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九六章 跪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大宗师,成名多年的一品大宗师,不愧是能够支撑起一个国家的存在。

    郑鸣没有机会了,他不可能在三招之内,将司空象拿下,也就是说,这一次,他只能放司空象离去。

    或者说,从一开始,郑鸣就已经打定主意,要放司空象一条生路。

    在所有人的眼中,郑鸣只要不动,司空象绝对不会率先出手,所以更多的目光,都落在郑鸣的手中,他们等待着郑鸣对司空象的雷霆一击。

    郑鸣很平静,从郑鸣的神色上,根本就看不出,郑鸣做什么准备,但是,当郑鸣将手中的重剑缓缓举起的时候,不少人都感到了一种犹如泰山压顶般的感觉。

    这一剑,必定是石破天惊!

    就在不少人心中生出这个念头的瞬间,郑鸣手中的六棱重剑,已经朝着司空象狠狠的劈落下去。

    这一剑,并不快,甚至在很多人的眼中,这一剑,还有点慢,但是这种慢,落在大宗师们的眼中,却让他们看向郑鸣的神色,越发的多了一丝郑重。

    慢和快,同样是剑法的两种心诀,一般来说,剑法越是熟练,剑法也就越快。

    甚至还有一种说法,叫做天下剑法,唯快不破!

    但是在这些大宗师的眼中,和快相比,慢更难缠。慢和重,是相辅相成的,唯有慢,才能够承受其重。

    司空象本来郑重的神色,一下子变成了凝重。虽然好像两者好像一种意思,但是这之中的差距,却是十万八千里。

    也就在这一刻,司空象才深切的意识到,郑鸣并没有放他一马的想法,他说的三招,是要在三招之内,要自己的性命。

    如果说刚才,他觉得郑鸣不使用禁器,三招要自己的性命是一种笑话的话,那么现在,他真的感到一种死亡的威胁。

    郑鸣这一剑很简单,但是司空象觉得,自己现在,能够做的,唯有硬碰。因为郑鸣这一剑,看似简单,但是实际上,已经包围了他所有后退的可能。

    一退,就是死!

    这是司空象心中所想,当他心头最后一丝侥幸被祛除的时候,隐藏在司空象心灵深处的凶残,在这一刻也开始爆发起来。

    他挥动手中的照月戟,迎着郑鸣的巨剑,直接挡了过去。那锋利的月牙,在司空象真气的催动下,变的越发明亮,给人一种犹如圆月的感觉。

    他要用这真气聚集的圆月,抵挡郑鸣的一击,他要用自己手中的照月戟,打出司空家族新的道路。

    “当啷啷!”

    震耳欲聋的声音,在整个太坛四周响起,那些警卫在百丈之外的金甲卫士,几乎同时抱头蹲在了地上。

    一滴滴艳红的鲜血,不断的从他们的耳朵之中流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更是让他们痛苦不已。

    虽然,郑鸣和司空象的交手,离他们很远,但是两剑隐含了两人真气兵器的碰撞所形成的声波,依旧不是他们这些刚刚入品的武者可以抵挡的。

    震耳欲聋!

    司空象的身影,朝后一连退了三步,而郑鸣的身形,却只是退了两步,这距离,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差距,但是这却表明,司空象在真气上,比不过郑鸣。

    步入第三品之后,真气就可以沟通天地,在原理上,真气在这一刻,就是无穷无尽,但是实际上,宗师级高手的真气,同样和自己身体的容量有关。

    虽然你可以无穷无尽的吸纳天地之中的灵气转化为真气,但是出手之时,能够使用的真气的总量,却是固定的。

    司空象,这位成名已久的一品大宗师,在真气使用的数量上不如郑鸣,这个情况,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你也接我一招!”司空象厉吼一声,手中的长戟晃动,刹那间,化成了上千道淡金色的光辉,朝着郑鸣直接笼罩了下去。

    没有照月戟的尖,同样没有照月戟的月牙,更没有照月戟的戟杆,一切的一切,在司空象攻击的瞬间,都化成了漫天的银色光华。

    并不是说戟杆和月牙都已经消失,而是所有的一切,都因为太快,所以看不清楚他们在哪里。

    “司空老鬼的这一招月辉,比之以往进步不少啊!”王家老祖看着那漫天的月辉,心中充满了期待。

    他无比的期待,司空象这一招,能够将郑鸣一招斩杀,只要斩杀了郑鸣,就算是司空家族承担灭族的责任,和他王家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反而,因为司空象灭杀了郑鸣,帮着他们王家,躲过了一场巨大的灾难。

    郑鸣这一刻,最好的手段,是防守,防守自己四周的要害,阻拦那漫天的月华。

    可是,郑鸣并没有阻拦漫天的月辉,他手中四尺多长的六棱重剑,依旧做出了劈斩的招式。

    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劈斩比上一次更慢,在那漫天的月华接近郑鸣的时候,他的剑才高高的昂起。

    以这样的招式,来阻拦犹如月辉一般的剑法,在所有人的眼中,这简直就是找死,甚至是死无葬身之地。

    但是,当那月华接近郑鸣的长剑时,却陡然一点点的消散开来,最终,所有的月华,只剩下了三个小小的月牙。

    “重字真意,是重字真意!”有一品大宗师看着那依旧缓缓下落的重剑,大为惊恐的说道。

    也就在这一刻,一些人就觉得自己的四周,好像出现了沼泽,让自己动弹起来,无比的难受。

    三个小小的月牙,在落向郑鸣的瞬间,速度已经慢了数倍,但是三个月牙不但在下落,而且并没有消散的迹象。

    这已经不是靠着速度来维持的招式,这里面,有司空象对真意,特别是对寒月之意的理解。

    “三潭映月,这是三潭映月!”谢家老祖的声音,陡然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不少在场的人听到谢家老祖的惊呼,就已经明白谢家老祖打的究竟是什么主意。

    他喊破这三潭映月,就是想给郑鸣提醒,提醒这里面,究竟隐含着什么样的变化。

    三潭映月,只有一月是真,其他两月,都是假的,但是要想分清三月的真假,却是难上加难。

    郑鸣手中的六棱重剑,依旧没有施展防守的招式,他的重剑,依旧朝着那三个月牙重重的劈出。

    月牙飞动,朝着郑鸣的六棱重剑晃动,每一个月牙,在这一刻,都变的蹒跚了起来。

    重剑无锋,但是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郑鸣的重剑,没有施展任何的招式,但是它里面隐含的真意,却影响着所有的招式。

    就算是拥有真意的招式,在那巨大的重力之下,也不由得摇曳。

    “三潭映月,三月皆空,名戟照月,实为寒星!”一直都不怎么开口的司空象,陡然喝道。

    这喝声,中气十足,而就在这喝声之中,三个月牙,陡然化成漫天的月影,在那郑鸣巨剑的四周涌动。

    而就在那无数的月影之中,一点寒星,越过月影,越过郑鸣的重剑,朝着郑鸣的心门直接点了过去!

    这一点,快如闪电;这一点,犹如流星下坠,根本寻不到半丝的轨迹,而这一点,是必杀的一点。

    刚刚所有的一切招式,对于司空老祖而言,都是铺垫,他真正的手段,是犹如流星般的这一点!

    这一点,已经达到了快的极致,这一点,让人措手不及,甚至来不及抵挡。

    这同样是一种招式,只不过这种招式,已经脱离了刚才司空象所施展的手段。

    和局外人的惊诧相比,郑鸣此时的感觉,却是更为震动,他觉得,自己此刻面对的,并不是一点星芒,而是一颗流星,一颗犹如闪电一般落下的流星。

    它不但有流星的速度,更有流星的力量,一种冰冷,但是带着毁灭的力量。

    没有人能够在如此快的时间中,确定一刻流星下落的轨迹,因为这里面,隐含着一种划破星空的真意。

    但是就在这流星就要降落的瞬间,郑鸣手中的重剑,缓缓的移动了一指。

    一指,并不是太长,但是一指,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

    清脆如钟鸣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耳边回荡,而就在这回荡之中,照月戟的戟尖,重重的击打在了郑鸣六棱重剑的一个棱上。

    而伴随着这一声,郑鸣和司空象之间的战斗,好像已经接近了尾声。

    那三潭印月之中飞出的流星,就是照月戟的戟尖。而在所有人的眼中,几乎难以躲避的一招,被郑鸣挡住了。

    司空得训这一刻,就觉得自己好像大松了一口气,他恐怕是在场之中,修为最低的人。

    之所以能够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他自己被司空象赏识,带到大晋王朝的京城,增长一下见识。

    同样,还有另外一个意思,司空象没有说,但是司空得训已经悟了出来,这个意思很简单,那就是不要忘记今日司空家族的耻辱,要以此为戒,将司空家族,带到更加辉煌的明天。

    这些,都是司空得训能够想到的。不过在他见识了上门的强大,在他感到自己家族还有巨大希望的时候,事情发生了犹如戏剧般的逆转。

    神宫,不知道来自何处的神宫,就好像驱逐一条野狗一般,将那高高在上的上门来人给驱逐走了。他是给郑鸣撑腰的,所以一切人,在这一刻,统统的跪了。

    对,就是跪了,虽然这个词语,形容那些尊长,好像并不是太合适,但是司空得训却觉得,也只有这个词,才最为贴切。

    上到各国的代表,下到大晋王朝的各大贵族,都恨不得跪下舔郑鸣的靴子底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