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三七章 我血犹热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虽然他们心中,充满了愤怒,但是最终,一个个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毕竟开阳门是七大势力之一,他们惹不起开阳门,自然就要低头接受。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他们简直无法忍受。那降临的开阳门尊使,在进入万象山的时候,居然让万象们所有的弟子,都在山脚下恭迎,甚至还让江远这个宗主,迎出五百里。

    五百里不远,但是一宗之主,在本宗的山门迎接,就已经是非常的给面子。

    能够得到这种山脚恭迎的,一般都是一宗之主,或者是天下赫赫有名的宗师巨孽。话又说过来,就算是一言能够决定人生死的宗师巨孽,也只不过是山脚下恭迎而已。

    可是这耀阳君,只不过是开阳门的一个长老,他让江远迎出五百里,就是一种对万象门的侮辱。

    但是最终,这样的侮辱,以江远迎出五百里告终。

    这种欺辱,每一个万象门的弟子,都记在心里,但是他们迫于师命,只能冷静。

    可是今天这种事情他们无法忍受,阮溪清也许不是整个万象门最美的女弟子,但却是大多数万象山男弟子眼中的女神,因为她不但容颜过人,而且温柔贤淑,动人心弦。

    不知道有多少万象门的弟子,对这位美丽聪慧而又贤淑的女神发起过攻击,但是很多人在这个上面折戟沉沙。

    虽然,最终这位女神级的弟子,还是名花有主,和剑云峰的弟子凌云定了亲事。

    这种定亲,让不知道多少人梦断,虽然有不少人心中嫉妒,但是更多的人,却是祝福。

    郎才女貌,天生一对。这是不少人对于这对有情人的祝福,也是不少人想要看到的美满。

    可是,让他们愤怒的事情发生了,那开阳门尊使带来的开阳门弟子褚鹰扬,在见到了迎接他们的阮溪清之后,不但疯狂的纠缠,而且在被拒绝之后,竟然还要霸王硬上弓。

    幸好,当时凌云就在不远处,他和阮溪清两个人联手,将褚鹰扬逐走。

    虽然没有发生任何的不幸,但是这早已让不少人感到自己的胸口别闷得慌。但是接下来的事情,才让这些弟子知道,什么是难受。

    凌云行为不端,竟然非礼阮溪清,更打伤了及时制止他的开阳门弟子褚鹰扬,实在是罪在不赦,而阮溪清则和褚鹰扬一见钟情,下嫁褚鹰扬。

    这个决定,在万象门的长老们做出之后,立即传播到了所有的万象门弟子之中。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变成了这样。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这是真的。

    凌云和阮溪清一对有情人,竟然成了非礼者,而且罪在不赦。而阮溪清,却要下嫁给调戏者。

    这让所有人都难以接受,这让所有人都觉得心中憋得慌。

    就在这条决定作出之后,他们这些弟子,都被自己各自的师长叫过去,要求他们以大局为重,要求他们万万不可破坏这次联姻。

    虽然被要求,但是他们还是咽不下这口气。特别是今日,阮溪清就要嫁给褚鹰扬,而凌云,则要被废去全身的修为,从万象山赶出去。

    慕容南的身边,弟子越聚越多,也就是半个时辰的功夫,他们就聚集了三千多人。

    “各位同门,今日我慕容南其他的话也不多说,只有一句,那就是要想让溪清师妹嫁给褚鹰扬,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走过去!”慕容南挥手,话语中充满了激动。

    “对,除非踏着我们的尸首过去”

    “溪清师姐绝对不能够嫁给褚鹰扬,我们万象门的人可以死,但是绝不能丢!”

    “不能让开阳门的人,踏上花云峰,跟他们拼了!”

    一声声怒吼中,几千人的队伍,在万象山上组成了一只洪流,浩浩荡荡的朝着花云峰的方向而去。

    现在,他们的心中,有的只是热血,一种为了宗门,为了尊严的热血。

    而就在他们赶到花云峰百里之外的时候,一位五十多岁的长老,带领着十几名弟子,挡住了众人的去路。

    “慕容南,宗主有令,让你们立即回转各自的修炼之地,谁如果再前进一步,立即逐出宗门!”

    那长老的脸色很冷,而从他话语中说出的话,则更加的冰冷,听了这些话的弟子,一个个神色,都变的激动起来。

    可是他们的脚步却停了下来,他们的目光都看向了慕容南!

    “路长老,弟子绝不会退走!”慕容南朝着那长老行了一礼,粗糙的脸上,却充斥着坚定之色。

    被称为路长老的男子,脸色就是一变,他手指着慕容南,声音中带着威胁的道“慕容南,你在宗门之中,也算是前途无量,莫要自误!”

    慕容南站在众人的最前面,他高大的身躯就好像一棵烈风之中的松柏,目视着用威胁目光看着自己的路长老,慕容南的目光变得无比的平静。

    “路长老,弟子七岁入山,九岁成为内门弟子,十一岁蒙恩师不弃,进入核心弟子之列。”

    慕容南的声音很平静,但是这种平静听在路长老的耳中,却让他身体都有点打颤。

    从慕容南的声音之中,陈长老听到了一种不好的感觉,但是此刻,他只有听着,并不是他不想打断慕容南,而是因为他打不断慕容南。

    “在我的心中,万象山就是我的家,万象门就是我的家,所有的师兄妹都是我的兄弟!”

    说到此处的慕容南,眼眸中带着一丝闪动的光亮,他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悲凉的道“我一直以自己是一名万象门的弟子而骄傲,我更以自己是万象门的弟子而感到光荣!”

    “但是现在,路长老,我血犹热,光荣何在!”

    最后四个字,慕容南好像是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充满了愤怒的吼出来的。在这最后四个字吼出来的刹那,四周的山谷,发出了回荡。

    滚滚的回音,一时间犹如怒雷,在虚空之中回荡,这种回荡,震荡着所有人的心。

    那位路长老的脸色,也变的无比的难看,他能够从这声音之中听到愤怒,听到悲呛,听到不服。

    我血犹热,光荣何在!

    这八个字,同样在路长老的心中回荡,虽然他是万象门的长老,虽然他坚决的执行江远给他交代下来的任务,但是他的心,在这一刻也疯狂的激荡。

    他活了四百多年,至今无法突破跃凡五境的他,可以说已经终生难以成为化莲。而成不了化莲的跃凡境,最终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身死道消。

    这几年来,他将自己的主要目标,都放在了享受人生上,他要在临死的时候,享受够,让自己不白来这一生。

    但是这一刻,慕容南的吼声,却让他整个人震颤!

    自己的血,不应该冷,自己的人,更不应该冷。他的手在颤抖,但是他最终想到了江远的脸。

    宗门的决定,自己的一切,让他心中这种激荡,慢慢的压制了下去,他凝视着慕容南,最终道“慕容南,你们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我要告诉你,宗门最重要的,是大局!”

    “你明白吗?大局,一个没有大局的人,就不是一个一心为了宗门的人,如果你真的为了宗门,那么你就给我回去!”

    “诸位,你们的心意是好的,所以我可以给你们求情,只要自行现在退走的,宗门既往不咎。”

    “不然的话,本长老当履行自己的职责,将你们从万象门中,逐出去!”

    路长老在说完这番话之后,一下子身子拔高了不少,他声音也高了不少道“还不快点离开,难道尔等准备违反宗主的命令不成!”

    没有人吭声,没有人动。此时此刻,无论是男弟子还是女弟子,都紧紧的握着自己手中的兵器。

    一道道的目光,更是紧紧的盯着慕容南,他们在等待,他们同样在行动。他们的血还是热的,所以他们不会后退。

    “为了宗门的荣誉,为了宗门的生存,我们愿意战至最后一人。”慕容南再次开口,他看着路长老,冷冷的道“但是,奉上自己的弟子,牺牲自己的同门,这种活着,吾不屑!”

    吾不屑!

    三个字,重重的击打在了路长老的脸上,他的脸变得赤红,他觉得自己的脸,被这三个字疯狂的碾压,他知道自己如果不能压制这种态势,那么他将成为一个笑柄。

    “慕容南,你忤逆宗门的命令,实在是罪在不赦,现在我代表宗门,驱逐你出宗门!”

    “从今日起,你就不是万象门的弟子,立即给我滚出万象门,不然杀无赦!”

    路长老本来还想要废除慕容南的修为,但是想到慕容南的师尊萧无回,他最终还是将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毕竟,一剑裂天萧无回,可不是一个他可以得罪的人物。

    慕容南的手掌,在疯狂的颤抖,虽然他已经做好了被宗门驱逐的准备,但是现在听到自己被宗门驱逐的消息,他的心还是快速的颤抖着。

    万象门,从此之后,自己就不是万象门的弟子了,但是这种情况,他并没有退缩。

    紧紧的攥着手掌,慕容南准备开口。就在此时,就听有人道“宗门律令第十三条,十名弟子之血,可破宗门律令,今日,就由我先来!”

    说话间,一个青衣少年,拔剑而起,一剑插入了自己的心脏,瞬间,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他的青衣。

    滴滴答答的血,在不断的流淌,这血是那样的红,是那样的耀眼,是那样的

    慕容南看着那瞪大眼眸,却已经开始没有气息的同门,眼眸中的泪痕,再也难以忍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