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六七五章 小不忍则乱大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你说什么?”段云崖怒视着眼前的江远,那愤怒的眼神,足以让天地为之焚燃。

    江远的心,一阵战栗,他虽然心中明知段云崖不会对自己如何,但是从段云崖身上弥漫出来的压力,依旧让他的心不住的颤抖。

    这就是生神境的威压,什么时候,自己也将拥有生神境的威压,那样的话,自己就不用顾忌段云崖,更不用顾忌其他人。

    强行压制住自己的心神,江远沉声的道“老祖,那郑鸣现在是煮熟了的鸭子嘴硬而已。”

    “但是,他既然死拧着说,自己能够战胜九目妖皇,我等也就少了逼迫他将擎天神柱交出来的借口。”

    “所以如今之计,为了祖师留下的的基业,我们只有现在一条路可走。”

    段云崖哼了一声,他看着江远,心中想的却是,前些时候,自己曾经无比得意的说什么郑鸣一定会向自己低头,然后哭着求着将擎天柱交给自己。

    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小东西居然如此的嘴硬,说什么他在碧翎山,也能够击败九目妖皇。

    真他娘的大言不惭!你以为那九目妖皇是什么?看来,他如此的猖狂,就是因为那擎天柱,他有擎天柱的一击之力。

    现在,江远他们竟然让自己低头,让自己主动在历代祖师的面前,向历代祖师发誓,自己在得到擎天柱之后,绝对不会跟郑鸣为难,绝对不会伤了郑鸣。

    这岂不是自己在求郑鸣么,这让自己的老脸,往什么地方放!

    一个个念头,在他的心中不断的闪动。想到前些时候郑鸣对自己的羞辱,想到自己现在,竟然还要将自己的热脸,贴到这个小子的冷屁股上,他就觉得有一种抓狂的感觉。

    “老祖,小不忍则乱大谋!”江远看着脸色白一阵青一阵的段云崖,心中越发了然。

    他知道段云崖绝对不会因为一点羞辱,就将擎天柱这种大杀器放下,所以当下就顺水推着的劝解道“您老人家也知道,现在整个宗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那郑鸣年幼无知,不知轻重,但是他偏偏掌握着宗门的利器,老祖啊!越是这个时候,您越要有宽大的胸怀,从而挽救咱们整个万象门。”

    “我相信,此事以后,所有的宗门弟子,都会对老祖您的大局为重深感敬佩。”

    段云崖的怒气消散了不少,不过他并不是因为江远所说的那些身后美誉,他在意的是那根擎天柱。

    无论如何,他都要将那根擎天柱拿在手中,这样的话,他就能够成为天下最强者!

    不说可以和双皇并立,却也能够成为双皇之下,少数有着生杀之力的人物。

    忍一时之气算得了什么,忍一时之气,为的是翱翔九天,为的是以后再不受任何人的气。

    “好吧,为了祖师万年的基业,这口气,我忍了,你告诉他们,这件事情我答应了。”

    段云崖的话一出口,江远的脸上笑容变得更加的灿烂,他恭敬的朝着段云崖行礼道“老祖忍辱负重,顾全大局,我相信,宗门之中的弟子,一定不会忘记老祖的付出。”

    “而老祖,也将成为我们万象门崛起于日升域的支柱,为宗门历代弟子所敬仰。”

    “哼,要不是为了祖师的基业,我怎么会向一个毛孩子低头,哼哼,万众敬仰非我所愿,我要的是,咱们万象门的基业,不至于毁在你们这一代人的手中。”

    段云崖挥了一下衣袖,冷冷的道“如果你没有了其他事情,可以走了。”

    江远虽然很愿意和段云崖再闲聊一下,但是他心里清楚,如果在这个时候留下,说不定会惹怒段云崖,所以他快速的朝着段云崖一拱手,然后转身离去。

    当他离开段云崖的洞府百丈之后,他的手中,多出了一枚小小的玉符。

    这玉符小巧玲珑,但是当江远使用法力催动玉符的时候,里面却是一阵乒乓乱响之声。听到这些声音,江远的眉头挑动了一下,甚至多出了一丝讥讽之意。

    天高云淡,日照如火!

    虽然有九目妖皇一如乌云般的压制,但是偌大的万象山,此时却也多了几分的轻松和生机。

    无数的万象门弟子,从四面八方开始聚集,他们来自各脉,平时见面的机会虽然不能说没有,却也不多,所以在见到熟人之时,一个个热情的打着招呼。

    “李师兄,好久不见,这两天忙什么?”

    “还能有什么好忙的,家里的亲属不远万里过来,我得想办法安置他们不是,哎,没想到,万象山外一个小小的院落,竟然已经贵到了一百块元石。”

    “谁说不是呢?早知道这样,我们一个月前,多准备几个小院好了,哼哼,那个时候,半个元石,就能够买到一个小院啊!”

    “希望这一次,宗主能够催动那擎天柱,将九目妖皇斩杀,要不然的话,咱们万象门的危机就大了。”

    各种各样的议论,都是紧随着即将到来的危机。

    “听说了吗,海水已经到了碧翎山腰了,我听说再过十天半月功夫,这海水就能够没过碧翎山。”

    “好像用不了那么久吧,现在海水涨的速度越来越快,以往一天能够涨半丈就差不多了,可现在,一天的时间,就足足有十丈多高。”

    “按照这种速度,最多也就是七天时间,就能够漫过碧翎山顶。”

    “我听说,那九目妖皇,一目一神通,当年它被镇压之前,不知道多少人败在九目妖皇的手中。”

    “谁说不是呢,不过那擎天柱的威势,你们又不是没有见过,只要宗主催动擎天柱,一定能够击杀那九目妖皇。”

    提到擎天柱,所有万象门的弟子眼眸中,都露出了敬慕之色,很显然,他们对于这被他们称为擎天柱的金色柱子,同样充满了信心。

    “哎,你看那些,不是来自咱们各个属国的读书诸子吗?他们不好好的在自己的住所呆着,跑咱们宗门来干什么?”

    一个弟子,正准备回应擎天柱的话题,但是当他看到一群峨冠博带,气度恢宏的老者走向前方的神台,不由好奇的问道。

    虽然武者统御天下,但是对于这些读书人之中的诸子,他们同样带着深深地尊崇。

    “诸子身份不一样,来观看咱们宗门的大礼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但是他们怎么来了?”一个穿着锦袍的男子,吃惊的说道。

    随着这男子手指的方向,众人看到的,是一群衣衫褴褛的普通百姓,他们有老有少,但是一个个面容之中,都隐含着各种各样的担忧之色。

    “看,那不是各国的君主吗?他们怎么也来了!”

    在众人的目光下,他们发现整个万象门统御下的大人物,此时几乎全部聚集一场。

    他们聚集的原因,让不少人感到难以猜测,毕竟现在已经不是求郑鸣出手的时候。

    一片青云之间,郑鸣挽着木婉儿的手直冲而来。而就在郑鸣落下的瞬间,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江远的带领下,恭敬的朝着郑鸣行礼道“拜见宗主。”

    就连万象一脉的弟子,此时见到郑鸣,脸上都堆满了笑容,一副见到郑鸣这个宗主很是欣喜的模样。

    将这些看在眼中的郑鸣,心中升起了一丝异样,不过现在他声望值在手,更有都天烈火阵这般的利器在手,自然也没有任何的惧意。

    几乎现场的所有人,在这一刻,都躬下了身子,所以直着身子的段云崖,就显得一如鹤立鸡群一般。

    郑鸣看着段云崖,眼眸中闪过淡淡的笑意,他对于那些躬身的人,既不说免礼,更没有说免礼的意思,就这么笑吟吟的看着段云崖。

    段云崖的肺都要气炸了,他怎么不明白郑鸣这是要干什么,他这分明是要让自己向他行礼!

    按照各门的规矩,宗主虽然是最高的存在,但是作为老祖,他们却拥有宗门最大的力量。谁能成为宗主,都要老祖点头,所以,一般的时候,都是宗主向老祖行礼。

    像郑鸣这般,等着段云崖给他行礼的情形,在各大宗门,根本就不会出现。

    但是这种情形,实际上也没有任何的不对,按照宗门之中的规矩,宗主本应该是至高的存在。

    静寂,死一般的静寂!

    那些低头的人,在刹那间,都将目光聚集在郑鸣和段云崖的身上,不少人更是露出了担忧之色。

    江远站在段云崖的身后,此时看到郑鸣竟然在这个时候和段云崖给顶上了,他的神色就是一变。

    随即,江远轻轻的朝着段云崖传音道“老祖,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不是”

    段云崖知道江远要说什么,他看着四周十数万弟子,以及各方势力的代表,知道要是这般对抗下去,接下来的戏,真的就不用唱了。

    这一次过来的目的,就是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次给郑鸣以逼迫,让他将那擎天柱交出来。

    “老朽拜见宗主!”紧紧的咬了一下嘴唇,段云崖终于说出了这句话,但是这句话说出的瞬间,段云崖就觉得自己的牙齿,已经被自己给咬断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