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7章:毒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或许是因为李世民的命令吧!总算到了皇宫的秦风,一路上畅通无阻的闯到了寝宫。

    “太子殿下,皇后怎样?”路上,侍卫与他说:长孙皇后中毒了,宫中无人能解,让秦风速速回朝医治。

    此时,寝宫门外,以李承乾为道一群龙子龙女都在等着结果,他们静悄悄的呆在外面,年纪小一点的更是默默的抽泣。

    而长乐公主更加不堪,此刻的她神色呆滞,宛若行尸走肉,两行清泪源源不断地从眼角流下,胸口的衣服早已经被打湿了,她的目光空洞无比,仿佛失了魂魄一般,傻乎乎地盯着那扇关闭着的门,眼皮都不眨一下。

    李承乾也仿佛火烧屁股一样,坐立不安,他时不时地用手抓一把自己的头,拳头握得嘎嘣响,脸上恼恨万分。

    他身边那个女人神色呆滞,宛若行尸走肉,两行清泪源源不断地从眼角流下,胸口的衣服早已经被打湿了,她的目光空洞无比,仿佛失了魂魄一般,傻乎乎地盯着前方,眼皮都不眨一下。

    “秦大哥,你总算到了么?”秦风慢熟悉的声音入耳,长乐公主一下子从悲痛中醒了过来,仿佛找到主心骨一样,焦急的说道:“快去看母后!”

    秦风轻叹了一口气,安慰道:“先不要着急,我这就进去。”

    李承乾重重道:“贤弟,拜托你了。”

    “云霄到了么?速速进来。”房门吱的打开,李世民一脸惊喜的看着秦风,不由分说拉着就走。

    秦风一时不防,差点给李世民拉倒在地,走了几步,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道:“长乐,你跟我们一起进来吧!或许需要你帮忙。我还没遇到解不开的毒,大家都别太过担心。”

    长乐心如死灰,可听到秦风如此笃定的语气,顿时打起了精神,跟了进来。

    一进房门,就有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秦风眉头一皱“好辛辣的毒气味。”

    秦风抓住一个白发苍苍的大夫模样老先生问“先生,什么情况?”

    “混合毒物,混合毒物相生相克,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若是冒然解除其一,其他毒物同时发作,神仙也难救治。”面对棘手的混合毒,饶是宫中御医也是束手无策,若是有时间他还可以试验,关键是病人顶多只能煞半天时间,根本没有充分的时间给他来耗费。

    床上,长孙皇后安静的躺着,脸上,小手上,裸露在外的皮肤全覆盖着一层黑气,看起来着实有些阴森恐怖。

    长乐公主一见自己的母后如此模样,心头一疼,捂着嘴呜咽起来。

    秦风急忙走到床边,手搭在命人的脉搏上,仔细把了片刻,捏开她的嘴巴看了看舌苔,伸手在舌头上刮了一点,放在鼻尖嗅了嗅,低声道:“蓝芯草、乌头、砒霜、鹤顶红、夹竹桃、断肠草、甘草、川贝、冰蚕”

    秦风一口气报出了三十六个毒药、草药的名字,只听得大家胆颤心惊,长乐公主怕自己干扰秦风,死死的捂着嘴巴,不让自己惊叫出来。

    秦风看了一会儿,轻轻的将长孙皇后的手臂抬了起来,手掌心,一个大概有核桃大小的脓疮出现在众人眼前,这个脓疮的形状很是诡异,竟然有些象蜘蛛,蜘蛛的背部上,有一条清晰可辨的红印,流出黄色的浓汁,腥臭的味道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线红!”秦风沉声道。

    再看了一会儿,惊讶道:“蛇毒勾魂引?”

    听着秦风报出的子毒,和自己的推断毫无差错,白发大夫佩服不已,他可是花了老半天的时间才研究清楚的呢。

    “秦大哥?”长乐颤抖着身子,泣不成声的询问着。

    秦风没有回答,问道:“先生和你的判断有没有差错?”

    “没有!”

    “不止这些,还有,只不过你没看出罢了。这三十八种药物有寒性、有热性、有毒性、甚至还有大补之物。但是,仅凭这三十八种药物,根本无法达到相对平衡,无法达到平衡的话,这个小妹妹中毒之际就会立即毙命,可是,她没有,这说明其中还有一些你看不到的东西。”

    老大夫惊出一身冷汗,侥幸道:“幸好我没有冒然下手。”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苗疆的蛊术没有?”

    “蛊术?”那大夫想了一会儿,摇摇头。

    秦风冷冷一笑:“下毒的人以心肠甚是歹毒,居然想到了蛊毒结合的手法,用蛊来中和药性,不简单呐。”

    “怎么办?”蛊术,老大夫还是初次听闻,根本无从下手。

    秦风苦笑道:“治蛊术说麻烦就麻烦,说不麻烦就不麻烦,看来,这次下手的应该是苗人无疑了,蛊术是苗人的独特的秘术,非是外人所能学到手的。”

    秦风又在长孙皇后两只胳膊上仔细查看着,片刻后,指着一个孔洞道:“毒素由外入体,看这个模样,应该是有人扎进皇后体内的。”

    老大夫紧张问道:“有办法么?”

    秦风冷冷一笑:“下毒的人并不懂毒药,只是将一些剧毒之物混合在一起喂养蛊虫,如果他稍微炼制一番的话,皇后娘娘早就没命了。幸好,蛊虫未入人体,不然麻烦就大了。”

    秦风弄来纸笔,详细的写了一个药方,递给老大夫道:“其实治这个东西很简直,先喂药,打破体内毒素的平衡,然后用真气逼出即可,你且研究研究,说不定日后用得着。”

    老大人看了药方,珍而重之的看了一遍,仔仔细细的折叠后放在了怀里。

    “好,我这就去办。”老大夫急匆匆的去了。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