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9章:另类天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李世民调查武士卷宗,进入决赛的人群里,出自寒门的足有三十五人,由此可见寒门里有着无数让他意想不到的人才。

    大力封赏,未尝没有千金买马骨之意。

    以薛仁贵为首的寒门子弟是第一次吃螃蟹的人,他们也是第一批吃到个中美味的人。

    现在薛仁贵得到重用,以后定然会有更多的李仁贵、王仁贵、张仁贵参与武举以区区一个中郎将之职位,换取数之不尽、用之不绝的人才,是一笔十分划算的生意。

    当着百姓的面封赏,以上是李世民的第一个目的。

    第二个目的,自然是炫耀。

    也是这一天,在商亡之后消失无踪的上古圣道之剑轩辕剑重现世间。再一次出现在了天下人眼前,而这一次轩辕剑出现时,已经成为大唐皇帝陛下之随身佩剑。大唐群臣在今天之前没有一人知道轩辕剑已经在皇帝手中。

    当站在高台之上的李世民抽出轩辕剑高高举起的时候,满朝文武除了秦氏父子等有限几人,大家才知道皇帝随身佩戴的神剑竟然是圣道之剑,轩辕神剑。

    天命所归,不外如是。

    轩辕剑的出现,瞬间将本就因大举册封而沸腾的大唐百姓心中的热情彻底引爆。

    山呼海啸般的:

    “大唐万岁”

    “陛下万岁”

    “天子万岁”

    响彻环宇,成为这世间最强音。

    同样在这一天,圣道之剑轩辕神剑重现世间,出现在大唐皇帝陛下手中的消息,传遍天下。

    大唐贞观二年十月三十一,这一天,也因为圣道之剑轩辕的出现而永久的载入大唐史册。直到黑夜降临,喧闹的长安里无数兴奋的人流逐渐散去。

    一直以来因没有传国玉玺被人诟病的大唐也因轩辕圣剑的出现,而得到了彻底的认同。

    传国玉玺固然珍贵,可是也轩辕剑相比,差得可不是一两个等级了,传国玉玺起自秦朝,而轩辕剑则是华夏始祖黄帝的佩剑,两者珍贵程度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自李世民当众拔出轩辕剑的那一刻,秦风心底恍然明白:李世民是借着武状元的名义大加封赏,实则是回报献剑之情呢!

    “啊!”天牢深处,一个痛苦至极的惨叫传遍天牢每个角落。

    “各种手段用尽,竟然愣是不开口,真是个硬骨头!”便是用刑的狱卒也不得不佩服如同血人一样的囚犯

    另一个狱卒亦道:“可不是嘛!不过那又如何。我们要的是结果。”

    “哗!”一盆冷水泼下去,血人呻吟了一声,人也悠悠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被丢到草堆里,他身上的多处伤势,都已经被包札好,而且使用了上好的金创药,所以伤势好得很快。

    越是这样,血人越是觉得恐怖,他心中很清楚,他是在劫难逃了,这样把自己养着,绝对是要反复的折磨自己,让自己更加痛苦。

    他是企图收买薛仁贵的人。名叫陈贞,明里是长安碧宝阁的掌柜,实则是某方势力安插在长安里的探子。

    “陈大掌柜,你还是招拱了吧,免得受皮毛之苦。”

    陈贞痛苦至极的大叫一声,恨不得立刻挣脱开那捆绑他身体的绳索,恨不得马上将头撞地而撞死。

    陈贞痛苦得不想再说什么,只是嚎叫道:“你杀了老子吧!秦风欺名盗世,稍有正义的人都欲除之而后快。”

    “陈大掌柜,你的底细大家都清楚,何必自欺欺人。”

    陈贞怒道:“有本事你们查啊!”他已经如同野兽一般,几近疯狂。

    “你是条硬汉,我秦风佩服。我看你还是招了吧!而且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乖乖的说出来。”

    没错,是秦风。

    封赏结束后,秦风向李世民讨来一道旨意,望天牢而来。天牢位于大理寺内,通传了大理寺卿一声,得以通行。

    秦风是个小心眼的人,对于想要自己命的人,他从来不会大方过。所以,武举一结束他就来了。

    陈贞叫嚣道:“秦风!你让他们杀了我吧!”

    “在你还没有交待出幕后主使之前,我是不会杀你的。”

    陈贞见到秦风也没办法,越发变得嚣张,先是一阵狂笑,接着道:“老虎凳,辣椒水,烙铁无非如此而已,秦风,你不是样样精通吗?你就不会让这帮狗才,搞点新鲜的玩意出来么?老子的身体是铁打的,尽管来试试就是了,哈哈就怕你们不敢”

    “秦将军,这个人是硬骨头!您看你还是”狱卒颇为不好意思的讪笑道。

    陈贞爆发出一阵得意的大笑。

    秦风对狱卒笑道:“没关系的,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计较那么多做什么。死士一般都有钢铁一样的意志,对于这种人进行严刑逼供是没用的。在我看来,严刑逼供是最低级的审讯方法,精神审讯要比严刑逼供更要有效十倍。”

    “秦将军,那什么是精神审讯?”一堆狱卒围了上来,便是陈贞也冷笑着聆听。

    “说白了很简单!就是轮流不断的逼问,不让他睡觉。一日两日尚可,但时间一长,拖个十天半月的。他们保证承受不住,从而思绪混乱,以致浑浑噩噩,这个时候是他们意志最薄弱的时候,此时追问,绝对拥有奇效。”

    这样的审问方式闻所未闻,一个狱卒忍不住问道:“秦将军,能行吗?”

    “你不试怎么知道不行?”

    秦风微微一笑,继续道:“反正你们也没办法让他开口,万一我的法子有效,你们以后也能依样而为,这种办法既不误伤好人,又不会错过一个罪犯,很好用的。从今日起,你们让他吃好,穿好,但是不要让他休息。然后,这人肯定想睡觉,你们安排几个人守在他身边,只要他耷拉下脑袋睡觉,就让那两人用冷水泼他,或者用针刺他如此反复,管保他乖乖的把自己的祖宗十代说个清楚明白,明白了么?”

    “明白,明白了!”狱卒自己也忍不住觉得脊背发冷。

    这是前世那个社会中最常见的一种逼供办法,称之为疲劳轰炸法。一百个人里面会有九十九人抵抗不住这种疲倦的袭击,最后将自己知道的全部情况招供,剩下的那一个不招供的,一般都是意志力特别顽强者。

    此人的意志力可以称得上顽强,但是那道意志力的防线恐怕已经垮了一大半,现在再给他用这疲劳战术,肯定十拿九稳。

    另一人问:“要是针刺、泼冷水也没用呢?”

    “朝他最薄弱、最容易痛的地方去刺。”

    “哪些地方最容易痛?”狱卒还问上瘾了这是。

    秦风报了几个穴位,最后道:“这些地方虽然痛,但不能持续,用多了会死人的。我知道一个办法容易让人持续兴奋,即便疲劳了也是如此。”

    “什么法子?”

    “喂他吃椿药!之后还不招供,还要睡觉的话,嘿嘿!你们自己去想办法。”

    “我看能行!”这群狱卒一个二个如见鬼了一样,谁也想不到秦风文质彬彬的表面下,竟然还隐藏着一只邪恶无比的恶魔,这种办法简直太恶毒、太阴损、太缺德了,只要是男人都受不了这么一招。

    这些狱卒一个二个双腿夹紧,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一想那恐怖的画面,自己都忍不住发痒发骚。

    “嘿嘿!”此时,一个年轻的狱卒竟然笑了起来,只不过此人长得极丑,眉开眼笑之下,显得越发猥琐。

    “你笑什么?又叫什么?”众所畏惧之下,此人倒是成了万绿丛中一红的存在了。

    “回禀秦将军,小人叫施猛。”在秦风的注视下,那人神色一慌,连忙解释道:“小人以前是个种田的,刚刚由将军您说的办法,想到了一件事情,发现要是叫入进来定有奇效。想到高兴处,忍不住笑了起来。小人,小人就算有天大的胆量也不敢笑话您啊。”

    施猛??这是强坚范后,秦风遇到的又一个搞笑的名字,不过这人长得挺有那种个性的。

    秦风忍笑着问:“施猛是吧?你不用怕,你倒是与大家说说想到了什么事?”

    他对敌人冷酷无情,但对自己的朋友,却是一偌千金,对于这些普通人,哪怕无意骂他一两句,他也懒得理会。

    “这个”施猛委琐的笑了笑,说道:“秦将军,您有所不知,咱们水田里有种叫吸血蛭的东西,那东西是一条一条短短的虫子,长着黑色的皮,黏呼呼的那种,有点像蚯蚓,但是比蚯蚓要短要粗。只要碰到人的皮肉,就会用嘴巴在皮肉上打个洞,然后开始吸血,直到吸饱了为止。将军说让蚂蚁叮咬那玩意,所以小的就想起来家乡稻田里面的水蛭吃了椿药后,那玩意兴奋的直充血,小人,小人觉得这东西可能会更有效。”

    天才!这施猛果真人如其名,真的是个天才。秦风不怀好意的揣测,这个施猛夜晚在家,肯定和家里的老婆一起玩,否则哪里来的这折磨人的法子。

    “这些办法,你们自己看着办吧!陛下都推崇与时俱进,摒弃一些不符合时宜的政策,你们也得如此,不能一成不变,得创新,知道吗?要是你们创造出一套前无古人的办法,说不定还能名垂青史呢!对了,从明天开始,你们派个人给我汇报一下进度,我要在第一时间知道谁要置我于死地。”

    秦风看了一下面如土色的陈贞,没有逗留的离开了。

    离开的秦风却没发现,听了他那一番话后,施猛的双眼闪着狼一亮的兴奋的光芒。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