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二一章 逼你亮相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虽然万象一脉已经不是宗主,但是依旧有太多人愿意给宋舒云面子,更何况现在他们过来,为的可不就是那元石嘛。

    元石不够,这一次恐怕比去年发放的元石还要少的消息,早就传的沸沸扬扬。所以这些各脉的首座,都已经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多弄一些元石。

    “走,咱们去找宗主!”

    七八百人,浩浩荡荡犹如潮水,朝着藏经阁涌了过去,看着这些人,房匀柏脑门上的汗水更多了起来。此时他的心中,也更多了一个想法。

    万象山之所以越来越弱,和这么多支脉也不是没有关系,毕竟人太多了。

    本来房匀柏不准备进去,他准备找个地方,小心的眯起来,可惜那些看热闹的弟子,并不准备就这样放了他这个掌门弟子。

    “哎呀,掌门大弟子,宗主大人还等着您过去伺候,您怎么能够不进去呢?”

    “就是,你是我们万象山的少宗主,您要是不过来的话,呜呜,我们万象山就麻烦了。”

    “是啊,师兄您还是请进去吧,宗主还等着您去伺候呢?”

    七八个人说话间,就将房匀柏给推进了藏经阁之内。

    藏经阁房匀柏无比的熟悉,以往这里就算是老鼠都少得可怜,可是现在,这里却有点小拥挤。

    郑鸣大大咧咧的坐在他平时做的椅子上,正笑吟吟的看着涌入的各位首座。那张笑脸,笑的是那样的灿烂,那样的无害。

    他究竟知不知道,今天他这个宗主,就要到头了。

    “都来了,虽然我这个宗主还没有举行正式的继位大典,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诸位都在这里,更不能坏了祖师留下的规矩,都参拜一下吧!”

    郑鸣的声音,在这个时候,陡然响了起来。

    房匀柏就觉得自己的头,被无数的大锤狠狠的砸了一下,他觉得自己此刻简直头顶冒金星。

    参拜,这位竟然要让在场的人,对他进行参拜,他他没有搞错吧,他他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宗主,他他能不能低调一点啊!

    虽然已经很是努力的压制着自己心头的怒气,但是张云天还是觉得此刻的自己,有一种想要爆炸的感觉。

    孽障,他他真的是疯了,竟然让自己等人参拜他,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处在什么样的处境吗?真是火上浇油,他这就是在火上浇油啊!

    一直已经将郑鸣当成晚辈的他,这一刻恨不得冲上前去,将这个有点疲懒的小子好好的揍上一顿。

    但是越是这个时候,他越是不能这样做,毕竟郑鸣现在还是宗主,他要是上去打了的话,那么郑鸣这个宗主就不用别人推,立即自己下台。

    于是,他的选择是绷着嘴,不吭声!

    张云天不说话,但是其他首座一个个都愤怒不已,他们之中,本来就有不少人是来将郑鸣这个宗主从宗主位置上推下来的,自然不会将郑鸣放在眼中。

    更何况一个徒有虚名的宗主之位。

    至于其他人,大多也都不愿意向一个晚辈行礼,在他们看来,郑鸣也就是一个运气好的小辈而已。

    他虽然修成了青莲剑歌,但是还没有到他在自己等人摆架子的时候,更不要说参拜。

    “呵呵呵,张师兄,听清楚了没有,我们的宗主,正在让大家参拜与他,呜呜,我有点害怕,张师兄,不如我们两个人,一起参拜宗主吧!”

    虽然张云天想要躲起来不吭声,但是却有人不愿意放过他,说话的人是马经弘。他声音洪亮,一时间将四周议论的声音全部压了下去。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马经弘被郑鸣吊到碧波潭示众,而执行郑鸣这个命令的,就是张云天。

    现在马经弘一副要死也要将张云天拉上的态度,他们自然也不觉的有什么意外。

    张云天的脸都有点发紫,让他对郑鸣行礼,他心中的弯有点转不过来,但是马经弘不怀好意的目光,又让他感到自己不行礼的话,就要被马经弘抓住把柄。

    他刚刚用郑鸣的命令对付了马经弘,马经弘不是一个可以一笑泯恩仇的人。

    虽然在修为,自己绝对不惧马经弘,但是就怕马经弘的身后还有后手。

    “既然我们已经尊奉郑鸣为宗主,那么我们就要尊重我们的宗主,不然,就是欺师灭祖。”

    淡淡的话语声音不高,但是这里面的字,却是无比的诛心。从人群之中缓缓走出的宋舒云,朝着郑鸣恭敬的一抱拳道“万象一脉宋舒云拜见宗主。”

    宋舒云,万象一脉的次坐,虽然他不是首座,但是在这群首座之中,也是最有实力的人之一。

    他的出面,在很多时候,都能够起到一个风向标的作用,几乎三分之一的首座,同时朝着郑鸣行礼道“吾等拜见宗主。”

    一言而有三分之一的人景从,虽然郑鸣没有学过什么帝王心术之类的东西,却也知道这不是好现象。

    就在这些人行礼的时候,那一直抱着手看热闹的丁墨耕,也笑着行礼。

    不出意外,他的行礼,同样带动了三分之一的人朝着郑鸣行礼。对宗主行礼,本来就是应该的礼仪,只不过开始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将郑鸣当一个晚辈,所以这行礼就显得无比的艰难。

    而现在,三分之二的首座已经行礼,那些犹豫的首座,也都跟着行起礼来。

    毕竟,行一个礼,也不会掉肉,别人都行礼,你自己不行,那就是欺师灭祖。

    在马经弘的冷笑中,张云天勉强向郑鸣行了一礼,不过他的心中,却狠狠地骂了郑鸣一顿。

    这小子,实在是自己找抽,不像你行礼,你这个宗主管不了事情,还能够解释的过去。

    现在,礼也向你行了,你就应该担任一个真正的宗主应该承担的义务,你承担的起吗?

    “宗主,我朝阳峰的元石,已经三个月没有发放,弟子们多有怨言。”一个面目俊秀的老者,缓缓的来到郑鸣的近前,躬身行礼道。

    这老者的话不多,但是却直指问题的中心。朝阳峰在万象百峰之中,排名在九十之后,但是从这位首座的表现来看,却也不凡。

    郑鸣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听又有人道“宗主,您将俺老马吊在碧波潭三日,我不怨您!”

    马经弘的声音低沉,虽然说是不怨,但是那埋怨之意,却是直冲云霄。

    “只要宗主将该我们一脉的元石发给我们,我对宗主您感激不尽,您要是觉得对我的惩罚不够,我更是可以自己将自己吊在碧波潭三日!”

    碧波潭三日,马经弘说的很是大声。

    郑鸣看着怒焰冲天的马经弘,并没有吭声,而就在这时候,就听接着有人说道“我们弟子已经半年没有发元石了,呜呜,可怜我那弟子,本来跃凡有望,就因为没有元石,这才让他跃凡失败。”

    “宗主,再不发元石,就算是我们不催,弟子们也不会愿意啊!”

    丁墨耕看着一个个蹦出来的身影,眼眸中的带着一丝笑意。他的心中,虽然有破解现在难听的手段,但是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帮郑鸣。

    让自己师兄给他当弟子,真的是好大的口气!

    在整个万象一门,丁墨耕最佩服的,就是自己的师兄萧无回,这些年来,他在萧无回的坐下任劳任怨,从来不觉得有任何的不对。

    在丁墨耕看来,别人可以侮辱他,但是绝对不能侮辱萧无回,侮辱他的话,他只是笑笑,但是对于侮辱萧无回的情况,丁墨耕绝对不会轻轻放过。

    所以,郑鸣放出让萧无回拜自己为师的话,让丁墨耕最不舒服,自然他要给郑鸣好看。

    现在万象一脉是围攻,接下来就该将这个不知轻重的小子,从宗主的位置上抬下来。

    嘿嘿,可以让江远重新登上宗主之位,但是,这个可恶的小子,要让他走投无路,最终拜在师兄的名下当弟子。

    这样一来,也算是给师兄出了一口气。

    乱糟糟的吵闹声,让整个藏经阁的天花板都要被冲起,房匀柏这一刻,只能像是一个鹌鹑一般耷拉着脑袋,等待着这巨大的暴风雨过去。

    无妄之灾啊!

    藏经阁好好的,就因为郑鸣这家伙的到来,打碎了自己平静的生活,让自己成为了他的弟子。

    这简直就是欺男霸女,就是逼良为娼,就是

    一个个念头,让他的心对自己的便宜师傅很不爽,他突然有一种想要看看师傅脸色的冲动。

    是不是白的像纸,是不是整个人犹如筛糠。

    就在他一个个念头闪动的时候,郑鸣终于开口了“不就是元石吗?发下去就是了。”

    这两句话,要是从江远的口中说出,就算是跟随着裂天一脉的首座们,也都会高兴的笑出声来。

    可惜,这话是从郑鸣的口中传出来的,所以那些惊喜,对大多数人而言,是根本就不存在的。

    呵呵,不就是元石吗?你宗主大爷说的真是随意,可是你知道,这元石宗门之中还有多少吗?发,拿什么发,你金口玉言的发空气吗?

    “宗主,宝库之中,已经没有元石了!”脸上胖乎乎的金元东,站出来说道。

    虽然他已经向郑鸣辞职,但是此刻,他却是依旧出现在了郑鸣的面前,而且一脸苦涩,好像很难受。

    “金元东,你确定没有了吗?”郑鸣看着金元东的目光,多出了一丝的厉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