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六零章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来人止步!”一声带着高傲的喝声,惊破了穆青秋的沉思,她快速的抬头,就见一个师弟,已经腾空朝着那楼阁直冲了过去。

    心中暗骂自己一生的穆青秋,只能腾身跟了过去,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却也只能跟过去。

    “你们是什么人,可有拜帖吗?”那男子来到阁楼之外,声音中带着傲然的道“另外,天剑阁方圆千里,不准有人踏空而行,你们下来。”

    这话语才一出口,顿时就让那些看热闹的人两眼放光。他们已经从这男子的话语中,感到了浓烈的火药味。

    从楼阁之中,走出了一个穿着淡蓝色衣衫的年轻女子,这女子模样轻柔,整个人看上去,就好似风一吹,就能够吹走一般。

    在看到这女子的瞬间,就让人忍不住生出一种怜惜的感觉。

    穆青秋没有想到,从那楼阁之中,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女子,而她还发现,女子的身上,竟然没有半点真元的波动。

    不,应该说,女子的身上,竟然连一点真气都感觉不到。

    也就是刹那,穆青秋就有了判断,这个女子,并没有任何的修为,甚至可以说,这女子,在武者的眼中,就是一个废人。

    那说话的男子朝着说话的女子扫了一眼,随即哈哈大笑道“我以为万象门多么了不起,想不到竟然来了一个废人,哈哈哈!”

    这句话,顿时让女子的脸色一暗,而穆青秋对于自己这位师弟的话语,脸上感到了一丝的羞愧。

    虽然这个师弟的话语,只是代表他自己的,但是作为师姐,有这样一个师弟,穆青秋感到有些丢脸。

    “阁下这般的牙尖嘴利,看来天剑阁的剑并不是最锋利的,最锋利的,应该是你的嘴!”

    说这句话的,是一个老者,老者的话语丝毫的不客气,让那男子顿时脸涨得通红。

    他手指着老者,怒声的道“我的剑锋利不锋利,你试试不就知道,嘿嘿,让你试我的剑,简直就是对我手中长剑的侮辱!”

    “老头,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有进入跃凡,我看你也就是冢中枯骨,活不了多久了。”

    这句话一出口,不少人都朝着老者的身上扫去,几乎瞬间,所有人都发现了老者的修为。

    一品大宗师!

    呼呼,这五个字,如果在凡人王朝,自然是震慑四方,但是此时他所处的地方,可是天剑阁。

    别说一品大宗师,在这里就算是一个跃凡境的强者,也只是普通,甚至是垫底。

    老者的脸色,并没有任何的尴尬,他淡淡的道“我房匀柏的修为虽然不如阁下,但是要论活的年岁,恐怕阁下绝对不比过我。”

    那年轻的弟子,本来就对房匀柏很不爽,此时听到这话,冷笑道“你这话,绝对是一个笑话,现在,我就让你死在我的面前。”

    说话间,他手中的剑光,直接劈斩了出去。

    穆青秋看到自己这个按照辈分叫师弟的男子出手,当下就有点不好的感觉,不过随即,她的眼眸中,就升起了一丝的寒意。

    因为这男子出手的对象,并不是那叫做房匀柏的老者,而是老者旁边,那根本就没有任何武技的女子。

    很显然,他这位师弟的打算,就是让那房匀柏救年轻女子,从而死在自己的剑下。

    “卑鄙!”下方已经有人毫不客气的喝到。

    穆青秋就觉得的脸上火辣辣的,虽然这个师弟以往并不是太亲近,但是此人毕竟是他们天剑阁的弟子,代表的,更是天剑阁的颜面。

    几乎没有犹豫,穆青秋就拔出自己的长剑,朝着那剑光斩了过去。虽然此时有点晚,却也能够挡得住。

    可是,就在那剑光接近楼阁的瞬间,一道红光,轻轻一卷,就将那剑光吞的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穆青秋就发现那本来站在自己不远处的师弟,此时正被一根无形的线,轻轻的吊在虚空之中。

    一股让她毛骨悚然的感觉,从穆青秋的心头豁然升起,在这一刻,她感到了死亡的威胁。

    在这种威胁下,穆青秋就觉得自己就好似一个面对渺小的婴儿,没有半丝的还手之力。

    不过就算是这样,她还是定睛朝着那无形丝线的方向看去,就见那丝线的来源之地,竟然是一头只有拳头大呈现出碧绿颜色的蛤蟆。

    怎么可能?这一个小小的蛤蟆,怎么会击败自己那已经达到了跃凡第六境的师弟。

    “九目妖皇,今日乃是金兄大喜的日子,又岂能允许你这个妖孽,在这里兴风作浪。”

    淡淡的声音,从天际传来,伴随着这声音,就见一个身影出现在天际,他目视着那拳头大小的蛤蟆,淡淡的道“立即给我离去,不然就将你灭在此处!”

    那人的出现的瞬间,四周天地好似瞬间回到了冰霜之中,本来已经将那天剑阁弟子给挑起的九目妖皇,此时用一种像是见到鬼一般的目光看着那男子。

    “九冥冰骊,你是九冥冰骊,你不是已经死在法身劫中,你你怎么还活着?”

    这一刻,几乎所有的人,都看清了那跨步而来的身影,这是一个瘦削的男子,洁白的衣衫,在那好似水晶一般的肌肤下,一时黯然失色。

    清秀的面容,给人一种病怏怏的模样,但是他站在那里,却好似就是天。

    “九冥冰骊”这四个字,在大多数人的心中,并不明白他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滚!”男子有点讨厌的朝着九目妖皇看了一眼,淡淡的道“不然我就吃了你!”

    这句话,让不少本来对这九冥冰骊出现,而生出不好好感的女武者,瞬间有一种要晕倒的感觉,她们有一点难以接受,这样一个文弱犹如水晶一般的人儿,竟然说出如此粗俗的话语来。

    木婉儿和房匀柏两个人,此时神色充满了凝重,他们这一次来天剑阁,最大的底气,就是这九目妖皇。

    现在从那九冥冰骊的口气之中,他们感到九目妖皇遇到了麻烦,如果九目妖皇都被吞掉,他们两个人的力量,恐怕连重新回到万象门都不可能。

    但是现在离开,他们又怎么甘心,他们要见到郑鸣,他们还不能就这样离去。

    九目妖皇的身躯,瞬间变的犹如小山一般的大,通体碧绿的它,更是发出了一声怒吼。

    “呱!”

    这一声低斥,震慑人的心神,让不少人都感到自己的神魂,在这一刻好似要崩溃了一般。

    但是那九冥冰骊,依旧淡淡的站在那里,它神色平静无比,但是那双眼眸,却已经开始闪动特异的光芒。

    “有些年没有吃过蛤蟆肉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当年的风味。”九冥冰骊说话间,手掌朝着虚空一伸,九目妖皇的四周,竟然呈现出冰封之势。

    暗蓝色的冰块,让人从心底升起寒意,九目妖皇再次吼了一声,随即张嘴一吐,一条长长的匹练,朝着四周汇聚的冰霜重重的击打过去。

    “啪啪啪!”

    无数的抽打声中,那暗蓝色的冰晶,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只是,这些裂纹快速的生长,根本就没有半点的崩溃之势。

    可就是这样,那本来还有一些畏惧的九目妖皇,却发出了一声长笑,他哈哈大笑道“九冥冰骊,我本以为,你这次能有什么巨大进步呢,没有想到,也就是银枪蜡头而已。”

    “你当年的伤势,并没有恢复,还在我的面前,装什么深沉,今日,我要吞了你。”

    说话间,九目妖皇的身躯,再次胀大了十倍,就好似一个碧绿的山峰,那赤红的舌头,更是变化成了一只惊天巨蟒,朝着九冥冰骊重重的抽打了过去。

    九冥冰骊神色一变,双手挥动,正要施展手段,却听虚空之中有人冷声的说道“大胆孽障,竟然敢在天剑阁闹事,三十六战将,给我拿下。”

    伴随着这一声巨喝,三十六个身穿暗青色盔甲的中年男子,几乎同时从四周落下。

    这三十六个男子,每一个都有着生神境中期的修为,而他们三十六个人之间,好似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将他们汇聚在一起,所以他们三十六个人,就是一个整体。

    “是无缺战皇坐下的伏魔三十六战将!”

    “啊,那是无缺战皇的天地龙舟,是不是无缺战皇亲自到了!”

    “不是,那龙舟上并没有升起天龙华盖,无缺战皇应该不是龙舟上,不过来人的身份也应该不低,毕竟能够代替无缺战皇御使三十六战将。”

    “传说之中,这三十六战将身上的盔甲,乃是上等的铭器,催动之间,可形成四灵伏魔大阵,那绝对是可以镇压法身境的力量啊!”

    “这一次无缺战皇支持天剑阁,那郑鸣想要将自己的未婚妻抢走的可能性,看来是更小了。”

    “呱呱呱!”

    九目妖皇唯一的眼眸,瞪的大大的,他看向那三十六个站在自己四周的战将的目光,充斥着顾忌。虽然还没有动手,但是这三十六战将给他的威胁,比之那九冥冰骊,更加的强大。

    九冥冰骊此时的神色,也露出了一丝的不喜,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说话。

    “四灵战魔,上一次不知道谁逃的比老鼠都要快,赶日不如撞日,不如咱们在好好的切磋一下吧!”

    淡淡的,带着一丝蔑视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伴随着这声音出现的,同样是三十六道身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