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七二章 大义如山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水没碧翎山之巅!

    只要水没了碧翎山之巅,万象门的郑鸣宗主就会出手,就会将即将到来的大难,给挡回去!

    这个消息,开始以最快的速度,在所有人的平民百姓之间传播开来,而那些本来跪地哀求的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更是一阵欢呼雀跃。

    只是这些人并没有离去,他们已经到了万象山,对他们而言,他们这时已经到了最安全的地方。所以他们在水灾不消失之前,是绝对不准备返乡。

    而那些组织他们到来的人,更不准备让他们走,虽然他们不再每日哀求,但是他们处在长天峰下,本身就是对郑鸣一个巨大的压迫。

    段云崖无疑是得到消息最快的人之一,在房匀柏冲着所有叩首求救的人说出水没碧翎山之巅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这个消息对他而言,就仿佛久旱遇到了甘霖。

    水没碧翎山之巅,呵呵,看来那小子还想要拖延一下,可是他哪里知道,九目妖皇出世,淹过一个碧翎山,实在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

    而到时候,那小子就应该去碧翎山坐镇,可是他有什么本事对付那九目妖皇呢。

    那擎天柱,他能够催得动吗?没有祖师的法阵,没有汹涌如潮的灵气,他怎么可能催得动那威力无穷的巨柱。

    他现在大话已经说出来,那么接下来,就该他来求自己了。

    毕竟,在整个宗门之中,能够催动擎天柱的,应该只有自己这个生神境的老祖。

    其他人,他们怎么可能催动这擎天柱,他们又怎么有能力催动擎天柱!

    段云崖的心头,不由想到自己被郑鸣喝骂的那一幕,那时候,郑鸣是何等的嚣张跋扈,自己这个宗门老祖的脸面,几乎被他直接给踩在了地里。

    忍无可忍啊!

    他的心中,充满了期待,他倒是想要看看,郑鸣准备如何来见自己,他更希望看到,郑鸣跪地求饶的场面。

    “老祖,弟子江远求见。”淡淡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对于江远,段云崖的眼眸中生出了一丝赞赏,这个小子虽然修为和天资不如萧无回,但是他为人机灵,对自己的意图几乎都能心领神会,差不多是自己最为贴心的人。

    “老祖,最关键的一步,我们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咱们剩下的,就是不断给那姓郑的施加压力,让他不得不哭着喊着,将擎天柱交出来!”

    江远走进段云崖的洞府,脸上带着一丝笑容的道“只有那擎天柱交到老祖的手中,我们万象门才有可能崛起,我们万象门的灾难才能够消除。”

    对于江远如此识趣的话,段云崖听的十分受用,他虽然很迫切的想要将擎天柱拿到手中,但是他还是哼了一声道“那擎天柱乃是祖传之物,并不是他郑鸣本人的东西。”

    “他作为宗门的宗主,要担负起宗门兴衰的大任,哼哼,我这老朽之人,可没有那个心思。”

    江远闻听此言,对于装腔作势的段云崖多了一丝鄙夷。你段云崖不知道多么迫切的,多么心急火燎的将擎天柱弄到自己手里呢,偏偏还要在这儿装出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来,真他娘的不要脸!

    你段云崖还想干什么?无非是想让郑鸣低头。

    “老祖您请放心,郑鸣既然说出了那水漫碧翎山的话,他就没有了退路,等水漫碧翎山的时候,他就一定会双手将那擎天柱奉上,然后求老祖出手。”

    江远一笑接着道“等擎天柱到手,老祖如何处理郑鸣,不是您一句话的事情吗!”

    段云崖嘿嘿一笑道“擎天柱到手自然重要,但是我要他哭着喊着求着将擎天柱送于我。”

    “这个不难,弟子已经在安排了,那些督促郑鸣交出擎天柱的人,已经开始行动了。”

    江远的话,让段云崖的眼眸中生出了一丝迫切的火焰,他仿佛已经看到,郑鸣跪着求自己的场面。

    作为万象门最强的十五脉的首座之一,张云天每天的事情都不少,但是都能处理的有条不紊,但是今日,他的眉头却是皱的很厉害。

    在他的不远处,此时正有四五个人首座级别的存在站着,他们之中,更有一个人在慷慨激昂的说话“云天兄,宗主说水漫碧翎山之时出手,这话已经放了出去,可以说所有的百姓,都在等待着这一天。”

    “那些一无所知的老百姓,觉得他们是得救了,但是咱们,咱们这些人难道也跟着他们一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吗?”

    “水漫不过碧翎山,一切都好说,但是一旦那水漫过碧翎山,郑鸣真的能够击败九目妖皇吗?”

    “那擎天柱的神器,在本山经过祖师的阵法,他还能够催动一二,但是在碧翎山,没有阵法的支持,没有灵气的支撑,他凭什么催动那种神器?”

    说话的男子一拍桌子道“在这个时候,我们这些首座应该站起来,请他将擎天柱交给最能够发挥它威力的人。”

    “只有这样,咱们这些人才有活路,咱们万象门才有活路,咱们万象门统御下的子民,才有一条活路。”

    男子的话一说完,一个矮瘦的男子就接着道“云天兄,你和郑鸣的师尊关系最好,而现在也是没有了选择,所以还请云天兄亲自出马相劝。”

    “这是为了宗门,为了无数的众生,云天兄万万不可推辞。”

    “云天兄,义之所在,你不能推辞!”

    张云天的眉头皱得更紧,而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十几个人跨步走了进来。

    本来,自己正在谈事情,却被人打搅,张云天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但是当他看到那些走进来的身影时,正准备发出的脾气,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因为这些人,都不是他能够得罪的。

    这些人,大多数容颜苍老,甚至有人走路,还需要几个童子搀扶着。如果从这些人的武技而言,他们之中大多数人,只是跃凡,甚至有些人已经年老体衰,难以发挥出任何的武技。

    但是他们的到来,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小视。

    他们是张云天一脉的长老,这之中,有张云天的师尊,甚至有张云天的一位师叔祖。

    在张云天还是一个青涩小子的时候,他们就坐镇本脉。现在他们虽然已经衰老,但是张云天却深知这些人的力量。

    “拜见师叔祖,拜见各位师叔。”张云天恭敬的行礼,然后站在一边。

    那最老的老者,并没有坐在张云天的位置上,而是朝着张云天扫了一眼,随即沉声的道“云天,你是本脉的首座,你告诉我,你接任首座的时候,给我师兄说了什么。”

    “云天不敢忘,当年,云天告诉师尊,就算是流尽云天最后一滴血,也要将本脉发扬光大。”

    张云天这句话,说的铿锵有力,十分坚决。但是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色越加的难看。

    此时的张云天,已经猜出了这些长老为什么过来,而且也明白即将发生什么,但是他阻拦不了。

    “咳咳,既然云天你还记得当年的誓言,也就省得师叔我再说一遍!”老者说话间,喘的更加厉害!

    “你要记住,一切都要为了本脉,但是整个万象门是咱们的根本。如果连宗门的根基都没有了,还提什么本脉!”

    老者说到此处,一口血喷了出来,他挣扎着看着张云天道“难道你想要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也难以得到安寝之地吗?”

    张云天虽然很想坚持,但是最终,他还是跪在了地上,然后郑重的道“弟子明白!”

    张云天说话间,从地上站起,快速的朝着长天峰的方向冲了过去。而就在他前往长天峰的时候,又有不少身影,从四面八方冲向了长天峰。

    木婉儿的身边,此时同样聚集着不少人,这些人虽然和木婉儿都不是太亲近,但是一个个仿佛也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干系。

    “婉儿,你母亲和父亲,都是咱们万象门的人,现在万象门处在危难之中,你不能不管。”

    “宗主的修为,我们都知道,他在本山之内,能够催动那擎天柱,但是出了本山,他怎么能够使用如此威力的神器!”

    “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应该知道,没有了宗门,咱们这些人,就什么都不是。虽然咱们以往也有些争端,但是我们最重要的,是以宗门为主。”

    “婉儿,劝一下宗主,让他量力而行。”

    “婉儿,你应该知道,宗主离开万象山,催动那擎天柱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婉儿,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宗主带着咱们万象门,走向万劫不复之地。”

    木婉儿想要捂着耳朵,但是她不能,作为一个晚辈,她不能够做这样失礼的事情。

    可是现在的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木婉儿,我以往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慷慨大方,一直为了宗门的人,却没有想到,你这班的自私自利。”

    “擎天柱他是宗门的擎天柱,郑鸣能够施展擎天柱,是宗门祖师对他的认可。”

    “但是这并不代表,擎天柱就是他的,他应该在宗门危急的时候,将这擎天柱,交给最适合它的人。”

    一个个声音,在木婉儿的耳边不断的响起,让木婉儿就觉得自己的脑袋在嗡嗡作响。

    她很想告诉这些人,让他们有多远就滚多远,但是她实在是没有勇气说这些,因为这些人,多多少少都和她或者她的父母有一定的关系。

    这一刻的木婉儿,就觉得自己仿佛处在一个大大的网子之中,这网子让她拼命想要挣扎,但是无论如何的挣扎,都挣不脱被网住的命运。

    而所有的话,此时在她的耳中汇聚成一个,就是让郑鸣交出擎天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