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2章:神棍

推荐阅读: 法海戒色记   灵性蒙古高原   仙界心理医生   壮哉大唐少年郎   大衍战纪   随身英雄杀   科技传承   秀才的逆袭   现实副本攻略指南  

    “秦将军!何事在此逗留?”玄武门地位特殊,秦风在此徘徊,自然引起守卫的注意,一个中年将军前来询问。中年将军身材甚是魁伟,三十来岁年纪,浓眉大眼,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想着心事,信步至此。我这就离开。”秦风不是喜欢给人添麻烦的性格,言罢,举步就走。

    “等等!”中年将军快步而来。

    秦风皱眉道:“将军有事吩咐?”

    中年将军走到近前,笑着道:“吩咐说不上,只是过来看看你。”仔细端详了他好一会后,叹道:“你真的变了很多,无论外貌、风度、气魄,均能教人心折。”

    秦风淡淡道:“将军认识我?不过抱歉,我不记得你。”

    “认识,太认识了,你满周岁的时候,我还抱过你,被你尿了一身都是。后来你长大了还和我学了一年的骑术,你说我认不认识你?”中年将军笑着说着。

    “您是?”秦风只听得老脸通红,听他的话说,这位应该也是老爹的好哥们了。

    “李君羡!”

    “李叔父!”原来他就是悲剧的李君羡,他年岁不大,可是老爹那时代的人,没奈何只得自居晚辈。

    李君羡却连连摆手道:“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叫我李大哥吧!这叔叔二字叫得心里不舒服得很。”看得出来,两人混得比较熟悉。

    “虽说与秦大哥兄弟相称,可我这武艺都是秦大哥教的,实则我们是一辈。”

    秦风恍然大悟,难怪这么亲近了,原来还有同门之谊,随口问道:“李大哥,你在这儿干嘛?”

    李君羡道:“承蒙陛下信任,任命我当守武门守将,我不在这儿还能去哪?我自我介绍一下,免得你真把我忘记了。”

    李君羡在世上或许没有什么盛名,但也是相当了得的人物,是员能征善战的将领。李君羡初为瓦岗寨李密下属,后率领其部属归附李渊,授其轻车都尉。李世民以其为左右,跟随李世民破宋金刚于介休,从讨王世充,为马军副总管。又随军破窦建德、刘黑闼,去年突厥南下之际,与尉迟敬德击破。改为左武候中郎将,封武连县公,驻守在太极宫玄武门。

    虽说秦风不认识李君羡,可其大名是知之甚详,甚至历史他是怎么被冤死的都知道。

    当时,太白星屡现于白昼。史官占卜认为是女皇登基预兆。民间又广传秘记中言:“唐朝三代之后,女主武王取代李氏据有天下。”李世民对此深恶痛绝。

    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宫廷宴请诸位武官,行酒令,要求讲各自乳名。李君羡自称小名五娘子”,李世民闻之一惊,遂掩饰笑道:“你既为女子,为何如此雄健勇猛?”李君羡官职武卫将军、封号五连县公、属县武安县,皆有“武”字又为“五娘子”。李世民对此甚为疑忌,遂革其禁军职。

    随后,李君羡外任华州刺史,华州当地民风崇尚修炼辟谷术,有个布衣名叫员道信,自称能够不进饮食,通晓佛法,李君羡非常敬慕相信他,多次与他形影相随,窃窃私语。御史借机弹劾李君羡与妖人勾结。图谋不轨,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六月十三日,李君羡因此事定罪处斩,全家被抄没。

    武则天一生阅男无数,但为了她的帝王大业实实在在献出生命的却没几个。其中第一个英勇“献身”的男人竟然是大唐开国功臣李君羡,有趣的是他和武则天素未谋面,却因为小名稀里糊涂做了替死鬼,丧生在唐太宗的刀下,替武则天挡了一刀,这家伙堪称唐朝第一冤大头。

    冤大头说道:“武举决赛我也看了,真是奇了怪了,你这一病武艺路数大变样,也变得更加厉害了!现在我可比不上你了。”

    秦风心头一动,道:“李大哥,你相不相信有神仙一说。”

    冤大头,不,应该是李君羡信誓旦旦道:“举头三尺有神明,谁不信啊?”

    这冤大头比较迷信,秦风算是明白了,甚至怀疑那导致他直接死亡的员道信都是李世民安排的托。

    秦风故意归视一周,而后小心翼翼的说道:“在我生病的时候,其他我的灵魂被神仙带到了仙境去学艺,仙境一天就是我们地上十年,我在天上学了几个十几个十年的仙家之术,你不如我是正常的。”

    “真有这是?”李君羡半信半疑。

    “要不然,短短几天的时间里我怎么变得那么厉害?除了神仙很能有谁啊?”

    “唉!贤弟真是有福之人。”李君羡信了,秦风的武艺他清楚得很,之前拥有一身怪力,与秦琼一样都是大开大阖的路子,而他现在的武艺攻守兼备,个人的战力比之以前不知强了多少倍了。如果这还不能让李君羡信服,那么,秦风在书法、文学、诗歌上的成就就足以李君羡深信不疑了,武艺可以隐藏,但文才却绝对是藏不了的,以前秦风的文字写得像鸡抓狗爬,憋半天也写不出像样的诗,而现在,人家一醒过后竟然成了书法界的宗师,如果不是神仙改变了秦风,谁有这份本事?

    秦风见他信了,拼命的忍着笑道:“李大哥,神仙还让我给一个叫五娘子的人捎带一个口信,你人脉广,有没有认识这样一个人?”

    “你说五娘子?”李君羡神色变得十分古怪了起来,五娘子是他小名,由于太过娘气,他从来没有在外宣称。可以说,这小名除了在战乱中逝去的亲人与父老乡亲,便是他的妻子也无人知晓。

    “嗯!”秦风故作不知的说道:“神仙说五娘子是开国功臣,是大唐大将且深受陛下重用,此人早年享尽荣华富贵,中年则遭人陷害、人头落地的大祸事。神仙还说五娘子聪明好学、手不离卷,若是度过这道生死难关,将是大唐的擎天白玉柱,然则天道难逆,想要度过难关,那是难上加难呐。”

    李君羡顿时面如土色,额头上冷汗一颗颗的滴落了下来,人们对未知的东西未知的现象总会归咎于鬼神,使得人们十分相信神鬼之说,而李君羡比普通人更加迷信,故而,在相信秦风被神仙点化后,秦风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秦风见那副尊容,差点爆笑出声,过了一会儿,又说道:“一个英勇善战的大男人,却有一个十分女性化的小名,本身已经违背了人伦天道,在仙境这是一个天大的罪,与人间的欺君之罪一样是需要砍头的,你说是不是啊李大哥?咦?李大哥你怎么流汗了?”

    “神仙还说什么没有?还有救么?”

    秦风面色一正,肃然道:“第一、挑个黄道吉日,独自一人昭告天廷,改名字,之后,必须忘记五娘子这小名儿,要是有人问起,说自己是狗崽、狗娃什么的都行,叫这个名儿的人实在太多了,阎王想要收其魂魄,还得一一排查呢!很多人都因此逃过了一劫,民间传说丑民好养,其原因就是这个理儿。”

    李君羡听得连连点头,继续问道:“还有么?”

    “此人与武字犯冲,当他连续与四个武字挂钩的时候,离死已经不远了。籍贯有武、名字有武、官职有武、封号有武都属于犯忌,籍贯是固定的改不了,那么只能有其他方面下功夫了,名字、官职、封号都可以更变。生命只有一条,死了就没了,如果是我的话,为了保住性命,宁愿降职也不愿与那武字沾边。”

    李君羡连连称是,如果刚刚只是面如土色的话,那么现在是差点让秦风吓死了,因为他已经有了五个武字,按照秦风的说法,那是随时挂掉的征兆啊!

    小名五娘子、官职左武候中郎将、封号五连县公、籍贯武安县,外加一个玄武门守将,这一算下来足有五个,这五个“”字,压得李君羡气都喘不过来。

    之前,李君羡不觉如何,可经秦风这般暗示过后,感觉一切都不同寻常起来,要说有一两个还说是巧合,可到了他身上,竟然什么都跟武字搭上边了,这是找死的节奏么还是上苍的指示?不过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快死啦。

    “完了,完了。”李君羡神神叨叨的念着。

    秦风故作不知的问:“李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李君羡惨然一笑,哭丧着脸道:“不瞒兄弟你说,我就是那个五娘子,连小名在内,已经有五个武了。”

    “什么?李大哥你,你,你就是”秦风以影帝一样的演技,震惊无比的看着李君羡。

    李君羡惨然道:“我就快死了,还请兄弟看在往日的情分,对你侄儿照顾一二。”

    “天机不可泄漏,泄漏会遭遇天罚,不过,既然应在李大哥你的身上,那我再算上一算。”秦风闭上双眼,装模作样的掐指一算,过了半晌,在李君羡如饥似渴的目光下,缓缓道:“年内,争取除掉几个武字,要不然神仙难救。除了这些,一切还得顺势而为,太过刻意反而不美,比如说,你明明是一员武将,如果从文,如果从商、如果农耕都不符合自然规律。”

    像李君羡这样的人才,绝对是第一代武将老去后的中流砥柱,要是把他吓得告“老”还乡,那大唐的损失可就大了。在第一代人才老去,后辈无法独当一面的时候,像李君羡这种从战争中走来的人,是十分关键的过度型人才。是以,秦风才有了后面这一番话。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