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四七章 镇天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很快,那名叫房匀柏的弟子就被带了上来。本来,听这声音,红衣侍女还觉得应该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但是带上来之后,她才知道自己错得厉害。

    一个糟老头子!

    而且还是一个修为并不是太高的老头子,这种修为的老头子,在开阳门的山门之中,可以说基本上都见不到,因为在开阳门之中,只有修为难以突破的人,都会直接被驱逐下山。

    这老头子虽然做出一副昂首挺胸的样子,但是红衣女子还是从他的神色上,看到了他应该有的慌张。

    最起码,别的不说他的脚在打颤,他的手掌还是也颤抖的厉害,从一切上来说,这位真的很紧张。

    一个个判断,出现在红衣女子的心头,她对于这个老头子,以及老头子的信,已经没有任何的期待感。

    之所以不走,就是想要知道一下这封信的内容,所以她在那老头子被带入二长老所处的房间时,轻轻跟了过去。

    二长老所处的房间,和一座占地百丈的宫殿没有任何的区别,宫殿之中金碧辉煌,更有上百威风凛凛的跃凡境武者立于两边。

    作为开阳门的二长老,褚天鹰的外貌并不是太出众,已经活了七百年的他,在三百年前,就已经跨入了生神境。

    生神境的寿命,在一千年到一千五百年之间,所以说他还很年轻。但是他同样很孤单,他的亲人,他的弟子,很多都已经先他而去。

    而修为越高深,掌控的天地真意越多,同样生育对于他而言,也就变得无比的困难。

    他的大儿子给他留下的后代很不少,但是这些后代,只能够叫他太爷爷,这种称呼,让他很厌烦。

    所以,需要亲人的他,在生出了褚鹰扬之后,就将这个孩捧在手中,犹如自己最珍贵的异宝。不论这个孩子要什么,他都能够给他整过来。

    也正是他这种宠溺,造就了褚鹰扬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在开阳门之中,倒不是没有人可以压制他这个二长老,只不过那些能够压制他的人,都不愿意因为一个孩子,和他过不去。

    这次褚鹰扬来万象门,只是一个散心。在他看来,就是一个游玩而已,但是他没有想到,褚鹰扬竟然死了。

    死在了万象门那新近冒出来的,在他感觉之中,就好像是一个玩具一般的宗主身上。

    怎么可能?在听到儿子死亡的消息之后,他第一个感觉,就是怎么可能,但是一个个快速传来的消息,却将他心头所有的侥幸,全部打碎。

    褚鹰扬死了,被人用铭器,一下子给拍死了!

    在确认了这个消息之后,他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杀光万象门,为自己的儿子报仇。

    本来,他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多难的事情,但是就在他准备着手实施的时候,却被开阳门的宗主叫过去安慰了一番,但是那位宗主最主要的目的,是传达宗门老祖的指示。

    可以杀光万象门留在前山的所有人,包括那位杀死褚鹰扬的宗主,但是绝对不允许他动后山的万象山弟子。

    这个要求,让他感到无比的愤怒,但是在宗主的软硬兼施之下,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毕竟,开阳门是他的依靠,他就算是再愤恨,也不能违抗那位高高在上的老祖的命令。

    只不过从坐上掠空飞舟之后,他暴虐的心情就彻底显现了出来,一路之上,服侍他的童子,就让他杖毙了十几个。

    “耀阳君,我将儿子交给你,你却让他尸骨无存,呵呵,你可真是对得起我啊!”褚天鹰此刻,正无比冷漠的看着在千里之外迎接自己的耀阳君。

    耀阳君是一个化莲境的武者,在开阳门之内,也算是高等的存在,但是面对褚天鹰,他的额头却是在不断的冒汗。

    “都是耀阳的错,我一时疏忽,没有想到万象门那个孽畜,竟然敢下死手!”

    “还请二长老看在属下以往的份上,给属下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

    褚天鹰并没有接着说话,他的目光,已经从耀阳君的脸上,转移到了房匀柏的身上。房匀柏那本来就紧张的神情,一下子变的更加的紧张。

    房匀柏直到进入掠空飞舟,心中还是有一点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接下送信的任务。

    这种事情,基本上就是九死一生,自己那位师尊,说不定就是在拖延时间!

    他一个没有什么来历的长天一脉的传人,凭什么和镇天王有关系,人家又为什么会听他的。自己送的这封信,会不会成为自己的勾魂贴。

    这些念头,在他的心中不断的荡漾,但是在犹豫了好大一会之后,房匀柏还是决定去送信。

    之所以这样做,可能是觉得无论如何都是一个死字,与其窝窝囊囊的死,还不如死的壮烈一点。当时这种想法,在踏入掠空飞舟,特别是见到褚天鹰的时候,消失的干干净净。

    站在大殿下方,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在颤抖,他就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颤抖。

    虽然褚天鹰并没有将自己的气势展开,但是他的威势,足以让房匀柏这样的存在颤抖不已。

    “我我是奉了我师尊的命令,给给镇天王送信的!”房匀柏牙关打颤,颤巍巍的说道。

    在讲这句话说出去的瞬间,房匀柏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但与此同时,他的心中,对自己也多出了一丝的鄙夷。

    人家什么话都没有说,自己就吓怂了,这他娘的要是传出去,自己的名声就完了。

    “你师傅是谁,就凭他也配给镇天王送信!”褚天鹰看着房匀柏,淡淡的道“来人,将他给我从飞舟上扔下去,看看他的命是不是够大。”

    飞舟在千丈高空,如果从这上面被扔下去,以房匀柏的修为,绝对是必死无疑。

    听到这宣告,房匀柏在恐惧的刹那,反而平静了下来,他手指着褚天鹰道“不管你是谁,你阻拦了我师傅给你们镇天王的信,就是没有将我师父放在眼中。”

    这句话说完,房匀柏看到的,是四周所有人那种嘲弄的笑容。很显然,这些人根本就不准备将自己的师尊放在眼中。

    “你们就是没有将镇天王放在眼中,你们这是在软禁镇天王,让他连接到一封信的权利都没有!”

    已经豁出去的房匀柏,大声的喊道“镇天王,还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竟然被几个下属给圈禁了起来,呜呜,我死了也就算了,我要是没有死,一定要将这个事情,传扬出去。”

    本来都在冷笑的开阳门弟子,一个个都神色大变。他们可以看不起这糟老头的师傅,但是他们对镇天王,却是绝对没有任何的二心。

    这个叫做房匀柏的家伙,他怎么可以如此胡说八道呢!

    褚天鹰的脸色也是一变,他的修为虽然在那位镇天王之上,但是抡起宗门的地位,他还差那位镇天王不少。

    更重要的是,他的修为几乎难以提升,但是那位镇天王,却是依旧潜力无限。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这位镇天王的修为,说不定就能够踏上那至高的一步。

    此地人多嘴杂,如果有人将这老东西的话传扬出去,说不定就会给自己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镇天王身份尊贵,如果什么阿猫阿狗的信都接的话,那还不得累死,就凭你这样子,你师傅也不怎么样,就凭他,也配给镇天王写信么?”一个面目阴冷的文士,冷冷的说道。

    此人一开口,顿时让褚天鹰找到了下台的台阶,他朝着那中年文士笑着看了一眼道“不错,镇天王这等人物,又怎么会理会你这样的人。”

    “来人啊,将他给我扔出去!”

    房匀柏这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是完了,奶奶的,还想当一次英雄,却没有想到,连那个镇天王的面自己都见不到,就要死在人家的手中。

    死不瞑目啊!

    “二长老,此人既然说要给天王送信,不如就让小婢将信送与天王,小婢跟随天王如此之久,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给天王送信呢!”红衣侍女小茗缓缓走出,沉声的说道。

    小茗在二长老的眼中,就是宗门中一个不起眼的人物,但是对于这小茗,二长老还真不愿意得罪。

    毕竟,她是那位高高在上的,镇天王的侍女。

    “好吧!既然小茗姑娘如此说,那就请将信取出来吧!”褚鹰扬狠狠的瞪了房匀柏一眼道。

    房匀柏将信,不,应该说将那张郑鸣随意写的白纸拿出,双手交给那个叫做小茗的姑娘。

    而当他看到小茗姑娘用一种鄙夷的眼神看着白纸的时候,他的头一下子低下了。

    白纸,呜呜,自己来的时候,好像也有点太匆忙,竟然连一个信封都没有准备,还有,自己那个师傅更不靠谱,既然是你给人家写信,为什么不准备一个信封。

    “请稍等一下吧!”颇有礼貌的小茗姑娘,在朝着房匀柏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袅袅娜娜的离去。

    而房匀柏,在小茗姑娘离去之后,就有了一种如坐针毡的感觉,不但无数的目光在恶狠狠的看着他,他更能够从那些目光之中,感应到不是很有好的杀意。

    这些人,他们都想要杀了自己,呜呜,而一旦自己师尊那封信没有半点用处,说不定他们就会直接将自己给宰了。

    从飞舟上扔下去,还是被人直接砍死,一个个念头,在他的心中闪动,房匀柏此时是越想越怕。

    自己倒了什么霉,怎么就有了这么一个师傅,而且还接下来帮着这个师傅送信的任务。

    时间过得很慢,让房匀柏有一种度日如年的感觉,而就在这个时候,他陡然听到有人喊道“二长老,已经到达万象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