让他只能挥一半的力量。

    如果不是这伤口,他也不会如此的狼狈。

    “哈哈,没事,等叔叔冲出去,叔叔给秀儿找好吃的。”贺络图说到这里,嘴巴有点笨拙道:“秀儿不哭,再哭就成花脸猫了,那就不好看了!”

    “主上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他一定不喜欢。”

    “贺络图叔叔,你……你不要再说他了,他骗我,要不是他骗了我,阿爸和阿妈都不会死,他们都不会死!”小女孩秀儿悲痛的抽噎道。

    贺络图的眼眸中,同样生出了一丝苦涩,他坚决无比的道:“秀儿,你不能怪那个哥哥,实际上,无论有没有秋狩,咱们的族人,都是在劫难逃。”

    说到此处,贺络图的声音有点干涩的道:“更何况,他为了咱们魔戎一族,也……”

    “那个哥哥怎么了?”秀儿很是惊讶,显然,在她小小的心灵之中,依旧对那位给了她希望的哥哥,充满了关心。

    “他已经死了!”充满了冷漠的声音,从远处而来,随着这声音而来的,是一头黑色的猛虎。

    猛虎飞天,在黑色的猛虎上,坐着一个身材高大的武者,此时的他正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

    “哈哈哈,贺络图,你怎么不跑了,你不是挺能跑的嘛,今日,就让你看看,是你的脚跑得快,还是我的魔虎度更快。”男子说到此处,故意让魔虎的度停顿了一下。

    贺络图并没有因为男子的讥讽而停下脚步,他依旧快的奔跑,可惜那魔虎的度,并不是他能够甩下的。

    也就是一个瞬间,魔虎就已经挡在了贺络图的近前。而就在这魔虎赶上来的时候,上百头魔虎,从四面八方,直接冲了过来。

    魔虎咆哮,杀气冲天,那些坐在魔虎上的一个个都用看着自己猎物的目光,看着正在奔跑的贺络图。

    “漠河沙,你追过来,不过是要了我的性命,我可以将命给你,你漠河沙当年,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今日,你可否答应我,放过这个无辜的孩子。”

    被一头头魔虎包围的贺络图,知道现在,自己已是无路可走,他注视着那追来的男子,目光里有一丝赴死的决绝。

    “哈哈哈,贺络图,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敢和我谈条件?你也不看看,你有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那漠河沙一脸漠然的看着贺络图。

    “当年,你击败我,将本来就属于我的护卫统领抢走的时候,是不是想到有今天!”

    说到此处,漠河沙有点欢喜的说道:“说起来,在这件事情上,我可是要感谢你贺络图。”

    “要不是你贺络图,我怎么会有今天?要不是我失败了,哈哈,恐怕现在像丧家之犬的人,就是我了!可惜啊,这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俺家了!哈哈……”

    贺络图看着得意洋洋的漠河沙,紧紧的咬着嘴唇,他定定的道:“漠河沙,你也是一条汉子,你为什么要投靠我们的敌人,他们……他们要灭亡我魔戎一族。”

    “不,他们要灭亡的,是你们这些对诸位大人不敬的罪人,他们要灭绝的,是你们这些,死守着魔戎一族那些规矩不改的人。”漠河沙说到此处,声音中带着一丝疯狂的道:“我告诉你,落月主祭说了,我们有更好的出路。”

    “当这里毁灭的时候,我们这些投靠诸位大人的人,就能够过上富贵的日子。”

    “到那里,我们虽然不是神侯,但是主祭大人一定是神侯,他一定不会亏待我们。”

    “这个小女孩,应该就是那个倒霉的,死在毁灭魔潮下的郑鸣了善心,让太上主祭那个老东西取消了秋狩的小女孩吧!哈哈哈,我当然不会让她死掉,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的养活她,然后让所有人看着她。”

    “她将会将你所守护的大君最后选择的人,直接钉在耻辱柱上,永远受人讥讽。”

    贺络图这一刻,整个人都开始颤抖,在那漠河沙说话的瞬间,他陡然催动自己全身的力量,朝着那漠河沙击出。

    这是一道斧光,只不过这斧光实在是太过单薄了,虽然杀机凌厉,但是在劈到漠河沙身前的瞬间,就已经呈现出了一种强弩之末的态势。

    而击出这一击的贺络图,整个人更是萎顿了下来。

    这是贺络图的最后一击,但是这一击,不但没有达到他的目标,反而让他身上的伤势,变得更加的厉害。

    也就是一个刹那,本来还稳稳站着的贺络图,不由自主的跌倒在了地上。

    从贺络图的想法之中,他自然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倒在地上,只是,尽管他努力坚持,但是那一股股锥心般的疼痛,却让他根本就站立不住,这一刻,贺络图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无力,那样的衰落。

    最终,贺络图用自己的膝盖,勉强撑住了要倒下的身躯,他是大君的护卫统领,他就算死,也绝对不能够丢了大君的人。

    所以,现在的他,绝对不能倒下。

    “贺络图叔叔,你让我下来吧!”俯在贺络图背上的秀儿,低声的说道。

    贺络图摇了摇头道:“秀儿乖,叔叔不要紧,呵呵!”微微撇了一下嘴的贺络图想要笑一下,但是这一刻,他只要抽动一下嘴角,就是痛彻心扉的痛!

    坐在飞虎之上的漠河沙,轻轻的弹了一下手指,就将贺络图的攻击化解掉。不过贺络图刚才的攻击,却让他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如果说两个人修为差不多,但是论起实力,他比之贺络图,还有一定的差距。特别是贺络图成为了守护魔君残躯的侍卫统领之后,两者的差距更大。

    毕竟,他在四象山这边,受到了各种各样的干扰,而贺络图却在一心修炼。这一次他追赶贺络图,也是在贺络图受了重伤之后,他才追了下来。

    但是就算如此,他还是被贺络图的拼死一击,吓得三魂出窍。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