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八三章 端云震天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紫苍生是聪明人,当初郑鸣带走郑小璇的时候,他就心知肚明,猜到了郑鸣的目的。

    这一刻,他突然放松了下来:“我知道,当时我的理智也告诉我,小璇并不是我争夺皇位所需的良配。”

    “只是,人的感情是不受控制的”紫苍生说到此处,诚恳的道:“听说你被毁灭魔潮卷入坠魔洞中之后,我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郑鸣一挥手,小小的空间之中,多出了一个石桌,石桌上方,放着两杯酒。

    “这一年来,你的作为我都已经知道,所以我很庆幸,小璇找到了一个真正喜欢的人。”

    端起酒杯的郑鸣,一口将酒杯里的酒灌了下去,而后淡淡的道:“在家里,我和妹妹的感情最好,我曾经发过誓,谁敢惹了我的璇儿妹妹,我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不过那个时候,还是有点幼稚的,哈哈哈。”

    郑鸣虽然把这话当成笑话来讲,但是紫苍生还是瞬间听懂了,这,这简直就是**裸的警告和威胁啊。当下郑重的点了一下头道:“我这一辈子,都不会辜负小璇。”

    “并不是因为你的威胁,而是我真的爱她!”

    两个人对视了足足有半刻钟,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紫雀神皇这个位置,如果你依旧有心,我还可以帮你。”郑鸣说完这句话,四周的空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他们两个,又出现在了庭院之中。

    “我放弃了,神皇虽好,但是争夺起来的话,会让我失去很多美好的东西。”紫苍生看着郑鸣逐渐消失的身影,陡然大声的朝着郑鸣喊道。

    郑鸣没有回头,但是他对于紫苍生的回答,却是非常满意。

    在四方城,郑鸣一直陪伴了家人五日,在这五日之中,郑鸣除了陪伴家人,就是和傅玉清腻在一起,因为在郑小璇婚礼的时候,傅玉清已经自称是郑鸣的妻子,所以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住在了一起。

    佳期如梦,佳人重情,只是太快了。

    傅玉清在忘忧神宫修炼的非常快速,现而今的她,已经是法身境的巅峰。这其中,有忘忧神宫的大力培养,但是最重要的,却依旧是那作用在傅玉清身上的天命。

    只需再进一步,傅玉清就可以晋级参星境了。忘忧神宫的那位宫主,已经为傅玉清准备好了突破参星境的星辰,所以现在傅玉清修炼的非常刻苦。

    “真是不想走,只是不走不行啊!”轻轻梳理着头发的傅玉清,声音中带着一丝柔媚的道:“本来,我不想再将这个消息说给你听。”

    “但是现在,我要走了,这个消息,还是告诉你吧!”

    “姬空幼你不会忘了吧,怪不得咱们这么多年,在日升域都找不到她呢,原来她已经到了紫雀神朝。”

    姬空幼在紫雀神朝,郑鸣愣住了。他从天恒神境走出来之后,费了好大的力气寻找姬空幼。

    但是姬空幼所在的魔门,就好似根本就不曾在日升域存在过一般,就算是郑鸣将整个日升域都翻了过来,也没有人知道,小小的魔门,究竟去了何处。

    无奈之下,郑鸣只有暂时放下了寻找姬空幼的心思,却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从傅玉清的口中,听到了姬空幼的消息。

    人是经不住挑拔的,**一冒个火星,马上就可能呈燎原之势,而他只能在心里暗暗燎原。

    “快告诉我,她在哪里?”郑鸣有些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哼,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人家突然不想说了。”傅玉清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小小的狡黠。

    一直以来,傅玉清都是一副飘然物外的模样,此时这种带着明显嫉妒的样子,让郑鸣的心神为之一慑。

    他一把将傅玉清抱起,嘻嘻笑道:“不说是吧,看我怎么让你说出来。”

    云消雾散,傅玉清慵懒的躺在锦塌上,柔声的娇嗔道:“都怨你,我好不容易缠好的头发,又被你给弄乱了。”

    “好了,知道我的魔主大人想要见他的魔女,呃,你去锐金山,那魔女现在是该门的一堂堂主。”

    锐金山,郑鸣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不过既然这地方是傅玉清提供的,郑鸣觉得应该没问题。

    虽然带着不舍,但是郑鸣还是准备送傅玉清离去,可是,就在两个人准备话别的时候,四方城外面,传来了一阵噪杂的声音,这声音让郑鸣很不舒服。

    四方城位于魔戎州的边缘,可以说是郑鸣的地盘,现在的郑鸣虽然没有办法在离开魔戎州的地方施展魔君的战体,可是在魔戎州的边缘,却不受限制。

    一念之间,郑鸣的神识,就已经笼罩了那喧哗的地域。

    在感应到喧哗的人时,郑鸣的眉头一皱,因为那个正在流泪的人,居然是他的母亲端阳英!

    是谁敢惹自己的母亲流泪,刹那间,冲天的杀意,一如潮水,涌现在郑鸣的心头。

    他一步跨出,人已经来到了喧哗的地点,而此时,作为管家的吕胖子,已经带着数十名侍卫赶了过来。

    “吕管家,你要给你们魔主府立一些规矩,你看看,这像什么话啊!”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他手指着端阳英道:“这个女人,乃是我伯侯府的余孽,这一次,我一定要将她给带走!”

    中年人的修为,是生神境中期,不过他此时的脸上,却带着那么一丝倨傲。

    不错,就是倨傲,虽然他不敢得罪吕胖子,但是他觉得,吕胖子必须要给他九分的面子。

    因为他来自北天伯侯府,统领二百神侯的北天伯侯府!

    紫雀神皇都要给北天伯侯府面子,现在这个新近崛起的魔主,北天伯侯府虽然要巴结,但是魔主同样要给北天伯侯府面子。

    一个样貌虽然还算不错,但还没有突破化莲境的普通女子,在他的眼中,根本就不值钱。

    甚至可以说,就好似尘埃一般的存在。

    这等人他不看在眼中,那魔主下属的大总管,同样不会看在眼中。更何况两个人再见面的时候,他还偷偷的塞给了这位大总管不少的元道石,这胖子更是和他称兄道弟。

    如此的交情,一个普通的女子算得了什么!

    可是,就在中年人说话的瞬间,一个大大的巴掌,已经重重的搧了过来。

    要说中年人的修为,只要有那么一丝的戒备,这巴掌就不会打在他的脸上,但可惜的是,他没有半点的戒备,自然就被那巴掌,重重的搧了个正着。

    一个巴掌,让中年人的脸一下子肿了起来。

    作为北天伯侯府负责一方事物的总管,他不是没有挨过打,相反,他挨过的打多了去了,只是,那些打他的都是北天伯侯府的大人物。

    被那些大人物揍一顿,对于他们这样的仆役而言,那是荣幸,是荣誉。但是此时,当着如此多来自四面八方的同行的面,被人大大的揍了一个耳光,则让中年人愤怒不已。

    他凝眸看着打他的人,那满腔的怒火,瞬间压制了下来。

    并不是他脾气好,而是打他的人他现在还不想得罪,但是他也不能无缘无故的被人打了一顿不反抗,所以他重重的朝着吕胖子一抱拳道:“吕总管,你这是要”

    吕胖子根本就没有理会他,而是快速的来到端阳英的近前,恭敬的行礼道:“老夫人,此人竟敢惹您生气,实在是罪大恶极,属下这就将他拿下。”

    已经了解了郑鸣地位的吕胖子,对于北天伯侯府,可没有太大的敬意,他的声音中,充斥着冰冷。

    而随着他的话,上百兵士快速的围了上来。

    这些人,都是当年林镇魔划给郑鸣的镇魔军士兵,在郑鸣失踪,大部分都离去的情况下,他们这一部分人没有走,吕胖子就将他们划成了卫队。

    郑鸣的母亲,在他们看来,就好似和神朝太后一般的存在,现在竟然有人惹郑鸣的母亲,他们如果不有所表现的话,那就是大大的失职。

    所以吕胖子一声吩咐,就将那中年人围了起来。

    中年人看着吕胖子如此恭敬的朝着他没有看到眼中的女人行礼,就感到了事情的严重。

    不过端阳英并没有理会这些,她的眼眸中,正充满了爱怜的看着那跌倒在地上,满脸都是青肿的小男孩。

    小男孩没有任何的修为,除了一双明亮的眼睛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出彩的地方。

    “一脉分阴阳,我在阳之巅!”端阳英将那倒地的小男孩轻轻的扶起,声音中带着一丝坚定。

    小男孩怔怔的看着端阳英,好似被端阳英这样温和的对待给惊呆了一般。

    端阳英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失落,也就是这一刻,那小男孩突然道:“五气归太虚,我在东乙木!”

    说完这句话,小男孩怯怯的道:“你们你们真的还在!”

    “在,我们真的还在!”端阳英的眼眸中,闪烁着泪痕,她一把将小男孩拉起道:“跟我走吧!”

    中年男子对于端阳英和小男孩的对话并不太懂,但是确定了两个人身份的他,知道这个中年女子,就是他们北天伯侯府要寻找的余孽。

    按照他接到的指示,无论是在任何的时候,都不能让这些余孽逃出一个,但是现在,他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的安全。

    那吕胖子一句老夫人,已经让他感到了不妙。

    “吕总管,我乃是奉了我们伯侯的命令来恭贺贵主人的,你这般的对我,恐怕不太好吧!”

    中年人眼珠转动,就已经有了决定。他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脱身,所以先用话压住吕胖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