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四六章 天剑阁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那年轻的刺客,虽然已经将自己的刺杀之术施展到了最强的地步,却还是没有想到,竟然难以接近郑鸣的身躯。

    这个年纪看上去和他差不多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强了。

    “我是姓左!”本来,按照他从小收到的训练,就算是死,他也不可以将自己的事情透漏出去。

    可是现在,面对郑鸣,他却不由自主的说了话,而且一说都是自己的秘密。

    “左云从是你什么人?”郑鸣轻轻的逼近一步,话语中带着一丝颤抖的道“他可好?”

    “我爷爷他不好,死了!”年轻人在犹豫了瞬间,终于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左云从死了,这算起来,其实也挺正常,修为没有达到跃凡,寿命最多也就是一百五十岁,甚至一些人,因为一些自己的原因,还活不到一百岁。

    郑鸣和左云从不相见已经一百年,他死了,可以说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郑鸣在心中闪过一丝伤感的瞬间,冷声的道“怎么死的?”

    “是被人打死的!”年轻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连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按照他家族之中的要求,在自己爷爷死的这件事情上,尽量不要乱说话,可是自己竟然忍不住,对一个陌生人,说出了自己家族隐忍了多年的话。

    打死的!

    郑鸣的眼眸中,寒光越来越盛,一时间,几乎所有人都感到,郑鸣此时,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柄利剑。

    一柄锋利之极,可以开天辟地的利剑。

    “谁杀了他?”

    这四个字,就好似一个个重锤,敲击在在场所有人的心头。他拥有着一种让人难以抵御的气势,让所有的,想要抵御这种气势的声音,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我爷爷是被赵家的人杀死的,他不愿意屈居赵家为奴,被赵家那在观星剑宗的老祖,用重手法抽取了三条经脉,痛苦三日而亡!”

    观星剑宗,为奴,惨叫三日!

    这些话语,瞬间展现在郑鸣心头很多东西,也就在这时,那倒在地上的赵姓年轻人,声音中带着一种疯狂的喊道“小子,你敢打伤我,我赵家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我赵家的老祖,是观星剑宗的太上长老,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在峡谷十三国,上门也就那么几个,普通人对于他们,是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听闻,但是在场的人,都是一方的权贵,他们对于犹如禁忌般的峡谷十三国,怎么会不知道。

    虽然他们一直都听闻,赵家拥有观星剑宗的关系,但是听到赵家老祖竟然是观星剑宗的太上长老,他们的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发怵。

    “你们赵家,为什么会执掌无花谷?”郑鸣看着那嘶吼的赵家公子,冷冷的道。

    这赵家公子,作为那位观星剑宗老祖的嫡系子孙,可以说从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别说被人打,就是一点委屈,都没有受过,现在当着自己心仪美人的面,被郑鸣这般的敲打,他的心中,充满了疯狂。

    这种疯狂,让他忘记了自己是谁,更忘记了所有的忌讳。

    “无花谷算得了什么,就是一个卑贱的奴隶,哼哼,被我们赵家所占据,是他们的荣幸。”

    “不但现在,就是以后他们世世代代,都是我们赵家的,他们”

    赤炎山、葬剑宫,无花谷乃是当年郑鸣所统帅的三大势力,虽然现在,这些势力在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作用,但是很显然,左家之殇,由他郑鸣而来。

    “你可以去死了!”

    淡淡的话语中,那赵家的公子,就觉得自己的四周,出现了无尽恐惧的场景,一时间,他忍不住大声的呼喊,也就是半刻钟的功夫,他整个人,就瘫死在了地上。

    看着赵家公子的死,那左云从的孙子,脸上有担忧,有恐惧,但是更多的,却是快意。

    一种终于为自己的家人报仇的快意,一种畅快淋漓,大仇得报的快意。他怔怔的看着郑鸣,此时在他的心中,环绕的只有一个问题“他是谁?”

    “你杀了他,我的家人怎么办?”那自称是左云从孙子的年轻刺客,在挣扎之中,清醒了过来。

    “你的家人不会有事,我给你保证!”郑鸣看着年轻人,平静的道“没有人再能伤害你们?”

    年轻人听着郑鸣的话,人颤抖了一下,他觉得这句话之中,蕴含着无穷的力量,这种力量,让他感到无比的安心。

    “观星剑宗的那个太上老祖,他他是不会”年轻人的话语,说的磕磕绊绊,他的心中觉得,自己应该相信这位老祖,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

    一切,都是因为担心!

    “从此之后,天下之中,将没有观星剑宗!”郑鸣的话语,一如既往的平静,但是这话语落在在场所有人的耳中,却有如一道惊雷。

    一道让所有人都惊骇不已的惊雷。

    观星剑宗,那可是观星剑宗!

    柳季旋有点恐惧的看着郑鸣,她的理智告诉她,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准备灭掉观星剑宗。虽然她们心剑阁并不是观星剑宗的附属宗门,但是和观星剑宗的人关系却是不一般。

    多年来,也承受了观星剑宗的不少关照。

    在她的眼中,虽然作为上门的观星剑宗,并不是强大的不可战胜,却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压制的。

    而现在,这个将赵家公子诛杀的年轻人,竟然说要灭了观星剑宗,这实在是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

    但是,面对那年轻人无形之中展现出来的霸道,她的心头,同样难以升起反抗之心。

    “你是心剑阁的弟子,我不为难你,就问你一个问题。”郑鸣的目光落在柳季旋的身上道“傅玉清的下落,你知道吗?”

    傅玉清三个字,就好似一道惊雷,瞬间在柳季旋的心头炸开,她又怎么会不知道付玉清。

    对于她而言,傅玉清就是她终生为之奋斗的目标,她也要像付玉清那般,成为整个心剑阁的传奇。

    她要在三十岁之前,修成心剑阁最难修炼的冰心诀,她要在四十岁之前,成为跃凡境,她要

    可是她这些目标,依旧很遥远,那冰心诀她虽然想了不少的办法,都难以参透这其中的真意。

    所以,她对于傅玉清,除了敬佩,还有不少的嫉妒。

    这个年轻人,竟然问起了傅玉清的下落,他会是什么人,一瞬间柳季旋的心中,竟然闪过了自己当年看过的一个不知道是谁写的手札。

    难道他就是那个手札中的他吗?

    “玉清祖师早已经进入了天剑阁,听说现而今,更是天剑阁的核心弟子。”

    天剑阁,郑鸣的心中一动,那岂不是说,傅玉清最终和金无神进入了一个宗门。

    要是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将金无神的那个弟子放走,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直接去天剑阁。

    “你知道天剑阁的方位吗?”

    柳季旋很不愿意让自己落入下风,她很想在郑鸣的手中,扳回一城,但是在郑鸣的目光下,她却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反击之力。

    那犹如利剑一般的目光,在她心中抵抗的念头才刚刚升起,就直接被击溃。

    “不知道,一直都是天剑阁的人驾临我们心剑阁,将他们觉得可以培养的人带回天剑阁。”

    “不过,观星剑宗,应该知道天剑阁的方位。”

    郑鸣重重的看了柳季旋一眼,随即转身离去,而就在她走到门口的瞬间,突然扭过头来“在没有去天剑阁的日子里,她过的怎么样?”

    柳季旋的心中,不知道怎么,竟然泛起了一丝丝的嫉妒。这一丝嫉妒,来的虽然莫名其妙,但是却无比的强烈。

    “她好似不怎么好,听说傅师祖,曾经疯狂的寻找着什么人。”

    郑鸣没有再吭声,直接转身离去,不过在临走的时候,他还是将那刺客少年带走。

    谢龙云在玉香公主离去的时候,想要跟出去,却被玉香公主狠狠的瞪了一眼。

    已经对公主的性格有些了解的他,在这一眼之下,顿时赶忙停下了脚步。而就在迟疑的瞬间,郑鸣等人已经飘然而去。

    谢龙云在这个时候,突然生出了一种感觉,那就是此时的他,错过了一个机缘,一个对他而言,大大的机缘。

    “这是谁啊,如此的霸道,他他竟然杀了赵元淳?”一个少年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疑惑的问道。

    “两日之前,金家要接掌皇宫,最终却全军覆没,那力压乾坤万古的一拳,莫非就是此人所发。”一个眼眸中闪动着智慧光芒的男子,轻声的问道。

    此人的话,顿时让所有人的神色都是一动。这两条来,盘旋在整个大汉王朝权贵心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金家的覆灭,就是造成金家覆灭的一拳。

    所有知道这件事情的郑家子弟,是半句话也不说,至于去向郑家的人去打听,却没有人有这个胆子。

    不少人将那诛灭金家的惊天一拳,当成了一种底蕴,一种郑家的底蕴。而此时,郑鸣霸道的出现,让他们都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一拳,乃是郑鸣所发。

    于是,感到事情重要的这群权贵子弟,一个个快速的离去,虽然美女很重要,但是和他们家族的存亡相比,美女又算得了什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