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二零章 众脉聚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萧灵的动作很明白,就是要拉着郑鸣走。他刚刚调笑房匀柏很高兴,但是他更希望能够透过踩压一下这个年轻的宗主,让自己的名头更上一层楼。

    可惜,就在他的手掌要落在郑鸣手臂上的刹那,郑鸣的手臂,已经落在了他的肩头,然后他就觉得一股大力,直接将自己从地上扔了起来。

    “嘭!”

    萧灵的身躯,重重的跌落在了一块石头上,他这一次落地的踪迹是头下脚上,所以他的脑袋上,顿时出现了一堆血迹。

    在萧灵动手的时候,很多人都朝着手看热闹。可是郑鸣这种突然出手,让不少人一愣。

    “以下犯上,真是没有规矩,现在先罚你在地上呆一会,等你师尊来了,在惩处你这孽障!”郑鸣在四周都平静的时候,一副很是有宗主排头的道。

    萧灵想要开口叫骂,却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都在倒流,他别说开口吵嚷,连半个字此刻都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明白,这就是郑鸣实用的手段,自己也真是傻了,光记得这个家伙的宗主当不长,记得他已经成为了万象门一个笑话般的存在,却忘记了他的身份。

    宗主,击败姬元真,修成了青莲剑歌的存在,这两个名头,无论是哪一个,都能够压死自己。

    而就在此时,那些站在萧灵身边的武者,一个个也都反应了过来,郑鸣不但是宗主,而且还是击败了姬元真,破了万象四神经的变态。

    虽然在宗门内,他名声已经臭了,但是他绝对不是自己等小虾米能够招惹的。

    房匀柏此刻,心中除了痛快,还有一点的遗憾,他遗憾这个家伙并没有如自己一般的吃亏。

    相反,他还将来的这帮叫嚷的家伙,硬生生的给镇住,这些家伙也是软蛋,刚才叫嚷的那么大声,现在怎么不吭声了。

    “宗主,弟子奉了各位首座之命,请宗主去万象殿,商议元石的分配事情。”

    一个稳重的青年从人群之中走出,超郑鸣一抱拳,恭敬的道“您和诸位首座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还请宗主起驾,不要让诸位首座久等!”

    “我是谁?”郑鸣手指着自己的脸,朝着那稳重青年问出了一个很多人听起来,都觉得好笑的问题。

    你是谁,你不是郑鸣吗?你不是那个长天一脉的首座,难道你现在忘了自己的名字吗?

    房匀柏有点懵了,他已经很早就得出结论,自己的这个师尊不靠谱,但是现在看来,此人绝对不是一般的不靠谱,他还没有七老八十,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丢人啊!

    那稳重青年没有想到郑鸣竟然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他犹豫了刹那,还是第一时间的回答道“您是万象门宗主。”

    标准答案,绝对是最标准的答案。郑鸣听了稳重青年的话,呵呵一笑道,脸上露出了一副孺子可教的笑容。

    只不过这种笑容看在四周众人的眼中,却让很多人都觉得,这位万象宗的首座,有点白痴啊!

    “既然知道我是宗主,那整个万象门,就应该以我为主,告诉那些首座,让他们过来来藏经阁!”郑鸣一挥衣袖,声音中带着一丝霸道的说道。

    稳重青年一皱眉头,虽然他刚才承认郑鸣是宗主,但是这并不能说,在他的心中,郑鸣的地位就高于他眼中那让他崇敬的诸位首座。

    让诸位首座来这里,这实在是

    他心中对于郑鸣这种态度,是一万个不爽,但是最终,他还是将这口气压了下去。只不过他此时的口气,已经不如刚才那样的恭敬“宗主,您这样让诸位首座过来,恐怕有点不妥吧?”

    “不妥,那你给我说说,我是宗主,还是你是宗主?在这万象门,什么时候轮到你说不妥!”郑鸣的声音依旧不高,但是这话语之中的意思,却是锋利如刀。

    那稳重青年的脸上,泛起了一股的红晕,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遭受如此的侮辱。

    教训他的人,要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首座,或者是修为比他高太多的长老,他也就认了。

    可是,教训他的,竟然是一个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小的家伙,他只不过占了宗门长辈留下的规矩成为了宗主,他还真的当自己是盘菜。

    他他太欺负人了!

    紧紧的攥着拳头,青年更用一种愤怒的目光看着郑鸣,可惜郑鸣根本就没有理会他。

    “告诉诸位首座,他们要不过来,我就接着闭关了!”郑鸣懒洋洋的声音,让不少人心中更加的难受。

    跟着稳重青年来的一个少年,轻轻的拉了一下稳重青年道“师兄,咱们还是回禀了首座再说。”

    那稳重青年点头,朝着郑鸣看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弟子这就去禀报。”

    上百弟子的身影,快速的离去,但是那些聚集在藏经阁四周的万象山弟子,此刻并没有显得完全减少,甚至还有不少人,紧紧的盯着郑鸣。

    那模样,生怕郑鸣跑了。

    “徒儿,这两天过的如何,有为师罩着你,是不是很风光啊!”郑鸣看着在自己身边的房匀柏,笑着打趣道。

    房匀柏一口老血没有吐出来,自己这两天的日子,那简直就是水深火热。风光,还真的有风有光!

    “师尊啊,在您老人家的关照下,弟子是第一次被如此重视,呜呜,感激不已啊!”

    郑鸣就好像没有听到房匀柏话语中那咬牙切齿的话语般,他拍了拍房匀柏的肩膀道“嗯,这就好,以后的好日子长着呢,你别太飘了。”

    飘,房匀柏在愣了一下之后,明白了这个字的意思,他很想告诉这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师尊,他真的飘不动,而且他现在的情况,已经是下了十八层的地狱。

    “走吧,咱们先进去等着,对了一会你站着我的坐下,也狐假虎威一把!”郑鸣说话间,背着手,昂首离去。

    狐假虎威,自己仗着这位师尊狐假虎威,房匀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他觉得自己的心中,这一刻已经被泪占满了。

    也就是半刻钟的功夫,无数的光影,从远处浩荡而来。这些光影,有飞舟,更有各种飞行的坐骑,甚至还有人直接驾驭着飞行的铭器,快速的飞驰而来。

    浩浩荡荡的气息,压的房匀柏有点喘不过来气,他放眼四望,却见领头的诸人一个个都认识。

    当然,这种认识是他认识人家,而人家并不是认识他,百峰首座,还有那些没有在万象山占据山峰的支脉的首座。

    六七百首座,这些人加起来,几乎就是整个万象山的根基,虽然他们的修为有不小的差异,但是这些人每一个,都能够用一根小手指,将他弄死。

    虽然这些年混的比较惨,但是该有的察言观色,房匀柏还是有的,他一眼就发现,这些首座们,脸上都露着腾腾的煞气。

    不错,就是煞气!

    虽然这煞气并不是针对的他,但是他的心中,还是有些发憷,他清楚,自己师尊让那些高高在上的首座跑过来,已经让这些首座们发怒了。

    本来就要出事的元石分配,现在再加上这些首座们的怒气,这一次,自己那位便宜师尊,绝对是凶多吉少。

    别的不说,宗主的位置,应该是保不住了。

    不做死就不会死,这句话房匀柏觉得非常有道理,而自己那位师尊,现在应该是在做死。

    “你就是他那个徒弟?”一个脸上带着凶相的首座,豁然冲到了房匀柏的近前。他催动的是一对赤红色的羽翼,滚滚的气浪,差点没有将房匀柏给冲倒。

    这个粗壮的男子,房匀柏认识,而当他认出这个人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的脚肚子在转筋。

    马经弘,这位好像野兽一般的家伙,就是众多首座之中,脾气最不好的马经弘。

    听说当年江远当宗主的时候,他就因为一言不合,和江远顶了起来。现在他被郑鸣直接的,粗鲁无比的在碧波潭吊了三天,想来对郑鸣的恨意已经达到了顶点。

    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站在这里不进入藏经阁,哪里有郑鸣那个混蛋,也不用我在这里承受马经弘的压力。

    “弟子弟子正是房匀柏。”这几个字说出去之后,房匀柏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就要软在地上。

    “马经弘,你要干什么?”淡淡的声音响起,这声音虽然评级你个,但是却让马经弘的气势一收。

    重新站稳的房匀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他扭头看去,就见一个健硕老者正看着自己。

    张云天,那个和长天峰有交情的落云一脉的首座,也就是他,将马经弘给吊在碧波潭三日。

    可以说,在整个宗门内,唯一可能支持自己便宜师尊的,就是这个人,要是他能够收自己为徒,让自己进入落云一脉,该多好啊!

    “哈哈,不干什么,就是听说咱们的宗主大人收了一个好弟子,所以见猎心喜,哈哈哈哈!”

    “我还以为咱们的大宗主没有收到萧师兄这个弟子,一定会收一个不错的弟子,没有想到啊,咱们这位掌门大人,还真的是有点不着调啊!”

    不着调三个字,马经弘说的无比的响亮,然后更是发出了一阵仰天的大笑。

    张云天的脸色一变,不过他并没有在说话,而是平静的落在地上,像是等待着什么。

    “诸位,咱们这次过来,是商议今年元石发放的事情,至于其他的事情,还是以后再议吧!”宋舒云从他自己坐下的一匹飞龙兽上走下,笑着说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