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5章:闹事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从军的第一天开始,他就拼命的向同僚学习、向上司学习,但凡是有一技之长的,他都像牛皮糖一样的套近乎,非要学会人家的本事不可。面对房遗爱的疯劲,李绩赞不绝口,并且将他的近况如实向房玄龄说明。

    房玄龄忍不住好奇的问房遗爱:这是怎么了?为何如此努力的拼命学武?过去也不见得你这般努力?

    房遗爱回答说:“父亲,我有一个很厉害的朋友、异姓大哥,他就是秦风秦大哥,他告诉我:人不能停止学习,否则就会被时代所淘汰,将不可避免的面临着失败。”

    这一点房玄龄深表赞同,当时,房遗爱还说自己和秦风的差距太大了,都是同龄人,还是好友,我要是比他差的太多,我有什么颜面与之为友?有什么颜面在众人面前与他并肩站立?只有继续努力的学习,才能跟上朋友的脚步,才能有资格与他为友,才不负父母的重望

    房遗爱确实很努力,将秦风当成自己的榜样,只是听到秦风一个又一个的成就,他压力颇大。

    秦风一怔,想不到马大哈一样的房遗爱也变得多愁善感了,玩笑似的安慰道:“你和我不一样,我从小就在这种氛围里长大,起点比你高出百倍,而你学武不到半年,根基浅!你和我比,不是找虐吗?你要知道,我可是被人称之为妖,你是人,我是妖,这人与妖得比得了吗?”

    房遗爱不拘小节、性情率真,刚才也不过偶有所感罢了,听秦风如此一说,大笑了起来:“就是,就是!人与妖怎么能比呢?我嘛,尽力追上你的步伐就是了。”

    “哈哈,这才是我认识的房遗爱。”

    房遗爱也是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两个笑后,问秦风道:“大哥,找我何事,尽管吩咐。秦大将军为朋友两胁插刀,成为美谈,我房遗爱也一样够朋友。”

    秦风看到他眼里的真诚,心中感动道:“没那么严重。只不过是让你重操旧业,做一回老本行而已。”

    “不懂!”房遗爱搔搔头。

    “去青楼!”

    说完这三字,秦风又着重道:“确切的说,是去碧水坊见识见识。”

    听秦风说出“青楼”二字。房遗爱如同见了一万头百年老母猪在天下飞一样。

    惊疑、愕然、古怪、欣喜、怀念种种神情杳至纷来,最终,全部化为不可思议与不相信。

    整个长安谁不知道秦风洁身自爱啊?通过上一次,他隐隐约约的察觉到秦风对长安的烟花场所很是排斥。

    可今天,秦风却急不可耐去家里找自己,最后竟然说去青楼,这实在让房遗爱觉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以,不由得木然问道:“去青楼做什么?”

    秦风反问:“青楼能做什么?”

    “”房遗爱讷讷无言,这个问题太那个什么了,这男人去青楼还能干什么?

    聊天、谈理想?

    青楼显然不是合适的场所。

    莫非这位老大是闷骚型?现在撑不住了?要真如此,那倒是同道中人了。

    房遗爱思绪飞扬,眉飞色舞,一派鸡动、意动的模样。

    当兵当半年,母猪赛貂蝉!

    听秦风如此一说,口水都差点流出来了。

    秦风又说道:“我不是很懂,所以,想到你这个行家、老手了。”

    “啊?”房遗爱一愣,复又大喜,陶醉的心想:总算在某个领域超过眼前这位了。

    “没的话说,大哥,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少女、贵妇、清纯、妩媚还是活好”

    “停,停,停,停,停!”眼见这家伙越来越兴奋,秦风额头上冒出三根黑线,一连叫了五个停字,没好气的瞪着这牲口道:“啰嗦这么多干嘛?走不走?”

    “走,当然走啦。”房遗爱心领神会:害羞了?嗯,正常,第一次我也是这样,看来要把老大带成一代花中圣手,得花一番心血啊!唉,任重而道远呐!

    房遗爱自我感觉良好,默默的以行业先锋的心态去想着怎么去打造秦风。

    暮色苍茫之际,秦风与房遗爱到了碧水坊门口,看着如织的人流以及门口仅着薄纱露出雪白**不断招呼进进出出客人的几个女子呆呆的发愣。秦风站在碧水坊门口不动,房遗爱还以为他在看门口的美人,当然不敢催促。而他显然不知道秦风此刻心中是惊愕之极。

    如今的大唐肯定没有夜市一说,当然路灯更是不用考虑了。

    只是让秦风没想到的是,一路走来竟然看到了不小商坊和店铺还在营业,而如今虽然是晚上,但是买卖东西的人也还不少。

    尤其是酒铺,更是人声鼎沸,完全有了后世酒吧夜店的雏形了。除了酒铺,赌场亦是火爆之极,哪怕到了碧水坊门口,这里充满着各种莺声燕语,却依旧湮没不了赌徒们或喜或悲、或怒或骂的声音。

    他不知道的是,早在前朝,在当时还叫大兴城之时,长安的商业就异常的发达,西北异族所需的各式货物基本上都要从关中等地运输,尤其是京杭大运河开通以后,长安的各类商业异常的繁盛。

    由于往来的商旅众多,且不分昼夜的到来、离开,于是,提供给这类早出晚归的吃穿住行等夜店应运而生,乱世来临时,匪徒、盗贼出没,这才使商业委靡不振。李世民之后,所采取的一系列措施,顿时稳住了关中各地百姓的民心。形势稳定之后,长安的商业活动顿时再次火爆起来。

    至于碧水坊这样的色艺场所,到是真应了杜牧的“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意境,一直都是生意火爆,人流如织。

    “遗爱,我忘记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了。”就在房遗爱打算询问之际,秦风十分严肃的说道:“好像忘记带钱了,你呢?”

    “呃?”房遗爱愣了一下,笑道:“无妨,无妨,小弟我是这里的常客,嘿嘿,凭房俊这两个字,在此赊欠几百上千银饼不成问题。”

    从军之后,他没机会出入风月场所,身上自然也没带什么钱。

    “那不行,让你欠人家的人情可不好。”指着不远处光明正大的用秦氏书法写着的“万家赌坊”道:“去那里赚赚!”

    一心想把秦风带成专家的房遗爱自无不可,喜笑颜开道:“大哥,这个万家赌坊也是碧水坊的产业,各种赌具是应有尽有。”

    “你知道的可真不行。”

    “嘿嘿,你要是来多了,也会知道的。”

    “好,去见识见识一番!”

    既然是碧水坊的产业,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先讨点利息回来也无不可,秦风心头冷笑不已,没错,今天他就是抱着闹事的目的来的。闹得越大,他才越有机会评估碧水坊的实力与能耐。

    “把这个粘上!”把房遗爱拉到一个角落,打开随身携带的小布包,这是他的“百宝囊”,里面都是一些化妆用的东西。

    “这是什么咦?”房遗家目瞪口呆,出现在他面前的哪还是秦风,而是一个面色削瘦的中年人。

    “快点粘上!”秦风催促着说道:“总不能让全长安城都知道我们去闹事吧。”

    “闹事?”房遗爱傻了眼了。

    秦风两眼一翻道:“还真没看出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胆小了?这律法嘛,出了问题我扛着,你怕什么。就这点鼠胆?”说着还撇了撇嘴,有些不屑。

    鼠胆?

    房遗爱有些怒了,当即狠声道:“不就是闹事吗?我房遗爱什么时候怕过?既然大哥有心,咱们兄弟就闹他个天翻地覆不可。我别的没有,这闹事在长安我自认第二,无人敢称第一。”

    “你尽管放心!一切看我就行。”秦风满意的笑了,然后,把房遗爱打扮成一个身材魁梧、满脸络腮须的中年大汉。

    “咱们不主动惹事,先把万家赌坊赢哭了再说,我现在别的都不缺,就只缺钱。”

    言罢,带着房遗爱杀到赌坊门口,门口站立着两个出水芙蓉一般的清秀女,年纪大概在十五六岁的模样,一身淡青色宫装,见到唐风,两个侍女甜甜一笑,连忙敛了一礼:“欢迎光临!”

    “切!”秦风撇撇嘴,学习中华楼,你们学得来么?

    秦风低声房遗爱道:“记住,老爷我今天就是一个暴发户,可别露馅了。”尽管不担心自己会被人认出真实身份,可稍微伪装一下还是必要的。

    叮嘱完之后,秦风笑眯眯地用手托住一个侍女的下巴,nn地笑了两声。

    侍女顿时娇羞不已,欲拒还迎,低声道:“老爷,奴婢只是个下人,若是老爷想找乐的话,赌庄里还有更漂亮的姐姐。”

    “哈哈,不错不错,赏!”秦风大笑一声。

    房遗爱在一边是目瞪口呆,这家伙,简直比纨绔还要纨绔啊!哪还轮到自己去教呢?秦风提醒了两次,才拿出五两银饼递给了那个侍女。

    那侍女凭空得到一笔横财,喜得连声道谢:“谢谢老爷打赏!”一两对她来说可是笔巨款,足够她好吃好喝花上一年时间了,对于钱,哪有不喜欢的道理?

    大笑声中,唐风摇着步子,摆出一副暴发户的派头,大步踏进了赌坊。

    一进赌坊内,顿时一股热潮铺面而来,夹杂着难闻的汗味和其他莫名其妙的味道,还有喧闹无比地吵叫声。

    秦风嘿嘿一笑,迎面奔过来一个小厮,人还没到就对秦风连连作揖:“欢迎老爷,请问老爷来这里想玩什么?”

    秦风从房遗爱手上抽出一块碎银塞到小厮手上,笑问道:“你们这有什么好玩的?”

    这小厮忙中偷偷看了一眼,顿时笑得满面开花:“不瞒老爷,我们至尊赌庄是靖安城第一大赌庄,好玩的东西应有尽有。骰,牌九,赌拳。”随即又压低声音道:“若是老爷有雅兴,还可以到楼上和我们赌庄的美女庄家对赌,那些庄家个个貌美如花,身段妖娆,赢了的话,不但有钱拿,庄家还会脱衣服哦,赢一把脱一件。”

    秦风顿时眉飞色舞,一脸淫笑:“要是老爷我输了呢?”

    “来者皆是客,公爷要是输了,当然不需要脱衣服,只管付钱就是。”

    “还有这等好事?”

    “当然!”“

    秦风把脸色一整,肃然道:“你看我象是少女人的样么?”

    小厮一看,谄笑道:“老爷风流倜傥,自然不缺少女人了,那老爷您是在底下大厅还是去楼上包间?”

    最后一句话却是压低了声音问的。

    “人多才热闹,就在大厅吧。”

    “您想玩什么?”

    “骰吧,赌大爽快利落!”唐风道。

    “公爷这边请!”小厮是个玲珑人,见秦长的不凡,身后更是跟了个魁梧的保镖,出手又大方,显然认为秦风是个有钱的主,引着秦风来到一张赌桌前,替他找了个座位,还用袖将凳使劲擦了擦,这才一脸谄笑道:“您坐!”

    “恩。”秦风点点头,大马金刀往凳上一座,对一边侍立的侍女招招手道:“过来。”

    清秀的少女柔顺地走了过去,被秦风一把拉进了怀中,跌坐在秦风的大腿上。

    “赏!”从房遗爱手中夺过一块银子,从领口直接塞了进去。

    “啊?”冰冷的感觉让侍女惊一了跳,待明白是什么东西后,又连声道谢不止。

    “小乖乖,等会老爷找你玩儿。”秦风放开少女,在丰挺的上拍了拍。

    侍女媚笑道:“老爷,您真坏。”

    秦风大笑,拈着一块银子道:“只要它不坏就成了。”

    一边的房遗爱,直看得彻底无语。

    这不是老手是什么?

    比我还牛!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