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7章:发财了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七万六千八两对于万家赌坊而言,固然是九牛一毛,可如此输下来心里也承受不住,尤其是面对秦风这种倍增豪赌,略一犹豫,封不平道:“看来老弟今日手气不错嘛!赢了不下四万两了吧?”

    “怎么?输不起了?”秦风一脸警惕的表情。

    封不平眼里闪过一丝厉色,不动声色的笑道:“万家赌坊立足长安六十余年,靠的就是口碑与信誉,老弟若是要走,谁也不会拦着,只不过见猎心喜,想与老弟玩一把!”

    秦风问道:“怎么玩?”

    “分别拿六个骰子,咱们比大小如何?”

    “客随主便,掌柜的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规矩照旧,我这有七万六千八百两,全部押上!”

    “好!快人快语?”生怕秦风后悔,封不平让人送了两套赌具及一大口袋银饼!豪迈道:“这是八万银饼!若我输了,老弟只管拿走!”

    言下已有威胁之意,八万两我还输得起,但是,你也要见好就收了!

    秦风心下冷笑,装出一副财迷的模样道:“八万两确实不少,还过得去,不过,我好不容易到女神眷顾,手气正佳,错过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所以说,掌柜的还是多准备一些银饼吧。最后,我会给掌柜留下一套衣服的。”

    封不平皮笔肉不笑道:“我封不平在长安立足了三十年,在这万家赌坊也开了近二十年,想要将我的积蓄全部赢去,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对了,我的银子可不少,老弟确定搬得动吗?”

    四周赌客听除了些许不寻常的举动,一个个都露出了看戏的神色,也忘记赌了。

    秦风针锋相对的笑道:“这个不劳费心,只是我怕封掌柜没有这个胆量与我挥霍一番,当缩头乌龟。”

    封不平在长安混迹了三十多年,积蓄了涛天财富,在长安城里也算是成功人士,响当当的人物,让秦风如此小觑,也来了怒气。他并非不知这是秦风的激将计,然自信的人,无视一切挑战,从容笑道:“既然老弟有兴趣,不凡试上一试,我们就来比小如何?”

    秦风从容一笑,道:“客随主便。请!”

    “好!”封不平盯了秦风看了很久,然后拿起骰盅摇了起来,顿时,全场鸦雀无声,只有清脆的骰子声音在响着。

    终于,封不平将骰盅放在桌子上!很大气的说道:“老弟,请亲自一观!”

    秦风也不拒绝,过去一开,六颗骰子叠成一线,最上面是一道红点。

    哇!

    赌徒们发现一阵叹息之声,一些人望着秦风的时候,已经带上了一种怜悯的目光。

    秦风一颗颗的取了下来,每一颗都是一点朝上,一共六点!按他们之前的约定,已经是最小的点数了,作为庄家,已立不败之地,在这种情况之下,秦风纵然摇出一模一样的点数,也是必输无疑!

    封不平笑道:“看来无须老弟搬运银饼了。”

    “我这个人,向来是不到黄河心不死,要不然也不会打下这份家业了!不到最后一步,我不会甘心认输的。这样吧,我这里还有一颗祖传夜明珠,沽价一万两!”秦风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拿出一个布包,布包一打开,顿时,一阵冲天毫光闪现,一颗鸡蛋般大小的夜明珠出现在了秦风掌心。

    顿时,所有人都吸引急促,贪婪的望着秦风手上的明珠,夜明珠因稀少而珍贵,小小一颗就价值无数,而秦风这一颗沽价一万两,确实低了。

    秦风在大家的注视下,道:“这颗夜明珠,我打算用来买外围,今日我就不信这个邪就要跟你赌上一赌,而且要赌得最大。”秦风没有钱,不代表没有价钱的东西,这颗夜明珠是从秦陵地宫带出来的,他与郑丽琬一人带出一颗,以作纪念之用,平时随身携带密不示人,想不到现在竟然派上了用场。

    封不平也不说话,只是冷冷一笑道:“老弟真是一个合格的赌徒!老弟有雅兴,我自当奉陪到底!”

    他让人给出了赔率,一陪四十,胜券在握的封不平自然是一,而秦风则是二十。

    这赔率一开,四周聚集的人纷纷都下了重注,无一例外都买封不平胜利。虽然赔率是低了点,但是这必赚的钱,没有人会嫌少。

    秦风拍着桌子,有些失态的说道:“高阳绿,有什么值钱的尽管押上,押老爷我胜。”

    什么是惊天豪赌,这才是!

    以前所谓的豪赌在这次赌局面前,屁都算不上。

    之前的数额在此,也得黯然神伤,输了秦风会一无所有,赢了的话,不但得到之前的七万六千八两,还可以从外围里获利四十万两!

    疯狂,不足以形容此局!

    “大,大老爷”房遗爱心在滴血,觉得这一大笔钱要离他而去了,但重义气节操的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压在了秦风的身上。

    秦风见罢,亦是钦佩不已,房遗爱能够在必死的死局里不顾一切的跟随自己,且是毫不犹豫,可见他是一个视朋友义气高于一切的人。

    拥有这样的人,这样的朋友绝对是一件幸运和愉快的事情。

    封不平眼见秦风出手阔绰,心底有些担忧了起来,只不过他也是骑虎难下,根本没有退路可言。

    因为玩得太大了,连那些有头有脸的人也从包厢里走出来凑热闹,如此一来,观看豪赌的已经有六百余人。如果封不平就此罢局,中途罢手,这些赌徒会怎么看他封不平?怎么看待万家赌坊?

    认为万家赌坊赢得起,输不起还是小事。

    最最重要的这些人非富即贵,是支撑起赌坊收益的中流砥柱,一旦他们瞧不起自己的行径,他们一定会离开,他们,一个二个代表的都是黄金,流失不得。

    可是当秦风摇盅的时候,封不平一切的担忧都烟消云散,在职业赌徒面前,尽管秦风摇得似模似样,可新手就是新浸此道几十年的封不平一眼就瞧了出来。

    “啪”地一声,骨盅被秦风拍到了桌上,久久未开。

    封不平望着秦风,似笑非笑道:“老弟,可以公布结果了吧?”

    “可以了!”秦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仿佛万般无奈的慢腾腾的打开了骰盅。

    “咦!”众所皆惊,只见秦风摇出来的骰子,一如之前的封不平,竖成了一排。最上方是一点。

    “掌柜的请!”秦风十分大气的做了个请字。

    封不平面上含笑,就算你抢猪吃老虎,就处全部是一点那又如何?作为庄家吃定你了。

    一枚、二枚、三枚、四枚、五枚!

    与封不平一模一样,都是一点朝天。

    拿起第六枚的时候,封不平咋觉不对,正要凝视,一阵微风吹过,那枚骰子顿时如同粉尘一般,四下飞扬!

    “这”封不平目瞪口呆的看着已经化成灰尘的骰子,惊骇是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颗上好的骰子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静静静

    整个赌坊除了秦风与房遗爱,所有的人都买封不平赢,此刻,面对着这种意想不到的结果,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傻傻的,呆呆的看着。

    房遗爱对于秦风也是一点信心都没有,连看都没勇气看了,现在四周一片诡异的静,让他回过头来,当看到封不平手中那一点点粉尘的时候,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沉默良久,他才大笑的跳了起来:“耶耶耶欧耶赢了,赢了,大,大老爷,真是太神奇啊!哇嘎嘎,哇哈哈,四十倍啊,哈哈,四十万两银饼。发了,发了,我们发了!”

    秦风哈哈大笑道:“封掌柜,你们的骰子太差了。轻微一用力,就碎成了这个模样。五点,我胜了。”

    四周的寂静让两人打破,一个个的赌徒都欣羡的望着秦风,心中懊恼后悔,难以自控,议论纷纷。这一赔四十,如此巨大的差值,怎么自己就没有勇气赌上一赌?

    “封掌柜,天色不早了,银饼是不是可以奉上了呢?”

    静,又是死一样的宁静。

    所有赌徒都在看着封不平。

    封不平铁青着脸,双拳已经死死握紧,额上青筋爆凸,四十万银饼,再加上秦风在赌局上赢了的,千六百两银饼,这绝对是一笔涛天巨财了,万家赌坊家大业大,是碧水坊分支一事,在长安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这笔钱也不是拿不出,可是这五十五万两银饼也是万家财坊数十年来的积蓄了,这里面充满的都是封不平的心血啊。而且数额巨大,算下来也重得出奇,在唐朝又没有银票什么的,按照一斤十六两来算的话,是三万四千六百斤,也相当后世五万五千六百斤。

    封不平的心在滴血。

    秦风冷笑道:“怎么?万家赌坊就这么点气量么?赢了钱打算赖账了是吧?”其他赌徒也在一旁窃窃私语。

    这时,一个头目样的人冷笑一声道:“你出千!要不然你怎么每把都赢?”

    “奇怪了,之前我骼子是你们的,摇的人也是你们的人,老爷我可什么都没弄过,要出千也是你出千才对!刚刚赌大小一样是你们的骼子,而且,最后验的还是你们封掌柜。”说完秦风转头高声道:“各位各位,下次要是再来赌钱可得放聪明点,最好把口袋里的钱输光再走,千万不能赢钱,否则就不能脱身了。”

    来这里找钱还是次要目的,找麻烦才是秦风主要目的,要不然他也不会赢那么多钱了。

    听秦风这么一说,赌徒们全都义愤填膺起来,大声叫骂哄闹着。

    封不平脑子急转,他知道万家赌坊是敛财的第一工具,便是碧水坊也是远远不如,要是把这个赌庄的名声弄坏,从长远来看,损失的可不仅仅是五十五万两银饼了。。

    如数将银饼奉上,虽然损失惨重,可名声定然一时无两,带来无穷无尽的好处。

    作为万家赌坊的掌舵人,封不平权衡得失后,立马作出了他认为最正确的选择,皮笑肉不笑道:“老弟误会了,这些银饼万家赌坊还是输得起的,刚刚只要在考虑着如何搬运,导致一时失神,老弟勿怪,勿怪!现在天色已晚,要不明天安排马车送到老弟住所?”

    是个人物!

    对封不平瞬间作出这样的选择,秦风也不由得高看了他一眼,同时,也对碧水坊神秘的老板更加重视了。

    事已至此,闹事已经没有必要。

    秦风要来纸笔,唰唰几笔,写了一个地址,交给了封不平,道:“明天,送到这个地址,要是少了一文,嘿嘿,下次别怪我不给面子了。”

    言罢,与房遗爱扬长而去。

    封不平看了一下纸条,神色顿时一松,有了这个地址,他可以向上面交待了。

    “翼国公府秦风,外人若知,斩尔头颅!”

    封不平收好纸条,遥遥的向着秦风道:“一文不少,如数奉上”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