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三七八章 负剑少年游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祝云虹的眼眸中,先是闪过了一丝不屑,但是当着圆球快要挨近他身躯的刹那,他却陡然一惊!

    因为从这圆球上,他感到了一种让他感到恐惧的力量,如果迎接,这股力量说不定就能够将他给炸成碎粉。

    刹那间,祝云虹就腾空而起,想要躲开这圆球的围攻,可是就在他腾空而起的刹那,那赤红色的圆球,陡然炸裂开来,化作三龙三象朝着他疯狂的炸来。

    三龙三象,直接包裹了他可能逃走的所有虚空。

    看到自己已经躲不过去的祝云虹,当下双手挥动,将自己这些年一直修炼的大排空掌施展了出来。

    漫天的掌影,将自己的四周围的密不透风,可是那三条龙和三条赤红色的小象撞击的瞬间,祝云虹就觉得自己的掌风,就好像一块块破布,被人直接捅开。

    那炙热的真气,冲入自己的体内,一时间祝云虹就觉得自己通体的经脉,犹如针扎一般的难受。

    更让他不舒服的是,他在这汹涌的真气作用下,他的脏腑,更是变得无比的难受。

    “噗嗤!”一口鲜血,从祝云虹的口中吐出,祝云虹此刻,就好像一个破娃娃一般,倒在了地上。

    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和郑鸣的差距,竟然如此的大,刚才郑鸣的出手,很是随意,好像漫不经心的,并没有用尽全力,而他,却施展了自己最强的力量。

    在郑鸣面前,自己竟然接不了一招,这……这怎么可能!

    一直以来,在他的眼中,郑鸣只不过是一个好运气的小子,就算是听到他有一个一品大宗师的师尊,他在赤炎山击败了一个三品宗师的事情,祝云虹也没有放在心上。

    他觉得,这是以讹传讹!

    他觉得。郑鸣就算是有进步,也不会那样的妖孽,但是现在,他终于感到自己和郑鸣之间存在的差距。

    这种差距之大。绝对不是一点半点,这是一种巨大的差距,是一种一时半会,难以超越的差距。

    甚至,这是一种。他祝云虹一辈子也难以超越的差距,想到一辈子这几个字,祝云虹的心,疯狂的颤抖起来。

    不能,这绝对不能是自己一辈子也超越不了的差距,自己一定要努力,将这个差距,给修补上。

    可是,他的心,却告诉他。他现在在这件事情上,已经是没有了斗志。他在恐惧,在恐惧郑鸣,在恐惧……

    “你可以走了。”郑鸣看着一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祝云虹,淡淡的道“这次不杀你,是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一下,有些话,不是你能够随便乱说的。”

    说话间,郑鸣迈步而去。对于他而言,现在的祝云虹,根本就不用他在耗费任何的心思。

    “郑鸣,听说醉香楼来了不少好姑娘。咱们不如一起去看看,啧啧,我知道你们男人,最喜欢去的,就是这种地方!”

    “没有时间啊,那就算了!”

    “郑鸣。听说有庙会很好玩,不如你带我去涨涨见识,看看究竟有没有那么好玩。”

    “你要闭关修炼,那就下次吧!”

    “郑鸣,你这个冤家,人家愿意和你生猴子!”

    ……

    前些时日,姬空幼在自己府邸之中的点点滴滴,在郑鸣的心头不断地流淌,那个时候,郑鸣心头也有一点的疑惑,就是姬空幼这个七情宗的妖女,为什么在修炼上如此的不尽心,而现在,郑鸣好像是明白了。

    姬空幼之所以在修炼上不尽心,是因为她根本就不愿意修炼,而她不愿意修炼的原因,则是她希望能够在快乐之中,过完她心中最后欢喜的时光。

    虽然,郑鸣并不觉得,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有什么错误,但是他的心中,却不由得升起了一种愧疚。

    一种对姬空幼,一种对那个喜欢上自己的女子的愧疚。

    这种愧疚和对错无关,这种愧疚,是一种从心中,不由自主生出的,却让人难以自己的愧疚。

    “鸣少,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和您说一下。”就在郑鸣站在姬空幼以往所居住的小院静静的沉吟的时候,郑金漫步而来,轻声的说到。

    “郑金,是不是在修炼上遇到了什么难题?”郑鸣收回心思,对郑金道。

    郑金摇了摇头道“不是,是关于姬姑娘的,姬姑娘在离去之前,让我不告诉您,但是这些天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要将这件事情告诉您的好。”

    伴随着郑金的话语,郑鸣好像看到了在那小山下,姬空幼站在山石之上,朝着自己闭关山顶遥望的情形。

    他这些天的闭关,对于那山顶,已经是相当的熟悉。而且他在闭关之时,更多的是在沉思,根本就没有在山顶上活动。

    一个人,痴痴傻傻的,站在一块石头上,静静的看着山顶,而她所期待的,只是看到自己。

    一时间,郑鸣感到了一种东西,深深的冲击到了他的心房最柔软的地方,这种冲撞,让他的眼眸之中,忍不住生出了一丝泪痕。

    这个人啊!

    清晨,无名小山下,郑金陪伴着郑鸣,静静地站在小山的下方,虽然郑金浑身上下,都有一种酸疼的感觉,但是他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他不想弄出任何的声音,他不能弄出任何的,出在他的声响,而他为的,只是不打断自己公子的思路。

    那块石头,依旧是那块石头!虽然在郑金的眼中,这只是一块天地之间,最普通的石头,但是这块石头,已经在郑金的心头,印上了深深的刻痕。

    前些时候,那个女子,在这块石头上,默默的静立,只为看到自己家公子闭关的身影。

    而现在,默默静立的人,已经从那位姬姑娘变成了自己家公子,他们眺望的都是那无名的小山,而且他们一看,都是一天的时光。

    突然,郑鸣动了,本来手中什么都没有的郑鸣手中,多出了一柄长长的,呈现出六棱的重剑。

    然后,在郑金的注目下,自己家公子,快速的挥动着柄重剑,在虚空之中斩出了一剑。

    这样的重剑,应该气势万千,应该有斩将夺旗的气魄,但是在郑金的眼中,这一剑却很是细柔。

    一如烟雨,缠缠绵绵,但是却给人一种绵绵不绝,难以躲避的感觉。

    不知怎的,看着这一剑,郑金觉得自己的眼眸之中,竟然有一种涩涩的感觉。他是一个粗糙的汉子,对于一些事情,并不是太懂,但是现在,他真的觉得在一些事情上,自己好像是懂了。

    虽然这懂,好像有点不懂装懂的嫌疑,但是郑金却有一种大声说出来的冲动。

    “这一剑,就叫朱泪!”郑鸣收剑,扭头,然后朝着郑金淡淡地笑着道。

    朱泪,郑金点头,他觉得,唯有朱泪二字,好像才能够配上这一招!

    “还君明珠双泪垂,我要走一趟!”郑鸣说话间,将重剑负在肩上,踏步而行!

    一头巨大的黑牛,在大地上快速的奔走,这巨牛的牛蹄踏在大地上,让四周的大地,都在震颤。

    而在这庞大黑牛的背上,稳稳的坐着一个少年,一个身穿青色长袍,背上背着一把巨剑的少年。

    “你这家伙,在小朵那里呆的时间长了,实在是懒散了很多,嘿嘿,要不是看在你还能够奔跑的份上,我就应该考虑一下,是不是将你给下了汤锅!”

    少年的手掌,在巨牛的身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自语般的说到。而他的话,却惹得那巨牛发出了一声抗议的吼叫。

    很显然,这巨牛是听懂了少年要将他下汤锅的话,然后用自己的方式,向少年提出了自己的抗议。

    “好好好,你老黑不应该下汤锅成了吧,啧啧,真是不知道小朵那丫头是怎么喂得你,看看这身膘,足足比跟着我的时候,要厚了一倍。”

    就在少年说话之际,一道白线,从远处直窜了过来,这白线的速度很快,简直就是一道白色的闪电。

    近了人才看出,这白线是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白色兔子,看那模样,说不出的可爱。

    一个兔子,对于人和物来说,都没有任何的威胁性,所以无论是谁,也应该不会在乎一个兔子。

    但是,在这个兔子冲来的刹那,那本来快速奔走的大黑牛,就直接扬起了自己的左蹄。

    而就在这大黑牛扬起左蹄的瞬间,那小小的兔子,就好像吃了药一般,腾空朝着大黑牛冲了过来。

    一只兔子,那模样竟然是要冲到牛的背上,这种情形,实在是诡异的很。

    但是骑在牛背上的少年,却是一副淡然的模样,他稳稳的坐在宽阔的牛背上,眼眸中还充满了一丝的期待。

    那兔子在接近黑牛的刹那,就和黑牛的蹄子,发生了一种应该称之为亲密的接触,然后……然后这只兔子,就被踢飞出去了一百多丈。

    几乎,这兔子就是流星一般的倒飞了出去。

    巨大的黑牛,本身就给人一种力大无穷的感觉,他现在全力踢出的一蹄,里面隐含的力量,可想而知。

    别说一只兔子,恐怕就是一般的凶兽,在这黑牛的蹄子下,也唯有死路一条。

    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白色的兔子在落地的刹那,不但没有成为肉泥,相反它还变成了一只金色的,只有巴掌大小的小猫。(。)

    PS  第一更,有点晚了,求原谅,嘎嘎,星期天,相信兄弟们会原谅猫的,另外求票票呃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