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四一章 无知者无畏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妈的,这是什么垃圾食物,兽肉,脏兮兮,臭烘烘的兽肉,你……你们竟然让老子吃这个!”

    郑谨泷扬着手中的一条不知名的野兽的腿,声音之中带着咆哮的味道“知道不知道,少爷我以往,只吃会宾楼的山珍海味,这些东西,连少爷的仆人都不吃。”

    “不对,是这些东西,连少爷的仆人看都不看。”

    被郑谨泷咆哮的,是一个身上衣衫有些褴褛的汉子,他对于郑谨泷的咆哮,并没有放在心上,而是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一块兽肉。

    如果能够将这块肉吃下去的话,那一定是非常非常美的美味,只不过兽肉这种每天打猎得到并不是太多的东西,只有家族中的武士每天才能够分到一小块。

    同时,他内心里,对于郑谨泷也是一肚子腹诽,这郑谨泷的修为,虽然已经达到了十一品武者的级别,但是他算是什么家族的武士,成天就是坐在山石上晒太阳,根本就不能履行一个家族武者的义务。

    对于这样一个鸟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扔出去自生自灭。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人家父亲是家族的三长老,再加上他哥哥已经突破了九品,成为了家族第一个九品少年强者,可以说整个郑家,以后都是人家说了算。

    “少爷跟你说话的时候,你竟然敢摇头,你什么意思,你看不上我是不是?”郑谨泷的话锋一转,陡然大声的骂道。

    这声音,让那正在听郑谨泷说话的管事一愣,虽然他心中也很是看不上郑谨泷,但是他心里也清楚这家伙最好的就是面子,所以就算自己一百个看不上他,却也不能表现出来。

    自己不可能摇头啊!

    就在他疑惑的时候,就见郑谨泷已经冲到一个少年武者的身前,大声的咆哮着。

    那少年武者紧紧的攥着拳头。双眸之中,更有一种要冒火的冲动,对于这少年武者,管事也认识。知道这孩子的脾性,向来直来直去,是藏不住心头怒气的。

    少年修为不错,但是和郑谨泷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小玄子。还不给谨泷少爷赔礼道歉,我告诉你!如果你再惹谨泷少爷麻烦,今天就没有饭吃。”

    管事说话间,来到那少年武者身前,搓着手道“谨泷少爷您大人有大量,别跟这小子一般见识。”

    “呵呵,还护上了,你算什么东西。”郑谨泷一挥手,一个耳光,直接打在了那管事的脸上。

    作为郑家的管事之一。被打的管事也算是有脸面的人,更何况他的年龄,也快五十岁了,被人这样的责打,却是多少年都没有了。

    不过管事的人情世故,却不是一个孩子能比的,他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笑容的朝着郑谨泷道“二少爷打的对,是小的们不对,我回去一定好好责罚他。”

    “鲁叔。你被这样一个王八蛋欺负,您能忍,我忍不了,郑谨泷。都是郑家的人,你凭什么欺负人?”

    “族长在来到这孤竹山的时候,就已经说了,咱们郑家,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候,每一个人。都要为郑家的存亡,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别说是你了,就是十三岁以上的小孩子,都已经加入了家族的狩猎队,可是你这么大的年纪,却躲在山洞里无所事事,什么都不干!”

    “你知不知道,这一只野鹑兽,是达哥用性命拼过来的,当时祁家的人在看到咱们射到这野鹑兽的时候,出面争抢,达哥为了将这野鹑兽夺过来,和祁家的祁老五,一连拼了十三刀。”

    “现在达哥还生死不知,你……你竟然嫌弃他打到的食物,你还是不是人!”

    管事在少年武者咆哮的时候,还准备拦住他,但是当少年说了一半的时候,他停了阻止的动作。

    他那久经世故,看上去充满了圆滑的眼睛,在这一刻,更是充溢出了一滴滴泪痕。

    因为他知道,那个被少年称为达哥的年轻人,已经永远的去了,在这缺医少药的地方,少年身上七处夺命的伤势,让少年永远的去了!

    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而郑谨泷的脸色,也变的更加的难看,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自己竟会被一个小孩子咆哮。

    在听到这咆哮的时候,他的心里并没有丝毫的羞愧,他升起的,是愤怒,是觉得自己这样的存在,竟然被一个小少年给咆哮的愤怒。

    “好小子,你竟然敢对我咆哮,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这世上有些人,不是你这种小子能够惹得起的。”

    “那个什么达哥,他死了也就死了,他死了,只能怨他学艺不精,另外我为什么不参与打猎,我告诉你,就因为我生来,就比你这种东西高一等。”

    “不对,我比你高的,何止是一等?我比你高十等,百等!”

    “下贱的东西,你还想翻了天不是,今天老子就好好教训一下你。”

    少年武者的眼眸,也升起了熊熊的怒火,他手指着郑谨泷道“你是比我高一等,可是你和鸣少比,你算得了什么东西?要不是鸣少离开,这里有你们家说话的份儿吗!”

    要说郑谨泷最忌讳的是谁?那自然是郑鸣两个字,虽然在所有人的眼中,他根本就不配和郑鸣相提并论,但是郑谨泷却不允许有人在他的面前提郑鸣。

    “你找死,呵呵,看来你是心念郑鸣那个叛徒,我告诉你,别想郑鸣了,郑鸣完蛋了,知不知道,他惹了滔天大祸,他死定了!”

    说到这里,郑谨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他朝着四周一指道“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放着好好的府城不住,屁颠屁颠的跑到山上来么,都是因为郑鸣!”

    “他杀了不该杀的人,连王朝的大世家都乖乖的躲起来,谁也惹不起的大世家,你明白了吗?”

    “他,还有他的家人。那些跟着他跑到定州,想要找一个好出身,而背叛了家族的人,全都死定了!”

    “你小子要是现在愿意去定州。我这就放你过去,但是只要你过去的话,等待你的,就是死亡。”

    对于为什么躲在山林,郑家大部分人都知道。因为有一场大的灾难要来临,因为天狼原的天狼九旗要攻入大晋王朝。

    但是因为家族长老的吩咐,所以因为郑鸣诛杀天狼原使者的原因,却只限于一些高层知道。

    毕竟,郑工玄的身边,已经有不少郑家的人去投靠,如果让他们知道原因,对家族的这次逃难,没有任何的好处。

    少年武者顿时一愣,他迟疑了瞬间。就充满了坚持的道“就算是滔天大难,也难不住鸣少。”

    “小玄说得对,鸣少是无敌的,即使碰上什么滔天大难,也是万万难不倒的。”

    一些支持郑鸣的年轻人,声音之中充满了坚定的道,但是郑谨泷却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道“真是无知者无畏,你们不知道天狼九旗是什么,但是你们应该明白,连司空皇族和王谢世家都躲起来的力量。该有多强。”

    “你们休要再异想天开了,郑鸣这一次,是真的死定了。”

    “他已经没有翻身的机会了,哈哈哈。你们应该庆幸,没有偷偷的脱离家族去投靠郑家,要不然,现在死的人,就有你们!”

    郑谨泷的话,让大多数人都沉默了。就算是刚才,他们开口支撑郑鸣的时候,实际上他们也都知道,郑鸣不一定能够抗得过这场祸事。

    毕竟,整个府里面的世家都开始逃难,可想而知,这场灾祸,能大到什么程度。

    “我相信鸣少,他是不会倒下的!”只有少年小玄,依旧在坚持!

    郑谨泷朝着少年轻蔑的一笑,这一刻,他心中的怒气一下子消失了不少,因为他觉得,今日自己找回了不少以往失去的颜面。

    虽然那个人不在眼前,但是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宣布他的死期,打破这些人的梦想,实在是一件让自己爽快不已的事情。

    “不但郑鸣,郑工玄,郑亨,还有跑到郑家舔脚跟的郑虎,他们都死定了!”

    “他们都逃不了,他们统统都要死在天狼九旗的狙击之下,他们都要死无葬身之地。”

    就好像一片阴影笼罩天地,在郑谨泷的话刚刚说完的时候,在场的人脸色都变的越加的难看。

    “前面是谁,快去通知族长和太上长老,大难过去了,天狼九旗……天狼九旗被鸣少一剑歼灭了。”

    一个急促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这声音是那样的紧急,又是那样的欢喜。

    听到这话语的第一感觉,郑谨泷就觉得自己的脸一阵火辣辣的,但是随即,他就有一种想要笑的冲动。

    天狼九旗,被郑鸣给一剑歼灭了?这简直就是天下最好笑的笑话,说这个谎话的人,简直就是天下最大的傻子。

    因为,天狼九旗是什么,他自己清清楚楚,那可是十万狼骑,听说里面最弱的人,都有五品武者的战力。

    五品武者是什么,五品武者就是一个府里面最强的存在,在他们郑家眼中,一个五品武者,就是高高在上,让他们难以抗拒的存在。

    十万五品以上强者,被郑鸣一剑给扫平了?他郑鸣是谁,他怎么可能做到这些。

    “哈哈哈,失心疯,这人一定是得了失心疯,要不然他怎么敢这么说话,哈哈哈!”

    说到这里,郑谨泷迈步向外走道“我倒要看看,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谎言。”

    “不对,是脑残的谎言!”

    郑谨泷迈步走过去,其他人也跟着走过去,他们顺着声音的方位,来到了二十多丈远的一个灌木丛中,此刻在这灌木丛中,正有一个人好像一滩泥一般的躺在地上。

    看到这个人的时候,郑谨泷就觉得自己的眼睛好像有些不够用,但是当他仔细一看,却发现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倒地的人,居然是他的父亲郑杳!(。)

    PS  求推荐收藏订阅月票支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