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4章:秦琼教子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散朝刚回到家,迎面就是一顿狠狠的劈头盖脸的训斥,秦琼说他恣意妄为、惹是生非、得罪同僚、高傲自大等等一大通的不是!

    见老爷子是真的气坏了,秦风十分英明的没有顶嘴。摊上那么能侃的师父,难怪至尊宝不愿意取经,秦风心中恶意的想着,

    “下次不能如此了。”眼见秦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秦琼总算止住了涛涛不绝、连绵不绝的说教。

    “下次,恐怕还得如此。”眼见秦琼有暴走的倾向,秦风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不想与人为善,而是我不得不故意交恶文官!”

    “这是何意?”秦琼想知道秦风的理由。

    “我们父子二人都在军人担任要职,您在武将一系有着很高的威望,纵观全朝武将,除了有限的几人,绝大多数都是出自瓦岗寨。而您与文臣武将的交情都好,这也是遇到陛下,要是遇到刘邦之类的人,第一个除掉的就是你。你与陛下君臣相得,你怎么做他都相信你。可我不同,几十年后我是下一任皇帝的大臣,我可不敢保证那人有陛下一样的心胸,首先,一大堆可能是未来顶梁柱的武将都是出自虎贲军,都是我的属下,要是我再与文人为善,岂不是遭人所妒?真正聪明的人,不会听你怎么说,而会看你怎么做。从心理学来说,他认定了您是奸臣,我去否认,则会遭遇他的抵触和反感。那我应该怎么自保呢?装自命清高是一个办法,要么就学程叔父那样,只要是文人就羞辱。老爹,是人都要有自己的缺点,要是表现得太过完美,当上面那位怀疑起来,就完蛋了。其实朝会的时候,可以先把我的奏折亮出来的,可我故意建议陛下之后再拿出来,目的之一,是让陛下有宣泄怨气的机会,二是要看清一些人的嘴脸,通过今天早朝,我心里都记住是谁在准备对付我了,其三,当一回恶得不能再恶的恶人,以消除帝心忧患!现在,所有的目的已经全部达成。接下来我们可以将那二十多人拿出来一一分析,通过了解他们的出生来历及他们是属于谁的人,那么,谁是站在后面指使的主使就一目了然了。”

    秦琼默然不语,他不喜欢弄权,但在宦海沉浮数十年的他有过失意,有过辉煌,绝对不是什么政治白痴。所以也不得不感叹于秦风的机智,认真细究,这小子说的是这样的门道。

    “都是你说了算,你一张利嘴啊。能把活的说死,死的说活。”秦琼大为欣慰的样子。

    秦风也是无奈,与其说他是未雨绸缪,倒不如说没有安全感。前世由于工作性质的原因,使得他不敢相信人,更不敢将国家任务与身家性命交给所谓的感情上,也是那时候的性格影响到了现在的心境。

    杀手没有亲人,也不需要朋友!

    为了完成国家交给的任务,每次出勤时,他都要订下几个刺杀与脱身的方案!他现在,以十多岁年纪就开始布局未来之事,可见那段经历对他影响太深了。

    “风儿心思缜密,可千万不要做出格的事情。你懂我的意思吗?”秦琼语含深意的叮嘱着,这儿子太聪明了,秦琼怕聪明反被聪明误。

    “您放心,孩儿心中有数。我所做的无非是保全自己罢了。”天下太平,已经失去谋反者的生存土壤,与李世民这样的狠人斗,不是找死是什么?

    “这些天,科举临近,你也不要到处乱跑了!静下心来好生看几天书。别老是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秦风走了几步,又回首道:“今天在朝会上做得不错,下不为例。多个朋友多条路,你要是再这般下去,最终无路可走。这天下可以没有一个秦风,但不能没有全朝文武。当满朝文武都在排斥你的时候,纵然是陛下也保你不了。”

    秦琼尽管说得严厉,但秦风看得出来,老爷子眼中还是很赞赏他的举动的。当然不是指他赌博一事,而是事情发生后的及时处理与处理的高明手段。

    政治场犹如弈棋,弈棋中有一句万分中肯的话,叫做:“一步走错,满盘皆输。”政治场上也是如此,再强势的权臣只要在政治场上走错一步,等待他的就只有灭亡。

    秦风现在已经步入这个大染缸里,想要半片不沾身,那根本不可能,他需要的就是如何在这个大染缸里存活下去,而不是依靠父辈的庇佑,也不是依靠李世民的支持。

    因为别人给予的都是虚幻的,帝王心最难揣测,要不然也不会有“伴君如伴虎”这千古佳句的流传了,至于老爹的力量也有尽时。

    故而,未来的一切能够依仗的只能是秦风自己,自己的能力与力量才是拥有一切的根源。

    “老爹,我打算挑选五百亲兵,不知你有何意见与指点。”亲兵存在的目的是保护将领的安全,平时担负警戒、传讯等任务,战时随将领冲锋陷阵。亲兵不会参与屠城、烧杀、劫掠等行为,但他们的待遇比一般军队士兵要高很多。古代打仗军规中一般都会有,“主将死,亲卫无故而存者皆斩”的铁律。

    前朝时,由于世家门阀强大,诞生了家将以及家臣这种角色,一般是由世家门阀收养孤儿从小训练而成的,其特点是忠诚,悍不畏死和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等或充任将领私人卫队或在战场中的决定性力量。

    亲兵属于将领的私人力量,其补给、供养朝廷概不负责。对于各个级别将领的亲兵,朝廷也有所限制,依照规矩,官至都尉者,均可领亲兵五十。但一般来说,都远远超过这个数,朝廷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兵多没有坏处,何况亲兵是不用朝廷支付费用的。这股白来的强悍力量,朝廷自然不会拒绝。

    以秦风现在的地位,他在出征时,可以带两百亲兵。只是以前他一直没有组建起来,现在,也是到时候建立的时候了。

    秦琼回道:“首重忠诚!体魄、意志、信念什么的在其次,选拔出来后可以按照你的训练法来训练。”

    “去哪里挑人?”

    “第一,从军中直接挑选,不过得消除军籍第二、从民间招募,可战斗力不行也不能保证忠诚第三、你可以从那些安排在定远县的汉奴里挑人,你与他们有救命之恩,忠诚不用怀疑,而且他们常年生活在恶劣的环境,所以体魄、意志等方面非普通人能敌。你可以从虎贲军抽出一两百精锐去训练你解救出来的人。”

    大唐最强的兵在十二卫,而虎贲军士兵则是十二卫里的最强者,绝对是精锐中的精锐,经秦风训练过后,更加强悍得离谱。而虎贲军最强的又是第一营。第一营耗费了秦风大量的心血,说是万里挑一亦不为过,这一支军队用来充当亲兵那绝对是最高级别领导的待遇。

    “嗯,孩儿明白了!就从虎贲一营挑出两百,然后再去定远县挑三百人。”

    亲兵是私军,待遇用度比正规军队只强不弱,而且作为主将的亲兵,比普通士兵有更多升迁的机会。只要秦风说出选拔的消息,那群人还不得拼命的争抢那十五比二的名额啊?

    “虎贲第一营,在信念与忠诚上皆不成问题。”虎贲军是在左武卫的基础上独立出来的部队,秦琼在这支军队上花了数年的心血,所以他对虎贲第一营还是很了解的。“他们一个个都曾随为父生死与共,完全可信。如果实在不够,可以从我的亲兵挑一些。”

    “不行,君子不夺人之所好,您的亲兵追随您这么多年,彼此间已经养成一种默契,他们熟悉您的战斗风格,已经养成了配合您的那样习惯,要是给我了,他们的战力肯定大打折扣,况且他们相处的时间长久,已经拥有了不是亲兄弟胜过亲兄弟的感情,我可做不出分裂别人情感的事情。我呢,还是自己挑选吧!经我训练的人才更合我所用。”

    “你自己看着办吧!”正如秦风所言,秦琼的亲兵也他已经形成了默契,他们知道秦琼下一步会做什么,而在事先做充分准备。如果换了一个将领,亲兵的战斗力无法全部发挥不出来,那是一种无形的浪费。

    “若我所料不错的话,再过不了多久,陛下必然挥师北上,孩儿想在此之前,亲自训练一支亲兵,以便助孩儿在战场上建立功勋。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去大营挑人。”军人行事雷厉风行,明白历史进度的秦风知道给他训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他要抓住每时每刻都在流失的时间。

    统领人选的合适人选也有了,就是谢映登的徒弟李穆。

    李穆勇箭术绝妙,勇武而不失机智,在谢映登的倾力打造下,韬略、军略、武艺、箭术等综合素质还是挺高的,只要给他历经的机会,说不定又是一员将才呢。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