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四四章 烛龙血 千面人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郑鸣一笑道“跪地求饶么,那个镇天王,他还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嘻嘻,我想起来了,如果那个家伙得到的是烛龙残血的传承,说不定还真的有控制时空的力量。”妖性青螺的声音,娇滴滴的在郑鸣的耳边响起。

    烛龙残血,这会是谁呢?郑鸣一时间,真的有点想不起来了。百年的参悟,让他得到了很多东西,但是同样有一些并不注意的事情,他也慢慢的淡忘。

    “烛龙残血是什么?”郑鸣沉吟了刹那,在心中向妖性青螺问道。

    “要是烛龙神血,那就不是地煞传承,而应该是超越了四大至尊传承,甚至可以和开天印记相媲美的东西。这烛龙残血,只是主人偶尔之间得到的,一个上古烛龙留下的半滴精血。”

    神性青螺的声音代替了妖性青螺,就听她轻柔的道“而且还是神性散发将尽的半滴精血,但就是这样,他对时间力量的掌控,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郑鸣点了点头,心说这个叫元的家伙,得到的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师兄,我绝对不会离开你!”就在此时,木婉儿从远处跑了过来,她那双虽然看不见,但是依旧美丽异常的眼眸内,充满了泪痕。

    蓝衣女子跟在木婉儿的身后,她那张美丽的脸上,流露出来的,全部都是无奈,很显然,他对于木婉儿的坚持,也有些无能为力。

    不过她看向郑鸣的目光,却充满了责怪,就好像丈母娘,在责怪将自己女儿拉下水的毛脚女婿一般。

    郑鸣看着一如梨花带雨般的木婉儿,轻笑道“婉儿,你和张师叔他们去玩两天,你放心,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师兄一定会去接你。”

    “不,婉儿不走,师兄你说过,无论什么事情,你都不会丢下婉儿的。”木婉儿抓住郑鸣的手掌,神色坚定的道“师兄你要是坚持送走婉儿,那么我现在就从这里跳下去。”

    在郑鸣的印象中,木婉儿一向温和柔顺,虽然眼睛看不到,但是一个女子所拥有的所有美德,基本上都能够从他的身上看到,但是现在,郑鸣才发现,自己还是有一点小看了这个女孩子。

    在她那柔顺的外表下,隐藏的却是一颗坚韧无比的心。

    郑鸣看着一副坚定的木婉儿,心中更加多了几分的怜惜,他伸手在木婉儿的头顶敲了一下道“多大点事情啊,让你哭的跟小花猫似的,还生死离别呢,得了,等一下好好的洗洗脸,那镇天王不来还罢,来了哥哥让他给婉儿当下属。”

    张云天和蓝衣女子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他们觉得这是郑鸣在宽慰木婉儿,但是这小子的嘴,实在是没有把门的,他怎么能够这样说镇天王呢?

    那可是镇天王啊!

    镇天王是什么人,是无缺战皇都卖面子的人,在开阳门之中,更是中流砥柱般的存在,就算是开阳门的那些老祖,都将他捧在手中。

    吹牛可以,咱别吹的没有边成不成。

    “师兄,婉儿相信你一定能够打败那个镇天王。”木婉儿说到此处,沉声的朝着蓝衣女子道“蓝姨,你和张伯伯的好意,婉儿心领了,我绝对不会离开长天峰。”

    “除非离开的是婉儿的尸体!”

    蓝衣女子和张云天的脸,这一刻都有点发黑,他们看向郑鸣的目光,更是充满了这小子害人不浅的愤怒,只不过此时,两个人空有一肚子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长天峰很热闹,在长天峰外,有上千弟子,都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

    这些人等在长天峰外,其实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能够加入长天峰,成为长天峰的弟子。

    慕容南、左云童等人,坐在上千弟子的前面,他们的神色淡然,但是一个个眉头紧皱。

    虽然他们不惧死亡,但是现在,感觉这死亡一步步的朝着自己压来,他们还是觉得有一顶乌云,压在自己的头上。这种压力,让他们感到很是不舒服。

    “慕容南,我真是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加入长天一脉!”左云童的嘴角轻挑,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慕容南同样没有想到,他轻声的道“一个月之前,我想的咱们裂天一脉在占据长天峰之后,我应该在什么地方,单独建造一栋洞府。”

    “十天之前,我想的是咱们该如何在那个家伙面前报仇雪恨,哎,世事无常啊!”

    坐在两个人身边的其他裂天一脉弟子,此时也都心中引起了共鸣,他们同样没有想到,自己等人,竟然会有加入长天一脉的可能。只不过,现在这种他们连想都没有想的事情,却真的发生了。

    他们此时,就是要哭着喊着,加入长天一脉。

    “那个家伙做事,虽然莽撞,好像还有点不着调,但是不可否认,他诛杀了褚鹰扬,实在是爽利。”一个坐在左云童身边的少年,沉声的道“不管怎么说,我都佩服他。”

    “所以,我愿意来到长天峰,跟着他一块死!”

    “对,不能让那个家伙嘲笑咱们,应该让他看到,咱们裂天一脉,有的是好男儿!”

    就在他们说的兴高采烈的时候,就听一个红衣女子道“别光说什么好男儿,我们也算是男儿吗?”

    “哈哈,秋歌师姐自然不能是男儿,您要是男儿的话,不知道有多少师兄,晚上都睡不着觉了。”左云童看着那红衣女子,大声的看玩笑道。

    各种的笑声,随着左云童的话语,一下子响了起来,这些笑声,都是充满了善意的笑声。

    李秋歌站起来,追着左云童在打,而他们惹来的笑声,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

    一个淡雅有如茉莉般的女子,静静的坐在人群之中,此刻看着追打的人,她的眼眸中,也露出了一丝的笑意。

    慕容南痴痴的看着女子甜美的笑容,等那笑容消散的瞬间,他忍不住道“你也不用有什么内疚,我们是万象门的弟子,对于宗门的事情,自然是在所不辞的。”

    他的话,说的有点笨拙,但是那个女子,却是都懂。

    女子笑了笑,朝着四周的人看了两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我有时候,真的希望,自己能够”

    就在她的话语说了一半的时候,却陡然看到一道身影,犹如闪电一般从远处冲了过来。

    看到那挺拔的身影,女子的眼眸中,多出了一丝的神彩,甚至可以说,她的目光中,多出了靓丽的风采。

    慕容南看到那身影,心却黯淡了下来,但是,他的心中,同样多出了一丝的释然,别的不说,这个人毕竟还是来了,和他们一起来了。

    “凌云,你到这边来。”犹如茉莉般的女子,正是阮溪清,她从那老祖开口将事情全部推在郑鸣身上之后,就来到了长天峰外。她的意思同样很明了,那就是同生共死。

    如果说她心中最大的遗憾是自己的事情,拖累了如此多的同门的话,那么她第二个遗憾,就是那个让她曾经刻骨铭心的人,却并没有赶来。

    虽然她还没有见到那个人,但是她已经从各种渠道听说了这个人的事情。

    同样因为郑鸣诛杀褚鹰扬,这个本应该被废除修为的男子,已经被释放。而且他的师尊,也没有将他逐出师门,好像这件事情,已经和他无关。

    他为什么不来!

    慕容南来了,左云童来了,李秋歌来了很多很多,在阮溪清的眼中,和这件事情,没有丝毫关系的人,都慷慨赴义的来了,但是最应该来的那个人,最起码,在阮溪清心中,最应该来的那个人,却没有来。

    她的心中,充满了失望,甚至可以说,她的心中,有着刻骨铭心的痛,不过现在好了,那个人终于还是没有让她失望,还是来了。

    “溪清,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要和你说。”凌云的眼眸中,在闪过了一丝犹豫之后,沉声的说道。

    凌云虽然不是万象门的最强者,但是他玉树临风般的身姿,再加上一张俊逸出尘的脸,让很多女弟子,都将他当成自己的梦中情人。甚至有一些女弟子,在听说了他和溪清的事情之后,依旧没有放弃。

    以往,溪清看着这张温尔文雅的脸,心中总是充满了甜蜜,但是现在,她的心却咯噔了一下子。”

    虽然这种感觉,只是她心中的一种感觉,但是她却觉得,这个人已经离她很远了。

    “凌云师兄,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们没有什么,不可以对别人说的,特别是他们。”溪清紧紧的咬着嘴唇,她的声音甚至有点颤抖。

    凌云的脸色变化了一下,最终还是沉声的道“我师尊已经和宗主说好了,咱们两个都可以去后山,毕竟咱们两个,并没有违抗宗门的命令。”

    “溪清,跟我走吧!”

    凌云的话,说的声音并不是很高,但是他的话一出口,却让阮溪清的心头,犹如无数的天雷砸下来了一般。

    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怔怔的看着那张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容,这一刻,他觉得这个人是那样的陌生,那样的遥远,那样的无情!

    “你你说什么?”在身躯轻轻的颤抖了一下之后,阮溪清终于说出了自己要说的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