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二二章 凤雏庞统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金元东在郑鸣的注视之下,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颤。他莫名其妙的,竟然升起了一丝畏惧。

    不过随即,他就自嘲起来,心说自己真的是江湖越老,胆子越竟然被一个小辈给吓住了。幸亏自己的面皮有点厚,要不然的话,可就丢大人了。

    “宗主,属下自然可以确定,前些时候,属下已经将账本给了您,您看了就明白。”

    “呜呜,穷家难当啊!”金元东说到此处,几乎都要掉泪道“属下这些年,拆了东墙补西墙,拆了南墙补北墙,整个人都快成补墙工了。”

    “所以弟子不愿意在担任这个司库执事,还请宗主您另请高明啊!”

    郑鸣看着狡辩的金元东,依旧神色不变道“金元东,你就给我装吧,我告诉你,现在我是给你机会,只要你将那些元石的去处给我说出来,我既往不咎。”

    “要不然,等一下我给你将证据拿出来,你就是大罪,别说是我,就算是所有的弟子,都饶不过你。”

    这句话,说的很冷,金元东的身体轻轻的哆嗦了一下,不过他的神色上,却没有半分的变化。

    “弟子为了整个万象门,不说兢兢业业,也是费心劳力,这些年来,修为不进,心力更是耗费了一半。”

    “没有想到,夸奖没有得到一句,却要被污蔑贪墨了元石,这实在是天大的冤枉。”

    “各位首座,虽然我只是一个执事,本应该受宗主的批评,但是此时,弟子实在是有点受不了。”

    “弟子这里,有咱们宗门二十年来的所有账目,现在都交给宗主,希望宗主查出金元东的罪行,让所有的弟子引以为戒。”

    说话间,金元东一晃自己的储物手镯,足足有上万本账册,就出现在了藏经阁之中。

    如果说前些时候,金元东给郑鸣的账本是一摞的话,那么现在,他给郑鸣的账本,就是一座小山。

    上万本的账册堆积在一起,实在是让人无比的震颤,太多了,实在是太多了。

    丁墨耕看着这些账本,脸上露出了冷笑,虽然他并不觉得这些账本都是完美无缺,但是想要从这些账本之中找到破绽,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甚至,就算是再算账方面有天赋的人,也最少要耗费几年功夫,才有可能找到这里面的破绽之所在。郑鸣没有那个时间,更何况他的手中,也不见得就有这种人才。

    所以,将这上完册的帐本扔出来,不但有利于金元东自证清白,更让人觉得,郑鸣使用的,这祸水东引的计策,实在是太不高明。

    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他朝着金元东看了一眼。

    金元东的脸上,此时正是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但是他眼眸之中那一丝得意,却是任何人都能够看得出来的。

    这得意,自然是郑鸣在他的算计之中的得意。

    “诸位首座,我金元东在咱们万象门,不能说片尘不染,却也是清清白白,今日无辜被人怀疑,实在是某家最大的耻辱。”

    声音中带着一丝悲呛,金元东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道“如果今日不能还我一清白,某愿意死在祖师灵牌之下。”

    任何一个宗派,祖师的令牌,那都是神圣无比。自愿死在祖师灵牌之下的人,一般都是有天大的冤枉。

    现在,金元东虽然没有提到郑鸣的名字,但是他一个死在祖师灵牌之下,却已经是说明了问题。

    “金执事,你的情况,我们都知道,嘿嘿,虽然有些人不想如何为宗门解决问题,却想着歪门邪道的手段来一个祸水东引,但是我们绝对不会答应让他胡来!”

    站出来的,是一个目光坚定的中年人,他的修为虽然也只是跃凡五境,但是说起话来,却是正气凛然。

    就算是郑鸣明知此人是在针对自己,但是看到他慷慨激昂的模样,心中也不由得对此人有一丝的赞叹。

    他很想告诉此人,此人卑鄙的样子,很是有自己当年的风范。

    而就在这中年人开口之后,正义的声音越加多了起来“不错,金执事你这些年的辛苦,大家都看在眼中,我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受委屈。”

    “哼哼,如此卑劣的手段,竟然用在一个老实巴交的人身上,实在是让人心寒。”

    “金执事为了宗门,这么多年一直兢兢业业,我们万万不能让金执事流汗又流泪!”

    “英雄绝对不能够因为一些的人需要而被诬陷,我们万象门,更不允许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一个个跳出来说话的人,声音是越来越大,更有人已经直接露骨的指到了郑鸣的身上。

    宋舒云一直都没有开口,他静静的站在那里,等待着好戏从开始到**再到结束。对于他而言,那个坐在高位上的宗主,实在是不值得他出手。

    在这个大殿之中,他的对手,只有丁墨耕。而他今日之所以来,除了想要看一下自己亲手导演的好戏之外,同样也是为了防备丁墨耕出手。

    丁墨耕一动不动,甚至整个人好像睡着了一般,这让他很安心,他已经猜出了丁墨耕的心思。

    “你们确定这些账目没有一点问题吗?要是确定的话,都将自己的名字写下来。”郑鸣终于开口了,不过他说话的对象不是金元东而是那些跳出来的首座。

    那些首座一个个都有点差异,作为首座,他们对于万象山之中的情况很了解。

    在这些账目之中,如果说金元东没有半点的问题,打死他们都不相信。他们之所以跳出来帮腔,是因为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受到了宋舒云的要求。

    可是签字画押,这让他们有些犹豫。

    而金元东的脸色,则慢慢的有些发僵。毕竟,要是没有人签字画押证明他的清白,那就是说他这个人有手脚不干净的行为,毕竟没有人相信他。

    奶奶的,以后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

    心中暗自憋气的金元东,目光朝着宋舒云看去,而宋舒云则淡淡的点了一下头。

    随即,他就看到宋舒云的目光落在了那刚刚开口的,正气凛然的中年人的脸上。

    中年人虽然神色之中有颇多的不愿意,但是最终,还是走出来沉声的道“我可以画押!”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

    也就是半响的功夫,本来没有人证明清白的金元东,一下子拥有了二百多个人来证明他的清白,这让金元东那胖胖的头,再次抬了起来。

    “宗主,我金元东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天地可鉴,日月可见。您要是对我有什么怀疑,我随时等待着宗门对我个人的调查。但是宗主,有一点属下要讲明。”

    金元东伸出胖胖的手指,指着那些首座道“诸位首座来此,为的是元石,毕竟弟子们的修炼,不能没有元石,您还是尽快解决元石的问题,让所有弟子都能够安心修炼为好。”

    丁墨耕的嘴角轻轻的挑了一下,虽然他看不起金元东这个人,但是对金元东这番话,他却不能不来一个点赞。

    这家伙虽然看似猪头猪脑,但不是一般的奸猾,嘿嘿,这一番出口,既将火再次引到郑鸣的身上,更向所有人表达了他金元东是怎样的一心为宗门。

    就不知道,已经出了昏招的郑鸣,会如何的应对。

    “元石的发放,我心中有数,至于你的情况,也不用细细调查,咱们现在就能解决。”

    郑鸣说话间,手朝着那堆帐本最上门的一本一招手,那帐本就落入了郑鸣的手中。

    哗哗哗!

    郑鸣的手快速的翻动,也就是眨眼的功夫,一本帐薄就被郑鸣给翻完了。在郑鸣翻看帐薄的瞬间,金元东的手还抽搐了一下,不过随即,他就平静了下来。

    这帐薄,是他找高手做的,跃凡境虽然强大,但是他们在做账这等事情方面,实在是没有什么天赋。

    所以金元东对于这记录元石分配的帐薄,本来就充满了信心,更不要说郑鸣只不过是随意翻看。

    不,应该说走马观花!或者郑鸣现在的情形,已经不能够用走马观花来形容,应该说比走马观花更快了一倍。

    这般快的速度,什么能够看的出来!

    一本,十本,一百本

    也就是一刻钟的功夫,郑鸣手边的帐本,已经堆积了一大堆,而偌大的藏经阁,此时更是议论纷纷。

    更有人已经毫不客气的道“呵呵,宗主,你不如等一下拿回去慢慢看,看上一年两年的好。”

    “一年两年宗主您可以不在乎,但是那些弟子,他们需要元石,还请宗主慈悲啊!”

    “宗主,一天两天的时间,我们等得起,但是您觉得这样做,真的有用吗?”

    “浪费时间,装模作样,要是没有办法给各峰分拨元石,那就不要死皮赖脸的站着宗主的位置,我们万象门的宗主,可不能让一个无赖之人担当。”

    “对,要是实在是没有能力,就让有能力的人担任!”

    “黄口鼠辈,安敢窃据宗主之位,实在是罪大恶极,祖师的规矩虽然重要,但是也不能让一个无能之辈,成为咱们宗门的宗主!”

    各种的议论声,响成了一片,张云天虽然一直支持郑鸣,但是此时听着这些话语,却也不能说这些人说的没有一点的道理。

    郑鸣还是太年轻,没有威望,没有实力,一个长天峰就三个人,怎么可能压制住万象山的龙蛇。

    他当宗主,对他自己,对万象山,都不是一个好的现象,自己应该帮着他从这个宗主的位置上全身而退。

    沉吟瞬间,张云天就准备说话,可是郑鸣却一挥手道“好了,元石我已经找好了。”

    “接下来,咱们就开始分配吧!”

    这两句话,声音并不是太高,但是在场的人在听到郑鸣的话语之后,一个个都静了下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