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零四章 有他无我卓英亢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左云从紧紧的赚这拳头,虽然他已经下定决心,万万不会和这个人作对,但是这个人给他的教训实在是太大了,在看到他那副好似****无害的脸时,他就恨不得揍这厮一顿。

    但是他心中的恐惧却告诉他,要冷静,要绝对的冷静,眼前这个人,得罪不起啊!

    卓英亢就不一样,他的眼眸中带着汹汹的怒火,他要将这个可恶的家伙踩在脚下。

    前些时日的仇怨,他卓英亢忘不掉,也不想忘,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郑鸣不如他卓英亢。

    “郑鸣,你怎么才来!”云月容冲到郑鸣的身边,声音之中满是埋怨。

    而这种埋怨的话语和姿态,落入四周众人的耳中,让不少人对郑鸣是一阵的嫉妒。

    有如此美丽的女子这样埋怨自己来迟,啧啧,就是少上半年的寿命,自己也值得。

    郑鸣看着云月容的模样,也觉得这个女子,实在是有点太热情,自己好似跟她没有什么啊!

    “一时练剑忘了时间,还请云姑娘见谅!”虽然事出有因,但是毕竟是自己来晚了,这错还是在自己。

    “师尊,郑鸣既然已经到了,我看还是按照以前的约定进行吧!”李秋冉沉吟了瞬间,就朝着太上长老道。

    祝姓太上长老的眼眸中,对郑鸣有那么一点的厌恶,毕竟自己等了他这么长时间,却在这个时候才到。这让高高在上的祝姓太上长老很不满。

    但是看着郑鸣腰间,那自己熟悉无比的飞仙剑,祝姓太上长老还是决定先将这口气忍下来。

    作为太上长老,她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宗门的利益,至于其他的,可以以后算。

    就在她准备点头的时候,岑月珠已经有些不服气的道“师尊,我那弟子已经准备好。现在临阵换将,是不是对她有点不太公平?”

    “师妹,你弟子的资质虽然不错,但是比起拔出飞仙剑的郑鸣而言。还差了不少。”

    李秋冉在这个时候,却是丝毫不让,她声音之中带着义正言辞的道“更何况现在咱们应该考虑的,是咱们整个宗门的利益,至于一时的得失。师妹就不要斤斤计较。”

    “等这件事情结束,我会作主,对师侄进行补偿!”

    岑月珠看着一脸郑重的李秋冉,知道自己再努力,也是白搭,毕竟宗门至上,就算是师尊,在面对宗门大业的时候,也只能低头。

    “月珠,这件事情。就以你师姐的意思办。”祝姓太上长老一挥手道“作为咱们葬剑宫的弟子,就要有为葬剑宫牺牲的想法!”

    “弟子遵命。”岑月珠恭顺的道“其实弟子也不是不愿意郑鸣代表咱们葬剑宫出手,实在是觉得我那个弟子太过于冤枉,我这做师尊的,不帮他说一句话不行。”

    李秋冉笑了笑,并没有吭声,就在这一切都要尘埃落定的时候,就听有人大声的道“太上长老,如果郑鸣出手的话,那请恕在下无法代表葬剑宫出手。”

    本来。郑鸣的到来,就已经让三方来人都将目光投向了葬剑宫一方,现在这声音,更是引动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郑鸣正在和云月容说话。不,应该说是正在听云月容交代他需要注意的事项。他对于这次取剑剑冢,本来就跃跃欲试,所以听得也很认真。

    却没有想到,此时竟然有人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

    不用回头去看,郑鸣从声音之中。就能够听出,说这句话的人,正是卓英亢。

    那个让自己揍了一顿,现在已经屈居第二的卓英亢,这小子现在如此说话,看起来气势十足啊!

    就在郑鸣扭头朝着卓英亢看去的时候,就见卓英亢正用挑衅的目光看着自己。

    甚至郑鸣从卓英亢的目光之中,看到了一丝的嘲弄。这一丝嘲弄,让郑鸣感到非常的不爽。

    “卓公子,此事关系到我们葬剑宫的大局,正是大家齐心协力,共渡难关之时,还望公子能够,和郑公子通力合作!”李秋冉郑重的道“事成之后,我们葬剑宫必有重谢。”

    作为一方之主,李秋冉的地位自然是高过卓英亢,更何况现在卓英亢虽然聪慧过人,却也只是一个少年。

    但是,卓英亢有的是自信。

    在来这剑冢之前,卓英亢已经从岑月珠的口中,知道了这次取出红颜神剑,对于葬剑宫有多么重要。

    而他的大罗剑身,可以说是现在葬剑宫唯一的希望,葬剑宫是在求他,而不是他在求葬剑宫。

    所以,如此好的机会,他怎么能够放过,他又怎么会放过,他要将自己受到的屈辱,全部还回去。

    “要么是他,要么是我!”卓英亢手指郑鸣,话语中充满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而他这句话一出口,岑月珠的眼眸中,就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李秋冉看着郑鸣,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说话,虽然她对郑鸣很看好,但是她作为葬剑宫的宫主,更清楚那大罗剑身的重要性。

    无数的目光,这一刻都集中在了郑鸣和卓英亢的身上,不少知道事情经过的葬剑宫弟子,一个个脸上露出了然之色。

    而不知道这件事情原因的人,也开始四处打听事情的原因,不少人更是议论纷纷。

    “你说葬剑宫的人会选谁?”有人低声的朝着同伴问道。

    “这哪里说的准,我又不是神仙,但是看那卓英亢的样子,我觉得他应该很有把握。”年轻男子低声的道“要不然,这打脸就变成被打了。”

    “奶奶的,卓英亢这样玩,绝对有信心。”

    郑鸣此时,脸上不但没有了怒气,甚至还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葬剑宫的人。

    他和葬剑宫并没有太深的交情,自然也没有为葬剑宫出死力的心思,所以这个时候,他也要看看,葬剑宫的人,在这个时候会如何对待自己。

    “郑公子,多谢您这次来到我们葬剑宫,不过此间的事情,您就不用参与了。”祝姓太上长老在沉吟了刹那,淡淡的朝着郑鸣说道。

    她的声音并不高,但是这声音之中,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作为葬剑宫的主事者,她的话语,就犹如一言九鼎,那岑月珠赶忙躬身道“师尊英明。”

    卓英亢虽然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但是此时听到祝姓太上长老将这句话说出来,他的眼眸中,还是多出了一股狂烈之际的得意。

    郑鸣,这一次在如此多人面前,终于又证明了一点,那就是你不如我!

    云月容想要说话,却被自己的师尊拉住,李秋冉摇了摇云月容的手掌,那意思是说什么也没有用。

    “郑鸣,此地乃是葬剑宫举行大典的地方,你现在已经没有了参加的资格,所以你给我快点滚走。”

    卓英亢面带傲然的道“有些人,一直觉得自己很是不凡,但是事到临头,他恐怕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某些事情,他连参加的资格都没有。”

    赢少典朝着郑鸣扫了一眼,随即就将目光收回,淡漠的样子,让人想不出他在想什么。

    而其他人,则一个个看着郑鸣,在不少人想来,这对于一个骄傲的少年而言,应该是一个大大的打击。

    “兄弟,看到了没有,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一个亲眼见到郑鸣掌扇卓英亢的少年,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道。

    无论是卓英亢还是郑鸣,在他们的眼中,都是要让他们仰视的存在,对于这两人闹矛盾,在他们看来,东风压倒西风,他们就跟着东风跑。

    同样,现在卓英亢的西风好似压制住了郑鸣的东风,自然他们也就跟着卓英亢的西风走。

    那脸色有点稚嫩的少年沉吟了一下道“这件事情,郑鸣真的就这样退却吗?他……他可不是一个容易退却的人。”

    想到郑鸣掌扇卓英亢的情形,他的声音不由得小了三分。

    “兄弟你这就有点不理解了,那太上长老,可是葬剑宫的第一人物,她说此地没有郑鸣进入剑冢的位置,郑鸣就是半点位置都没有。”

    “我看他这次,最好还是乖乖的立即离去,要不然等卓英亢得势,说不定连离去都难。”

    议论的人很不少,而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站在真玄子身后的一个红衣少妇,这一刻却用无比愤恨的目光看着郑鸣。

    如果这种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那么郑鸣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红衣少妇想要向前,却被站在他身旁男子一个眼神,直接给制止了下来。

    而在无花谷的一行人之中,左云从觉得自己应该仰天大笑,从而将自己胸中这口怨气出来。

    但是,他却觉得自己笑不出来,看着郑鸣在人群之中有些孤单的身影,他甚至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

    一种想要替郑鸣哭,一种想要替郑鸣抱不平,一种想要将卓英亢那得意的脸撕碎的冲动。

    高兴什么,人家郑鸣是不跟你一般见识,你真的就觉得你很了不起不成。

    左无害则大笑道“这小子,嘿嘿,终于看到他吃亏了。”

    郑鸣看着狂喜之中的卓英亢,又扫了一眼目光中流露出寒光的祝姓太上长老,脸上慢慢的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本来这个剑冢之会,我参见不参加都无所谓,但是你姓卓的说我参见不了,我还非要参加。”

    郑鸣看着卓英亢,笑吟吟的道“小子,这剑冢老子是走定了!”(。)

    PS  今日第二章准时奉上,我是准时更新好郎君,求票票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