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五零章 例不虚发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发飞刀啊,你在哪里浪费什么时间啊?是不是觉得而自己的飞刀破不了我们老祖的生灭枯荣身,要是觉得自己破不了的话,就不要在浪费时间。”

    “跪下磕头认输,我们就让你从我们木家走出去,投机取巧,算得了什么本事。”

    “郑鸣,你能够杀了木金成,是我们三祖一直没有和你一般见识,现在知道厉害,还不快点认输。”木家的子弟,七嘴八舌的嚷嚷着。

    郑鸣并没有理会木家众人的吵嚷,甚至他就好似根本没有听到郑家人吵嚷一般。凌空而立的他,手持着一柄诛龙刃,整个人就好似一座雕像。

    但是,那不动之间,隐含的一动将是雷霆万钧的气势,却让在场的人心寒不已。

    就连已经施展出了生灭枯荣身的木玉森,此时的脸上,有的除了郑重,还是郑重。

    生灭枯荣身虽然强大,木玉森对这一招更充斥着自信,但是从郑鸣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却让木玉森感到诧异。

    这一刻的郑鸣,比之刚才自己见他的时候,强大了何止是一倍。

    议论声越来越低,最终,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郑鸣的身上,不,应该说这些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郑鸣手中的诛龙刃上,他们在等待着郑鸣出手。

    郑鸣的出手,当是雷霆万钧,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郑鸣没有动,而弥漫在木玉森四周的气息,却变的越加的浓厚。

    那浓厚的青色光芒,越加的犹如实质,这代表着,要破开生灭枯荣身,将会变的更加的困难。

    月光照耀,天地冰冷如水!

    当那月光从郑鸣眼前闪过的一刹那,郑鸣手中的诛龙刃再次挥出。这一次,诛龙刃犹如一片银光。

    在不少人的估计中,这一次郑鸣出手的飞刀,应该是朝着木金成的尸体去的。

    毕竟。木玉森说的是,只要郑鸣的飞刀再次刺入木金成的体内,那这次比试就算是他输。

    但是,当他们看清楚这飞刀的方向时,不少人的脸上露出了错愕之色。郑鸣挥出的飞刀,不是射向了木金成的尸体,而是射向了木玉森。

    而且,他射的位置,还是木玉森的左肋下三寸的位置。

    这个位置,很容易防守,而且那生灭枯荣身的青光,在这一点上,也最为浓厚。

    郑鸣是不是傻了,还是他已经放弃了。要不然,他这一刀,怎么会朝着这样一个方向刺来。

    郑鸣并没有傻,也并没有选择放弃,他之所以会朝着这个方向射出飞刀,他自己也不明白。

    这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而这种感觉的来源,是来自于李寻欢,所以,他射出了诛龙刃。

    诛龙刃快捷如电。直接穿入了青色的光芒之中,就好似没有任何的阻拦一般。

    在诛龙刃没入青光中的刹那,木玉森的脸色,变的无比的难看。作为生灭枯荣身的施展者。他自然清楚自己的生灭枯荣身有这什么样的缺陷。

    虽然,这生灭枯荣身号称能够像铜墙铁壁一般挡住所有的攻击,但是大多数的武技,都有自己的破绽。这生灭枯荣身自然也不例外。

    只不过,这生灭枯荣身的破绽之所在,并不是一般人可以看得出来的。更让木家众人放心的是,这生灭枯荣身的破绽,还是不断转换的。

    也就是说,当你觉得自己通过观察,发现了这生灭枯荣身的破绽之所以在,准备进攻的时候,这个破绽,实际上已经转换了位置。

    虽然是三品的强者,虽然这生灭枯荣身强大的很,但是当破绽被找到的时候,这生灭枯荣身就好似一层纸。

    被一捅就破的窗棂纸。

    而一旦飞刀沿着生灭枯荣身的破绽之所在,一下子射入破绽所在的位置,就算是木玉森,也要落得修为大减。

    虽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但是木玉森毕竟是木玉森,看到情形不对的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犹豫,手掌犹如电光,朝着那飞刀重重的拍了过去。

    就在飞刀来到离木玉森半尺远的刹那,木玉森的手掌,重重的排在了那飞刀上。

    虽然以诛龙刃锋利无比,郑鸣催动诛龙刃的力道,也超越了普通的八品强者,但是那诛龙刃在这一拍之下,还是无声无息的朝着下方落去。

    拍飞了诛龙刃的木玉森,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如果说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要赌一口气的话,那么现在,他感到的,却是生与死的威胁。

    他不认为自己会败给郑鸣,但是刚才的情形,却让他的心唏嘘不已。好在,自己不但拍飞了那飞刀,更让自己平安无事。

    但是,在他的心中,这一刻却开始将郑鸣,当成一个自己必须严谨看待的人物。

    他凝眸朝着郑鸣看去,他要好好的看一下这个少年英雄人物,他要将这个少年记在心中,他以后在面对这个少年的时候,绝对不能够再出现任何的差错。

    少年一身紧身的黑衣,带着一丝飘然的站在大树上,这一刻,他看向少年,觉得这少年竟然给自己一种惊艳的感觉。

    没错,就是惊艳,少年的脸虽然称不上英俊,但是在这少年的身上,他却感觉到了一种让他都感到难以形容的力量。

    翩翩佳公子!

    对,就是这种感觉,如果说他以往对于翩翩佳公子几个字,只是觉得好笑的话,那么现而今,他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真的特别的适合这五个字的评价。

    “你很不错。”木玉森看着郑鸣,话语中带着一丝感慨的道“你这么一个年龄,能够做到这一步,真的是相当的不错。”

    这句话,木玉森说的是由衷的,因为刚才郑鸣那一刀,实在是让他感到了莫大的威胁。

    虽然郑鸣让他们木家丢尽了颜面,但是他木玉森,却不是一个爱胡说八道的人。

    可是,就在木玉森准备接着说下去的时候。他却感到自己四周的环境一变。

    不,应该说,四周看向他的目光,都充斥着异样。这种异样。让木玉森感到很不舒服。

    虽然他没猜不出,为什么自己四周的木家子弟,为什么会用这种目光看向自己,但是他却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所以,多年的经验。让他停下了准备说的话,然后用询问的目光,朝着自不远处的一个晚辈看去。

    那晚辈有点躲闪他的目光,这让木玉森非常的不舒服,要知道以往,他关注哪一个晚辈,在木家而言,那就是一个天大的恩典,这小子竟然躲闪,实在是罪大恶极。

    就在木玉森心中想着等以后有时间。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些晚辈的时候,他发现其晚辈的目光,也朝着一个方向看。

    这个方向,并不是他木玉森的身上,而是他木玉森身旁。

    自己的身旁,莫非出了什么事情?心中念头闪动的木玉森,陡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他扭头朝着自己身旁看去,就见那木金成的胸口处,插着一柄诛龙刃。

    第三柄诛龙刃。这是插在木金成身上的第三柄诛龙刃。

    看着那柄诛龙刃,这一刻木玉森的心在颤抖,他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所有晚辈看向自己的目光,会是那样的诡异。

    自己输了。在和郑鸣的比斗中,自己输了,自己不但输了,而且输的很惨。

    因为,自己作为一个宗师级的高手,竟然连自己输了都不知道。这要是说出去的话,同样是一个笑柄。

    他看着依旧一脸云淡风轻的郑鸣,牙齿咬的紧紧的,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牙齿咬动的声音。

    木家家主此时的脸上,也带着一丝的黯然,他能够理解木玉森此时的心情,可以说这一战,已经让木玉森所有的颜面都全部丢尽。

    对于这次的比斗,木家家主并不认为木玉森会输,毕竟木玉森连木家的生灭枯荣身都施展了出来。

    一品强者破这种生灭枯荣身,那是理所应当,但是像郑鸣这种还没有进入七品的武者破了木家的生灭枯荣身,别说他不相信,就算是整个天下的人,都不会相信。

    但是从郑鸣那一刀发出的时候,他就信了。虽然他不知道木玉森生灭枯荣身的破绽在何处,但是从郑鸣的飞刀破开木玉森生灭枯荣身的时候,木家家主就已经明白了过来。

    “你赢了!”木玉森说话间,朝着郑鸣重重的抱了一下拳,然后整个人就化成了一片狂风,消失的无影无踪。

    无论是木家的武者,还是在外面观看热闹的谢凌风等人,一个个都不敢相信的看着离去的木玉森,他们虽然已经在自己的脑海中,形成了郑鸣获胜的结果,但是这个结果,依旧是让他们感到难以接受。

    三刀,一个三品的宗师,在郑鸣这诡异的飞刀上吃了亏,如果将木玉森换成自己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可以挡住郑鸣的飞刀。

    谢凌风的答案,是自己可以,毕竟自己已经可以凝气成罡,将自己全身护住,但是其他没有达到四品的武者,眼中闪过的,都是不太自信的神色。

    “郑鸣,你赢了,现在我木家和你的恩仇一了,就不送你了。”木家家主终于开口了,他说话间,一挥衣袖道“诸位,我木家闭门谢客三日。”

    郑鸣一挥手,一股无形的劲气,将三柄诛龙刃收到了郑鸣的手中,虽然从死者的身上收取兵器不是太好,但是这种诛龙刃实在是太难得,郑鸣可不舍得丢弃。

    随着郑鸣的离去,谢凌风等人,一个个都快速的离开,只是他们并没有跟随郑鸣。

    而不少人的脸上,这一刻也充斥着凝重,因为郑鸣的飞刀,让他们感到了事情的严重。

    一个三品强者,都难以庇护自己家的晚辈,其他家族参加剑狩的晚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他们不敢动手杀郑鸣,那就要日日夜夜的防范着郑鸣来寻仇,这种百日防贼的事情,落在任何家族的身上,都给人一种难受至极的感觉。(。)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