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二三章 心有千结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分配元石,这一个光杆的宗主,他从哪里弄来元石给大家分配。按照金胖子的说法,那整个宗门的宝库之中,可是连一块元石都没有了。

    来这里的各脉首座,三分之一是听了万象一脉的招呼来的,自然不必说,另外三分之一,则是跟着裂天一脉过来看热闹的,还有三分之一,是生怕不过来,会损害本脉利益的。

    但是不论是看热闹的,还是过来起哄的,都不认为郑鸣能够拿得出元石来。

    金元东的账本之中,莫非真的有元石不成?不少人都用怀疑的目光,看向了那些账本。

    就连金元东自己,心中都有点不相信郑鸣的话语是真的,毕竟他不相信郑鸣刚才走马观花的情形,能够看得出一点破绽。

    这家伙,又是在诈唬。这个念头升起在心头,金元东就自信无比的朝着郑鸣道“宗主找到了元石,实在是太好了,呜呜,还请宗主给各脉分配元石吧!”

    “各位,大家记一下各自分配的是多少,可不要搞乱了。”

    “宗主,我们一脉以往是三万块,以往都没有给足过,现在您一定要给足一次,不然我那些弟子绝对过不去啊!”

    “你们没有给足,我们呢,我们三分之一都不到,这次我们一块都不能少。”

    “对,谁少了,我和他拼命!”

    乱糟糟的场景,让人感到难受,但是郑鸣依旧淡淡的笑着,他并不是在诈唬金元东,就在刚才,他用了一张英雄牌,一张叫做庞统的英雄牌!

    庞统的英雄牌,一共有两个技能,一个是见微知著,另外一个,则是心有千结!

    这张英雄牌,郑鸣早就抽到了,只不过因为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所以一直都被存在心头,没有使用。

    现在金元东弄出了这么多账目,为的就是显示郑鸣这个宗主无能,如何的不配称为万象宗之主,这让郑鸣感到非常的不爽。

    所以,郑鸣在金元东弄出了如此多账目之后,就直接使用了庞统的英雄牌。

    二十分钟,在郑鸣使用庞统英雄牌的时候,还觉得用的时间有点短,但是再将那些账目简单的翻了一下之后,一条条的破绽,就已经聚集在了郑鸣的心头。

    虽然这些破绽只是郑鸣看到破绽的一部分,但是拥有这些破绽,郑鸣觉得已经够了。

    他看着下方乱糟糟,一副债主模样,要他分配元石的各脉首座,冷哼一声道“都闭嘴,一刻钟之后,自有元石发给你等,谁在喧哗,夺取元石份额。”

    虽然郑鸣这个宗主没有太大的威信,但是元石关系重大,倒也一时间平静了下来。

    “金元东,你说每一个元石的去处,你都记的清清楚楚,那我问你,去年秋天,长岭山矿脉所进奉的十万块元石,都去了何处”

    金元东的胖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迟疑,他没有想到,郑鸣会真的拿问题来问自己。

    本来,他觉得郑鸣只不过是在虚张声势,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让他感到事情好像比他想的要严重。

    在迟疑了一下之后,金元东就自信满满的道“这十万块元石,弟子用来分配给天雷一脉、清风一脉,烈炎一脉作为去年的分例!”

    一口气说出了十个支脉的金元东,显得自信满满。他看过这些账目,更有大部分账目都是真的,所以他不怕这些账目出毛病,更不怕郑鸣能够找到什么问题。

    将这些一口气说出来之后,金元东笑着看向郑鸣道“宗主,不知道您还有什么要问的?”

    “呃,天雷一脉分了多少?”郑鸣依旧平静无比,神色并没有任何的波动。

    “宗主,账册上记的清清楚楚,这十脉,每一脉都是一万块元石,并没有任何的偏颇。”

    金元东说话间,目光看向了一个头发发紫的老者道“宗主要不信,可以问曲首座。”

    头发发紫的老者,正是天雷一脉的首座,他轻轻的点头道“这一点,我可以作证!”

    “曲首座在最好,我正要问曲首座,你们天雷一脉一年的份例是多少?”郑鸣并没有因为头发发紫的老者出现,而神色有变化,他依旧神情淡然的问道。

    那头发发紫的老者,修为乃是化莲境。虽然只是初期,但是看郑鸣的目光,却是淡漠的很。

    “宗主,这么多年来,我们天雷一脉的份例,一直都是元石五万块,莫非宗主想要给我吗增长一下份例么?”

    紫发老者的话,一点都不客气,但是郑鸣却好像没有听到紫发老者讥讽之意般的道“只要天雷一脉真的有需要,增长一些份例,也是应该的。”

    对于这种回答,紫发老者并没有感激不尽的表示感谢,而是用一种不屑的目光看着郑鸣。

    在他看来,此时的郑鸣胡乱许愿,基本上就是想要拉拢自己为他卖命,可是谁会对一个即将下台的宗主感兴趣。

    所以,对于这种拉拢,他半点都看不上,更不会因为这种拉拢,而将自己的下属弄到危险的境地。

    至于其他人,则大部分只是冷笑,更有人起哄的说道“宗主,我们一脉的份例,也该涨涨了。”

    “不过我们要的,是真实的元石,而不是随口哈出来的大气。”

    “嘿嘿,空气我们也要,虽然不当用,但是能够耳朵舒服,我觉得也是不错的。”

    金元东摸了一下头上的一丝冷汗,淡淡的道“宗主,咱们的元石本来就不足,您这样不负责任的胡乱许愿,对宗门没有任何的好处。”

    他的话,说的正义凛然,一副我都是为了宗门考虑的模样。

    “不对,你这话说错了,我们万象山的元石虽然并不是太多,但是却足够供应。”

    “只所以一直出现不足的现象,是因为有人将这些元石给吞了下去,所以才会不足。”

    郑鸣笑吟吟的看着金元东,冷冷的道“天雷一脉一年的分列式五万块,可是你一年给天雷一脉十万块的元石,这是一个什么情况啊?”

    乱糟糟的人群,瞬间冷静了下来,不少人看向金元东的目光都出现了异样。

    虽然不少人都知道,金元东在账目之中一定动了手脚,但是几乎所有的人都觉得郑鸣查不出来。

    现在,郑鸣竟然查出来了,而且自己一脉的日子过的紧巴巴的,却给了天雷一脉十万块。

    一倍啊!这是什么概念,那就是说,自己等人在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可是人家却大吃大喝。

    何其可恼!

    金元东愣了瞬间,就反映过来,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道“宗主,咱们万象门是一个讲规矩的地方,您就算是身为宗主,也不能胡乱污蔑我们这些弟子。”

    “不错,宗主说话请不要信口开河,我们天雷一脉,去年收到的元石数量,别说十万,就是五万都不足。”紫发老者哼了一声道“是三万块!”

    “我可以清楚的告诉所有人,我们天雷一脉收到的元石数量,只有三万块!”

    张云天这个时候,越发觉得郑鸣这小子不靠谱,他施展的这种手段,叫做诈术。在一般的时候会有用,而且面对一些年轻小伙子的时候,也有用。

    但是对金元东这种老油子,而且还有天雷一脉在场的情况下,你施展这种手段,简直是丢人。

    甚至让人觉得,你这个人,就是自作聪明!

    果然,在紫发老者说完之后,就有人阴阳怪气的道“打草惊蛇,宗主真的好一手打草惊蛇!”

    “不对,这分明就是颠倒黑白,只不过这种手段用的实在是有点太过生硬,还需要和师傅多学两年。”

    “什么啊,这分明就是信口开河,一个宗主,怎么能够这样呢,这幸亏是在咱们宗门之内,要不然丢人实在是爽丢大了。”

    金元东更是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道“宗主,我知道您想要用我的脑袋安定一下人心,您这是从宗门的大局出发,弟子可以理解,但是您直接给我说就是,何必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让我蒙受不白之冤!”

    “您这样做,让人心寒啊!”

    说到最后,金元东一个头磕在地上,一副痛苦万分的表情。

    不少人都用愤怒的目光看着郑鸣,更有人已经开始嚷嚷着让郑鸣给金元东道歉,还金元东一个清白。

    此时最冷眼旁观的,就是房匀柏,他真的为自己这个师尊可惜,好好的一把牌,自己将自己打死,而且还落一个遗臭万年的下场,实在是可惜啊。

    但是他并没有为自己师尊出头的想法,甚至这种念头都没有一个,郑鸣这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他一个记名弟子,管这种事情干什么。

    目光朝着郑鸣看去,他这个时候,倒是希望看到自己师尊气色败坏的模样。只不过可惜,郑鸣依旧神色悠然,就好像这些指责,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本账册第九页第五行,记得是去年三月拨给天雷一脉元石三千块!”

    郑鸣一挥手,拿起一个账本,朝着那紫发老者一扔,声音中带着冷淡的道“你看看,还有这册账本,第三十二页第十行,也有天雷一脉的记载,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领取元石五千块。”

    “还有这个这个”

    一本本账本,被郑鸣从他看过的账本堆里拿出来,他也不翻看,却直接将准确无比的页数,甚至行数说出来!

    紫发老者本来还用一种不屑的神色看着郑鸣,但是当他将一本本账本翻开,整个人却傻了。

    每一个账本的数字,都和郑鸣说的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可以说,一模一样。

    刚才,郑鸣只用了一刻钟看这些账本,现在这些账本的数字,却一个不漏的从郑鸣的嘴中吐了出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