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五二章 好久不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郑鸣此时表现出来的修为,已经达到了跃凡二境,但是这并不是重点,郑鸣前些时候,已经处在跃凡一境的巅峰,进入跃凡二境,并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情。

    真正让萧无回震惊的,是郑鸣此时彰显出来的气息,那一丝杀戮的气息。这是一种剑的杀戮的气息,而在萧无回的感觉之中,这种杀戮,同样不次于青莲剑歌的锋利。

    郑鸣,竟然在剑道上又有突破!也就是在这一刻,他相信了郑鸣真的是在闭关。

    本来站在岩石上,静静无声的姬纯然,在郑鸣出现的刹那,也感应到了郑鸣的存在。她的目光,刹那间朝着郑鸣看了过去。

    而更多的目光,则在这个时候看向姬纯然,在所有人的眼中,郑鸣和姬纯然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

    如果说两个人之中,有一个人处在主导地位的话,那么这个人,当然是姬纯然。

    所以,他们紧张的盯着姬纯然,他们觉得,姬纯然的修为远远高于郑鸣,所以他们两个人之间,姬纯然才是真正的,决定两个人关系的那个人。

    如果姬纯然和郑鸣的关系好,说不定就会维护郑鸣,他们这些人,也就能够活下来。

    而郑鸣和姬纯然的关系如果一般的话,就难以得到姬纯然的维护,那么最后,褚天鹰和开阳门的人,就要对他们动手。

    姬纯然在看到郑鸣的瞬间,眼眸中多出了一丝愕然,但是随即,这一丝愕然就变成了惊喜,甚至是狂喜。

    她轻轻的上前两步,但是又退了一步。在这一步退出的刹那,让萧无回等人,一下子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一面铭文宝镜,静静的悬浮在掠空飞舟的大殿中,已经脸色发黑的褚天鹰,紧紧的盯着宝镜中姬纯然的身影。

    他的愤怒,已经到了巅峰,不但是儿子的仇恨,他更觉得姬纯然实在是丢了宗门的脸。

    作为开阳门的镇天王,作为宗门的骄傲,她怎么可以在送上拜帖之后,一直等一个人如此长的时间?

    她知道不知道,她这样做,已经丢了整个开阳门的脸面?更何况,那个人,还是一个并不出名的万象门的宗主。

    一个就要死在他们宗门手中的家伙!

    这是一个不能算出色,但是勉强还称得上俊朗的少年,那张带着笑容的脸,给人一种谦和的感觉。

    但是褚天鹰对于这走下的少年,并没有丝毫的好感,甚至说,他很想用自己的手掌,将这个可恶的少年,直接掐死。

    因为这个少年,杀了他的儿子,因为这个少年,让他一直尽力维护的开阳门,丢了面子。

    可是,就在他心中气愤不已的时候,他的眼睛中陡然映入了一个场景,而这个场景,让他豁然从自己的座位上站了起来。他手中拿的杯子,更是直接扔到了地上。

    怎么可能!

    慕容南、萧无回等人,一个个都将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们都无法开口,因为他们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毛病,要不然,怎么眼睛之中,竟然会出现如此古怪的情形。

    跟在郑鸣身后的房匀柏,更是差点没有跳起来,他这些年活下来,可以说见到的事情也不少,但是今天这种事情,他他真的是第一次遇到。

    怎么可能!

    以在场众人的修为,就算让他们看到天地旋转,万物生灭,他们恐怕也不会有现而今这般的表情。之所以会如此的吃惊,实在是,实在是事情太不可思议了。

    姬纯然,那位镇天王,她她在这郑鸣走出来之后,竟然恭恭敬敬的向郑鸣行了一礼。

    这一礼,虽然是最普通的女子见到尊贵男子的礼仪,但是但是她不应该出现在镇天王的身上,它不应该出现在郑鸣和镇天王之间啊!

    “我我是不是看错了,我是不是眼睛瞎了,师兄,你打我一下!”一个站在慕容南身边的裂天一脉的弟子,呼吸有点紧促的说道。

    慕容南没有推辞,他飞起一脚,直接将那位说话的弟子踹出去一丈多远。虽然那弟子的修为,让他不至于被这一脚所伤,但是在落地的刹那,那弟子还是显得狼狈无比。

    “师兄,我只是让你打我一下,你何必出手如此的狠!”那弟子一边揉着自己受伤的胳膊,一边委屈的朝着慕容南抱怨道。

    慕容南不好意思的道“师弟,师兄我只是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下,呃,现在的情况,实在是让师兄我,弄不清自己是不是眼睛花了!”

    萧无回朝着自己这几个弟子扫了一眼,并没有对他们有任何的责备,他自己虽然号称心坚如铁,天塌不惊,但是此时的情形,也让他觉得不可思议。

    以至于他对于自己的视力,也多出了一丝怀疑。

    此时最平静的,无疑是郑鸣,他看着那个一身紫衣,身上带着一股卓尔不群感觉的女子,心中升起的,却是一丝欣慰,同样还有一丝熟悉。

    这个女子,就是当年在天恒神境之中,跟随自己的下属之一,但是他真的已经记不得这个女子的名字。

    在女子行礼的刹那,郑鸣轻笑道“好久不见,不必多礼。”

    “能够重新见到鸣少,纯然觉得就好像做梦一般,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在寻找您。”姬纯然说到此处,眼眸之中,居然涌过一层水雾。

    “啧啧,我给你打赌一块元石,这个小妹儿对你有意思,啧啧,要是你真的是禽兽的话,那么今天晚上,你一定能够良辰美景配佳人啊!”妖性青螺的声音,陡然在郑鸣的耳畔响了起来。

    郑鸣一阵无语,这妖性青螺说话一向口无遮拦,让他实在是有点头疼。

    看到郑鸣郁闷的模样,妖性青螺嘻嘻一笑道“怎么,觉得我说你是禽兽了,呜呜,你小子就是一个禽兽,十三个宝体,在咱们看来,你怎么都要在这十三种宝体的困顿下,不知道多少年才能够踏入跃凡第二境呢!”

    “却没有想到,你个不要脸的禽兽,竟然一个顿悟,竟然隔着其他宝体,直接进入了跃凡第二境。”

    “你说,你不是禽兽,你是什么?要不是你是禽兽,怎么能够解释,你打破这天地禁锢的状况。”

    从郑鸣吸纳了剑二十三之后,这三个青螺,就好像疯了一般的询问他为什么会将青色的神符,提升到跃凡第二境。

    这个原因,郑鸣自然不能告诉三个青螺,虽然她们跟随自己好像无处可去,但是郑鸣还是不愿意将自己最大的秘密,直接告诉三人。

    这也造成了妖性青螺和魔性青螺,在面对郑鸣的时候,直接称呼郑鸣为禽兽。

    索性不理会那唠叨不已的妖性青螺,郑鸣朝着姬纯然道“我前些时候,遇到了一点事情,不过好在都过去了,这不就回来了吗?”

    姬纯然紧闭着嘴巴,她虽然已经想了一天一夜,但是面对这个人,她依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些年来,她面见过宗门老祖,更是不止一次见过姜无缺,但是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却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在她的身上了。

    “走吧!”郑鸣看出了姬纯然的不自在,他轻轻的伸出手,拉着姬纯然有些不知道放在何处的手掌,朝着三皇坪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现在住的地方,虽然灵气差了一点,但是景色还不错,我还有一个小妹,煮茶做饭,都是一个好手。”

    被郑鸣挽住手的刹那,姬纯然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但是最终,她还是没有勇气挣脱郑鸣的手掌,而是温顺的,跟随着郑鸣朝着长天峰上走。

    一步、两步、三步

    两个人走得并不是太快,山风吹动,让两个人一如神仙中人,而那一双双关注着两个人的眼睛,这一刻都有一种瞎了的感觉。

    “他他果然有两把刷子,呜呜,那可是开阳门的镇天王,就这么落在他手里了!”一个属于惊雷一脉的弟子,话语中带着一份感慨,两分佩服的说道。

    慕容南晃了晃脑袋,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评价,但是事实,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

    就这样,将开阳门的镇天王给牵走了,这家伙不是一般的牛,本来自己以为,这个家伙之所以如此的强硬,是因为他的手中,有那个可以挡生神境一击的万象印。

    但是现在,好像不是这样啊!

    “咣当!”

    悬挂在掠空飞舟上空的宝镜,被褚天鹰的茶杯重重的击碎在虚空之中,褚天鹰暴怒无比,他的脸更是涨得通红。

    作为生神境的存在,在这天下,基本上已经达到了心想事成的地步,比如说心爱的儿子死了之后,他想要为儿子报仇,想要踏平万象门,这些事情,立即就要变成现实。

    可是,就在这一切将要成真的时候,那个在他眼中,不知道天高地厚,因为得到了万象门祖先铭器认可而杀了自己儿子的愣头青,就一封信,将自己弄到了两难境地!

    进攻,杀郑鸣,不一定能够杀得了,而且还要和镇天王正面对敌。

    可是,不杀郑鸣,又如何能够消得了他的心头之恨!他褚天鹰的儿子,当然不能白死。

    此时此刻,最让他气愤的,并不是儿子的死,而是姬纯然就这样被郑鸣牵着手牵走,这对于整个开阳门而言,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耻大辱。

    在开阳门之中,不知道多少弟子,将长相雍容而武技高强,潜力无限的姬纯然当成自己的梦中情人。

    虽然他自觉自己的年纪已大,并没有这种奢望,但是他同样不允许,这犹如宗门女神一般的存在,就这样被自己的杀子仇人,如此简单的给牵走。

    “师尊,我们现在是不是出手?”褚天鹰的三弟子,一个刚刚达到化莲境的壮年男子,声音里带着一丝狠狠的杀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