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四九七章 留头再走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众人都已经意识到了郑鸣后台的强大,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没有胆量反抗。就连自己那个对郑鸣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郑鸣吞下去的司空象老祖,都跪在了郑鸣的脚下。

    而这一切,为的就是保住自己家族的一丝血脉。

    郑鸣的三招之约,在司空得训看来,就是对自己家族的宽恕,但是随着两个人的动手,司空得训感到一种汹汹的杀意。

    无论是郑鸣,还是司空象老祖的出手,都让他感觉到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无论是那明月,还是从三个明月之中飞出的流星,都让他从心中感到恐惧。

    他觉得,自己在面对这两个人的时候,恐怕连动手的能力都没有。

    第二招已过,再过一招,他们司空家族,就可以平平安安的生存下去,等待下一个时机的到来。

    可是,就在他等待两个人第三次交手的时候,他陡然就感到四周的温度,一下子降低了很多。

    不,应该说,一下子就有一种透心蚀骨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无比的恐惧,这种感觉,让他的心在颤抖。

    他感到自己的血液,自己的一切,都已经被这突然降临的寒冷所冻住。

    他的真气,他的修为,这一刻半点都动用不了,他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睛都动不了。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对付对手,那简直就和待宰的猪羊没有任何的区别。

    好在他的眼眸正落在郑鸣和司空象老祖的交战上,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司空得训看清了眼前是什么情况。

    一块足足有两丈方圆的玄冰,出现在了郑鸣和司空象之间,不,应该说是顺着司空象的戟尖,笼罩在了郑鸣的身上。

    郑鸣整个人,被封在了冰块之中,而施展这一招的,就是司空象。

    “冰封三千里,这是司空象参悟的玄冰真意,在比斗之中,可以将自己四周百丈之内,笼罩在寒冰的封锁之中。”

    王家老祖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忐忑,他的双手,紧紧的攥着,想要说话,却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郑鸣已经被寒冰所封,如果不尽快解开那玄冰,郑鸣接下来,就只有死路一条。

    一品强者,参悟的天地真意,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可是,司空象会杀郑鸣吗?没有人知道答案。虽然司空象为了家族好像不敢杀郑鸣,但是刚才的情形,好像是郑鸣准备三招之内,解决司空象。

    作为一方的老祖,司空象绝对不是一个束手待毙之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在最后,施展出这冰封三千里的奥义。

    “司空兄,手下留情,为子孙考虑啊!”一个老者,无比悲痛的喊道。

    在这喊声之中,老者腾空而起,朝着司空象直冲而去,这老者的速度很快。

    也就是一个刹那,老者已经化成了十数个身影,那奔走的最快的身影,更是顷刻间就来到了离司空象十丈的位置。

    这老者对风的真意,领悟的觉得超过一般人。可是他虽然快,但是司空象更具有距离的优势。

    “去死!”司空象狠狠的说出了这两个字,然后他手中的照月戟,狠狠扬起,朝着郑鸣直接劈了下去。

    那犹如残月般的戟刃,在这劈落的瞬间,就好像一下子胀大了十数倍一般。

    炽烈的光芒,带着无坚不摧的寒意,隐含的是,让天地为之变色的力量。

    可是,就在这一劈要落下的瞬间,那好像已经被封在了寒冰之中的郑鸣,突然间动了!

    瞬间变得通体赤红的郑鸣,上前跨了一步,他手中的巨剑,同样朝着那照月戟横扫了过去。

    汹汹的赤红光芒之下,郑鸣整个人就好像一个战神,一个催动着无穷力量的战神。

    这力量狂暴霸道,这力量蓬勃而出,横扫乾坤。

    红日照大千之力,郑鸣体内,所有穴位和丹田之中的红日照大千之力,再加上九震破山法门所聚集的,足足有五倍的力量。

    这些力量,汇聚在了六棱重剑上,让郑鸣直接的,霸道无比的横劈出了一剑。

    剑和戟,寒冰和烈日,在虚空之中碰撞,两者瞬间交融,那炽烈的光芒,照得人的眼睛,都有点睁不开。

    司空得训想要闭上眼睛,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在这炽烈的光芒之下,已经有些受伤,如果一直看下去的话,甚至有可能,他的眼睛会瞎掉。

    但是,眼睛虽然是他自己的,但是并不是他想闭上,就能够闭上的,他的身体的每一部分,此刻都动不了。他的肌肤,一会冷如寒冰,一会又有被灼伤的感觉。

    他觉得时间过的很慢,那无尽的炽烈,让他整个人觉得无比的难受,可是,他此刻能够做的,只有等待。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空得训感到自己的身体终于能够动弹了,他赶忙朝着刚才光芒最为炽烈的地方看去,他要看到自己家老祖的情形。

    没有人,怎么……

    当司空得训这个念头升起的时候,他的眼睛看到了地下,在他看到的地下,司空象的身体,已经从中间被分成了两段。

    那还没有消失的寒冰,冻住了司空象身体内的血液,让它们半点都没有流出来。

    而那照月戟,变成了两个。

    两个照月戟?这一定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要不然怎么会看到两个照月戟。

    象老祖没有事,象老祖没有死,象老祖还活着,他们司空皇族,绝对不会出任何的问题。

    可是,就在司空得训的心中升起汹汹希望的时候,却听有人话语中带着一丝惊颤的道“好霸道的一剑!”

    “是啊,这照月戟乃是地底寒铁铸造而成的一品宝刃,竟然会被他一剑劈开,这实在是……”

    “不是劈开,是从中间刨成了两个,这并不只是剑的问题,这其中,更有……”

    照月戟是老祖的武器,他们怎么说,老祖的照月戟,被从中间分开,难道刚才自己并不是眼睛坏了,而是……

    司空得训再次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就见自家象老祖的身体,已经在冰封中化成两段,而那照月戟,依旧是两个。只不过这一刻,他终于看到了照月戟的不同。

    从侧面看,照月戟本来犹如鸭蛋粗细的枪杆,这一刻,已经变成了半圆,整整齐齐的半圆。

    司空得训的脑子嗡了一下子,他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是事实却是,这就是真的。

    “这……这怎么可能,那照月戟怎么可能会被……”颤抖着,司空得训想要将自己的意思说出来。可是,他此刻,已经有点说不出话来。

    他的目光,看向司空象尸体的前方。他看到的,是一个依旧赤红的身影。这身影手持巨剑,目视前方。

    他可以想象,刚才就是这个身影,以一种无可阻挡之势,直接将司空象劈成两段,然后大踏步向前。

    这个身影虽然就在自己的不远处,但是司空得训却觉得,这个身影,就好像一座山峰。

    一座让自己感到难以逾越的山峰!

    就在司空得训脑袋一片空白的时候,他眼中赤红色的山峰动了,动的很慢,但是伴随着他轻轻的伸展手臂,四周的虚空,都好像跟着他转动了一般。

    无数的目光,此时都紧紧的盯着这个身影,他们都紧紧的闭着呼吸,等待着这个身影最终的决断。

    “哥哥没有事情,哥哥没有事情!”郑小璇兴奋不已的用手掌在小金猫的身上捶了两下,大声的欢呼起来。

    她刚才的心,都已经跳到了嗓子眼,现在那种紧张已经过去,自然欣喜不已。至于小金猫,自然就成为了她发泄情绪的最好道具。

    小金猫有点鄙视的看着郑小璇,等郑小璇平静下来的时候,小金猫才鄙视的道“不就是力气大一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喵可以将那家伙撕成碎片。”

    说话间,用力挥动了一下自己爪子,想要展示自己威武的小金猫,显得越加的可爱。

    “还有一招,你来替他接吧!”郑鸣在这一刻,剑指王家老祖,声音冰冷。

    司空象的死,让王家老祖心里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虽然两个人没有那么深的交情,但是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也让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奇异的变化。

    尽管他们都恨不得对方死掉,但是此时看到多年的对手,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别人的手中,他们的心中,还有那么一丝的悲凉。

    不错,就是悲凉!

    不过让王家老祖心中更加悲凉的是,郑鸣在这个时候,竟然剑指自己。

    “这一招他没有接下,你来吧!”

    这句话,硬的好像石头一般,从这句话之中,王家老祖听不出任何能够讨价还价的余地。而且,他从这句话之中,感受到了属于郑鸣的,那浓浓的杀意!

    他的心神为之本能的一颤,他觉得自己面对郑鸣的攻击,根本就没有抵挡的可能。

    身上闪烁着赤红光芒,那犹如铁棍一般的巨剑高举的郑鸣,整个人,这一刻都好像一个神,一个要疯狂杀戮的战神。

    虽然王家对他来说,真的很重要,但是再重要,王家也只是他所在的家族,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他的性命。

    所以,没有任何的犹豫,王家老祖腾空而起,朝着远处仓皇逃窜。

    不战而逃,这对于一个一品大宗师而言,是最为侮辱的事情,可是此刻,王家老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郑鸣看着逃窜的王家老祖,迟疑了瞬间,整个人就催剑而起,化成一道闪电,朝着王家老祖狠狠的追击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