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四三章 狼帝勐贲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巨狼腾空,呼啸而去,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冲出了数百丈,而在巨狼的身后,齐刷刷的有上千条巨狼紧紧跟随。

    作为统治一方的天狼原的狼帝,在多数人的想法之中,勐贲就算没有住在高大的宫殿之中,也要住在用黄金和最华丽的皮毛做成的大帐之中。

    但实际上,那个能够在天荒之地,让不少种族闻名丧胆的人物,就站在一个简陋的洞口看着夕阳。

    粗麻做成的长衫,虽然已经洗涤的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但是却干净异常。

    瘦削的身材,平淡无奇的目光,一切的一切,让人看上去,就觉得这人是世间最平凡的中年人一般。

    但是你要是仔细的观察,就会发现这个人的手掌特别的大,比普通人手掌的一倍还要大一点。

    满是茧子的手掌,给人一种历经沧桑的感觉,但是在他站在夕阳下的时候,却给人一种奇特的感觉,那就是这个人并不是以凶残闻名的狼,而是一个智者,一个武者。

    “你来了。”在天狼左祭恭敬的站在自己身后半刻钟之后,终于从那落了山的夕阳收回目光的狼帝勐贲,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平静的道。

    “拜见大帝!”在第二残狼等人面前,天狼左祭无疑是高傲的,但是此刻,他面对狼帝勐贲,却显得异常的恭敬。

    这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恭敬,是一种不用丝毫做作,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恭敬。

    “残狼他们是怎么死的?”勐贲并没有说免礼之类的话语,而是声音低沉的问道。

    对于狼帝勐贲知道第二残狼等人的死亡,天狼左祭并不觉得意外,在他看来。如果勐贲不知道第二残狼等人的死亡,那才奇怪。

    并不是说,狼帝勐贲有其他的消息渠道,而是因为勐贲的身上。拥有一种其他人没有的感应力,只要有三品以上凶兽的狼死亡,他都能够感觉的到。

    这是一种可怕的感觉,作用并不只是在三品以上凶兽的死亡上,在天荒之地。天狼原并不是最为强大的种族,狼帝勐贲靠着这种可怕的直觉,不知道为天狼原躲避了多少灾难。

    “一剑,被人一剑斩杀!”天狼左祭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恐惧的道“那一剑,好像隐含着无穷的力量,在那一剑挥出的时候,我觉得虚空都被斩断了。”

    “属下后来自己推演了一下,就算是我自己处在那一剑之下,同样是有死无生。”

    勐贲没有说话。而是缓缓的转过头来,他定定的看着天狼左祭,那本来看上去浑浊的目光,在刹那间闪出了一道蓝光。

    这蓝色的光芒直入天狼左祭的心神,让天狼左祭就觉得自己的心在颤抖。

    “那一剑,是郑鸣挥出的,就是那个斩杀了曾不的郑鸣。”天狼左祭在勐贲的目光下,通体颤抖,他的话语,说的更是没有了以往的冷静。

    勐贲没有说话。他的眼眸,却在这一刻,生出了无穷的变化,而天狼左祭就觉得当天发生的一幕。开始在他的心头,不断的旋转。

    特别那一剑,那惊天动地,让他肝胆俱裂的一剑,就好像不断回放的电影,在他的脑海中一次又一次的出现。

    五次。十次,百次……

    天狼左祭有一种想要崩溃感觉的时候,那一剑的情况,才没有再出现,但是这一刻的天狼左祭,就觉得自己的脑海,已经开始嗡嗡作响。

    “嗷呜呜!”

    在狼帝勐贲面前,作为左祭的他,从来都没有如此的失礼过,但是这一次,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因为他清楚,如果自己再这样下去的话,整个人一定会崩溃。

    一阵疯狂的咆哮,终于让天狼左祭平静了下来,就在他准备向狼帝勐贲请罪的时候,却见勐贲的胸襟前,多了一片血红。

    这血红在勐贲那雪白的麻布衣服上,是如此的刺眼,是如此的让人恐惧。

    勐贲受伤了,而且受的还不是普通的伤势,一时间天狼左祭心中的恐惧越加的多了起来。

    “好恐怖的一剑啊!”

    勐贲的脸上,却带着笑容,他朝着天狼左祭轻轻的一摆手道“就算是我,面对这一剑,恐怕也是死路一条。”

    “这样的人物,就算是身体没有进入跃凡境,他对天地真意的领悟,也达到了一个常人不能企及的高度。”

    说到此处,勐贲的眼眸中生出了一丝汹涌的战意,在这战意之下,天狼左祭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这汹涌的战意所束缚,他想要大吼,但是他甚至觉得自己连嘴巴都睁不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狼帝勐贲这才收拢自己的杀机,他好像在这一刻,又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

    但是,在下一刻,他却突然出手了!不,这一刻的勐贲,应该说出爪才对,就见他轻轻的挥动手掌,朝着那百丈外的山坡用力的一抓。

    这一抓,看似普通,但是伴随着这一抓之力,一块足足有二十丈方圆的巨石,被勐贲一爪抓成了碎粉。

    天狼左祭看着勐贲的出手,就觉得自己的喉头发紧,他自然知道勐贲这一手的意思,但是却没有想到,此刻的勐贲,出手竟然如此的强大。

    伪跃凡之力!

    虽然没有将自己体内的真气转化为更加强大的真元,但是却已经将领悟出来的真意凝结成为实物。

    勐贲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达到了伪跃凡的境界,只不过今日的他,好像比以往更进步了不少。

    难道这些进步,都是因为那一剑?

    “你觉得光凭那少年的实力,他真的能够挥出那一剑吗?”狼帝勐贲的声音,平静无比。

    天狼左祭犹豫了瞬间,就坚定的摇头道“虽然那个少年是大晋王朝最大的天才人物,但是我觉得,就凭他。他挥不出那惊天动地的一剑。”

    “铭器,或者是禁忌铭器!”勐贲说完,就将目光落在天狼左祭的身上道“看来这一次,我们真的是踢到了铁板上。”

    天狼左祭的心中。同样有这样的想法,而且他觉得,自己等人这一次踢到的,是一个巨大的铁板。

    十万狼骑,那简直就是天狼原一半的力量。而一旦十万狼骑被灭的消息传出,说不定天狼原就变的无比的危险。

    那些早年被勐贲征服的部落,那些本来和天狼原都敌对的实力,绝对不会放过一次如此好的机会。

    作为天狼左祭,他之所以急匆匆的来找狼帝勐贲,最主要的,就是看勐贲如何的抉择。

    毕竟,这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狼帝,十万狼骑被灭的消息,是掩藏不住的。金豹部落和赤天虎他们,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终于,天狼左祭说出了自己担忧的事情,他的眼眸中,充满了担忧的看着勐贲。

    勐贲摆了摆手道“他们倒是不用太担心,我可以应付的了他们,只要我在,天狼原就没事!”

    我在就无事,这是一种何其强大的信心,但是听着勐贲的话。却不会让人有丝毫此人在吹嘘的感觉。

    并不是因为他是狼帝,而是他身上的气势,让人不知不觉之间,就能够产生一种由衷的信服感。

    “那郑鸣这边怎么办?”天狼左祭说到郑鸣两个字。话语中带着一丝不甘心。

    勐贲淡淡的道“还能怎么办?既然咱们惹不起那个人,就只有老老实实的认输。”说到此处,他朝着天狼左祭一挥手道“你等一下,去我的宝库,选一些天材地宝,然后大张旗鼓的送给郑鸣。”

    认输。送礼!

    这四个字,让天狼左祭一时间就感到懵了,虽然他已经见识到了那一剑的强大,但是在他的心中,依旧有一种坚持,一种骄傲,一种属于天狼原对大晋王朝的骄傲。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对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看在眼里的存在送礼。

    “陛下,我们以后不招惹郑鸣就是了,去给他送礼,完全没有那个必要,毕竟我们十万狼骑,可是全都死在他的手中。”

    勐贲淡淡的看了天狼左祭一眼,而后冷冷的道“做错了事,总是要付出代价不是。”

    “更何况,我们不为敌的,并不只是郑鸣,还有郑鸣身后的实力,现在咱们天狼原已经到了多事之秋,能够少一个对手,还是好的。”

    “去吧!”挥手的勐贲,眼眸中带着一丝决绝,天狼左祭清楚,一旦狼帝露出这个神色,那就是他的决定,已经到了不容置疑的地步。

    “是,陛下。”天狼左祭恭敬的朝着勐贲行了一礼,然后往远方走去,只不过他的步伐,有些蹒跚。

    勐贲没有说话,等天狼左祭完全离去之后,他才缓缓的走入了自己的洞穴之中。

    这真的是一个洞穴,除了一些茅草之外,唯一能够给人一种生活气息的,就是一个石头做成的桌子。

    而在这石头做成的桌子上方,放着一个雕刻着各种花纹的石头镜子,看上去很像这个洞穴之中最值钱的东西。

    勐贲看着那镜子,沉吟了瞬间,猛的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催动内气,逼出了一滴血滴在了那石头镜子上。

    石头镜子在鲜血落下的瞬间,生出了一点点细密的纹路,这些纹路密密麻麻,给人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勐贲静静的等待着,他那以往都是古井无波的脸上,生出了一丝温柔的笑容。

    一刻钟过后,那宝镜之中,终于出现了一个头像,这是一个美丽的女子,一个充满了野性的美丽女子。

    这个女子,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她那张狭长的,犹如狼一般的眼睛。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PS  第二更奉上,一年没有几次的双倍,就要结束了,呼呼,兄弟们,给俺点力量,让俺激动一把啊!今天还有一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