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零一八章 终相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随着郑鸣手指的掐动,两道庚金之气,就好似两条游龙,进入了变得半金半银的银龙剪之中。

    做完了这一切,使用长眉真人英雄牌的郑鸣,再次快速的掐动法诀,运用真元在虚空之中,形成了一个丹炉。

    丹炉虽然有些虚幻,但是在丹炉下方燃烧的火焰,却不是假的,而是真正的三味真火。

    而那快速的变幻的银龙剪,则被扔进了丹炉之中。

    二十分钟之后,长眉真人的英雄牌时间到了,郑鸣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好在这二十分钟之内,长眉真人的英雄牌,已经将需要做的一切,全部做完,郑鸣现在所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静静的等待。

    等丹炉自己崩碎,也就是这银龙剪的改造完成之日。

    一日、两日、三日……

    九日之后,两道金色的巨蛟从丹炉之中直冲而出,浩荡的力量,割裂虚空。在这两条金色的巨蛟冲出的瞬间,郑鸣就感到巨蛟所笼罩的区域,给人一种肃杀的感觉。

    天地大道,在这肃杀之意下,好似都生出了一种退却的感觉。

    “轰!”

    丹炉崩碎,一柄金色的剪刀,从中直冲而出,剪刀虽然还是银龙剪的模样,但是剪子已经变成了金色!

    闪亮的金色,给人一种肃杀之意的金色,而那本来好似两条银龙汇聚在一起的剪身,此时看上去,却更好似两条金色的蛟龙。

    金蛟剪!

    郑鸣的心中生出了这个念头,不过运用过九龙神火罩的郑鸣,却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这柄剪子,好似比之九龙神火罩,还差上一些。

    虽然他有大道神禁,但是毕竟是自己使用后天之法炼制而成,所以和那先天级别的东西,还有一定的差距。

    朝着那金色的剪刀一招手,金蛟剪无声无息的落入郑鸣的手中,手握着金蛟剪,郑鸣有一种感觉,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这金蛟剪,乃是自己锻炼出来的,不是从其他人手中得到的东西。这金蛟剪自己御使起来,会更加的得心应手。

    两条残缺的神禁,不,应该说是两条残缺的先天神禁,加上从庚金葫芦之中,抽取出来的两道庚金之气,再加上长眉真人的炼器手法……

    银龙剪本来就品质不低,但是现在,这银龙剪最多也只是一个粗胚,但是这些东西的加入,却让金蛟剪,有了质的飞跃。

    一念之间,郑鸣就将金蛟剪收入了自己的口袋之中,之所以不收入储物手镯,实在是储物手镯中的东西催动起来,好像有些慢。

    走出洞府,天地高阔,但是郑鸣的眼眸中,却只有一个身影,一个虽然背对着他,但是却让他感觉无比熟悉的身影。

    这个身影,背对着郑鸣,墨黑色的衣衫宽大,却依旧掩盖不住女子玲珑的身躯。

    看到这身躯的瞬间,郑鸣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激动,他快步的朝着那身影走了过去。

    那正在沉吟的身影,好似感应到了郑鸣的到来,霍然扭过头来。

    映入郑鸣眼眸中的,是一张带着面具的脸,这面具好似一个笑脸,又好似在哭泣。

    看到这诡异的面具,郑鸣愣了一下,但是他的神识却已经告诉他,眼前的人,就是姬空幼!

    “你是谁?为什么那头牛,会跟在你的身边?”姬空幼在看到红脸大汉郑鸣的瞬间,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冷意。

    “小娘子,好久不见,怎么就忘了俺老牛呢,呜呜,难道你忘了,那一天的雨夜,俺可是骑着老牛,冲出了你的暗算啊!”郑鸣哈哈一笑,大步朝着姬空幼走了过去。

    听到郑鸣提到初次见面的情形,姬空幼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激动。

    当年的事情,她怎么会忘记,她又怎么忘记的了!

    “哎,你……真的是,你个装神弄鬼的家伙,我……我恨死你了!”说话间,姬空幼的拳头,重重的捶在了郑鸣的身上。

    在姬空幼出拳的时候,郑鸣已经快速的将自己的**玄功给收了起来。虽然现在的姬空幼已经达到了生神的境界,但是对郑鸣而言,差的实在是太远了。

    这一拳,没有丝毫收拢的意思,虽然郑鸣身体犹如金铁,但是在挨了这一拳之后,依旧觉得自己的身体疼痛了一下。

    “好你个妖女,居然想谋杀亲夫,呜呜,看俺老牛不拿出顶尖的手段,收复你这妖女!”

    就在郑鸣伸手朝着姬空幼的面具抓去的瞬间,姬空幼却突然出手,阻止郑鸣伸出的手掌。

    “你已经见过我了,咱们从此之后,不用再见了,你走吧!”姬空幼的声音冰冷,充满了坚决的味道。

    郑鸣看着姬空幼的面具,听着她坚决的话语,心中生出了一丝了然,他不容姬空幼拒绝,不由分说,伸手就将她面容上的面具摘了下来道:“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永远都是我的人。”

    说话间,郑鸣看清楚了姬空幼的面容。

    和当年娇美动人,充满了勾魂摄魄魅力的姬空幼相比,此时的姬空幼脸上,有的只是坑坑洼洼的痕迹。

    看着这张几乎已经不成样子的脸,郑鸣的神色中,生出了一丝冷然,而就在此时,本来还坚定无比的姬空幼,身躯突然疯狂颤抖起来。

    “你已经看到了,现在你可以走了,你刚才的话,我可以当作你不曾说过。”最终,再次恢复了平静的姬空幼,声音中带着一丝坚决。

    “谁把你的脸变成了这个样子?”一股磅礴的杀意,从郑鸣的身上散出,他一直想着自己和姬空幼见面的情形,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再见姬空幼,竟然是这么一个样子。

    “没有谁,只是一场意外!”越发平静下来的姬空幼,声音中带着一丝坚定。

    “是什么意外,对了,还有你们宗门中的那些人呢,他们和你一起离开日升域,现在也应该在一起,为什么在这锐金城,只有你自己?”

    郑鸣说到此处,声音越发冷的道:“是符长生吗?我现在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不是符长生,这件事情,和符山主无关,如果不是符山主,说不定我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姬空幼迅速摆手道:“至于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个情况,一切都过去了,你也不要再追究了!”

    “一切都结束了……”,姬空幼咬了咬牙,咬出一阵刻骨铭心的痛,她使劲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努力让自己表现的很是淡定的接着道,“咱们两个,就当没有见过。”

    “你不说,我可以查,只要跟着你的踪迹,我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查出来。”郑鸣说到此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坚决道:“无论是谁,我都要让他付出代价。”

    姬空幼的心里涌起一片惆怅,或许跟这个男人那段刻骨铭心的情感对于她来说是难以忘却的,但她不能肯定,爱上这么一个男人,对自己来说,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她真的很想,将这些年所有的委屈,都倾诉出来,但是想到这件事情的后果,最终她还是咬着嘴唇道:“我没有证据!”

    “你只要说出原因就行,在我这里,不需要证据!”郑鸣拉着姬空幼的手道:“就算你不说,我也会自己去查,难道这些年不见,你对我的决心,产生了怀疑不成。”

    姬空幼看着眼前这个心爱的男人,怅然的摇摇头,心里泛起的不知是冰冷还是慰籍,最终还是沉声的道:“既然你想要知道,那我就说给你听吧!”

    “我的脸,是服用灵果所致,这下你满意了吧!”姬空幼容颜如鬼,话语中充满了遏制不住的愤怒。

    服用灵果,让人的容颜变得好似鬼一般,郑鸣目视着姬空幼,沉声的道:“将详细情况给我说一下!”

    这句话,郑鸣说的无比的平静,但是平静之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听着熟悉的声音,姬空幼感觉自己,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个自己在此人身边,不用理会一切烦恼的时光。

    她沉吟之间,手指轻点,一个小小的光圈,没入了郑鸣的手心,而感受到这些光圈的刹那,无数的片段,映入到了郑鸣的心头。

    当年,在日升域大乱的时候,姬空幼等魔宗的重点弟子,被一位正好来到日升域办事的魔宗前辈,直接带到了紫雀神朝之中,那个时候,姬空幼并不想来,但是却没有时间表达自己的意见,就被带了过来。

    虽然姬空幼心里充满了不甘,但是从小就是在魔宗长大的姬空幼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提升自己的修为,只有修为提升,才能够回去找郑鸣。

    在日升域之时,姬空幼的资质本来就很是不凡,来到本宗白骨元辰道之后,她的修为,更是突飞猛进。

    而姬空幼的容颜,更是让她获得了白骨元辰道第一美人的称号,可以说一切都很顺利。

    但是,就在她修炼功法到了关键时候,每日都必须运用丹药的时候,姬空幼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脸,只是一日,就变得犹如鬼怪一般。

    虽然表面上,姬空幼是个豁达乐观的人,但是对于自己的容颜,姬空幼却是无比的在意。

    当这种情况发生之后,姬空幼犹如疯了一般的寻找原因,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是一个药师,因为放错了一株丹药,所以让姬空幼所服的药药性大变。

    虽然同样助长修为,甚至助长修为的作用比之以往更大,但是所付出的代价,就是容颜尽毁。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