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二九一章 神剑红颜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嘿嘿,这机缘可了不得,要是鸣少你能够得到这个机缘的话,说不定你就能够成为一方之主。”左无害此刻,却是大送了一口气。

    他被郑鸣的化功**,实在是弄的有点害怕,这千辛万苦修炼来的真气,和郑鸣一对掌就消失,他奶奶的让人想一想,就觉得心底直冒冷汗。

    他甚至有点后悔,接了来挽救左云从这个差事。

    左云从看着对郑鸣一连讨好态度的左无害,轻轻的翻了翻眼眸,这一刻,他已经失去了逃跑的勇气。

    郑鸣对于成为一方之主,还是挺有兴趣的,毕竟一方之主,那代表的,是权势,是声望值。

    就在他准备开口问左无害的时候,左无害已经一挥手,将一道银光朝着他扔了过来。

    这银光,是一柄小剑,一柄长有半尺的小剑。

    “鸣少,半个月之后,葬剑宫要大开宫门,要是鸣少能够得到神剑红颜的认可,你就能够成为葬剑宫的宫主。”

    左无害的话,让郑鸣的神色一动,神剑红颜,这葬剑宫的云月容让自己拔出飞仙剑,是不是和那所谓的神剑红颜有关。

    而成为葬剑宫主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别的不说,只要自己能够成为葬剑宫的宫主,就能够获得葬剑宫所同下的十八个府的地盘。

    十八府的地盘,接近五六千万的人口,如果运用英雄牌里面的想谁是谁的技能,岂不是说自己可以获得五六张英雄牌。

    甚至当自己的红色声望值上亿的时候,自己的声望值,就能够得到一张想谁是谁的仙侠牌。

    “鸣少,我听说您天资过人,嘿嘿,说不定真的能够降服那名剑红颜,对了,左云从就借给你在旗杆上吊两天,您可不能伤害他啊!”

    说完这句话的左无害。就好似一只滑不留手的大老鼠,只是一转眼,快速的逃走了。

    左云从看着这位无良的长辈,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这本来是他心目中的靠山,却没有想到,竟然是如此的不着调,让自己接着在吊两天,呜呜。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就在他思索着是不是哭丧着脸,给郑鸣一个可怜的神色时,就间郑鸣突然朝着自己一笑,然后他就觉得后脑勺一疼,随即晕倒了过去。

    锦华府,繁荣依旧,甚至可以说,现在的锦华府,比之以往更加的热闹。

    不但锦纶三府的人,就是一些挨着锦华府近的府城的人。都从四面八方的来到锦纶府,而他们来到锦纶府的唯一目的,就是来看旗杆。

    不对,应该是旗杆上的人。

    “还吊着呢,第六天了,这可怜的孩子!”一个扛着糖人垛子的老者,摇着脑袋,笑吟吟的说道。

    虽然这老者的神色之中,带着一丝感叹,但是他的笑容。却让人觉得,他对于这件事情,很是喜闻乐见。

    “我就说吗,鸣少既然说要给他来个七擒七纵。就绝对不会轻易的放他走。”卖山楂凉茶的中年汉子,一副我早就算准的模样道“等我将这锅卖完之后,也去看看。”

    “啧啧,那小子说起来也挺可怜的,不知道夜里面,会不会做噩梦!”一个慈眉善目的老者。话语之中带着感慨的说道。

    卖糖人的老者将一个糖人递给买糖人的小孩,嘴里却冷冷一笑道“这也是自找的,他没事挑衅鸣少干什么,我可是听说了,鸣少一拳就将城门给打开了。”

    “你们知道吗,那锦纶府的城门,是用金刚木做的,啧啧,金刚木啊!”

    大部分的人,都闭上了嘴巴,很显然,他们对于郑鸣已经有了巨大的敬畏。

    和此处的谈论相比,旗杆下的谈论更加的响亮。左云从听着四周乱糟糟的谈论,有一种要用自己的脑袋撞墙的感觉。

    他此时对郑鸣,都有点恨不起来。他唯一恨的就是自己,怎么学了这么多年,却一点用处都没有,一次次的栽在郑鸣的手中。

    他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逃了,可是最终还好是被郑鸣给擒拿到。

    而且他觉得,自己被打晕的几次,好似都不是郑鸣动的手,难道他那个该死的师傅,也来了。

    “哎呀,午时到了。”一个声音,陡然响了起来。伴随着这声音,那些围在四周的身影,一下子闪开。

    而吊在左云从腿上的绳索,在这一刻也开始降落,只是一眨眼功夫,就将左云从从旗杆上放了下来。

    “叔,您喝点水,吃点东西,多休息一会再跑。”冷渊影的儿子手里面拿着一个粗瓷大碗递了过来。

    这是凉的正好的凉茶,对于已经在旗杆上吊了一段时间的左云从而言,大碗的茶水,是他最好的解渴手段。

    将茶水咕咕嘟嘟的喝下去,那少年一边接过碗,一边小心的道“叔,您别着急,饭他们这就送来。”

    “我不着急。”左云从一挥手,在已经摆好的凳子上坐下,然后沉声的道“让他们准备两缸酒!”

    少年的眼睛,顿时瞪得大大的。

    虽然年轻,但是少年也知道对于自己这位叔叔来说,现在喝酒没有什么好处。

    毕竟人喝了酒之后,就会发晕,就会行动慢!虽然可以用真气将酒水被逼出来,但是对于要逃跑的冷叔来说,这酒还是能不喝,最好不要喝。

    “冷叔,这酒好误事,我看咱们还是……”

    少年的话还没有说完,左云从已经一拍桌子道“让你去拿酒,立即给我拿来。”

    在说完这句之后,左云从好似觉得自己的话语实在是有些太过粗暴,他朝着少年静静的看了两眼,这才叹了口气道“我只是想喝两杯。”

    “您……您不能颓废,您还有机会。”少年说出这句话之后,陡然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那么的低。

    很显然,少年也感觉到了,自己对于冷叔,同样没有太大的信心,这种感觉,让少年很不舒服,但是少年也不知道,这一刻,自己究竟该怎么说话。

    就在少年迟疑的时候,左云从轻轻的笑了笑,想要说话,最终却是什么都没又说出口。他只是朝着少年挥动了一下衣袖,示意少年让人去办。

    在锦华府,酒是很容易找到的,而就在酒拿来的时候,各式的菜肴也摆了上来。

    拍开酒坛的封口,左云从直接拿起酒缸,大口的朝着自己的肚子里倒了起来。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一坛子酒,就足足被左云从喝下去了半坛。从酒坛边上洒出来的酒,在左云从身上飘洒,给人一种爽利无比的感觉。

    “痛快啊!”左云从仰天大喝,说不出的豪迈。

    但是冷姓少年看着左云从的模样,却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他还记得,自己初见左云从的时候,左云从那副严谨而又冷漠的模样。

    虽然这种模样,给人一种不容易亲近的感觉,但是少年却清楚,那副模样,才应该是一个顶级杀手应该有的模样,现在的左云从,实在不像是一个顶级杀手。

    将一只肥鸡直接拿起的左云从,痛快的大口喝酒,痛快的大口吃肉,这让四周观看,本以为左云从会立即离去的人,一个个都惊呆在哪里。

    而这消息,更是很快的传到了姜家的姜元丰耳朵里。

    姜元丰此时,正在翻看着一本拳谱,看着这份拳谱的他,时而皱眉,时而不舍,时而目光狰狞,但是狰狞之后,就是畏惧,就是一股深深地畏惧。

    “禀报家主,那左云从并没有跑。”仗着胆子前来汇报的管家,声音轻柔。

    姜元丰随手将那拳谱放在桌子上,这个时候,管家才发现,这拳谱竟然有被火烧的痕迹。

    甚至最后面的十几页,都只剩下了一小半。

    作为姜家多年的管家,他知道姜家的祖先,当年曾在上门当作外门弟子。

    直到五十岁从山上下来的时候,才开始娶妻生子,一直有了今日的姜家。而那位姜家的老祖,从上门唯一带回来的唯一一件东西,就是这份名为龙象拳的拳法。

    听说那位姜家的老祖,当年和葬剑宫的一位长老交手,出手之间,就是一龙一象之力,最终逼平那位葬剑宫的长老,让姜家在此地立足。

    只不过从那位老祖之后,姜家就没有人在炼成龙象拳,至于原因,没有人知道,但是龙象拳对于姜家而言,也就成了一种传承的意义。

    家主为什么会将龙象拳拿出来,而且还细细的在这里翻看呢?

    心中疑惑的管家,正在猜测自己家主究竟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听姜元丰道“他在干什么?”

    “他在喝酒,而且还要了一大桌子菜,在大口的喝酒,大口的吃肉。”管家小心的道“就在小的得到禀告的时候,他已经喝了足足五斤酒。”

    五斤酒,对于武者而言,并不是太大的量,却也能够让人手脚有些迟钝。

    能不能洗脱被七擒七纵的恶名,现而今是左云从唯一的机会,在所有人看来,这个时候的左云从,应该小心使用每一分钟的时间。

    “对他而言,喝晕了才好。”姜元丰感慨了一句,随即将那卷破烂的龙象拳谱拿起道“去准备一个拜盒,我要用。”(。)

    PS  还有一更哈,继续求鼓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