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二六章 出手就要稳准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听到这声音的宋舒云,不由的大大松了一口气,江远来了,来的太是时候了,如果江远不来,他真的不知道,现在究竟该如何处理这件问题。

    江远的声音,同样让那几个老者振奋不已,他们一边拼命催动自己体内的真元,想要抵挡大印的压制,一边大声的喝到“江宗主让你住手,快住手啊!”

    而丁墨耕,则有点遗憾,毕竟江远如果来晚一点的话,这几个首座,那就是死路一条。

    一旦这几个在宗门内,也算是位高权重的首座死亡,郑鸣和万象一脉的关系,也将再也难以缓和。

    可惜,江远竟然在这个时候来了。

    郑鸣同样听到了江远的吼声,但是他的嘴角轻轻的挑动,一个法诀,更是缓缓的掐动。

    “啪!”大印下落,一丈之内,尽皆碎粉。

    万象印化成拳头大重新落入了郑鸣的手中。而伴随着那万象印出现的威压,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所有的人,这一刻都能够随意的行动,但是此刻,却并没有人动弹,一道道目光,这个时候就好像看鬼魅一般的看着郑鸣。

    五个首座,那可是五个首座!

    三个跃凡巅峰,一个化莲初期,一个跃凡中期的首座。这些人,在万象门之中,都是中坚力量,他们无论面对宗门之中的任何人,都有平等说话的资格。

    可是现在,这些在普通弟子看起来,就是巨孽一般的人物,在郑鸣面前,就这么如此不值钱的化成了飞灰。

    虽然大多数人都是杀过人的,但是现在这种令人瞠目结舌的情况,依旧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不少人更是觉得,这根本就不应该是真的。

    但是那些死去的人,却清清楚楚的告诉他们,一切都是真的,这些人,真的死掉了。

    就连一向觉得自己最冷静的宋舒云,也手指颤抖,嘴唇嗫嚅着,却是半点都说不出话来。那五个首座,是跟他们万象一脉走的最近的,前些时候,他们甚至一起聊天喝酒。

    就在刚才,他们还在自己的命令下,毫无顾忌的出手,但是现在,他们都死了。

    死在这个肆无忌惮出手狠辣的年轻人的手中,不,应该说,死在了这个年轻的宗主的手中。

    这种死亡,让他感到心寒,甚至对这个年轻人,升起了一丝的恐惧。他他竟然敢不顾自己师兄的命令,他竟然直接将五个首座给斩杀了!

    “你你杀了他们?”最终所有的话语,都汇聚成了这么一个看似有点白痴的疑问。

    郑鸣并没有理会宋舒云,此时他就觉得,自己的脑袋有点发疼,这种疼,并不是碰撞伤害的疼痛,而是因为神识被吸纳的太厉害,有一种虚脱的疼痛。

    以聚灵阵的灵气为力量之源,以玄牝珠为桥梁,强行驱动自己本来施展不了的万象印,虽然看似威力无穷,但是对于自己的身体,同样有不小的伤害。

    他正在慢慢的调息,让自己能够恢复过来。

    好在宋舒云问出这句话之后,也并不要郑鸣回答,就在他问出这个问题的刹那,一道三色的光芒,从天际直冲而来。

    一身青色长袍的江远,虽然看上去依旧温尔文雅,但是他的脸上,此时却露出了渗人的寒光。

    他看着犹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哆嗦的金元东,他看着金元东四周,已经开始龟裂的地面,他的目光,更从一些尘埃大小的碎粉上掠过。

    “怎么回事?”江远声音低沉,寒冷如雪。

    宋舒云此刻已经恢复了不少,他朝着江远一抱拳道“师兄,郑鸣击杀了冉首座等五位首座。”

    江远在来之前,就已经喊了住手,现在听到宋舒云的回禀,眼眸之中的寒光,变的更胜。

    他冷漠的看着郑鸣,眼眸中的寒芒充满了逼迫“五位首座,是你杀的?”

    “江远,注意一下你的身份,虽然你曾经是宗主,但是现在整个宗门的宗主是我。”郑鸣在缓缓的吸了一口气之后,让自己的神色恢复了过来。

    他声音不快,但是这句话,却直直的朝着江远砸了下去。虽然他此时的威势不如江远,但是这句话,却已经将江远那兴师问罪的语气,一下子化解了不少。

    丁墨耕此刻依旧冷冷的看着一切,虽然他此时的立场,已经开始不站在郑鸣这边,但是却也不得不承认,郑鸣这句话,是最好的选择。

    江远做宗主的时候,一向将宗门的戒律,虽然在他看来,这都是江远在虚情假意,但是现在郑鸣拿宗主的身份压江远,却一下将江远兴师问罪的气势给打了一半。

    江远的脸色发僵,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被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怎么放在眼中的年轻人逼成这样。

    而且,郑鸣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甚至是理直气壮,毕竟郑鸣是宗主。

    江远这一刻,才感到宗主这个位置,有时候是真的好用。他将自己心头的怒气强行忍了下去,然后朝着郑鸣一抱拳道“宗主,请问他们几位首座犯了什么错误,竟然让你痛下杀手?”

    “他们协同金元东盗取宗门元石不说,更在事发之后,要强行带走金元东。这等行为,欺师灭祖,不杀如何向列祖列宗交代,如何向各位弟子交代。”

    郑鸣说到此处,目光朝着宋舒云扫了过去道“江首座,对于宋次座这次的表现,我很不满意。”

    “你回去之后,对他多加管教,不要让我在为你们一脉操太多的心。”

    江远就觉得自己的嘴巴发涩,他什么时候,受到过这样的顶撞,可是现在,郑鸣的顶撞,让他简直是哑口无言。

    而宋舒云的神色,同样难看至极,他一直位高权重,在宗门的地位,更是远远的在一些首座之上,可是郑鸣这一次丝毫不给他眼眸的训斥。

    而这种训斥,让他有一种不敢还嘴的感觉。

    江远朝着宋舒云看了一眼,正准备说话,就见一身青衣的萧无回,已经犹如电光般的落在了自己的不远处。

    萧无回并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听丁墨耕将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就静静的站在一边。

    “萧首座来的正好,今日你们两位都在,那正好说一下今日的事情。咱们万象一门并不是没有元石,而是这些元石,被一些人给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郑鸣看着萧无回,笑吟吟的道“对于那些被吞了的元石,我希望萧首座将它们追回来,也给万象门所有弟子一个答复。”

    将金元东交给裂天一脉,能够让自己省很多事情。这种不用力气,而且还更有助于自己这个宗主在宗门统治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丁墨耕的眼睛动了一下,他有些动心,虽然郑鸣刚才施展的手段太过于诡异,但是他觉得,在整个万象门内,他们裂天一脉最大的对手,依旧是万象一脉。

    而只要通过金元东,将万象一脉吞没各脉元石的事情拔出来,那么对万象一脉的打击,将是致命的。

    当下他就朝着萧无回看了过去,并用眼睛向自己这位师兄表达自己的想法。

    萧无回朝着郑鸣看了一眼,随即淡漠的道“宗主,那戒律堂一直都是由万象一脉在掌管,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有江师兄处理的好。”

    丁墨耕一愣,而宋舒云的脸上,同样露出了惊骇。两个人都没有想到,萧无回竟然拒绝了。

    郑鸣也没有想到,萧无回在这件事情上,竟然拒绝了自己的提议,一时间他看向萧无回的目光,多了一丝的凝重。

    在郑鸣的估算之中,萧无回对于这种好事,绝对不会拒绝,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什么条件都不提,就拒绝了。

    是为了自己要收他为自己,还是因为其他什么事情。

    江远同样重重的朝着萧无回看了一眼,不过随即就恢复了平静无波的模样。

    “我万象一脉,一定将事情查一个清清楚楚,另外我可以向诸位师兄保证,今年各脉的元石,一定会足量发放。”

    江远说话间,朝着四周一抱拳,一副痛惜的模样道“在我担任宗主期间,出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我江远的罪过,各脉在之前被短缺的元石,尽可到我万象一脉去取。”

    “我万象一脉就算是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

    说话间,江远朝着四周那些首座,轻轻的躬身一礼。

    虽然金元东的事情,还有那几个被斩杀的首座,让万象一脉在众人心中的地位,蒙上了一层阴影。

    但是江远毕竟当了多年的宗主,更何况他现在还是万象一脉的首座。可以说,在不少人的眼中,江远依旧是这万象门的第一人,他的赔礼,让不少人感到局促。

    更有人道“江宗主,咱们万象门这么多事,你一时不察觉,被小人蒙蔽,是正常的。”

    “不错,我们武者,大多时间都在修炼上,在这种事情上耗费心思,并不是江宗主您应该做的事情。”

    “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不要再提,惩罚金元东等涉事者,以后元石不少就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