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6章:赌神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这一桌是骰赌大庄家摇骰,然后赌徒们下注,简单明了,这也是秦风要来这桌的原因,其他的地方不方便作弊。

    秦风对赌术是七窍通六窍,还剩一窍不通,虽然可以听风辨位,但从骰的摇动声音听出点数却还是难为他了。

    能从骰的声音听出点数多少的人,要么常年浸淫此道,要么就是高手。

    不过,秦风听不懂,不代表听不到。

    秦风出手大方,加上那一派附庸风雅的上好的儒士装,现在的形象,就是一标准的暴发户。

    庄家装做有意无意地抬头看了看秦风,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心想终于有大鱼上门了。

    摇好骰,庄家把骨盅往桌上一扣,大喊道:“买大开大,买小开买定离手,风险自负!”

    秦风不以为意,抽出五两的银饼押在小上。

    “开!”庄家掀开骨盅,大声道:“四四,十一点大!”

    秦风输了一两,那庄家笑眯眯地把钱揽到自己面前,又摇晃着骨盅,拍到桌上:“买定离手,买定离手了。”

    秦风随手把一张银票丢进了小上。

    “开!六五,十四点大!”

    赌骰胜在速,没什么技术含量,主要看得就是运气,胜负参半。秦风连押两把都输得干净,第把他押了两两,仿佛认准了小似的,结果又开得大。

    分之五十的概率,秦风却连输把,运气实在背到点。

    第四把,秦风押了四两结果开得大!

    第五把,秦风押了八两还是开得大!

    第六把,秦风押了一百两又是开得大。

    每次押钱之前,秦风都会闭上眼睛。

    到了第七把的时候,房遗爱苦笑道:“老爷,我们走吧!再赌的话连落脚的钱都没了。”

    “怕什么?”秦风语含深意道:“又不是我们的钱。”

    房遗爱哑口无言,确实不是他们的钱,他们进门的时候,正遇到一个大腹便便,满身铜臭的商人,他穿着华丽的衣裳,体胖如猪,十根指头都戴着种类不同的宝石,当时,秦风装作无意的撞了那人一下,做起了无本买卖!

    两人一清点,好家伙,足足有几百银饼,三个珍珠。

    “只是”房遗爱无语的心想:不是自己的钱,也不是这样的赌的啊!尽管他也是十赌九输的人,可也没有壕到这么任性啊!

    秦风嘿嘿一笑,极度自恋道:“你老爷我小时候顽皮,一不小心长得俊了一些。幸运女神总会偏爱长得英俊潇洒的人,放心了!”与李世民认识久了,那一份自恋的神态倒是模仿得**不离十。

    此言一出,全场失语。

    见过自恋的,却没见过这么自恋的。化妆后的秦风一脸纵欲过度的惨白铁青,其轮廓与英俊勉强沾边,潇洒?嘿嘿,不搭调。

    秦风抽出几十两银饼继续下注,那庄家笑眯眯地看着秦风道:“老爷,今天你的手气好像不是很顺啊,连输了六把了。”他才不管秦风英不英俊,潇不潇洒,有钱的人在他眼里都是最帅的人。

    “总有时来运转的时候!”秦风一脸不在乎地说道:“再说了,老爷我有得是钱,区区几千两银饼又算得了什么?”

    “那是那是。”庄家连连点头,心头却笑开了花,心想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今天不宰你个满堂红我就不姓庄!

    这每次都押得明显是个死心眼,身为赌场老手,在摇骰的时候稍微动点手脚还是可以的,虽然还没开,可庄家却知道这傻少爷只要押小必定又是输。

    “小!”不出意料,秦风果真押结果自然不言而喻。

    输!

    “小!”

    再输!

    “小!”

    还是输!

    十几把下来,房遗爱手中的银饼清洁溜溜,连渣子都没有了。

    “这珠子作价如何?”晶莹剔透的珍珠一出来,顿时,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庄家接过一看,眼里闪过一丝贪婪,他强抑心中贪念,道:“八十两银饼!”

    “放你娘的狗屁,这可是上好的南海珍珠,少说也值三百!”忍了半天的房遗爱暴跳如雷。

    庄家不以为间,淡漠道:“最多一百。”

    “你!”房遗爱暴走,差点要起来揍人了。

    “唉?”秦风一挥手,止住了房遗爱,道:“淡定,咱们是有钱人,出来玩就图个开心。别在意,别在意。一百就一百,我这里珍珠三颗,一共作价三百。”

    “够爽快!”

    庄家一边大赞一边喜滋滋的摇骰子,并问道:“还押小么?”

    秦风微微一笑,大手在赌桌上画过半个圈,将三颗珍珠押到了另一边。

    “哇!”

    各种抽气声此起彼伏。

    由于秦风奇葩,且下得大,使到赌局进行到现在,已经只有秦风与庄家在干了。

    这一回,秦风一口气下了价值三百两银饼的珍珠,即便是在万家赌坊也是难得一见的豪赌了。

    不知不觉,在他们身旁已经围了上百人了,赌客们一阵起哄,这看豪赌,比自己亲自赌更有意思。

    庄家的嘴角微微一抽,强笑道:“老爷怎么改变主意了?”

    秦风摇头晃脑道:“老爷我乐意,你管得着么?”

    庄家微笑地点了点头,揭开骨盅,喝道:“四五六,十五点大!”

    “耶”房遗爱在一旁大叫了一声,整个人扑在了赌桌上,将大把的银饼抱到了自己的胸前,见秦风终于赢了一把,笑逐颜开拍手道:“老爷你好厉害!”

    “老爷,这次你押大还是小呢?”庄家又摇好了骰,微笑地看着秦风。

    “高阳绿”这是秦风给房遗爱取的临时名字,房遗爱不知其意,可也知道不是啥好东西,尽管反对无效,可也反对了半天,现在一听秦风如此称呼,脸都绿了。

    “全部押”秦风往后一靠,漫不经心道:“小!”

    房遗爱无奈,把一堆还未捂热的银饼及珍珠全部一并推了出去。

    庄家面皮一抽:“怎么老爷这次又变了?”

    “少爷我押大押小难道还要问你?”秦风嗤笑一声,舔舔嘴巴,道:“女神提示,押小必赢!”骨盅开,一二,六点小。

    “哈哈!”秦风张狂的大笑了起来:“我说幸运女神眷顾,你们还不信。高处不胜寒呐!”

    通过之前的十几二十把,秦风凭借过人的耳边已听了个所然然。

    于是乎,面前的银饼滚雪球似的堆积了起来,每次秦风押注的时候,都会将本钱和赢来的钱全押上去,每一次都会换来同等价值的银票。

    从六百,到一千二,再到二千四,然后是四千八

    连玩几把之后,庄家的额头上冷汗直冒,摇骰的两只手都开始颤抖了起来,望着秦风的眼神如同最可怕的梦魇。

    旁边赌桌上的赌徒们见秦风如此神勇,运气超好,也都跑过来打秋风,秦风押大他们就押大,秦风押下他们就押小。这一会的功夫,就已经让赌庄输了上几万两银饼了。

    面前这个庄家手上虽然有些绝活,可说到底是为别人打工,每个月的月俸有个几两就不错了,现在输了这么多,要是让他老板知道,肯定讨不了好。

    又玩了两把,秦风手上的银票暴增到三万多两银饼!这时秦风发现从赌坊里堂走出了一人,他年纪约在五十许见瘦削的脸庞,高挺微勾的鼻,轮廓清楚分明,两眼似开似闭,时有精光电闪,是个不寻常的人物,两人彼此对上了目光,后者露出了一个友善的笑容。

    秦风低声对房遗爱道:“右上角的那个老头是谁?”

    房遗爱瞧了一眼点头道:“他是万家赌坊的掌柜,封不平!”

    秦风微微一笑,看来这个赌坊比想象中的要小气啊,自己才连赢了三万多,让庄家无法掌控牌局,就已经将这位大佬吸引出来了。

    待庄家摇好骰子!

    秦风让房遗爱直接将三万八千四百两压了下去。

    这一阔绰的手笔,直接引起了四周赌徒的一番尖叫。

    庄家脸色僵硬,迄今为止,已经输了不下五万两银饼了。自家知自家事的他,知道这一局又是必输无疑的赌局,想着那巨额,他已经失去了开盅的勇气。

    “开啊!怎么不开?”秦风戏谑的笑着说道:“莫非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

    “对啊!”

    “怎么不开?”

    “开!”

    跟着秦风下注的赌徒们纷纷起哄,一下子乱嘈嘈的,整个场面有失控的迹象。

    “孙兴!怎么不开盅?我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赢就是赢,输就是输。”封不平走了过来,占据了家庄的位置。

    “封爷!我”

    封不平一摆手道:“你累了,早该休息了。”

    “是,是,是小的地确累了。”封不平一语双关,使得孙兴面色一阵惨白。走了几步,咕咚一声栽倒地上昏了过去。只是人们都关注着赌局,谁都没有在意这个倒霉鬼的死活。

    “如果大家不介意,封某来开如何?”虽是问着大家,但封不平盯着秦风,大家心知他问的是秦风。

    “随便吧!”

    “好!”封不平微微一笑,揭开盅盖。

    “哇哈哈!”房遗爱一见,发出了一阵怪笑声,没错,秦风又赢了。

    没错,秦风又胜了!三万八千四,一下子翻倍,变成了七万六千八!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