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零零三章 一言不合就开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此树最少有三千年的树龄,难得的是,它不但隐含着巨大的庚金之气,更将青木之气和庚金之气结合在了一起,让它的品质大增。

    如果鹰扬没有看错的话,只要将此树雕刻成剑,并不需要铭文,就是一柄绝世的好剑。”

    说话间,鹰扬公子就将目光落在了郑鸣的身上,他没有吭声,却朝着那锐金山的少主看了一眼。

    作为一个聪明人,锐金山的少主自然明白鹰扬公子的意思,他哈哈一笑道:“公子高见,来人,将这庚金灵树送给那位……那位牛先生。”

    “恐怕牛先生还没有见过如此珍贵的东西,也让牛先生开一开眼界。”

    坐在郑鸣身边的白云飘,蹭的一下站了起来,郑鸣是她领来的,更是她的朋友,锐金山少主这句话,简直就是不给他面子。

    而白云京这一刻,脸色同样不好看,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锐金山少主,刚要说话,却被身边一个年轻人重重的摁在了自己的座位上。

    “牛先生,请看!”手托着庚金灵树的,自然是锐金山上聪慧的下属,自家少主的态度,他早已心领神会,就是想羞辱这个井底之蛙一番。

    虽然无冤无仇,但是对于渴望能够得到自家少主重视的人来说,此时,他心里唯一所想,就是把自家少主的安排完成得妥妥的!

    受这个动机驱使,那人很夸张的,将庚金灵树放近在郑鸣的眼前,生恐郑鸣看不清楚。

    “哈哈,这么一棵垃圾树,居然被你们当成宝物,真是孤陋寡闻,没见过世面哪!”郑鸣虽然不想暴漏身份,却也不想受这份窝囊气。

    更何况有**玄功在身的他,现在还有一种想要找人揍上一顿的冲动。别说什么锐金山的少主了,就算那个什么金衣龙王,郑鸣也没有放在心上。

    一伸手,直接抓住那庚金灵树,郑鸣**玄功运转,直接将那灵树之中的庚金之气,全部吸纳到了手内。

    这吸纳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在场的人,根本就没有看到郑鸣的功法运转。

    没有了庚金之气,这庚金灵树就变成了一棵病怏怏的,好似随时都要死的枯树。

    “我一直都觉得,只要我们这些粗人,才没有见过世面,没想到,还有人竟然拿着垃圾当宝物,今天真是开了眼了!”郑鸣松开那庚金灵树,笑呵呵的道。

    刚刚庚金灵树出现的时候,虽然不能说瑞彩千条,却也称得上灵气透顶,一看就是了不得的宝物。

    现在这种宝物,竟然变成了一棵看上去已经要死的破树,这让很多人都觉得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花了。

    鹰扬公子紧紧的盯着那棵树,他希望从这棵树上,找出一些郑鸣做手脚的地方,但是很可惜,那棵树依旧是那棵树,只不过是快要死了。

    自己刚才对于这棵树的评价,可是举世难得,但是现在,这棵树,显然和自己的判定格格不入。

    “你……你究竟做了什么,庚金灵树乃是我锐金山长老鉴定过的,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锐金山的少主,也淡定不下来,有些发狂的朝着郑鸣喊道。

    郑鸣看着这位锐金山的少主,冷冷的道:“你不是刚才在这坐着吗?我做了什么你没看见?”

    “莫非你想讹诈我,让我还给你一个庚金灵树不成?我告诉你,我可是紫雀神皇的亲戚!”

    看这个家伙竟敢自称是紫雀神皇的亲戚,白云飘忍不住跺了一下脚,但是此时她的心情,却是非常不错。

    这个锐金山的少主,竟敢惹牛大哥,真是反了他了。

    “来人,把他给我拿下!”锐金山的少主气急败坏之下,朝着身后一挥手。

    “符河图,你敢对我碧水神侯府的贵客无礼!”白云京猛的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声音中带着一丝冷厉的说道。

    虽然白云京不喜欢郑鸣,但是郑鸣毕竟是白云飘的朋友,如果被这般压下去,那他们碧水神侯府的颜面,也就丢尽了。

    符河图是锐金山的少主,虽然锐金山也是一方势力,但是和碧水神侯府相比,却差了不少。

    就算给符河图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和碧水神侯府作对,无奈这庚金灵树对于他而言,同样是不能丢弃的东西,就在他为难之际,就听鹰扬公子淡淡的道:“白兄,莫急莫急,符兄只不过是调查一下而已。”

    “正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既然这位姓牛的朋友没做什么亏心事,又何惧之有?”

    和妹妹相比,白云京虽然外表粗豪,内心却是极其细腻,眼前这副场景,如果他执意拒绝的话,那肯定就把鹰扬公子给得罪了!

    白家作为一方神侯,虽然除了几个高高在上的神禁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得罪的之外,其他的人,就不存在不能得罪一说。

    但是,为了一个来历不明之人,得罪鹰扬公子这种三十六天柱中人,实在是不值得。

    鹰扬公子看着白玉京不再说话,就朝着符河图点了一下头,符河图一挥手,那些武者就朝着郑鸣直冲了过去。

    “我看你们谁敢!”白云飘就好似一头小老虎,猛的蹦起来,可是就在她腾空而起的时候,那叫心蕊的女子,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云飘妹妹切莫乱动,我可以给你保证,他不会有什么事的。”心蕊的话柔和无比,但是她手臂上,却蕴含着大道之力,让白云飘想要反抗都做不到。

    也就在这一刻,十几个锐金山的武者,已经冲到了郑鸣的近前,这些锐金山的武者中,三个领头的都是化莲境的高手,至于剩下的,也都是跃凡五境以上的人物。

    他们也不和郑鸣废话,二话不说就朝着郑鸣出手,甚至有人催动法印,凝结成一个大手,朝着郑鸣重重的拍下。

    面对这种攻击,郑鸣根本就没有还手,他整个人随着那些攻击者直接冲了过去。

    “砰砰砰!”

    随着十几声巨响,所有攻击郑鸣的人,全都给郑鸣撞飞了出去,好似一瘫烂泥般的躺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

    符河图的脸色一变,这些人虽不是他们锐金山的顶尖高手,但也不是弱者,郑鸣连手都没有动,竟然直接撞飞了这些人,这也太他娘的恐怖了!

    这一刻,他暗自后悔,不该插手到此人和鹰扬公子的纠纷之中。就在他心中犹豫之时,郑鸣已经快速的来到他的近前,朝着他伸手就是一抓。

    作为锐金山的少主,符河图有着化莲巅峰的修为,可是面对着简单的一抓,他居然觉得自己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而就在他想要聚集全身的力量对郑鸣的攻击进行反击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被郑鸣抓在了手中。

    “啪啪啪!”三个耳光,重重的扇在了符河图的身上,然后郑鸣直接一脚,将他给踢飞了出去。

    从开始动手,到锐金山的大部分人都倒在地上,郑鸣只是用了十个弹指的时间。

    无论是鹰扬公子还是白云京,全都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得目瞪口呆。本来,他们以为这家伙就是一个粗鄙的草莽人物,却没有想到此人竟然如此的强横。

    白云京正在猜测郑鸣来历的时候,郑鸣已经跨步朝着鹰扬公子走了过去。

    “阁下想要干什么?”鹰扬公子说话间,手指快速的掐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剑轮。

    这剑轮一共由三十六柄长剑汇聚而成,出现在虚空之中,有一种镇压诸天的味道。

    “是斩空剑轮!”有人在看到剑轮出现的瞬间,惊呼一声道。

    白玉京等天才人物,一个个凝眸看着那斩空剑轮,知道是鹰扬公子家的祖传绝学,只有修到生神境,才能够将剑轮凝结成为实体。

    “干什么,自然是揍你小子!”郑鸣哈哈一笑,直接上前。

    虽然鹰扬公子在看到郑鸣出手之后,对于郑鸣所化的红衣大汉生出了几分忌惮,但是郑鸣如此粗鄙的话,还是让他愤怒不已。

    他知道,只要自己有丝毫的退却,那么以后自己的名声,就要葬送了。

    “死!”一声怒喝之中,那剑轮从鹰扬公子的身后飞出,一个刹那,滚滚剑光照耀天地四方。

    剑光之下,天地变色,四周诸天,更被这剑轮所镇压。

    “不愧是天命所归的人物,鹰扬公子所施展的斩空剑轮,绝对是一般人施展的十倍。”有人看着那斩空剑轮,眼眸中生出了一丝敬畏。

    白云京不吭声,但是他的眼睛之中的不甘心,却把他的心情暴漏无遗。

    白云飘看到那镇压而下的剑轮,忍不住要冲上去,她知道这剑轮的厉害,所以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郑鸣死在这剑轮之下。

    “你的朋友虽然修为不错,但是他不该太得罪鹰扬公子,看在你们碧水神侯府的份上,我觉得鹰扬公子也不会赶尽杀绝。”心蕊虽然轻声相劝,但是压制白云飘的力量,却一下子提升了一倍。

    郑鸣没有动,那带动着一丝丝大道规则的剑轮,他好似没有看到一般。当然,他这种神情,在参加聚会的少年们眼中,是被剑轮惊呆的模样。

    就在剑轮要落下的瞬间,郑鸣动了,他动的是他的拳头。这一刻,郑鸣朝着剑轮轰出了一拳。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