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一五章 杀人者死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五弟的眼眸中,却闪过了一丝的嫉妒之意,虽然他们家族,在大晋王朝也算是大家族,但是比较观星剑宗而言,他们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存在。

    如果让他拥有了进入观星剑宗学习的机会,那么他一定会出人头地,一定会将自己的家族,推上皇室的位置。

    “哼,死有余辜。”那五弟说话间,目光之中闪过一丝寒霜的道“本来就不该属于他的机缘,竟然落在了他这种人身上,那还不撑死。”

    那清雅男子淡淡的笑了笑,他明白自己的五弟在想什么,但是他并不觉得,自己的五弟想的不对。

    不该属于你的东西,却落在了你的手中,那就是该死。

    “公子,芙蓉肉羹好了。”一个青袍的侍从,恭敬的端着三个肉碗,轻轻的送了上来。

    看着侍从快速的将三个玉碗摆放好,清雅男子呵呵一笑道“新宰杀的青云燕,味道应该很不错,咱们快点尝尝。”

    那五弟也不客气,端起碗就快速的喝了两口,啧啧称赞道“确实比家里熬制的,多了那么两分新鲜的味道。”

    清雅男子轻轻一笑道“实际上,在这外面,有时候感觉比家里好啊!”

    两个人谈笑之间,就端起碗笑吟吟的吃喝了起来,而那个冷漠的年轻人,刚刚端起玉碗,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朝着侍立在一旁的青衣侍从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好似没有见过你?”

    “回公子的话,属下一直在家族修炼,很少外出办事,公子您不认识属下,也是正常。但是属下对于公子您的大名,却是久仰的紧。”

    这句话刚刚说完,那冷漠的男子脸色一变,就在他要将那玉碗打向青衣侍从的时候,青衣侍从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柄软剑,如闪电般的朝着他刺来。

    虽然这一剑,并不是那么华丽,但是这一剑。却是以最快的速度,刺向了冷漠男子的要害。

    作为家族之中,已经摸到了七品边沿的存在,那冷漠男子的的修为,自然不是一般人可比。

    但是此刻。他面对那充满了杀戮的剑法,却是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施展自己的功法,就这样被一剑刺穿了脖颈。

    冷漠少年的死,和青衣侍从的出剑,可以说一如电光石火,让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还在夸耀着吃食不错的清雅少年和被称为五弟的少年,此刻都呆在了哪里。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在他们吃饭的时候,竟然会有人刺杀,而且这刺杀者的手段。还无比的辣手,那刚刚和他们谈笑风声的人,已经死了。

    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杀人如屠狗,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兄弟,竟然会死掉。

    而且还是被人,当成草芥一般的杀掉。

    他们的心中,有些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但是那艳红的血。以及他们兄弟的尸体却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没有任何的错误,那一直犹如一座山一般。在家族中压他们一头的兄长死了。

    无声无息的,死在了这青衣侍者的手中。

    “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们楚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被称为五弟的少年,面容之中带着狰狞的喊道。

    可惜,他的喊声,并没有任何的作用,那快速收剑的青衣侍者。剑光转动,就朝着他的脖颈,重重的斩落了下去。

    剑光落,那被称为五弟的少年想要抵挡,可是当他催动自己的内气时,却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躯,这一刻竟然用不上任何的力量。

    怎么会如此?

    清雅少年疯狂的想要站起来,可惜,他的身上,同样没有半点的力量。想到自己刚才喝下的肉汤,这一刻,清雅少年哪里还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情况。

    他手指着青衣侍者,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悲哀的道:“既然我注定是要一死,可不可以让我知道,我究竟是死在了什么人的手中?”

    青衣侍者扭过头,淡淡的看着那清雅的少年,眼眸中带着冷漠的道“我是郑鸣。”

    郑鸣这两个字,让清雅少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丝的精光,他颤声的道“你真的叫郑鸣,就是那个要作为剑狩的猎物,你……你怎么敢杀我们?”

    “杀人者,人恒杀之,你们既然要杀我,那么你们也要做好被杀的觉悟。”

    一身青衣的郑鸣说话间,缓步朝着清雅少年走近,手中的利刃,让那清雅少年的眼眸中,充满了恐惧。

    杀人者,人恒杀之,嘴里嘟囔着这句话,清雅少年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哆嗦的道“哈哈,好一个杀人者人恒杀之,我楚云天死不足惜。”

    “不过,我觉得,你就算是杀了我,你也活不了多久,毕竟,你面对的不是我们一个楚家。”

    郑鸣没有多开口,他直接用自己手中的利刃,刺入了楚云天的脖颈之中。

    此时的古庙,充斥着静寂。楚家三个少年,和他们带来的数十名属下,此时已经全部沉尸在了古庙之内。

    郑鸣一挥手,将那篝火引燃整个古庙,也就是一会的功夫,小小的古庙,已经变的烈火熊熊。

    快速的飞离古庙所在的位置,郑鸣的眼眸中,充斥着冷意。他轻轻的攥着拳头,冷冷的看着那些从四面八方朝着古庙赶来的人,心中暗道——这只是开始。

    天上的晨阳,照耀着天地四方,给人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但是此时的破旧古庙外,空气却变得无比的沉闷。

    几乎所有人的神色,都紧绷绷得,不是一方的人,更是谨慎无比的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这些死的人,应该是楚家的人。”说话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少年,他的脸虽然还得带着一丝少年的稚嫩,但是那双眼眸,却充满了和他年龄并不是很相符的睿智。

    听到这少年的话,其他人的神色,并没有变轻松,相反他们的神色,这一刻变的更加的郑重。

    “楚家来得时楚云天三兄弟,再加上楚家的秋叶卫四十五人,他们一共来了四十八个人。”一个面容中带着睿智的少年,肯定的说到。

    那刚刚第一个开口的魁梧少年声音中带着生硬的道“刚刚好,在这里发现了四十八个尸体。”

    四十八个尸体,也就就是说,基本上楚家的来人,都已经死在这了这荒野的小庙之中。

    虽然,楚家的实力,在整个大晋王朝,并不是太顶尖,但是在围拢在此的各方势力之中,不如楚家的不是没有,甚至可以说,不如楚家的还不少。

    楚家的楚云天三人,更是楚家这一代的佼佼者,特别是楚云冰,修为已经接近了七品。

    七品,是他们这些参加剑狩的最高级别,可是,接近七品的楚云冰等人竟然死了。

    他们是怎么死的,又是谁杀了他们。

    “各位,你们觉得,楚云冰他们是遭了何人的毒手?”一个面容中带着冷厉的少年,吗目光如刀的从在场的人脸上略过,最终目光落在了司空龙象的脸上。

    这目光,让司空龙象很不舒服。

    如果可能的话,他很想一拳,将这少年的头给打破,毕竟被人怀疑,并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但是他只能在自己的脑海中,想一想这件事情,毕竟左军震天的堂弟,并不是他能够招惹的。

    “轻崖兄,我来的比你们还晚,我这里有人作证,在昨日楚家弟子被杀时,我的我的人在百里之外。”

    司空龙象说出了不在场的话,但是那第一个说话的少年,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减轻对司空龙象的怀疑。

    他淡淡的道“说自己不在场,还不容易吗?”

    宇文纵横的眼眸中,生出了无边的愤怒。在东松学院之中,他从来都是说一是一,还从来没有人,敢于用这样的声音和他说话。

    但是他不能吭声,虽然他们家族是四品家族,但是和眼前少年的家族相比,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他得罪不起,最好还是让司空龙象应对。

    一时间,几十个少年有些冷场,他们互相看着自己远近的人,眼眸中的戒备和狐疑,越发多了起来。

    “不论是谁,我相信总有一日会水落石出,依我之见,我们现在还是先将楚家兄弟找个地方埋葬,也省的他们暴尸荒野。”

    说出这个提议的,是一个瘦若竹竿的男子,但是这男子说话间阴寒得得目光,却让人不由心头打颤。

    在看到这个男子的时候,司空龙象的心中,就生出了一种倒霉的念头,虽然在武技上,男子好似并不比他强,但是竹竿男子无疑是他认为的对手之一。

    安葬楚家兄弟的尸首,这件事情并没有人反对,他们都带着不少仆从,所以只是半响的功夫,就挖出了四十八个大坑,然后将这些人给埋了。

    只不过,当那些坟头出现在荒山上之后,这些天之骄子,一个个都失去了说话的兴趣,他们一个个戒备的看了对方几眼之后,就快速的离去。

    司空龙象和宇文纵横走在一起,两个人带着下属一连跑了二十多里路,这才放慢了脚步。

    “司空兄,你觉得,这会不会是郑鸣动的手?”宇文纵横的声音中,带着一丝的颤抖。(。)

    PS  呼呼,在兄弟们的支持下,新书月票榜上,我们终于完成了属于自己的超越,但是距离实在是太小,猫感到自己身后追兵太紧,求票票啊!这都月底了,您有票的话,就投给小猫吧,谢了,今日三更,对了大家觉得雄霸的英雄牌,会在什么地方用到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