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八七章 旗杆上的风景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兄弟万事小心,那郑鸣不容易对付,你万万不能大意。”在临别之时,冷渊影再次叮嘱道。

    左姓年轻人虽然一直表现很谦和,但是此时,他也表现出了属于年轻人的傲气道“郑鸣在武技上,我确实不如他,但是刺杀和武技,有时候是两回事。”

    说话间,左姓年轻人就腾空而起,他的身影在黑夜之中,三两个起落,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冷家的人,都知道这年轻人去的方向,应该是锦绣府,但是他们真的不知道这年轻人走的是何方。

    “潜影迷踪,这应该是谷内的潜影迷踪身法,听老祖宗说,这种功法要是练到巅峰,就算是人在咱们身边经过,也看不到他的身影。”

    冷渊影说到此处,眼眸中充斥着感慨。

    “爹,那这次左叔的刺杀,一定能够成功了?”少年看着自己的父亲,郑重的问道。

    冷渊影轻轻的点头道“应该能够成功,毕竟你左叔,是这一代无花谷最出色的刺客。”

    “等左叔回来,我一定要拜他为师,加入无花谷,称为最出色的刺客!”

    左云从整个人,就好似一只潜入江底的鱼,在那夜色的掩饰之下,飞速的前进着。

    这次刺杀郑鸣的事情,有点出乎他的意料,这让他在因为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握,而感到有些愤怒的同时,同样让他感到很兴奋。

    虽然,一个成了名的杀手,不是一个好的杀手,但是在年轻人的心中,总是有一种扬名立万的心思。

    所以在他看来,这次对郑鸣的刺杀,无论如何,他都不能失败,也不允许失败。锦绣府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大的事情,毕竟那锦绣府也不是他的,丢了也就丢了。

    但是他不能够丢了整个无花谷的名誉,要是他在这次刺杀之中失败。恐怕宗门之中的长者,也饶不了自己。

    整个人就好似一个鬼影一般,隐藏在无尽的树叶之中,左云从正在静静的观察着锦绣府的城防。

    从他的角度看,锦绣府的城防。简直差劲到了极点,竟然有不少兵士,在这个时候睡觉。

    当然,他心中明白,这是有人故意给自己露出的破绽,至于露出这种破绽的人是谁,左云从不用想也知道。

    不过,作为一个骄傲的刺客,他可不准备从这些人提供的便利条件中进入锦绣府。这不但关系到他左云从的骄傲,实际上也关系到他的信念。

    不要过分相信别人。这是他刚刚进入无花谷,学习刺客之道的时候,他的师傅传授给他的东西。

    对于师傅传授的每一句话,左云从都记得请清楚,他看了看天上的月亮,一个个计划,在他的心头不断的形成。

    “我有十七种入城的方法,你呢?”一个淡淡的声音,陡然在左云从的耳边响起。

    这声音在夜空中出现的很突然,突然到本来已经充满了防备之心的左云从。一时间竟然反应不过来。当他快速的昂头朝着说话的位置看去,就见在自己不远处的树上,一个身穿青色衣衫的少年,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这少年的脸。左云从半点也不陌生,甚至今天他的脑子之中,想的全部都是这个人的模样。

    而现在,这个人,就站在他的身边,这让左云从感到手脚冰凉。他一向自诩为最出色的刺客,却没有想到,自己这次刺杀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不,应该说失败了,因为他竟然被人家找到了所处的位置。

    一时间,有一种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左云从,满脸警戒的看着郑鸣,而郑鸣,则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我真的有十七种入城的办法,就算是不用这些家伙故意撒开的口子,也是十七种!”郑鸣注视着左云从,声音之中,充满了肯定的道。

    左云从舔了一下自己有点干涩的嘴唇,最终有些苦涩的道“我只有十四种可以入城的办法,我不如你。”

    “呵呵,看剑!”就在左云从整个人好似一张弓一般拉紧的时候,他的耳边响起了这句话。

    听到这句话的左云从,整个人几乎要腾身而起,可是就在这一刻,他感到有一股巨力,重重的击打在自己的脑袋上,随即他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如果左云从刺客能够清醒过来的话,他就会发现,他的脑袋上,刺客正站着一个浑身上下充斥着金色光芒,可以说金光耀眼的小金猫。

    而小金猫的前爪,正从他的头上收回,很显然,刚才那一击,就是这个小金猫给左云从的。

    “你这家伙,偷袭倒是一把好手!”郑鸣看着一脸得意的小金猫,轻笑道。

    高高昂着头的小金猫,朝着左云从挥了挥爪子,一副让我对付他,实在是大才小用的模样。

    郑鸣摇了摇头,小金猫这家伙,从京城醒过来之后,变的是越来越骄傲,有时候对自己的命令,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

    但是说起来,这家伙的能耐也见长的厉害,要不是小金猫这家伙强大的触觉,在嗅了一下左云从留下的纸条,就记住了左云从的气味,并在左云从离锦绣府还有二十里的时候,就寻到了左云从的位置,他郑鸣还真不好擒拿住左云从。

    “好了,知道你这家伙有本事,对了,再将这位左先生的味道记清楚,我回头要用。”

    说话间,郑鸣从自己的兜囊内,摸出了三颗七品凶兽的内丹,用三星连珠的手法朝着小金猫打去。

    “嗖嗖嗖!”

    本来一副懒洋洋的小金猫,这一刻却好似一条金线,将三颗凶兽的内丹全部吞到了肚子里。

    这些凶兽的内丹,隐含着巨大的能量,如果运用的好,甚至可以让九品以下的武者提升一级,但是现在,这些凶兽的内丹落在小金猫的肚子里,却好似糖果一般。

    看着一副意犹未尽的小金猫,郑鸣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嘿嘿一笑道“不多了,我这里真的不多了!”

    提着左云从,郑鸣就直接来到了锦绣府城中那高有十五丈的旗杆上头,将左云从直接挂在了旗杆上。

    当左云从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下方,已经是人山人海,无数的人,都昂着头朝着他看。

    而他则是低头往下看!

    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有这么多人看自己,自己好似正在和郑鸣说话,然后就晕了过去。

    作为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虽然身体难以动弹,但是左云从还是很快确定了自己的位置。

    旗杆上,自己被吊在了旗杆上,而且在自己的下方,还用长长的白布写着几个迎风飘摆!

    “无花谷左兄,午时过后,你就可以离开,别着急!”

    看着那迎风飞舞的大字,左云从觉得自己这一次,将无花谷的名气给丢尽了。

    刚刚高调的向郑鸣挑战,天下之人更是因为这件事情开出了大大的盘口,更有不少人等着自己这个无花谷的刺客大显手身,却被人家第二天吊在了旗杆上。

    丢人,实在是丢人丢大了!

    但是多年的刺客训练,让左云从的心智,变得极其坚韧,如果说他开始的时候要跟郑鸣玩一场,主要是因为冷家的事情,那么现在,他为的是自己的荣誉。

    这一次失败了,并不代表他左云从下一次也失败。

    郑鸣既然要放自己走,那自己就要在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站起来,自己一定要让郑鸣为他的嚣张付出代价。

    一个个计划,在左云从的心头闪动,而就在他刚刚选定了一个计划的时候,就发现在旗杆下面站着一个熟人。

    这个人,就是昨日更在他身后的冷渊影的儿子,这少年此时一脸的激动,看那模样,是想要冲过来救自己。

    对于少年的表现,左云从很是感动,但是他知道,少年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和自己发生什么交集。

    毕竟,这里是锦绣府,名义上是郑鸣的地盘,而自己的失败,也代表着郑鸣对锦华府的威慑力,增加很多。

    好在那冷家的少年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的身后,跟着几个冷家的高手,将他紧紧的压着。

    “怎么可能?左叔这才刚刚出手,怎么就会被吊在旗杆上,这不应该啊!”

    冷家的少年,对于左云从有一些崇拜,看着自己的偶像被吊在旗杆上,他有些失魂落魄。

    而冷家的那些武者,此时一个个也面容灰淡,他们对于左云从向郑鸣提出的赌局,可以说充斥着希望。

    只要左云从赢了,他们冷家就可以保住锦华府。

    本来这种希望,在今天已经升到了最高,可是天一亮他们就收到了锦绣府的飞鹰传说,说左云从被郑鸣吊在了锦绣府外的旗杆上。

    旗杆下,锦绣府姜家的武者正在维护着秩序,他们的目光,也不时的朝着旗杆上的左云从看来。

    从他们的目光中,左云从看到了畏惧,但是和畏惧在一起的,是不屑,是一种让左云从感到愤怒的不屑。

    他能够感到,这些人目光中的畏惧,不是给他的,而是给那个将他吊在旗杆上人的。

    左云从准备闭上眼眸,这个时候,看这些让人愤怒的东西,对一个杀手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好处,既然没有好处,他左云从就决定好好养神。

    毕竟,他要自己洗刷自己的耻辱。(。)

    PS  这个月虽然没有断更,但是俺也没有爆发,所以觉得没有脸给兄弟们单章求月票,但是到了月底这个时候,俺要吼一声,月票俺真的想要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