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六二章 黑白颠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郑鸣,刚才就是他出手,直接将七八个冲上城头的武者,直接化成了飞灰。

    这般狂暴的手段,让沈安的心中,升起了一丝本能的恐惧。

    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付运盛等人的脸上时,却发现付运盛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这种笑容给人一种感觉,那就是这种局面,实际上是付运盛期待已久的。

    “有头无脑之辈,哼哼,就算是修为通天,最终也只能喝爷的洗脚水。”自语了一句的付运盛,猛的朝着不远处使了一个眼色。

    “杀人了,他们杀人了!诸位兄弟,诸位朋友,大家都看到了,那死的,是和我们抱着共同信念而来的同道,他们是我们的兄弟!”

    “他们刚才之所以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就是不愿意看到徐家的老爷子在受苦,是不愿意看到和咱们同样出身高贵的徐家同道被欺辱。”

    “可是,他们出手遇到的是什么,是残酷的杀戮,我们在这里,必须要做点什么,要不然,咱们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啊!”

    有人高喝,就听有人高喊道“杀人者,人恒杀之,杀了郑鸣,给所有的兄弟报仇!”

    “报仇!报仇!报仇!”

    有鼓动的,自然就有带头者,伴随着这喝声,十几个身影,从人群之中冲出。

    而就在这十几个身影冲出的刹那,就听有人道“兄弟们,咱们也上去,咱们也要助那些兄弟一臂之力!”

    高呼声中,又有数十个身影腾空而起,这些身影各自拿着自己的兵器,朝着郑鸣的方向直冲而去。

    郑鸣的脸色,一直很平静,这一刻的他,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君临四方的魔神一般。

    目视着这些疯狂冲上来的身影。郑鸣双手一挥,两条火龙,两条火象,从他的手中直冲而出。

    龙象拳第二式!

    在炼化了太阳精火之后。已经隐含了太阳精火一些特性的真气,虽然比之无物不焚的太阳精火差的太多,但是却也有一种让人恐惧的热量。

    普通的东西,只要和郑鸣的真气相碰撞,立即就会燃起熊熊的火焰。就算是一些宝刃,在这汹汹的火焰下,也要被点燃。

    只不过,这种真气焚燃的手段,施展出来实在是有点耗费真气,所以郑鸣一般很少用。

    但是现在,他要震慑在场的人,所以他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施展了这一招。

    龙象齐行,火焰冲天。也就是一个刹那的功夫,数十个冲上来的武者,就被这滚滚的火焰所笼罩。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中,这几个人,就化成了灰烬。

    剩下的,没有被滚滚火焰所笼罩的武者,都拼命的倒飞了出去,虽然名声很重要,虽然以后的荣华富贵对他们而言,让他们难以自控。但是和这一切相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

    没有了性命,一切都没有了。

    偌大的青玉府外,这一刻陷入了沉寂。本来气势汹汹的十数万世家大军,陷入了一种可怕的沉寂。

    沈安的心中,也升起了恐惧,他同样怕死,特别是被那滚滚火焰直接焚燃而死。

    郑鸣的武技,实在是太可怕了。不,应该说,他刚才轰出的龙象拳,实在是太可怕了。

    龙象纷飞,所有阻拦之物,统统化成火焰。

    姜元丰不是沈安,他在刚刚看到十万多世家武者,他在看到那些群情汹涌的时候,也觉得心中忐忑。

    毕竟是十万人,而且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要拼命的十万人,要将这么多人震慑住,很不容易。

    如果是金无神这样的一品大宗师,震慑这些人,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如果是葬剑宫的祝心容或者是无花谷的左老鬼,他们两个过来,同样可以震慑住这些人。

    但是郑鸣,虽然也是赤炎山的主人,但是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他这个主人,只是祝心容和左老鬼合力推举的一个傀儡罢了。

    更何况他威望不足,难以服众。

    却没有想到,郑鸣只是挥出了两拳,就用这种暴虐的手段,直接将那些闹事者震慑住了。

    看来,自己的选择,实在是太聪明了。另外,他还感到一点,那就是他们家的龙象拳,在郑鸣的手中,绝对比在自己祖先的手中威力还大。

    “鸣少,您出手是不是太过了。”在无数的目光注视下,沈安终于开口了。

    虽然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开这个口,但是在所有的目光注视下,他这个盟主,不能不开口,不得不开口。

    要是作为盟主的他,连在这个时候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那么他以后就不用再混了。

    只是,在说出这句话之后,沈安才觉得,自己说的话,实在是太没有力度了,而且自己对郑鸣的称呼也有点不对。

    鸣少,这是一个尊称,自己在郑鸣直接轰杀了十数人之后,应该指责的时候,居然用了一个尊称。

    但是心中虽然觉得这样说话,让自己的颜面没有地方放,但是他心头却告诉他,这样的称呼,实际上是对自己最有利的。

    郑鸣淡淡的道“不尊我律法者,杀无赦!”

    沈安的脑门上,这一刻开始流汗,他沉吟了刹那,最终还是壮着胆子道“他们只是一时激愤!”

    这句话,更像是辩解,而不像是向郑鸣提出抗议,所以他得到的回答是“既然敢激愤,就应该承担后果。”

    没有办法再聊下去了,奶奶的,郑鸣你每一句都这样硬邦邦的,还怎么聊天啊!

    心中着急的沈安,一时间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的感觉,就在这时,一个人陡然蹦了出来道“郑鸣,你的律法,实在是太荒谬了。”

    “我们乃是大晋王朝的世家,我们遵从的是大晋王朝的律法,虽然你是清泉伯的儿子,但是你并不是清泉伯,别说你没有权力击杀那些同道,你更没有权力扣押徐家一众宿老!”

    “特别是徐子闳前辈,他老人家在我们整个定州,都是德高望重之人,你这般对待他老人家,难道就不怕定州不服,难道就不怕天下不允吗?”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文士,虽然他修为也就是八品左右,但是嘴上却锋利如刀。

    而就在他说话的刹那,就听有人高声的喝道“我等不服,不服!”

    一时间,那本来有些低沉的气势,竟然有一些上涨的趋势,甚至有人不自觉的,就开始向前迈步。

    而那文士的脸上,则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神色,他手指朝着郑鸣一指道“郑鸣,顺天者昌,逆天者亡,你虽然修为不错,能够杀一个人,杀一百个人,但是我们这些不屈的人只要团结一致,就能够将你击杀。”

    “你难道真的不怕吗!”

    “杀杀杀,同心协力,杀了他!”七八个人高喝,上百人高喝,上千人高喝。

    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那人的话语,就已经化成了上万人的高喝,听着这些高喝,很是让人有一种激动人心的感觉。

    徐子闳和徐允仲等人,眼眸中生出了喜色,本来他们已经有些悲观,但是现在的情形,却让他们又找到了希望。

    他们觉得,这一次的风波,最起码自己等人是死不了了,而只要自己等人不死,以后就有大把的希望。

    毕竟,只要人在,他们这些世家,就能够存活下去。

    犹如雷霆般的呼声,在青玉府外响起,最后,十万人的高呼,可以说响彻云霄。

    青玉府之中,家家关门的庶民,虽然都生恐这种神仙打架的事情殃及到自己家,但是他们同样关注着事态的发展。

    徐家,是整个青玉府的统治者,所以他们的事情,自然受到整个青玉府的关注。这些年来,徐家的作为,特别是徐家徐子闳以少儿精血练功的事情,不知道让多少家庭家破人亡。

    这等的暴虐行径,更不知道让多少人家破人亡,在这种情况下,恨徐家的人更不知道有多少。

    在郑鸣将徐家的人一网打尽的时候,几乎整个青玉府的居民都拍手称快,但是随着大军压进的消息传来,本来已经好像过年一般的青玉府,变得无比的压抑。

    流花河畔,一间低矮的茅房之中,一个老者,正抱着一个白木做成的牌位低声的哭泣。

    这种哭泣,几乎让人听不到声音,但是这种哭泣让人感觉到的,却是一种锥心的疼痛。

    疼痛不已,疼痛万分,痛彻肝肺!

    一个小小的身躯,轻轻的推开房门,走进来的,是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

    她的手中,端着一个粗瓷做成的碗,看到窝在那里的老人,她轻声的道“爷爷,欣儿从李叔那里弄来的面片粥,您快点过来吃一些吧!”

    老者停止了呜咽,他将自己手中的牌位小心的在一个角落放下,然后擦干自己眼睛之中的泪水。

    “欣儿,你李叔自己也不宽裕,以后啊,你就不要去麻烦他了。”

    小女孩看着老者有点通红的眼睛,小小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悲容道“爷爷,您怎么哭了?”

    “爷爷没有哭,就是啊……啊,这眼睛里面进了点灰!”

    “哦,李叔也说,他的眼睛里面进了灰,你们真的不小心,爷爷,让欣儿帮你将灰吹出来吧!”

    老者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欣慰之色,但是他怎么能够让自己的孙女看自己的眼睛。(。)

    PS  今日第一更,也是四月第一更,求月票,求各种支持,俺是诚恳的,不是愚人节的玩笑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